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五十一节 死神独臂vs舍身斩

第七百五十一节 死神独臂vs舍身斩

许烨面色惨白,眼神呆滞涣散。

这就是甲等凶人吗?

传言中十二位甲等凶人,都是能够登上战力榜的强者。不过与战力榜的强者比起来,他们更加神秘,每个人手上都沾满鲜血,仇家无数。有着强横的实力,有的雄踞一方,但是绝大多数人的行踪神秘,罕有人知。只有当他们出现在人们视野,掀起腥风血雨,人们才会想起他们。

何心消失了已经十年之久,但是当他再次出现,如此强悍如此凶横,足以震动罪域。

那把镰刀,那只手臂……

何心已经推开了那扇门,法则最高殿堂的大门,任何一位武者都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有没有人到过那座殿堂,那座殿堂到底是什么模样,没有人知道。

忽然间,许烨有些羡慕,能够在临死前,从门缝中看到法则最高殿堂,那也是何等的幸运。他知道,以他的天赋和水平,临死前都未必能够达到何心的境界。

死神的右臂,死神的镰刀。

来自法则最高境界的恐怖存在,降临这个世界。

修炼生死法则的许烨眼中,是另一番景象。整个东仙城的生机,都在悄然流失。这样的流失,十分缓慢,实力没有达到相应境界,甚至无法察觉到自己体内生机的流失。

丝丝缕缕的生机,从四面八方汇集,没入死神的镰刀。低沉而悠扬的乐声从镰刀内响起,刀身上一张张扭曲挣扎的人脸,此时变得安详平和。

镇魂曲。

眼前这一幕,让许烨简直不敢想象,惊骇无比。只不过死神的一只手臂和它的镰刀,竟然能够抽取全城的生机。倘若真正的死神出现,整个东仙城的生机,岂不是瞬间被它抽取干净?

屠城!

这触目惊心的两个字,对于死神来说,不过举手之劳。不,不需要举手,它只需要站在那里。

如果城市所有的生机都被抽取干净,它就会变成一座真正的死城,一座死亡法则之城。纯粹死亡法则,会在这里不断滋生,不断生长,这里就会变得地狱。

这些知识就像故事,像传奇,从开始学习生死法则的那一天开始,许烨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亲眼见到它们。

深深的绝望笼罩许烨的身心,他呆呆地看着场内的大人,就像在等待最后大人死亡的那一幕发生。

失败和死亡,是最后的结果,是唯一的结果。

许烨面色灰败,他的身体,也开始出现灰斑。他修炼的是生死法则,生死在他体内保持着平衡,但是此时,强烈的绝望让他的躯体和心神失去平衡,死亡的力量,开始占据上风。

唐天盯着面前的独臂和镰刀,他眯着眼睛,心中没有半点畏惧。

他同样能够感受到全城的生机,正在源源不断地被那个奇怪的镰刀吞噬。低沉悠扬的镇魂曲,刚刚靠近唐天,就被红光融化,消散无形。

体内的六臂天魔,此时宝相庄严,浑身散逸着浓郁的红光,结怒拳印的手掌,一缕红色的火焰,缓缓跳动。一波波红光,随着红色火焰的跳动,不断向四周扩散。

唐天的身体被红光一遍遍冲刷,磅礴的力量在有规律的汇集、散开。

就在此时,那只手臂缓缓扬起手中的镰刀。

唐天犹如炸毛的猫,强烈的危险感,让他不自禁地神经紧绷。哪怕手臂扬起镰刀的动作没有半点气息,就像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但是直觉敏锐的唐天,心中的危险感,几乎浓郁到有如实质。

他深吸一口气,他有强烈的预感,接下来他面临的这一击,必然是他所遇到的,最强悍的攻击!

他闭上眼睛,身体微微前倾,双臂垂下。

浓郁的红光从如同晕开的鲜血,唐天的神情平和坚定,他没有任何紧张,平和的呼吸,就仿佛要入睡一般。他浑身的没有半点杀气,鲜艳的红光,向他的双臂汇集。

既然是最强的一击,那么,也送上自己最强的一击吧。

他睁开眼睛,坚定如钢铁般的眸子,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让他动摇。感受到唐天沉默中的坚定,天魔六臂各结法印,只是其他五支手臂的法印,模糊不清。

唐天的气势,开始攀升。

周围的气流变得紊乱,强大的气势,让他周围的空间,变得不稳定,他的身体就像风暴的风眼,急速的风,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

许烨猛地抬起头,脸上浮现惊愕之色,灰败的脸上陡然浮现一缕生机。

鬼脸大人气势好强……

两者形成极其强烈的反差,镰刀和独臂的气息内敛,若非看到,定然感受不到它们的存在。鬼脸大人截然相反,他的气势外放,他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越烧越烈。

唐天体内如同大海一般的力量,此时在他体内激荡不休。

他周围的空间,急剧地颤动,肉眼可见的波纹,不断向四周扩散。

劈啪,劈啪。

轻微的爆音不断响起,唐天的气势依然在急剧飙升,他一动不动,有如雕塑,只有那双眸子,光芒愈发炽亮。

他在【舍身斩】里面领悟天魔相,此时天魔相却反哺舍身斩,两者同出一源,此次联合,场面立即大不一样。唐天这次也是被刀架在脖子上,被逼到绝境。

虽然他不知道面前的镰刀和独臂的来历,但是他历经那么多战斗,对战斗的危险程度的判断,几乎是本能。如此诡异,如此打破常规的现象,超出了他所有的认知。

被逼到绝境的唐天,几乎动用他能够动用的所有力量。用天魔结六印来增强舍身斩,哪怕另外五印都是黯淡无光,只是个样子货。这个想法是刚才他在对敌死亡王偶时的灵机一动,天魔六印到底是用来战斗,还是淬炼身体。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唐天就像输红了眼,把所有能押上的筹码,一股脑全都押上去。

若是神拳完成了就好……

唐天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但是紧接着他就把自己这个不合时宜的想法抛之脑后。

天魔六印同时结成,浓郁的红光之中,零星几朵花瓣,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缓缓坠下,一落到天魔身上,便消失不见。

唐天不知道这是什么用处,此时也容不得他多想。

轰轰轰!

细碎的波纹,以唐天为中心,向整个东仙城扩散。它们就像一波波空间冲击波,整个东仙城的空间都变得极不稳定。啪,一声轻响,石砖上出现一个细小的裂痕,一块米粒大小的碎块,缓缓飘浮。

一块块的碎痕,从在地面龟裂。

围观者都不由色变,许烨却是两眼一亮,他忽然想起风雷枪卢天问,最后那一枪是何等惊世骇俗。大人的气势,竟然比卢天问最后一枪,更加惊人。

对啊,大人可是击杀卢天问的强者!

许烨心中激动莫名,看到希望的他,身上的灰斑迅速消退,生机从黯淡变得旺盛。

忽然他反应过来,对周围的围观者大声喊:“都散开!都散开!离远一点!”

东仙城的民众们此时如梦初醒,面无人色纷纷向远处飞掠。

镰刀和独臂,透着诡异和阴森,那些古怪的画面,超出了他们想象力的极限,让每个人都是背脊发凉。但是鬼脸却是另一番光景,如此不加掩饰的霸道狂放气势,他们何曾见过,就仿佛一只巨兽,散发着亘古岁月无法湮灭的威势。

这动静之大,整个东仙城都被惊动。

唐天的眸子里没有一丝动摇,他神态出奇的平和。舍身斩,最忌讳的便是有丝毫的动摇,可是唐天没有,连一丝都没有。

救出大家,与大家并肩作战,然后胜利!

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理由,这就是我一定要做到的理由!

谁也无法阻止我!

你这个破镰刀!

唐天眼中爆出一团精芒,整个东仙城范围的空间,猛地一抖。

唐天开始朝对面的镰刀和手臂冲去,宛如钢铁般坚定的眼眸,此时却烧得通红。耳边的风在呼啸,急速掠过的风,带着空间抖动的颤音,烧得通红的眸子,火焰翻腾。

每一步,东仙城的空间便是一抖。

每一步,东仙城的地面便是一震。

每一步,无数碎屑脱离地面,缓缓向天空飘去。

每一步,他的气势都向上爬升一截。

每一步,他周身的红光便淡一分,但是双臂的红光,却要浓一分。

通红而急剧颤抖的视野内,只有那只独臂扬起的镰刀,那只削瘦苍白的手臂,纤长的手指,一排锋利如刃的牙齿,扭曲的人脸……

来吧,破镰刀!

唐天心中怒吼,全身的力量,都汇集在他的双臂,他感觉双臂比断峰都要沉,每一步他都要拼命尽力。他的双臂好似要被撑爆,仿佛有什么,要破茧而出。

视野中,那个苍白削瘦的独臂,轻轻朝挥下镰刀。

唐天隐约看到和独臂旁,一个模糊的虚影挥下镰刀,黑色的刀芒,悄无声息破空而至。

来吧,破镰刀!

唐天此时亦到了撑爆的边缘,借着冲势,拖在身后两侧的双臂,同时上斩!

两道鲜艳的红色刀芒,在唐天面前交叉汇集,化作一道红色的十字刀芒,

漆黑如黑的镰刀芒,斩上殷红鲜艳的十字刀芒正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