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四十一节 入主紫鹃 【第二更】

第七百四十一节 入主紫鹃 【第二更】

“映山堡还在闭关?”

许烨的语气中透着一丝焦急,不光是他,其他几人脸上,也都透着一丝忧色。眼前这个结果,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突袭秦家,没有费什么力气,秦朕不在,四大将只剩其二,秦子真的弓部被灭,秦家是最虚弱的时候,怎么可能挡得了四族联手?

秦家被他们全灭,零部苦囚也得手,他们就立即派人前去映山堡,请求鬼脸入主紫鹃城。秦家已经被连根拔起,四族投靠鬼脸,那紫鹃城就是名符其实的换了主人。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映山堡大门紧闭,他们的人在外面喊了半天,也没人给他们开门。只是薛明珠在石墙上喊了一次,说鬼脸大人正在闭关,大人出关之前,绝不开堡。

当手下灰溜溜跑回来,大家面面相觑,对这样的结果措手不及。

情势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秦朕现在肯定在赶往紫鹃城的路上,如果鬼脸入主紫鹃城,那他们完全不需要担心安全。鬼脸能干掉卢天问,秦朕自然不在话下。

任谁也没有想到,鬼脸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闭关!

没有鬼脸的保护,他们四人联手对抗秦朕,他们没有半点信心。以前的时候,他们没有见识过战力榜高手,虽然觉得秦朕的实力比他们更强一筹,但是没有什么概念。

直到见识了卢天问和鬼脸之战,他们才明白,战力榜高手到底有多强。卢天问战力榜第三十九位,秦朕是战力榜第四十三位,两人仅差四位,两人的水平,绝对相差不多。

若是秦朕杀回来,他们四族无力抗衡,那四族的命运就会和秦家一样,会被连根拔起,满门皆灭。

大家不自主看向维克多。

维克多摊了摊手,一脸无辜:“虽然出主意的是我,但是大家都同意了。再说,若是我们失败了,我的家族能幸免吗?一样逃不了秦朕的毒手。”

苏第一个站出来维护维克多:“没错!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问题,这是大家共同的选择,这个时候我们要团结才有可能度过难关。”

本森点头,沉声道:“我们最好早作准备。”

大家不由沉默下来,他们知道本森所说的准备是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忽然一名探哨飞快禀报,神情激动:“映山堡方向来人了!”

众人精神一振,胸口的大石彻底搬开。一时间,大家都有几分虚脱之感。战力榜强者随时杀回的感觉,如芒在背,那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些天几人都是寝食难安。

明珠看着重新修复的城门,还有城门外迎接的众人,一时间,竟然心生感慨。

唐天一拳轰破城门,犹在眼前,那日她带着薛府上下,从缺口处走向城外的心情历历在目。那时的自己,心中充满惊惶和迷茫,一片灰暗。那时的她们,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可才几日时间,自己竟然重新回来,以胜利者的姿态,在夹道的欢迎中,重新进驻薛府。

明珠不自禁地转脸望向鬼脸。

就是这个人,改变了这一切。

看着许烨他们满脸恭谦的笑容,明珠更是五味杂陈。她未曾想过有一天,她相信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本森在与鬼脸第一次战斗的时候,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在城外迎接他吧。许烨他们那时在谈起鬼脸时候,也一定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鬼脸的部属吧。

这个人,真是强大啊。

不是实力的强大,而是他的进步之快,转眼间,你就已经被甩在身后。

刚刚出关的唐天,听到明珠的禀报,目瞪口呆之余,立即激动起来。他正想着怎么把秦家的零部救出来,没想到许烨他们竟然已经得手。

二话不说,唐天立即决定回紫鹃城。

这些家族的想法他不在意,只要能救出那么多的兄弟,哪怕是利用他,他都完全不在乎。

紫鹃城的剧变,也让众人-大吃一惊,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自然是聂秋,几乎当场,他便明白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对开形势有大致的判断。

但是出于安全考虑,零部所有人全都出动。

现在的零部,实力突飞猛进。

韩冰凝点燃源火,她也成为零部唯一一位既点燃源火,又领悟了法则面的成员。哪怕在罪域,同时达到两者的人,也极其少见。

阿莫里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全身外放的零焰,已经逐渐内敛,连气质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急冲冲二愣的模样消失,变得更加沉稳,大将之风显现。

聂秋的阴阳阵已经初窥门径,他的战阵,已经具备雏形。而零部队员们,个个精气完足,剽悍异常。

在门口迎接唐天的许烨等人,心中个个震撼莫名。

鬼脸的深浅,他们很难度量,但是其他人的变化,他们却感受异常深刻。许安中看到韩冰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时候,剑客会点燃源火?点燃源火的剑客,这这这……

阿莫里的变化同样让苏心惊不已。她对苦囚中这个大个子印象深刻,一方面是因为阿莫里隐隐是这群人的头,另一方也是此人性情鲁直,一旦同伴受欺负,第一个冲上来。

虽然鲁莽了点,但是对于这样真性情的人,苏颇为喜欢。

可是,几日不见阿莫里如同换了个人,气质沉稳,气势含而不露,显然实力有了巨大的蜕变。

许烨和维克多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

兵团之术,在罪域早就失传。如今的罪域,对于何谓兵团,陌生得很。但是,许烨和维克多都是出自传承悠久的家族,他们虽然对兵团已经相当陌生,却是识货之人。

六十多人,气息相连,浑若一体。

连呼吸的节奏,都完全同步,若是他们闭着眼睛,只会错以为,身边是一只荒古凶兽在吞纳吐息。

这等气势,罪域何曾出现过?

一旦这只凶兽,暴起伤人,又有何人可挡?

“人在哪里?”唐天劈头便问。

许烨他们如梦初醒,许烨连忙道:“大人请跟我等来。”

当唐天出现在苦囚营的时候,黑压压的苦囚营,出现一个短暂的死寂,然后震天的欢呼,响彻全城。

阿莫里激动地冲进去,拍拍这个,拍拍那个。冷如冰山的韩冰凝,此时也激动万分。其他人更是一下子全都冲了进去,帮着同伴拔掉身上的光针。

秦家苦囚数目众多,除了他们本身的两百二十七人,索比亚特家得到的四十二人,卢家得到的两百人,总四百六十九人。

许家九十二人,再加唐天麾下的六十五人,总共六百二十六人。

唐天魔下的实力陡然膨胀,人数几乎翻了十倍。聂秋的信心也随之陡然膨胀,对于一名武将来说,六十人和六百人那绝对是完全两个概念。

在天路,普通的制式兵团大约是两千人,六百人就是三分之一的完整兵团。当然狮子座这样的黄道星座,兵团人数会大得多,但是依然维持在千这个量级上。

聂秋终于有一种可以有用武之地的感觉,六百人的规模,他可以设计的战术,可以动用的力量大增。

这些天他对阴阳阵的摸索,也有了新的突破。

所有的战术原则都是非常一致,都是为了让力量的运用更有效率。聂秋这样出色的武将,对这一点有着深刻的领悟,虽然力量的形式发生了变化,但是战术的原则却没有变化。

没有任何犹豫,他提出了集训的要求。

同样,没有任何问题,他的提议当场得到通过。

当下,阿莫里和韩冰凝,便开始走入场内,把大家分成两组,各率一组。两人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当仁不让。两人当下命令队员对身体完成自我检查,然后整队。

十分钟后,两个整齐的方阵出现在众人面前。

又是两分钟,两人各带领自己的部属,去选择驻地。

整个过程雷厉风行,没有人喧哗,没有人交头结耳,也没有人有半点拖拉,除了韩冰凝和阿莫里两人的声音,营地没有其他人发话,他们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体,偶尔有人举手报告自己身上的伤。

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杂音,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不算大的营地里居然有六百人。

这种雷厉风行和自发的沉默,本身就蕴含着一种强大而肃穆的力量,压得许烨他们胸口发闷。他们未必明白什么叫兵团,但是眼前安静而训练有素的场面,给他们巨大的震撼。

对比一下他们见过的精锐,虽然在个人实力上,比这群人更强。但是那些人挤在一起的场面他们太熟悉,打闹、交头结耳这都正常的很,不开口找碴就不错。若是想要驱动他们,要给出理由,要给出赏钱。

可是眼前的队伍呢,连一声质疑都没有,安静、每个动作干脆利落。

韩冰凝和阿莫里带着众人离开,他们要抓紧时间。看着两队人员整齐而沉默地离开,众人不由齐齐默然。

也许这群人,真的可以改变罪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