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四十三节 惊弓之鸟 【第二更】

第七百四十三节 惊弓之鸟 【第二更】

秦朕看着远处紫鹃城上空的彩虹,面色愈发森冷,没有想到,她竟然也挣脱了妖玉幻境。

而且,实力似乎还有突破……

秦朕冷静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对紫鹃城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许烨他们胆敢突袭秦家?

对于同城对手,秦朕对他们非常了解。本森外粗心细,维克多机敏多变,苏最为果决,许烨才华横溢,但他同样了解他们的弱点。哪怕魏寒、穆泽和秦子真的弓部全灭,他们也绝对不敢对秦家下手。

就像他了解他们一样,他们对秦家也同样了解,他们很清楚,秦家是秦朕撑起来的。只要他秦朕没有死,他们就绝对不敢对秦家动手。

四族对秦家不满由来已久,但秦朕从来不屑一顾,那又如何,他们敢吗?

他们敢了。

这才是秦朕最为不解的地方,除非他们不怕他的报复。要不然有人撑腰,要不然他们得知自己的处境不佳,秦朕这些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自己的处境没有什么变化,他知道卢家的底线在哪里,从不去挑战卢家的底线。秦朕的心思一直都在秦家上,也没有什么仇家。

那只剩下一种可能,他们有人撑腰。

秦朕第一个想到的是鬼脸,但是他很快否定。鬼脸的实力不俗,但也仅此而已,击杀魏寒穆泽和弓部,令人惊讶,但是距离他,还是有太大的差距。

战力榜的强者,这罪域最顶尖的强者。

鬼脸距离战力榜,差得远。

能够让许烨他们有如此大的信心,那绝对需要战力榜的强者,而且排名一定会要超过自己,只有这样,这些怯懦的家伙才敢下此狠手。

那会是谁?

卢天问?

秦朕面色凝重起来,难道他们和卢家勾结?秦朕再次摇头,紫鹃城对卢家没有任何意义,两城并不相邻,中间还隔着尖风城。而且,如果卢家真的对秦家有敌意,那就不会放自己回来。

卢升象那个糟老头的实力,更加恐怖。

那会是谁?

秦朕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许烨他们有什么凭恃。但他同样很清楚,四族来秦家绝对不是冲动的选择,一个人还有可能是冲动,那四个家伙一起冲动,他不相信。

紫鹃城上空的彩虹,让秦朕心里变得愈发没底气。经历了最初的愤怒,理智下来的秦朕,内心充满了各种猜疑,幕后黑手让他的背脊感到一丝寒意。

他们一定在蓄势以待吧,说不定已经埋伏好,等着自己一头撞上去。

远处的紫鹃城,在他眼中变得就像一个随时欲择人而噬的怪兽,危机四伏。秦家如今只剩下自己,绝对不能如此贸然行事!

自己才是秦家最重要的存在,只要自己还在,秦家就能够延续下去。

秦朕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他忽然想到卢天问,觉得有点奇怪,紫鹃城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卢天问没什么反应?

鬼脸绝非卢天问的对手,一定被灭了吧。

他心中一动,悄无声息朝映山堡方向飞去。

映山堡他只隐约记得大致的位置,按着方向摸索,当他飞到映山堡时,映山堡空无一人。但是秦朕的目光,没有落在映山堡上,而是在映山堡附近来回扫视。

削断的山峰,坍塌的岩石,炸起的大坑,一切都显示出,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大战。

卢天问出手了。

空气中残留着法则的波动,看着完好无损的映山堡,秦朕猜测卢天问已经带着薛府离开。想必鬼脸已经被杀,虽然没有见到尸体,但这是最符合常理的结果。

自己沿途并没有见到卢天问押解薛府。

难道……紫鹃城内确实是卢天问?

秦朕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卢家确实未必会对他对手,但是卢天问却未必。卢天问的性情乖张,暴戾偏激,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如果卢天问的身边,有许烨这般阴毒之人,那绝对难说得很。

秦家的零部苦囚,卢家不眼红?卢升象不眼红,但是能保证卢天问不眼红?

若是卢天问擅自动手,那卢家又会如何?

卢家一定不会责怪卢天问,他们只会趁势合伙把自己吞了,秦朕越想越是恐惧。是的,卢天问一定在等他,等着他自投罗网。

秦朕越想心中越是恐惧,卢天问动手了,卢家也就没有退路,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除去。想到卢升象那个可怕的家伙,秦朕不寒栗。

生性多疑的秦朕犹如惊弓之鸟,消失在夜幕之中。

卢凌南悄悄潜出客栈,他打算趁着夜色离开。

四族灭秦家的时候,他只是在看热闹,幸灾乐祸。紫鹃城如何,卢家没有半点干系,卢凌南巴不得看他们斗得死去活来。不过,他只是惊诧于四族的底气和大胆。秦朕可是战力榜的强者。

而当得知四族竟然在城外迎接鬼脸和薛府入驻紫鹃城,卢凌南就隐隐觉得风向不对。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就凭鬼脸想杀卢天问?开什么玩笑!他只是想,说不定卢天问只是在路上玩耍而已。对于自己这位族叔,族里没有一个人不头痛,偏偏他的实力高得出奇,大家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但是随着四族倒戈,却让卢凌南嗅到一丝不安的气息。没道理啊,这个时候投靠鬼脸,绝对不是好时机。这个时候,他猛然想起之前四族灭秦家,他之前还疑惑,四族的靠山是谁。现在明白过来来,更加奇怪,为什么四族会觉得鬼脸能够做他们的靠山?

鬼脸是秦朕的对手吗?

当然不可能!

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为什么不可能?如果鬼脸真的比秦朕厉害呢?如果鬼脸真的比秦朕厉害,那只怕天问叔……

突如其来的猜测,让他不寒而栗。

如果是这样那天问叔……

如果是这样,那一切都可以解释……

这个看似荒谬的猜测,却不断地吞噬着卢凌南的心,他越想越怕。

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决定先回去报信,虚惊一场没事,但是这种大事情晚一天便是损失巨大。

他刚刚潜出客栈,一个影子出现在他面前。

卢凌南的脸色变了,铁蝎!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当着许烨他们的面,聂秋坦然道。

“新获自由的士兵,需要学习空气盾和天魔重斩、领悟法则以及战阵的训练,这都需要时间。如果我们能够完成这些内容,我们会变得异常强大。”

“领悟法则?所有人?这不太现实吧。”许烨忍不住插话,其他人也是一脸纳闷。

开什么玩笑,虽然领悟法则线并不是太困难,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让大家全都领悟法则线?若非看到鬼脸大人,对聂秋非常信任,他们甚至会怀疑眼前这家伙是不是业余水平。

人的天赋有高有低,随便拔拉一群人,要求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全都领悟法则线。

“这是最容易实现的一项。”聂秋的语气依然平和,没有半点因为被质疑而生气。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他给出有力的证据:“之前的六十五名士兵,全部领悟法则线,所用时间没有超两天。”

众人闭嘴,但是脸上的不信之色,依然没有褪去。但是看唐天没有反驳,众人变得将信将疑,难道这帮人的天赋都强到这地步吗?

“空气盾入门也很容易,但是考虑到我们可能在空中作战,空中结阵的难度会比较高,所以训练时间会延长。”聂秋语气不带一丝情感:“天魔重斩第一斩,比较容易处理。战阵的训练虽然全新,但是我们长期进行阵列训练,适合起来会很快。但所有项目加起来,时间不会短。”

“需要多长时间?”唐天问。

“保守估计,一个月。”聂秋道。

其他人此时已经完全不信,这么多内容,光是他们都觉得难以实现,一个月的时间,全都学会?这简直是开玩笑!

“我们不会有那么多时间。”维克多开口:“秦朕性格多疑,在没有弄清楚城内的状况,他是绝对不会出现。但是,他一定会藏在暗处,或者有其他的办法。还有卢家,卢天问之死,也隐瞒不了多久,如果再过十天,卢家没有得到卢天问的消息,他们一定会有所怀疑。哪怕这段时间也算进去,也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天。”

唐天想了想,问聂秋:“如果有一个月的时间,能有多强?”

“可以抗衡卢天问。”聂秋语气依然平静无波,就像他在述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许烨他们更加不信。

唐天直接问:“你有什么办法?”

聂秋提出一个月之说,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只怕这家伙已经有全盘的计划。

“顾雪大人如今突破,加上韩冰凝、阿莫里,以及战阵,还有四族精锐,如果我们固守的话,哪怕卢天问来犯,我们也不会落入下风。虽然不知道秦朕的实力到底比卢天问是强是弱,如果是在一个水平线,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聂秋侃侃而谈。

唐天有些明白过来:“那怎么拖延卢家?”

“主动出击,搅混局势,增加卢家反应的时间。”

聂秋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