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七十节 一战成名

第七百七十节 一战成名

克利夫脸色铁青,但是对方的防线稳如磐石,看着每一次冲击,都会抛下一堆己方士兵的尸体,饶是他以铁血而著称,也感到肉痛。% .

谢雨安,一个陌生的名字。

据说以前在南域的排名在百名开外,这样的家伙,怎么可以挡住自己的步伐?

克利夫是勾成闻刀麾下头号猛将,以铁血骁勇而著称。他的身材高大魁梧,头发花白,死人般的灰眸,表情永远冷峻,他为人铁面无笃私,他所在的兵团军纪最为森严。

南盟布置的防线,相当有水平,就像坚韧的网,但是在碾压性的力量面前,依然迅速崩断。防线的崩断,在这些名将眼中是绝对的天赐良机,只要抓住,接下来必然是一场溃败。溃败是任何一位名将都不愿意看到的场面,士兵们的士气会低落到极致,他们敏感而脆弱,就像惊弓之鸟,只要稍微风吹草动,他们便会惊惶失措,陷入歇斯底里的局面。

前方溃败的兵团冲垮后方己方防线的事情,屡有发生。

就在前方兵团准备扩大战果的时候,一支兵团,却像钉子般,牢牢钉在防线的关键节点。如果不拔掉这颗钉子,追击的兵团,随时可能被威胁到侧翼。

克利夫第一时间注意到这颗钉子,当下便责令距离此地最近的克利夫第三兵团,前去消灭这支兵团。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克利夫第三兵团不仅没有攻下此处阵地,反而损失近半。这令克利夫勃然大怒,他麾下有五个克利夫制式兵团,他把第三兵团长骂了个狗血淋头,当场命令克利夫第二兵团进攻。

对于这样的追击战,每一分时间就是如此宝贵。机会稍纵即逝,一旦给敌人喘息之机重新整顿,对方就会重新稳住局面。

克利夫第二兵团铩羽而归。

克利夫此时终于忍不住,率领自己直属兵团三千人,亲自扑杀而来。

但是……

谢雨安,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竟然硬生生挡下他的攻击。

三千直属兵团精锐,超过两成的伤亡,最让克利夫感到无奈的,却是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现在哪怕把雨燕兵团拔掉,也没有机会。

而且士气……

克利夫看了一眼周围将士们脸上黯淡的光芒,知道他们的士气已经低落到谷底。

不适合强攻。

“全军后撤,休整三日。”

克利夫的命令引起一片哗然,许多将士们脸上露出不能置信之色,他们呆呆地看着在他们心目中铁血无情的克利夫大人。他们无法想象这样的命令,竟然会从克利夫大人口说出。

面无表情的克利夫目光扫过众人,他读出那些震惊的目光中微不可察的松一口气。

气势,已经被打断。

手下的将士已经失去必胜的信念,克利夫心中迅速作出判断。对于异军作战的客军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惊疑不定的部属们缓缓后撤,克利夫却没有离开,死灰的眸子远远地注视着前方阵地。

他的脑海中浮现之前战斗的场面。雨燕兵团的战斗方式非常奇特,但是真正让克利夫印象深刻的,却是这支兵团豪奢的装备。

每一名士兵都配备一件魂物,而谢雨安手上那把古怪的长鞭,更是超出魂物的级别,它更强大。和这支兵团比起来,他的直属兵团简直像农夫一样简陋。

南域虽然商业发达,但是南盟并没有绝对优势,甚至不是最强大的势力,和光明洲这样的庞然大物比起来,更不是一个量级。

这么多的魂物从哪里来的?

克利夫想起自己在洲内听到的一些传闻,心中一动,难道……

他很快把杂念抛之脑后,高层的事情,自然不用他操心。自己只是一名武将,在战场上取得胜利是自己唯一的职责和使命。

克利夫没有小看对方。在短短的三天时间内,他投入两个克利夫制式兵团,在最后的一天,他甚至动用了超过三千人的直属兵团。

可是,对方巍然不动。

一个制式兵团是五千人,也就是说,加起来参与进攻的敌人,达到一万三千人。更何况,他麾下的直属兵团,是真正的精锐兵团,仅次是五位主将直属兵团的精锐。光靠在这三千人,他就有信心摧毁两个制式兵团。

对方才多少人?

五千人。

仅靠防线靠装备,就能够承受如此猛烈的进攻?克利人攻城拔寨无数,战功赫赫,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在他面前做到这一点。

他从来不会小看自己任何一名敌人,而且还是一位让他遭受如此巨大损失的敌人。他异常清楚,在他面前,是一支真正的精锐。

抛开那些奢豪的魂物,还有那些古怪的战术,精心布置的防线,这支雨燕兵团还有着许多吸引他的地方。比如同步率,极其恐怖的同步率,绝对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同步率。光这一点,是足以让整个圣域百分之九十九的兵团为之汗颜。

还有韧性,好几次对方的防线眼看就要被攻破,但却是硬生生被对方的稳住。

这样的对手,值得尊敬。

孤零零位于阵地的最前方,头发花白的克利夫,忽然啪地雨燕兵团的阵地行军礼。

期待我们下次交手。

在部属们骇然的目光中,克利夫转身,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离开。

谢雨安看着阵前如同潮水般退去的敌人,强撑的那口气一下子松开,疲倦如同潮水般涌上,双腿就像灌铅一般沉重,身形一晃,终于撑不住,一屁股跌坐在泥地里。

周围的士兵们,没有一个还有力气站着的,每个人都像滩烂泥般躺在烂泥里。

确实是烂泥,打到最后,他们所有的阵地武器,要么被摧毁,要么承受不了报废。阵地几乎看不到一块还完整的地方,对方的攻击,疯狂至极,整个阵地不知道被犁了多少遍。

硝烟渐渐散去,蔚蓝的天空映入视野,谢雨安恍如隔世。

自己竟然完成任务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想放声大笑,但是喉咙就像烟熏火燎般,只能发出近乎无声的嗬嗬。

对方太强了。

从来没有经历过大兵团的南盟各支兵团,表现得非常不适应。布置好的防线,很快就千疮百孔。谢雨安的雨燕兵团同样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谢雨安也准备跟着撤退,因为兵给他们的任务是层层布防,身后还有好几道防线。

当谢雨安注意到,整个防线有崩溃的迹象时,他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他没下令撤退,而是决定稍晚再撤,拖住敌人步伐。

一个小时后,他收到兵的命令。命令很简单,让他多坚守一天。

他当然知道这个命令是多么危险,双方的实力是多么悬殊,但是他没有半点犹豫。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君。

他在得到月相燕将鞭时,心中暗暗发下的誓言,他从来没有忘。

他不知道怎么撑过一天的,竭尽全力,赌上一切,战斗的节奏简直是疯狂。任务是完成了,但是他却根本无法撤离,对方前赴后继,如同潮水般,根本不给他撤退的机会。

谢雨安知道他们被粘住了,这个时候如果撤退,他们一定会全军覆灭。

咬紧牙关,他选择继续苦撑。

第二天结束,雨燕兵团几乎完全麻了。

当第三天,敌人变得更加强大,他们的伤亡剧增,谢雨安也杀红了眼,这个时候脑海里完全没有撤退的念头,只有杀杀杀。

直到现在,看到潮水般离开的敌人,消失不见,绷到极致那根弦一下子松懈下来。

终束了。

贪婪地呼吸着还着几分硝烟的新鲜空气,谢雨安觉得自己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昏昏沉沉睡过去。

他是被雨水浇醒的。

倾盆大雨,把东倒西歪的将士们从沉睡中惊醒,整个阵地成一片泥潭。大家茫然失去焦距的瞳孔,也恢复了一丝生气。

大家纷纷爬起来,默默地收拾阵地。

没有多少胜利的喜悦,整个雨燕兵团,只剩下三千多人,人人带伤,剩下的人全都在阵地里,永远醒不了。大家默默地搬运战友的尸体,就地掩埋,把魂物取下来,不落入敌人手里。

除了战友,更多的是敌人的尸体,数量之多,大家也来不及统计。

甚至没有时间去管战利品,谢雨安心中有些后怕,还好这阵雨来得太及时,否则的话敌人悄然摸上来,那大家一个都跑不了。

必须趁敌人休整的这段时间离开,再不走就真没机会。下一波的敌人的攻势只会更加猛烈,他们留在这,那就死路一条。

顾不上满地的战利品,谢雨安当下命令兵团趁着雨夜,火速撤离。

谢雨安并不知道和他交战的对方是谁,敌人的数量太多,攻势太猛。在撤退的途中,谢雨安惊喜地发现,这一战,让雨燕兵团脱胎换骨。不仅有许多士兵的实力直接突破晋升,而且经历残酷至极的战斗,整支兵团的气质,变得更加沉凝老练。

他依稀看到传说中那些传奇兵团的某种气质。

他浑然不知,此时在南域,无数人正在讨论着他和他的兵团。

谢雨安,一战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