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三十五节 疯狂 【第二更】

第七百三十五节 疯狂 【第二更】

卢天问看到唐天,眼睛一下子通红,气势陡然爆发,无数青色的风雷,在他周围迅速成形。连绵不断的风雷,此生彼灭,它们像波浪般,起伏不定。

低沉的怒啸,带着令人心悸的颤抖,空间在颤抖。

唐天站了起来,体内的源力激荡,漫天呼啸的风雷,让他的战意一下子昂扬起来。

没有任何废话,唐天一个闪身,身形消失。

他凭空出现卢天问面前,并掌如刀,挟着骇人的威力,一刀斩下。

立刀成魔!

一道耀眼至极的枪芒,在他面前亮起,和他的手刀,狠狠撞上。

轰!

炸开的圆形气浪,向四周横扫。

两人这次都是蓄势已久,这次的碰撞,远比上次更加猛烈。一道镰刀形气浪撞上山峰,十多丈的山头,如同豆腐般被削断,上半截山峰沿着整齐的切面缓缓下滑。

唐天没用刀,而是手刀施展,竟然爆发的力量,比上次更强。

卢天问身形再次被撞得向后退,心中转过无数念头,对方看来也注意到刀的问题。不过,竟然想到用手刀,简直太荒谬,身体再强横,能够比得上宝物吗?

自己这一枪,味道也不好受吧。

卢天问心中冷笑。

卢天问如此来势汹汹,这一枪所蕴含的风雷,比上次更加浓郁,力量更加霸烈。上次唐天不过微微后挫,这次唐天直飞出七八丈才稳住身形。浓郁至极的风雷,让唐天整条手臂都发麻。唐天不惊反喜,源力流转,手臂的酸麻全都消失一空。更关键是,这次碰撞,便可见手刀施展天魔重斩,效果更加出色。

他信心大增。

怒吼一声,唐天再次猱身而上。

密集的空气盾,如同虚空浮桥,他如同鬼魅般,闪电掠进,几乎瞬间出现卢天问面前,手刀从下往上逆斩。

逆斩天!

卢天问彻底怒了,他想过诸般场面,但是绝对没有想到,这次战斗的场面,竟然和上次一模一样。

他觉得自己被羞辱,鬼脸连出招的顺序,都和上次一模一样。

完全被羞辱!

自己竟然被羞辱!

卢天问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想也不想,手中长枪一抖,挺枪刺出。

嗡!

无数风雷,如同光芒般,没入他的枪尖,没有风雷闪烁,枪尖变得透明如水晶。

风雷水晶刺!

明明没有半点风声,但是透明的枪尖,给唐天前所未有的危险感,几乎想也未想,唐天斩出如虚影的手刀,硬生生化刀为掌,拍在卢天问脚下。

轰!

惊人的气浪,在卢天问脚下炸开。

卢天问万万想不到,唐天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能变招!他的所有心神,全都维系在他枪尖,猝不及防,只觉脚下传来一股大力,得眼前一花。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整个人腾云驾雾,被这股气浪推上天空。

看着飞上天空的卢天问,唐天暗自抹了把冷汗,刚才那一下实在太危险。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困扰了他这些天的问题,竟然在这个时候,被实现了。

用手刀施展天魔重斩,比用刀施展,多了一个变化。对于这个变化,唐天一直没有想到该怎么运用,刚才情急之下竟然用了出来。

唐天升出一丝明悟,留着一个变化,远比把个变化直接用出来的好。多一个变化,就多一份余地,多一份选择,在双方激战的时候,多一个选择和余地,就多一份胜算,比如刚才。

他没有见识过风雷水晶枪,但是那个透明的枪尖,却让他浑身汗毛直竖。

果然不愧是战力榜第三十九位的家伙啊……

唐天并没有追击,相反,向后飘退,退到距离石墙大约三丈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大门后,角落里,聂秋脸上隐现痛苦之色,脸色苍白,身体不自主颤抖,背上被汗水浸透。他在用他敏锐无比的感知,监控着整个战场。战斗的两人实力比他强太多,战场的那些狂暴的乱流,稍稍泄露一点凛冽的杀机,甚至场内法则的变化,都让他承受着巨大的负荷。

他在苦苦支撑,直到此时。

颤抖的身体陡然静止,他蓦地吐出两个字,温润如玉的声音此时沙哑如烟。

“上刀!”

如史前凶兽般绵长响亮的呼吸骤然停止,六十四具雕塑同时活过来,他们同时睁开眼睛,和人等高的板铡刀被同时提起,同时扛在肩上。

啪,他们同时左腿迈出半步,身体重心伏低,板铡刀被扛在肩上,右掌牢牢抓住刀柄,身体前倾。

呼,一团团灰色的小零焰,从刀身升腾而起,包裹刀身。

每个人都扬着脸,盯着大门外那个背对着他们的身影。

阿莫里的虎目两团火焰熊熊燃烧,基础唐,阿莫里终于可以与你并肩作战!

豺狼人更加激动,他们咬牙切齿,握刀的手臂青筋暴起,狂热的火焰此时几乎把他们烧成灰烬,与王同战!

战斗来得如此之快,快到明珠甚至来不及躲进内堡,她怔怔地看着这些精壮的大汉,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敌人吗?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敌人,只需要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们像蝼蚁般捏死吗?

为何他们的战意如此炽烈?

眼前的一幕,完全颠覆了明珠所有的认知。哪怕是秦家最嫡系的精锐,如果知道外面是战力榜强者,没有人敢出去,能够逃之夭夭,就已经算得上忠诚。

可是……

这就是零部吗?

明珠怔然出神。

卢天问再次觉得自己被耍了,彻底被耍了。他不会觉得唐天最后一个变化是勉强为之,他只觉得唐天这是有意为之!这家伙故意用和上次一模一样的招式,就是想诱使自己上当!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戏耍,被羞辱!

更加汹涌的怒火,升腾而起,卢天问完全暴走。

卢天问每一根神经,都被滔天-怒火烧红,他觉得自己快疯了快爆炸了,一个像苍蝇样的家伙,竟然一次又一次戏耍他,羞辱他。

不可原谅!

绝对不可原谅!

去死!

卢天问的头发飘浮起来,周围的风雷,化作一个个风雷球。如同竹篮大小的风雷球,泛着耀眼的青色电光,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卢天问状若疯狂,他要杀了鬼脸,他要把他们全都摧毁。

他已经不想去思考什么技巧什么招式,他要把他们全都干掉。

一个又一个的风雷球,跟着他缓缓向映山堡飘去。

远处观战的许烨他们已经面无人色,他们想象过卢天问的强大,但是绝对没有想到,战力榜的强者,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强大。

他们见过风雷,但是用风雷凝成如此大小的风雷球,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风雷球,一旦爆发,可以直接炸掉一座山峰。

而一百多个这样的风雷球,同时出现的场面,已经不是恐惧,他们连最后一丝念头抵抗的都没有。

灭门?

不,这一百个风雷球,足够把紫鹃城炸成废墟,能活下来的,不会超过一百人。

这就是战力榜强者吗……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一点血色。

“可惜……”许烨喃喃,他的眼中,竟然浮现一丝恐惧。

大家都知道许烨的意思,鬼脸死定了,没有人能够在一百多个风雷球的狂轰滥炸下存人。就连苏,此时也脸色灰败,她知道这次失败了。但是出奇的,她并没有多少遗憾,失败在卢天问这样的绝世强者手下,有什么遗憾呢?

震撼,她心中有的只是震撼。

“哈哈哈哈,你们都要死!”

卢天问歇斯底里的狂笑声在天空回荡,远近可闻。

他的长枪在旋转,一股奇异的吸力笼罩天空,转眼间,旋转的长枪,就像一个漩涡,竹篮大小的风雷球,纷纷飞向他的长枪。

滋啦!

一个风雷球被长枪吸食,卢天问周身多一圈青色的风雷毫光。

滋啦滋啦。

长枪就像贪婪饥渴的野兽,不断地吞食着风雷球,他周身的青光愈发浓郁,浓郁到连他的面容身形都看不清。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卢天问疯狂地笑,他的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他不计后果地从法则面投射力量,这些力量已经超过他能驾驭的临界值。他看不清下面的鬼脸,他也根本不在意,那都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轰轰轰!

他每前飘浮一步,天空都一阵颤抖,毁天灭地的威压,如泰山压顶般,轰然压至。

唐天脸上所有笑容消失不见。

大门后,扛刀准备出击的零部队员,个个都青筋毕露,咬牙切齿地对抗这股可怕的威严。

唐天也没有想到,卢天问竟然会如此疯狂,如此不顾一切。

但是到了此时,再想那些已经没有半点意义。

唐天的眸子陡然闪过一抹疯狂,他嘴角扯起一抹森冷的笑容。

呵!

唐天缓缓拉开拳势,从来没有完整施展过的神拳,浩如烟海的变化烙印,疯狂地在他心中掠过,漫天烟云,浮光掠影,体内的源力以惊人的速度被消耗。

唐天恍如置身满天星斗之下,每一颗星辰,就是一个变化烙印。

丝丝缕缕的星光,从星辰垂下生长,它们朝不同方向汇集,数十根汇成一根。新生成的光束,再往下生长,数十根又生成一根。

天空的星光束越来越小,越来越粗。

难以言喻的气息,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