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五十六节 交锋

第七百五十六节 交锋

宽逾三十丈的刀芒,如同一面呼啸而至的光墙,斑斓的色彩,在空中划出一道华丽耀眼的光痕残影。两记刀芒挟着骇人的颤音碾压而至。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双方的距离太近。

当徐向东反应过来,刀芒离他只有不到五丈的距离,他甚至能够看清楚无数细小的刀芒,破开空气引起的丝丝缕缕波纹。

陡然色变的徐向东,闷哼一声,身上光芒一闪而逝,脚下空间一阵扭曲,地面诡异塌陷,他矮身没入地面。

轰!

两记刀芒从他头顶横扫而过,令人心悸的狂暴气息就像钢刷,从他的头顶掠过,头皮一阵发麻。寒意从尾椎升腾而起,徐向东心不断往下沉,对方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

对方怎么可能发现自己?

这样的疑惑在他心中一闪而过,此时已经无暇去思索细枝末节。对方发现了自己却假装没有察觉,再突然发起攻击,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偷袭!

徐向东感到有些不安,转眼间他就从猎手沦为猎物,突如其来,没有半点预兆。对方发现他的手段,对方有什么样的攻击计划,他都一无所知。正是这种未知,给他一丝不安。

必须反击!

几乎瞬间,回过神来的徐向东便做出决断。被偷袭的时候,如果只是一味闪躲,只会让自己越来越被动。而反击却往往可以打断对方的节奏,给自己创造生存和逆转的机会。

浑身光芒闪过,他身形凭空消失,下一刻,蓦地出现在天空。

那是……

还未稳住身形的他,只觉得被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笼罩,他的瞳孔猛然收缩,敌人在他头顶。

这是什么?

徐向东心中神一颤,他的视野变成七彩斑斓,他的心蓦地一痛。

淡淡的悲伤,像难以琢磨的雾气,在他体内弥漫开来,他的心神微微恍惚。

一道熟悉而陌生的倩影浮现在他心头,他曾以为他会一辈子想不起这个女人,他曾以为自己已经早就把她的痕迹从自己的生命中抹去,他曾以为那些当年的点点滴滴早就随风消散,他曾以为哪怕再次遇到她心中也必然波澜不起。

可是当她的身影浮现,他的大脑出现一个短暂的停顿。

天空的顾雪心中一片澄静。

相思法则面投射的力量让她觉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她脸上没有半点杀意,只有温柔如水。

王不相思斩是一把大剑,剑柄宽阔,顾雪的手掌娇小,需要双手才能握住。剑柄上缠满象征着吉祥如意的七彩绳,绳尾系着一串红豆,剑锷形如海燕翅,宽阔的剑身七道笔直的彩纹并排而列。

她双手高高举起王不相思斩,无数剑虹从剑身喷涌而出,就像节日爆开的彩带,从天空倾泄而下,它们拖着长长的虹尾,化作一个巨大的七彩光幕,笼罩全场。

这就是她领悟的新招,不斩相思幕。

顾雪对于王不相思斩天生契合,她身负雪虹血脉。在秦朕的幻境之中,苦苦磨砺心志,她对王不相思斩的理解,早就突破当年王永的范畴。而当她在如此绝境之中,看到唐天时,所有的积累水到渠成,当即顿悟相思法则。由于积累深厚,她领悟相思法则,一路畅通无阻,直接领悟法则面。

不斩相思幕,它无法用蛮力打破,刀不斩相思,那些美丽而温柔的剑虹,并不伤人性命,只会唤醒人们心中那些藏在深处的相思。

顾雪的不斩相思幕别出心裁,但是她领悟的时间尚短,能够维持的时间很短,只有二十息。

倘若是单打独斗,哪怕顾雪能够困住徐向东二十息,但是缺乏杀伤性的手段,最终也只有饮恨败北。不过好在,顾雪不是一个人。

许安中四人分列四角,此时在聂秋灰色的世界里,他们浑身散着耀眼的光芒,他们的阳点变得更加明亮。

丝丝缕缕的红光,从战阵中的零部队员们体内渗出,沿着交错纵横的阴线,渗入他们的身体,那是最精纯的血肉之力。

四人精神一振,哪怕他们修炼出法则面,但是血肉之力对于任何一名武者都有用处。四人不约而激活自己的法则,四个明亮的阳点,和天空中更加明亮耀眼的顾雪相呼应。

不斩相幕中,顿时充斥着风、火、水和剑意。

风是本森,火是维克多,水是苏,剑意则是许安中。

徐向东立即感受到压力,那些斑斓的剑虹直入他心扉,防不胜防,但是没有杀伤性。想让自己心伤而死?徐向东心中冷笑。

就在此时,无数水流如同一条条水蛇,在相思剑虹中穿梭往来,徐向东心中冷哼,这是罗兰家族的【柔水袖】。这门绝学倒是不错,可惜苏的实力不济,未能发挥它真正的威力。

他周身的空间扭曲,那些水袖,只要一靠近他周身,便会侧滑过过,竟然无一能沾他的衣服。

他的瞳孔微微收缩,一朵朵火焰,如同鲜艳的花朵,飘浮在水袖和剑虹之中。

【凤凰火】!

比起罗兰家的【柔水袖】,徐向东对【凤凰火】的评价更高。传言索比亚特家族先祖遍悟五百种火系法则,取其最强的十三种,融合而成凤凰火。

只可惜,索比亚特家族凋零,维克多天赋不错,可惜玩心太重,轻浮孟浪,难成大器。

他屈指轻弹,面前的空间骤然扭曲,朝他飘来的火焰,便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推开,向外飘去。

就在此时,忽然风起,刚刚被推开的凤凰火,被风吹得又重新向徐向东靠拢。

徐向东立即明白,是本森出手。他对本森的欣赏,比两人更高,能够从风之刀中领悟大小风的家伙,都是厉害人物。只可惜,年纪大了点。

这一手风确实非常出色,原本从他身边滑过的水袖和推远的凤凰火,竟然全被他收拢,把他围得水泄不通。

不过想要靠这个来对付自己,还差太远。

他心中哂然。

从一开始的惊惶不安,到现在从容镇定,不过一二息而已。这些手段看似厉害,但是在他眼中,反而不如那些剑虹给他的震撼大。这些法则,他太熟悉,这几人实力不错,但是和他不是一个层次,能够对他构成的威胁小得可怜。

就在此时,忽然一道黑白相间的剑芒,倏地从这些游弋的水袖和凤凰火钻出来。

生死法则?

徐向东眉头一跳,这道剑芒散发着淡淡的生死法则气息,他听说过徐家出现了一个离经叛道的家伙,不修生死印,而去修剑。

他心中暗自点头,这一剑相当有火候。

不过,同样,仅此而已。

徐向东冷笑,凑得真够齐啊!

他屈指朝那道剑芒弹去,心中傲然,生死剑又如何?能突破自己的空间障?

就在此时,那道黑白剑芒突然一偏。

徐向东有些讶然,忽然,他的瞳孔一缩,这一剑的目标根本不是自己!

剑芒铮然如箭,同时穿透一朵凤凰和一道水袖。

水火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则碰撞在一起,耀眼的光团绽放。而同时,外围原本并不强烈的风,蓦地变得硬如钢。

徐向东的脸色变了,顾不得其他,法则面的力量全开,他周围的空间光影扭曲。

轰轰轰!

剑芒引起的爆炸,就像往火药桶里丢了一根火把,风壁内原本相安无事的凤凰火和水袖相互撞击,不绝于耳的爆炸,几乎同时亮起!

爆炸形成的耀眼光芒,让徐向东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性质相反的法则之间的碰撞,所爆发的威力极其惊人,更何况还有风壁把它们封闭。

哪怕有空间障的保护,徐向东依然如遭重殛,身体一颤,嘴角血迹殷然。就这次爆炸,消耗了徐向东法则面整整三分之一的力量。

徐向东头发凌乱,脸上杀机弥漫。四个人的实力他没有一个放在眼里,但他没想到竟然在对方手上吃了不大不小的。

我看你们能撑多久!

这组配合确实精妙无比,但是也把四人的力量消耗殆尽。这古怪的剑虹光罩,确实厉害,但徐向东很清楚,如此强大的光罩,消耗必然惊人,绝对维持不了多少时间。

忽然,地面颤动,密集的脚步声在他耳边响起,好像兽群在朝他狂奔而来。

天空中的顾雪看得真切,一队队零部队员,扛着大铡刀,就像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向徐向东狂奔。他们的体格有如野兽,加上门板大小的大铡刀,每一步都是地动山摇。

数百人同时狂奔的声势,竟然丝毫不逊色兽群奔腾。

最近的零部小队,距离徐向东还有三丈时,便猛地一跃而起,扛在肩上的大铡刀,高高扬起。

“杀!”

一声怒吼,全身肌肉贲起,薄薄的金刚衣被撑得几乎要爆裂,怒目圆睁,全力斩下。

他如同斩在一团滑腻的苔藓之上,力道一偏,擦着徐向东斩在地下。

轰,碎石乱飞!

该死!没有斩中!

这名队员心中懊恼,但是他知道这个不是懊恼的时候,刀也不要,急忙就地向外一滚。

“杀!”

头顶队友的怒吼声炸开,离他五步远的队员,同样一跃而起,同样全力下斩。

“杀!”“杀!”“杀!”……

一个个恍如野兽的身影,从四面八方,他们就像海浪般前赴后继,每个人只斩一刀,立刀成魔!

无论斩没斩中,都是席地一滚,让出空间。

每名队员之间的距离,经过精心计算,这是聂秋追求的最大攻击频率。徐向东的感受无比直接深刻,斩击犹如狂风暴雨一般,完全没有半点间隙,密集得令人绝望。

徐向东完全懵了,每一刀的力量都不致命,但是依然让他的空间障消耗不少的力量。

密集无比的斩击,让他连思考和反击的间隙都没有,他的力量不断消耗,空间障出现裂纹,有几记斩击甚至没有被偏移,恐怖的力量,让他感觉自己像被野兽撞上。

在这波疯狂的攻击狂潮之外,一左一右两支队伍,完成整顿,赫然是刚刚最先出手的韩冰凝和阿莫里。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率队启动。

他们脚下,两条阴线赫然延伸至被包围的徐向东!

************************************************************************************************

游戏已经全面公测啦,要万人来砍我,哦不,万人团战的少年少女速度去appstore和各大安卓市场下载游戏加入战斗吧!我在南十字座等你们!别忘记很多礼包只有开服这几天才有哦。

说起礼包,这几天我会在微信公众平台给大家发送一些礼包,先到先得,手快手有。小方方的公众微信号是xiaofangfang1985

游戏不要激活码哦,也是正版授权哦。少年少女,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