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五十二节 心境突破

第七百五十二节 心境突破

时间仿若在这一刻定格。

鲜艳的红色十字刀芒和黑色的刀芒在空中相交。

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光芒,红黑的光幕冲天而起,它们激烈碰撞,却泾渭分明。整个天地,被分红黑光芒瓜分,中间好似有一层极薄却又坚不可摧的光壁。

轰轰轰。

就像两团毫不相让的风暴,迎面撞上,激荡的空气,像沸腾般。充斥耳膜的呼啸,让人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整个东仙城有如置身于风暴之中。

视野的一切,都是激荡而模糊,急剧颤抖的空间,让一切的景物都变得扭曲。

无数碎石飘浮起来,同时飘浮起来,还有东仙城的民众,他们惊骇绝伦,面无人色,他们发现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们的法则线,此时完全无法召唤出来,他们就像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领悟法则面的武者要好一些,但是也仅仅只是好一些而已。法则面能够投射而来的力量,被压制得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

从天空往下看,东仙被一分为二,红色和黑色的光芒,各占一半,光芒之中,紊乱的空气和激荡的力量乱流,在怒嚎,在咆哮。

唐天的身形,保持斩出前一刻的姿势,前倾并且微微伏下的身体,舒展的身体就像出击的猎豹,充满侵略性,随时准备上前扑击。他的双手交叉在身前,扬起的鬼脸上,布满裂纹,裂纹被鲜血浸透那双宛如烧红烙铁般的眼睛,红光一点点消退,恢复如同黑色钢铁般的冰冷和坚硬。

他的身形纹丝不动,像一具雕塑,周围激荡的空间、紊乱的力量乱流、狂暴的风都没有让他有丝毫动摇。

在他对面,红黑相交的光壁后,抓着镰刀的独臂,也静止不动。

黑色的乱流不断冲刷之下,一个虚无的身影,静静而立。

双方对峙,没有半点退让闪避。

忽然,黑色乱流中那个虚无的身影,轻轻一动,唯一显现的独臂抓着镰刀扬起,直指唐天,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唐天眼角一跳,面具后的脸庞,扯动嘴角,交叉在胸前的双掌,突然同时握拳,伸出拇指,猛地倒竖朝下。

哼!没打赢我,还嚣张?

你给我等着,下次见面的时候,揍到你哭!

唐天心中发狠,他浑然不知道,对面的那个虚影,就是死神。当然,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死神也一样揍。

黑影似乎对唐天的这个举动非常意外,身形一滞。

呼,黑影就像扬起的飞灰,消散在黑色乱流中。

断臂和镰刀,扬起丝丝缕缕的黑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散在黑色乱流之中。

白痴!

唐天倒竖拇指的双拳小鸡啄米一样拼命往下戳,如果不是戴着面具,便可以清楚地他满脸的不爽和挑衅。输人不输阵,呸呸呸,少年人也没输,那阵就更不能输了!

当最后一缕黑烟消散,黑色的乱流,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漫天的呼啸,紊乱的空间,全都骤然消失。

仿佛有感应般,唐天这边的红光,也骤然消失。

那些飘浮在半空中的砖石,天空密密麻麻的人影,如同下饺子般全都往下掉。顿时无数惊呼同时响起,人们惊慌失措,神情慌张。刚才他们还沉浸那可怕的场景之中,没想到危险突然消失,没有半点征兆,好像刚才那般可怕的景象只不过他们的幻觉一般。

若非他们此时人在半空中,他们一定会认为这是幻觉。

但是看到在视野中急剧放大的地面,他们立即从这种茫然中挣脱,连忙调整身形。砰砰砰,各种奇怪姿势落地的人都有。

直到脚下地面传来的脚踏实地感,才让他们如梦初醒,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残留着惊骇和后怕。

刚才那一幕,他们定然终生难忘。

唐天身形一摇,砰,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也从刚才的亢奋状态中脱离,现在只有大战之后的脱力感,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疲倦像潮水般席卷全身。

呼呼呼。

汗水不断地往外冒,转眼间,汗水就汇集成小溪,蜿蜒而下。

唐天呆呆地盯着面前的地面,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就这样呆坐在断峰前,身后黝黑冰冷粗砺的断峰,布满伤痕,就像一个巨大的战士,守护在唐天身旁。

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人们远远地看着,看看这个呆坐在断峰前,不断喘着气,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的男人。没有什么挺拔如枪,没有什么正襟端坐,没有风范,没有气质,他的手掌撑着地,汗水沿着下巴,不断滴在地面,看上去狼狈不堪。

但是人群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

哪怕那如同风箱般粗重的喘气声,很远的地方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依然没有人说话。

这如死一般的寂静,是送给刚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人们看向鬼脸的目光,充满敬畏。

忽然,密集的脚步声,打破寂静。

一位老者领着一群人,老者几乎是一路小跑,苍白的脸上布满汗水,他几乎是谄媚的姿势,一个箭步上前,扑通跪下。

“开一面!”

他的声音带着颤抖,脸上汗珠密布,浑身都在颤抖。

他甚至来不及给这些零部苦囚换一身体面的衣服,只怕来不及,只怕鬼脸一怒,给于家招惹灭门之祸。在刚收到鬼脸要求归还部属的信函时,他也同样是满怀嘲笑。李祖传人?哈,又是一个想出想疯的家伙!归还部属?开什么玩笑,现在一位零部苦囚的价格那么昂贵同,你说归还就归还?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有眼无珠,刚才恐怖的那一战,简直把他吓坏了。

一落地他就连滚带爬地带上零部苦囚,不敢有半点耽误,就这么冲了过来。

“宋家携零部二十三人,向大人请罪。”

又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

满身肮脏的零部队员们,呆呆地看着地上坐的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大人戴了面具,但是谁会认不出来?

这么多天的绝望,这么多天吃苦头,这么多天的困境,这个时候,看到这个在喘着粗气撑坐地上、汗流浃背、狼狈无比的身影,看到那张布满裂纹被鲜血浸透的面具,看到那双因为脱力而茫然失神的眼睛。

五十五名钢铁般的汉子,眼眶一下子红了。

大熊座唯一的王,豺狼人唯一的王,来救他们!

他们站得笔直,和往常一样。他们身上的衣服五花八门,脏乱不堪,蓬头垢面,但是他们依然站得笔直,每个人眼眶通红,他们心中激动无比。

他是他们的信仰,他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他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仰。

呼!

长长吐出一口气,从茫然中回过神的唐天,终于觉得仿佛回到人间,酸软无力的身体,也恢复了几分力气。撑着地面的手掌用力,把身体撑起来,挣扎着站了起来。

恢复焦距的瞳孔,看到面前站得笔直的五十五名零部队员,看到那一张张熟悉无比、激动却强自克制的脸庞,面具后少年不由开心地咧嘴。

干得好,唐天!

“只剩下徐家了。”

唐天自言自语,心中苦笑,没想到徐向东还没有交手,竟然遇到这么一个狠辣的家伙。

不过打到这地步,唐天已经没有半点犹豫。与那把诡异的镰刀交手,固然让他筋疲力尽,但是他的心神不仅没有半点疲劳,相反,还处于相当奇特的亢奋之中。

他能够感受到,虽然镰刀的力量并不完整,那是另一个层次的力量,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力量。而自己竟然能与对方,打了个平手,这是他之前根本不敢想象的。

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如此强大吗?

唐天有些不能置信,但是更多的,却是油然而生的强烈自信。

而救出五十五名零部队员,让他心中充满淡淡的欣喜,对自我的肯定,对实力的自信,历经艰难而凶险的战斗洗礼,他的心境悄然发生蜕变。

越是激烈的战斗,越是容易令人成长,生死的考验,会激发人的潜能。而一旦经历这些洗礼淬炼,心境会变得更加强大。

实力到了一定的水平,心境的强大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很多强者到了一定的地步,实力便再难有进步,往往就是心境无法突破造成。外有天地法则,宿命轮回,内有七情六欲,恐惧怯懦,只有真正强悍的心境,才能够理解更强大的力量,也才能够支配更强大的力量。

刚刚突破心境的唐天,虽然浑身酸软不堪,但是他的精神,却处在巅峰。

他的身体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力量,原本枯竭的力量,仿佛重新得到滋润。丝丝缕缕的力量,从血肉深处,悄然滋生。尤其是他吞食的生命精元,数目惊人,有相当部分没有来得及吸收的,它们沉淀在他的血肉之中,等待岁月悄然把它们唤醒。没有想到,这场战斗,竟然让他的心境得到突破,它们亦被唤醒。

他深吸一口气,伸手准备去拖断峰。

“大人,请让我们来!”一名零部队员高喊。

五十五名零部苦囚,一拥而上,他们个个卯足了力气,拖动断峰。

轰隆一声,断峰一颤,地动山摇。

唐天看了一眼插在断峰上血熊黑旗,不由意气风发,指着徐家的方向:“走!咱们去那!”

轰隆轰隆,如洪流滚滚,无人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