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六十四节 毋佑,永安

第七百六十四节 毋佑,永安

唐天杀红了眼,他根本不需要分辨哪里是谁,他的周围全都是敌人。|.[2][3][w][x].他只要不断地砍杀,拖着鱼刺堆垛,拼命地砍杀。

鱼刺粉碎,重新抽出一根,继续砍杀。

在这个时候,策略、技巧,都已经变得完全不重要。如同潮水一般的宝石蓝侏儒,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只有本能的砍杀。

除了本能,还有一口气。

一口向前的气。

机械地挥舞着鱼刺,机械地砍杀,唐天不知道砍了多久。

砰,手中的鱼刺再度崩碎,唐天下意识地朝堆垛摸去,却摸了个空。

他愣了一下,却恢复了一丝清明,比他还高的鱼刺堆垛,所有的鱼刺都被他用完。

清醒过来的唐天,发现自己浑身是伤,几乎是个血人。两腿就像灌铅一般,胳膊抬不起来,浑身痛疼欲裂,摇摇欲坠,但是他没有坐倒。周围的宝石蓝侏儒们,机械漠然没有生机的脸庞,竟然露出一丝畏惧之色,它们驻步不前。唐天艰难回头望去,在他身后,宝石蓝侏儒的尸体就像割倒的麦子,一眼望不到尽头。

呵……

唐天想笑,但是他连扯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

头顶传来一阵熟悉的波动,唐天没力气抬头,但是他知道小蓝。

他看不到小蓝,如果他看到小蓝,一定很会惊讶。小蓝的身体,变成晶莹剔透的蓝色晶体,它散发着可怖的波动。这缕波动,就像投入海面的石头,泛起层层涟漪。

宝石蓝侏儒一阵骚动,它们脸上的惊惧之色更浓。

波动所过之处,一缕缕蓝色的火焰,从满地的宝石蓝侏儒体内浮起。

唐天愣住,放眼望去,一朵朵蓝焰缓缓飘起,如同蓝色的流萤,一眼望不到尽头,看上去美丽极了。

指头大小的蓝焰,受到召唤般,缓缓朝小蓝飘去。

眼前的景象壮观无比,唐天一时间竟然忘记疲倦。蓝焰像雨点般没入小蓝体内,小蓝绽放出耀眼的蓝光,周围水泄不通的宝石蓝侏儒,仿佛十分害怕这种蓝光,如同潮水般纷纷向后退。

蓝光愈发炽亮,唐天只觉得头顶好像有一个蓝太阳,耀眼的蓝光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闭上眼睛,沐浴在耀眼的蓝光下。

伤痕累累的身体开始痊愈,蓝光并不温暖,却让唐天觉得异常安心。

不知不觉中,他沉入梦乡。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深邃的蓝海深处,生长着一个极为巨大的大树,它有着亿万蓝色的树叶,每一片树叶都像小山那么大。每一片树叶中间,都有一个漩涡,漩涡不断地喷涌出蓝色能量,蓝色的能量,像水流一样向外喷涌。

每过一段时间,蓝色巨树便会像蒲公英般,放出无数种子。那些种子会顺着喷涌的水流,冲到蓝海的各个角落。但是很快,这些种子就像美食般吸引无数蓝海中的生物。

它散发着甜美的气息,无法逃离蓝海中数目庞大的生物捕食。

终于有一颗种子,在蓝海中遇到一个中年人,中年人觉得它很独特,便把它炼化成一缕独特的蓝芒。中年人死后,这缕蓝芒传给他的儿子。他的儿子遇到一位昏迷的女子,唐天一眼就认出来,昏迷的女子是顾雪。

那缕蓝芒便会注入到顾雪的体内。

唐天到此时才恍然大悟,种子就是小蓝。

这颗种子吸食了大量的蓝焰,它就像种子一样,在一片耀眼的蓝光中开始发芽,转眼间生长成一棵小树。蓝色的小树,长出一个花蕾,花蕾不断生长,当最后一缕蓝光消失,花蕾绽放。

唐天此时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手掌竟然结成拈花印,拈花印间,赫然有一朵蓝色花朵。

蓝色的花朵娇艳无比,就像刚刚从树上采摘下来,柔软而充满生机。

这是……小蓝!

唐天几乎呆住,难道刚才自己的那个梦境……

他有些茫然地睁大眼睛,周围水泄不通的宝石蓝侏儒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忽然,掌间的蓝花飘飞而起,朝一个方向飞去。

唐天一个激灵,连忙跳起来。

蓝花飞行的方向笔直,显然是在引路,唐天紧追而上。

路上唐天尝试和蓝花沟通,但是宣告失败。若不是蓝花是小蓝变化而来,他一定会觉得它很妖。它确实很妖,沿途唐天再也没有遇到任何奇怪的生物。唐天觉得最妖的,是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修炼成拈花印,琉璃心境牢不可破,可是,那一片剔透晶莹的心境之中,那棵小树是怎么回事?

自己心境中长着一棵小树,这样的事情如果还不妖,唐天觉得没有什么事情称得上妖了。

倘若不是这棵小树和自己梦里一模一样,倘若不是自己的神经足够粗大,绝对要疯了吧。他试了很多办法,但是都无法动摇心境中那棵小树分毫。

折腾了一会,拿它没办法,唐天也懒得去管,反正从遇到小蓝开始,事情就透着一分诡异的气息。

体内的六臂天魔,对自己周围多了一棵小树也没有半点反应。不过蓝花倒是经常跑到天魔结拈花印的手掌之中。天魔也发生一些变化,怒拳印和拈花印的两只手臂,变得最为凝实。

其他四只手臂,还是模糊的虚影。

唐天能看得出来,天魔这是变得更强大,这是好事。

但是让唐天郁闷的是,之前和小蓝还能够有一些交流,虽然交流模糊得很,但是好歹有个交流。现在小蓝变成一朵花之后,交流也消失不见。

在安静得没半点声音的蓝镜之海,没有人和交流,是极为痛苦和寂寞的事情。

唐天索性把精力都放在修炼之中,只留一缕心神,跟着蓝花飞掠。

天魔六印,他只练成两印,还有四印。

唐天很快体会到琉璃心境的好处。之前倘若他飞掠的时间很长,他的身体虽然能够承受,但是心神依然会感到疲倦。但是如今,前掠的时间比之前更多,他的心神没有任何疲倦的感觉。

除此之外,周围的一切都变化,都能够清晰地倒映在他的心神之中。这一点他立即受益,以前的时候,他无数次观察过天魔六只手臂的结印,但是这次观察,又有新的体会。许多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全都清晰呈现在琉璃心境之中。

虽然这并不能让他马上修炼成功剩下四印,但是也依然对他有着极大的帮助,他的进境飞快。

不知道飞掠了多久,忽然,小蓝停下来。

唐天也不自主停下来,他呆呆地看着面前。

两条交错纵横的线,构成一个巨大的十字,各自延伸到远方,把空间分成四块,四块不同的海,赫然各列其一。

激荡不休的是流放之海、光滑如镜的是蓝镜之海、海面布满火焰的是燎原之海、黑色死寂的是安息之海。

这就是南十字兵团的四海。

唐天怔然。

他从来没有想过,四海竟然会像四块拼图拼成一般。无形的屏障,把四海隔绝开来,这绝对不是天然形成,一定是人为!

难道兵大叔他们当年这么厉害吗?

唐天歪头想了想,觉得不可能。南十字兵团是机关兵团,他们擅长的是机关术和机关战斗。唐天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人,能够做到像这样的神迹!

没错,唐天觉得这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忽然,小蓝又飞起,唐天一惊,小蓝飞去的方向,是安息之海。

安息之海……

唐天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跟着小蓝,跨过边界。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他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四海的边界线,竟然没有任何阻力,可偏偏四海又泾渭分明,互不干扰,唐天不由啧啧称奇。

一踏入安息之海,唐天眼前视野一变。

黑色的安息之海并不像唐天想象的那般死气沉沉,黑色的海水,十分温暖,能够滋养生魂。

进入安息之海,小蓝便倏地没入唐天体内。

这是什么意思?

唐天有些不太明白,但是他想小蓝一定有着某种原因。他小心翼翼地朝前走,死寂的安息之海,微微的暖意,并不让人难受。黑色的海水浮力惊人,唐天不需要用力,便如浮在水面。

走了许久,唐天忽然发现不远处,似乎飘浮着什么东西。

他心中一动,几个飞掠,从海面上捞起一件东西。

是一个青铜铭牌,青铜铭牌的正面是雕刻着南十字兵团的徽章,后面有一排小字。

“南十字兵团一等兵祝勇,阵亡于青山战役。毋佑,永安。”

唐天呆呆地盯着青铜铭牌看了半天,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每每对于死者,生者在祈祷死后安息时,往往会祈求保佑生者。但是这块青铜铭牌,却刻着“毋佑,永安”。

他仿佛看到兵大叔,把一块青铜铭牌,放入黑色的海水之中,轻轻一推,看着它缓缓飘远,自言自语。

“不需要你来保佑我们啊,我们一定会努力好好的,你不要有什么挂念,好好的休息,这里的战斗啊什么,都交给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吧。”

“我们一定会赢的。”

“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