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三十九节 墨蓝斑块 【第二更】

第七百三十九节 墨蓝斑块 【第二更】

“秦家被突袭?”

卢升象脸上浮起一丝嘲讽,秦朕这些天的上跳下窜,他看在眼里。此人野心勃勃,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虽然没有阻拦,但是心里瞧不上得很。秦家底蕴比起卢家差太远,卢家尚且不会如此张扬,秦朕此人不自量力。

卢升象其貌不扬,有如老农,身上衣物也极尽简朴。卢家自从他登上家主之位后,俭朴之风顿时大兴,全族唯有卢天问奢华如故,令卢升象无可奈何。

“是的,据说紫鹃城其他四族合力,突然对秦家发起袭击,秦家被彻底摧毁。”管家恭敬禀报:“宗政燕美逃出,身受重伤,看到秦朕时,只说了一句话便倒身亡。”

“秦朕这下成了孤家寡人了。”卢升象言语间,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是。”管家亦笑。

“有没有天问的消息?”卢升象随口问。

“还未有。”管家陪笑。

“哼,也不知道又跑到哪去野了。”卢升象不满道:“正事也不好好干。”

管家没有接话,这话也不是他能接的。

对于自己的这位弟弟,卢升象从小溺爱得很。与卢升象的老成不同,卢天问从小就桀骜不驯,行事荒唐,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不知惹了多少麻烦。

卢天问虽然不太听话,然而天赋极高。卢升象不止一次地说过,倘若不是天问觉悟太晚,绝非战力榜第三十九位。

尽管如此,卢家两位战力榜强者,也足够傲视群雄。

卢升象根本不担心卢天问的安全,也不担心薛府是否能得手。

卢天问虽然杀性太重了点,可实力摆在那,能杀他的人屈指可数,更何况还有卢家作后盾。紫鹃城的几族敢突袭秦家,但是敢向卢家动手吗?

这就是底蕴,卢升象对秦朕不以为然,也是源于此。他觉得秦朕的野心,超过其本身所拥有的实力。

卢升象自顾自地摇头,便把这事抛之脑后。

映山堡内,此时已经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每个人都是异常紧张忙碌。干掉了卢天问,距离胜利依然遥远,秦朕和卢升象,两名战力榜的强者,让每个人都感受到沉甸甸的压力。

说实话,杀死卢天问,有着相当侥幸和不可复制的地方。倘若再来一次,他们失败的机率,远超过他们胜利的机率。

每个人此时,都是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修炼。

这一战让他们感受到战斗的残酷,也让他们看到希望,哪怕他们的实力远不如卢天问,但是他们的攻击,依然能够发挥作用,他们不是蝼蚁。

每个人都能明显感受到实力的进步,这也让他们更加振奋。

场内,零部诸人,黑压压的一片盘膝静坐,每个人身上,都冒着小零焰。

正中央的位置,聂秋盘膝而坐,他虚无的视野内,一条条灰色的线,和一个个明亮的光斑。灰色的线,代表着阴,而那些明亮的光斑,代表着阳。

离他越近,光斑便越稳定,灰线也越凝实。

最近的光斑上,都坐在一名零部队员,他仔细地体会着,阴线传来的波动。那是法则的波动,聂秋发现,阴线对法则的波动非常敏感。零部队员因为小零焰的关系,对法则线掌握得很快。

对于天路出身武将,聂秋的控芒非常出色,虽然他眼不能视物,但是他对能量的波动,异常敏感,这让他在控芒方面,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细腻。

阴线的波动,让他立即想到了控芒。

他开始摸索。

至于零部队员们,此时都在拼命地法则淬体,只要血肉之力足够,他们就可以学习天魔重斩第二招。尝试了第一招的威力,所有人对第二招充满期待。

配合聂秋,又不影响他们修炼,自然随他去摆弄。

点燃源火的阿莫里,意味着他进入更高的层次,但是问题也接踵而来。他需要重新适合全新的身体,源力的运用,和血肉之力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区别。

而且,他每天需要吸食定量的生命精元。生命精元吸食容易,消化却没有那么容易,他只要不断地挥舞着板铡刀,不断练习天魔重斩。

除此之外,他还需要练习空气盾。

唐天发明的空气盾,不需要运用任何法则和能量,而只需要足够强的肉体力量。学会空气盾,意味着他们就能够上天,这对他们至关重要,也可以使他们更加灵活。

不光是阿莫里要学,所有零部的队员都要学习。

天魔重斩和空气盾,这是基本配置。

韩冰凝一个盘膝坐在静室,静室内空气奇寒无比,地面和四周墙壁都布满冰霜。韩冰凝周围,一道道剑意形成的涡流,在围绕着她旋转。

剑涡风暴。

她的剑意外放,难以控制,她索性用剑意来淬体。

一片片透明的剑芒,散着凛冽的寒意,寒意在房间内不断地激荡。渐渐,剑芒不断崩碎,大片的剑芒,化作小块片的剑芒,再化成指甲盖大小,并且不断地崩碎,直至细小如砂。

细密的冰砂包裹着韩冰凝的身体,缓缓蠕动。

刺骨的寒意和凛冽的剑意,如同无数小刀划过。

韩冰凝忍受着剧痛,一声不哼,淬体的过程,总是伴随着痛苦。她不仅没有停止,反而不断报释放剑意,崩碎的剑意,加入冰砂之中。

冰砂越来越厚,痛苦急剧上升,有如酷刑。

韩冰凝没有哼一声,浑身在不断颤抖,她始终紧闭双唇,一声不吭。与卢天问之战,她正在养伤闭关,没能赶上,她懊恼得很。

她又知道,倘若自己的实力不够,即使能够参加战斗,也只是个累赘。想到这次了结卢天问的,竟然是阿莫里那头蛮牛,她愈发不甘心。

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和唐天一起并肩战斗。

她要点燃源火!

冰冷凛冽的细密剑意,缓慢而坚定地磨砺着她的血肉和她的意志,她无所畏惧。

和其他人一路高歌猛进不同,唐天遇到了麻烦。

这一战,按理说,他同样收获巨大。神拳虽然还未完成,但是距离完成,已经不是那么遥远。重要的是,他从【舍身斩】中领悟到天魔相。

倘若不是最后悟出天魔相,唐天那一拳早就无以为继。

天魔相的强大,毋庸置疑,唐天猜测天魔重斩最后一斩,【天魔无相斩】应该就是和天魔相有关。有了上次的经验,唐天很快便凝出天魔相,但是刚刚成形的天魔相,竟然像薄脆的陶像,砰地破碎。

唐天以为自己哪里没做对,调息片刻,再次如法炮制。

天魔相再次出现,但是很快,它又破碎。

不信邪的唐天反复尝试,但是每次天魔相都破碎。

唐天觉得不是自己哪里不对,静下心来,又尝试了几遍,终于被他找到原因。破坏天魔相的,竟然他心脏处的一块墨蓝色的斑块。

他此时才想起,冲出城门的时候,秦子真的那一箭。

那道墨蓝色的法则烙印,竟然能够在自己的一拳中,钻自己的体内。因为之前一直无碍,除了唐天心脏上多了一块墨蓝的烙印,没什么其他的影响,唐天也就不以为意。

直到现在。

威力无俦的天魔相,竟然会受到干扰,这让唐天对这个墨蓝色的法则烙印不得不重视。

天魔相对唐天战斗力的提升至关重要,而且唐天无法容忍自己的体内,有这么一个可怕的隐患。

墨蓝法则烙印,究竟是什么?唐天充满好奇,能够干扰天魔相的法则,等阶绝对不低。

唐天再一次凝聚天魔相,但是这次,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心脏这块墨蓝斑块上,只见墨蓝斑闪过一道妖异的蓝光,天魔相砰地破碎。

只是,为何上次自己凝聚天魔相,没有破碎?

唐天想到这个问题,依然没有什么结果,唐天决定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试一下。

他调整体内的源力,冲击墨蓝烙印。一开始,斑块没有任何变化,就像平时一样无害。但当唐天不断加大源力之后,斑块开始发生变化。

它亮起淡淡的蓝光,心脏上一块发光的蓝斑,画面妖异。

唐天此时再无半点侥幸之心,这玩意绝对很阴毒,倘若不把它清除出去,一定后患无穷。他深吸一口气,开始调整全身的源力,源源不断地冲击斑块。

蓝光愈来愈亮,就在蓝光亮得有些晃动时,唐天忽然闷哼一声,脸色苍白。

刚才一瞬间,唐天只觉得一缕极阴的气息,从斑块没入唐天的心脏,唐天整个人如遭重殛,体内的源力一阵紊乱。调息了整整十多分钟,唐天才缓过劲来。

唐天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这次就算在心脏上剜下一块肉下来,他也要把那斑块除掉。

他开始调息,让自己重新进入最佳状态。

一个时辰后,他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全身的源力轰然运转,他没有马上冲击斑块,而是让源力在体内运转蓄势。源力滚滚,越来越多,唐天体内近八成的源力,全都被他调集过来。

就是现在!

体内汹涌的的源力,如同一股洪流,轰然撞向斑块。

轰,耀眼的蓝光几乎透体而出,唐天心神剧震。

*****************************************************************************************

连续双更第十四天累死瘫倒大家快来表扬我哈哈哈哈据说不用标点逼格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