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四十九节 死亡王偶 【第二更】

第七百四十九节 死亡王偶 【第二更】

死线王偶。

许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老头子疯了吗?何心疯了吗?死线王偶根本不是法则面能够催动,死线王偶的形成有着诸多的苛刻条件,那是更高阶的力量。

它所需要消耗的死线和死亡人偶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死亡人偶只不过全身主要的关节,缠上死线,从而能够控制人偶战斗。可是死线王偶,已经是由死线堆积而成。

死亡人偶的战斗,实际控制者是人偶师,人偶师通过死线,来控制着人偶进行战斗。而死线王偶,却能够自我战斗,浓郁至极强的死气渗入人偶的体内,已经从根本上改了人偶的身体结构。

法则面燃烧除了能够提供浓郁得惊人的死气之外,还能够形成一种法则空间和法则面之间状态,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借助法则空间的力量。

倘若人偶师领悟法则空间,死亡王偶就会蜕变成为人偶的终极形态,【死神】。

死亡法则空间,名为【地狱】,而【死神】,是地狱最强悍的力量形式之一。死亡人偶师的强大毋庸置疑,但是它的修炼难度极高,对悟性和心性的要求极高。

在罪域的历史上,还未有人领悟过【死神】,罪域的历史还是太短暂。

何心在死亡人偶的造诣,几乎已经可以追平历史上最强悍的同类武者。为了阻止鬼脸,他甚至不惜燃烧自己的法则面,死亡王偶,作为仅次于死神的顶级存在,它同样强大无比,被称之为最接近死神的人偶。

许烨看到死亡王偶时,整个人完全傻掉了,何心难道和大人有仇吗?

但当他看清楚,一下子明白过来,徐府,何心是徐府的人!

许烨为人机敏,立即想清楚整个脉络。

此时场内的战斗已经达到白热化。

唐天前进的步伐终于停止,五道黑色身影,带起无数残影呼啸,围绕着唐天飞舞。它们的动作极快,比死亡人偶更加快,力量亦有着极大的提升。然而最可怕,却是它们战斗意识的提升,和它们比起来,之前的死亡人偶笨拙得就像玩具。

五具死亡王偶懂得战术配合,唐天的压力陡增。

但是此时的唐天,没有半点畏惧,沉浸在怒拳印之中的他,燃烧的身体和冰冷的意识,达到一种奇妙的平衡。手臂粗的铁链在他手中轻若无物,掠过空气时,带起的低沉悠远的啸音,仿若远古的巨兽的嘶鸣。无数细齿状的波纹,沿着空气蔓延扩散。

嘭!

粗壮的铁链带起一抹残影,迎面抽中一名正试图偷袭唐天的死亡王偶。筋骨碎裂的声音,被低沉的啸音和沉闷撞击声淹没,微不可闻。这名死亡王偶就像被抽飞的皮球,黑影一闪,如同怒矢般,狠狠撞入一家庭院。

轰!

庭院化作齏粉。

好在这边的动静太大,附近的民众也是经验丰富,大家早就逃得远远。

片刻后,浑身被黑色死线缠绕的死亡王偶,从废墟中爬起来,浑若无事般掠上天空,重新投入战斗。

一具死亡王偶趁唐天被另外三位同伴缠住的时机,突破铁链的封锁,贴着地面,悄无声息冲向唐天。

双方的速度越来越近,它蓦的黑瞳光芒一闪,身形消失不见,下一刻,便出现在唐天身后,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它的瞬移竟然没有任何法则的波动。

只是……

一只手掌突然不知时候,出现在它的视野内。

并掌如刀,这一斩,没有半点声息,空灵变幻。

魔吾斩!

这一刀,毫无花巧地砍在死亡王偶的脸上,汹涌的力量,骤然爆发。

嘭!

死亡王偶的头颅向后猛地一挫,脸上缠得严严实实的死线,尽数被斩断,四下乱飞,露出一张苍白无神的脸庞。

“阿祥!不!”

人群中忽然响起一声悲呼,一名女子捂着嘴,脸色煞白,身形摇摇欲坠。那是她的弟弟,竟然变成死亡王偶。那张熟悉的脸庞,此时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已经死了。

撕心裂肺的痛哭响彻全街。

人群一阵骚动,几人赶到女子的身边,安慰她,他们满脸悲愤。

“死亡人偶师!把他找出来!他就在附近!”

“没错,他一定在附近!他竟然把阿祥……”

隐藏在黑暗中的何心,口鼻眼耳皆流鲜血,神色可怖。这些如同蝼蚁般的存在,还想找到自己,真是不自量力。他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毒。

能够成为我的人偶,是你们的荣幸。

他眯着眼睛,全身的气息收敛,就像一截枯木,融入周围的气息之中。在他手上消亡的人偶不计其数,自从他领悟了死亡心种之后,愈发肆无忌惮。那些蝼蚁般渺小的生命,能够充当自己的人偶,是他们人生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不断地脚步声从他身边掠过,但是依然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他杀人无数,心狠手辣,怎么会为这点事情而有半点波动?

他甚至能够察觉到许烨在搜寻自己。

许烨的才华不错,可惜,性子太软,生死法则,连生死都豁不出去,还修炼什么?见惯了鲜血的他,对于这种养在温室的花朵,嗤之以鼻。

他的气息,收敛得极其完美。

鬼脸的强大,超乎他想象,他现在已经有些相信,这家伙真的是李祖的传人。他和唐天交手,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鬼脸前后的变化。之前鬼脸同样力量惊人,但是和现在,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一切,都是从那一拳的变化开始,从那诡异的红光开始。

何心仔细回忆着刚才那一拳,忽然,他心中一动,他想起来了。鬼脸那一拳,不,那不是拳,鬼是虚握,拳是中空的。

那不是拳,那是印!

还有点向死线网的像拈花般的一指,那绝对是结印。

难道……这家伙真的是李祖的传人……

何心惊骇莫名,如果这是真的,对罪域来说,绝对是一场大地震。李祖当年的强悍,恩泽罪域,他的传人又是如此强悍,只怕……

他不敢细想下去。

不过,一切都等过自己这关再说,他眼中凶光更盛。倘若鬼脸真的是李祖传人,那更不能让他活着出去。鬼脸一旦活下来,那徐家就等着被收拾,灭亡只是在一夜之间。

何心对徐家忠心耿耿,到此时,他个人的生死已经置之度外。

无论如何,也要杀了鬼脸!

看着已经燃烧掉三分之一的法则面,何心有着足够的信心。把这条命陪上,也要拉着鬼脸给自己陪葬。鬼脸明显不如刚才,周身的红光黯淡了许多,如此激烈的战斗,对鬼脸的消耗同样惊人。

那名叫阿祥的死亡王偶,浑身的死线蠕动,重新把他的头包裹起来。

鬼脸的动作变慢,疲态尽显。

就在此时,一名死亡王偶,再次摸到唐天身后。

然而这次和上次一模一样,又是一记魔吾斩,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嘭!

死线断裂,四下飞舞,又是一张惨白呆滞的脸庞露出。

人群中响起一声悲呼,一位中年人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如筛,失声痛哭。

何心心中冷笑,如果说第一斩让死亡王偶露出真面目还是巧合的话,那么这一次,让他立即明白鬼脸的想法。你想借助这么蝼蚁的力量来对付我?

真是天真!

洞悉鬼脸的想法,何心的意识也同样照入死亡王偶的脑中,几道身影闪电般朝唐天掠去。

嘭嘭嘭!

连续的斩击,剩下三具王偶的身份也不断揭开,唐天身上也多了几道伤口。

撕心裂肺的哭声直钻人心。

人群的骚动越来越大,这些原本只是看热闹的武者们,脸上不约而同流露出愤怒之色。用活人做人偶,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这样可怕残忍的凶人,竟然在东仙城,这么残酷的事情,竟然在他们面前发生。

“妈的!老子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把这个龟孙子找出来!”一名壮汉愤声道。

“找出来!”

“太惨了!”

人群的骚动越来越大,同仇敌忾。

许烨见状,眼前一亮,适时扬声道:“在下修炼的就是生死法则,操纵死亡王偶,不能超过一百丈的范围。”

“一百丈,大伙散开,脚边什么都不放过,挖地三尺,不信找不出来!”壮汉恨声道。

武者们此时,纷纷散开,他们对这个死亡人偶师,恨之入骨。

何心的脸色终于变了,无论他隐藏得再怎么完美,在这样一寸寸的搜寻中,也约对逃不掉。

一旦他的藏身之地被找到,那他就危险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他们找到自己!

前所未有的恐慌,在他心中蔓延,这些该死的蝼蚁,竟然敢和自己做对,他要把他们全都杀光!统统杀光!

感受何心心中的杀意和恐惧,一具死亡王偶,突然撤离,转身便欲扑向人群。

只需要一具死亡王偶,便可以把这些人全都杀光。想主持正义?当你们看到周围的人,一个个横死当场,看你们还想逞英雄吗?

何心满是鲜血的脸庞狰狞可怖,他见惯了人性的丑恶,知道在危险的时候,这些家伙是什么模样。

呼!

令人头皮发麻的啸音从众人头顶掠过。

手臂粗的铁链击中那只扑向人群的死亡王偶,只是这次,死亡王偶没有被击飞,而是被铁链缠个结结实实。

唐天手一抖,铁链卷着死亡王偶,闪电倒掠回来。

何心脸色一变,该死!

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够缠住死亡王偶吗?

另外四名死亡王偶同时扑向唐天,嗖嗖嗖,无数黑色死线从他们身上激射而出,猝不及防的唐天手臂、腿上、腰上被死亡黑线缠个结结实实。

去死吧!

被铁链卷住倒飞回来的死亡王偶,黑瞳亮起幽幽的黑光,扬起的手臂,手臂化作一团黑雾,猛地朝唐天一挥。

手臂消失,化作一道黑色镰刀,带着森冷的死亡气息,抹向唐天的脖子!

王偶镰刀!

青黑交加的鬼脸,那双黯淡的眸子,陡然亮起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