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三十一节 平小山的特训 【第二更】

第七百三十一节 平小山的特训 【第二更】

唐天眼睁睁地看着卢天问消失不见,他也无力追击。虽然卢天问浑身焦黑一片,但是唐天还是很清楚,对方的消耗远没有自己大。卢天问法则面投射的力量极为强大,如此一来,他实际上的消耗并没有自己大。相反,自己没有法则面,消耗全都是体内的源力。

法则面就像一个补充基地,可以源源不断地补充消耗,这也是为什么在罪域,主修法则的武者数量要远远超过点燃源火的武者。

当然,点燃源火的武者也不是没有自己的优势。法则面投射的力量再强,终归不是自己的力量,只相当于自己借的力量,用起来自然就没有那么自如。而源力是体内血肉之力所化,控制由心。

唐天回到堡内,简直接受英雄般的待遇。

卢天问是什么人?罪域战力榜第三十九位的猛人,这样的猛人,竟然在唐天这里吃了亏,这件事若传到紫鹃城,只怕立即轰动全城。

铁蝎看向唐天的目光,完全是敬畏。

能够和卢天问比肩的人物,那都是高到云端的大人物!

跟着这样的老大混,以后想没出息都难。

一落到地面,唐天两脚发软,便要摔在地上。一旁的阿莫里吓一跳,一把搀扶起他,急声道:“神经唐,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脱力。”唐天苦笑,他现在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量都没有。他身上的伤口之所以痊愈,确实是生之法则,不过不是卢天问猜测的那般,修炼留下的,而是吸食生命精元而留下的。生之法则烙印让他伤口生长,但也把他体内剩下三成的源力完全抽空。

“明珠,准备一些金刚砂。”唐天眼前一阵发黑,他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透支到如此地步,他只好对平小山道:“小山,这次估计要麻烦你了。”

平小山手足无措:“我……我要做什么?”

和铁蝎一样,唐天和卢天问的战斗,给平小山带来无比的震撼。他想过鬼脸很厉害,但是从来没有想过,鬼脸能够和传说中的那些最顶级的强者比肩,那个高度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

当他听到唐天说要麻烦他时,他完全懵了。

明珠听到金刚砂,就连忙飞奔而去,没多时,便扛着整整一麻袋的金刚砂过来。

在唐天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明珠砰地把麻袋丢在地上,一脸关切:“够不够?最近几年的金刚砂我们都没有卖出去,全都在这,要是不够,我找以前买过的那些人手上,看能不能回购一些。”

“够了够了。”唐天忙不迭点头,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薛家的初祖,能够练成天魔重斩。想想明珠说过,几年的蚕坊金刚砂都没有出售纪录,只怕全都被这家伙破开,吸食殆尽。

看着面前整整一麻袋的金刚砂,唐天百分百肯定,这家伙绝对是用生命精元堆出来的!

想想一个家伙,吸食了数量如此恐怖的生命精元,那身体该变成什么模样?唐天之前一直笃定自己的肉体一定比人家要强横,但是看到整整一麻袋的金刚砂,少年顿时怂了。

人家估计都吸食了……好多麻袋……

有志气的少年,怎么会光想着比麻袋呢?看来,我们只有比帅了!

唐天面无表情,心里默默地把对方想象成糟老头的形象,任由阿莫里把自己搀进堡内。平小山默默地跟着,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倒是一旁的铁蝎眼红无比,心想老大什么时候能够麻烦一下自己就好,刷刷存在感也很有必要啊。

待把唐天放好,阿莫里把其他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平小山一人。

看着面前拘谨的平小山,唐天只好轻咳一声:“小山,让我看看你的法则线。”

平小山抬起头,眼中流露出惊喜之色:“大人,您要教我潜行术么?”

他跟着唐天,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他平家潜行术完善,让它从一种潜行术,变成可以进攻和防御的传承。大人与本森之战,让他看到希望,之后长街之战,更是让他看到空间法则线的强悍,简直是杀人利器。

“没错!”唐天一本正经,神色庄重。

平小山忽然心中一跳,难道大人不行了?要在临终前,把许诺好的传承传给自己?要不然大人怎么会在如此虚弱的时候,来传授自己的这些呢?

是啊,那可是风雷枪卢天问啊!大人与之激战那么久,只怕早已经身受重伤,只是为了大家才强自苦撑,只为惊走卢天问,但是身体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平小山心如乱麻,悲由心生,颤声道:“大人,您还是好好养伤,待伤好了,再慢慢传授小山不迟。”

“我们抓紧时间。”唐天柔声道。

平小山心中更加悲伤,觉得自己所猜没错。天妒英才,大人这般英雄人物,命运实在太不公!大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忘记对自己的许诺,他又是感动又是伤,眼泪不自主流出来。

唐天有些奇怪,为何平小山满眼泪水。

平小山抹掉眼泪,自己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能让大人失望。

他平复心情,目光毅然,催动法则线,一根细若发丝的空间法则线出现在他的手指。

唐天指着麻袋的金刚砂,道:“你来试试用法则线破开金刚砂,注意,法则线劈把外面的砂切一个小口,千万不要碰到里面的漩涡,很危险!”

唐天发现,只要法则线不要碰到金刚砂内的漩涡,就不会有事,漩涡和砂之间,有小小的空隙。

果然,大人的修炼方法不同寻常,这其中,一定有着深奥的秘密!

平小山神态虔诚地从麻袋中取出一颗金刚砂,深吸一口气,右手小心地捏着金刚砂,另一只手法则线,小心翼翼地去切割金刚砂。

破开砂体,不能碰到漩涡,平小山反复提醒自己。

平小山对于法则线的利用,远比唐天要出色得多,但是他从来没用法则线,干过这么精细的活。金刚砂本身就小,里面的漩涡更小,要在这么小的金刚砂上,切一个小口子,却不能碰到漩涡,难度极高。

前后花了近十分钟,他才成功。

当他撤去法则线时,发现自己说不出的疲倦。

“大人,我完成了。”

唐天接过金刚砂,很满意地点头,把金刚砂丢入嘴里,生命精元沿着流出,被吸入口中,他如今的身体,就像干涸的河床,这缕生命精元,迅速渗入他血肉之中。

意犹未尽的唐天砸吧着嘴,吐出金刚砂,外面的砂体保存完好,只能看到一道极细的口子。唐天心中一动,说不定这砂体还有用呢。

看着满头大汗的平小山,唐天笑眯眯道:“是不是很难?”

平小山喘了口气,老老实道:“是的,大人。”

“没错,正是难,才能锻炼你对法则线的运用。”唐天一本正经,露缅怀之色,以过来人的口吻道:“当年我修炼一种爪法,为了能够把它练成,磨穿了整整三万块铁毡,才勉强练成。汗水是不会骗人的。”

没想到大人竟然如此刻苦勤奋,大概只有这样,才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实力吧。

大受激励的平小山立马坐正,毅然道:“大人说得是!小山一定牢记在心!”

说罢,他又取出一颗金刚砂,神情专注地开始了切割砂体的工作。

唐天满脸欣慰。

终于找到一位好苦力!

吞食了一缕生命精元,唐天能够清晰地感受,那缕生命精元在缓慢地滋养自己干枯的身体。但是这个过程,非常缓慢,不过由于自己的源力消耗殆尽,这次的生命精元没有化作源力。

虽然要抽取源力,但是生之法则的自愈效果,确实是非常实用而且强悍的。

唐天悠闲地半躺着,不知不觉,他面前堆了几十粒金刚砂空壳。

平小山神情专注,不知疲倦地切割着金刚砂,他的速度慢慢快了起来。

到了第二天,唐天睁开双眼,连续一夜,他已经吞食上百粒金刚砂的生命精元,它们缓慢滋养血肉,让唐天的血肉恢复生机。

唐天体内的源力,在迅速恢复。

唐天拍拍神情麻木的平小山:“小山,这期的特训就到这结束,好好去休息吧。”

平小山哦了一声,连续干了十个小时,他脑子都有些呆滞,起身朝房音走去。

看着身形摇晃离开的平小山,唐天心中充满了欣赏,下次我们再来!

他已经打定主意,等以后大伙的身体淬炼到可以吸食生命精元,就开展,唔,大规模特训。

舒展了一下身体,虽然没有完全复原,但是源力已经恢复一成水平。最困难的时期过去,后面恢复会更容易。想起卢天问最后挨的那一下,唐天肯定,对方也没有那么容易恢复。

不过,还是早点把天魔重斩教给阿莫里他们。

唐天估计以阿莫里的体力,能够學会两招,其他人只能學会一招。

不过,想到一群野兽般的猛︶男,咆哮着冲过去,一齐挥出【立刀成魔】的场面,唐天也不禁一个哆嗦。估计薛家创出天魔重斩的那位先祖,也想不到,这世上能够集齐这么一批身体如此强悍的家伙吧。

简直可怕!

得给他们配大刀!

而且唐天相信,聂秋那个阴险的家伙,哪怕大家只能學会一招,也能够把它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哎呀,拼不了质,咱们只能比量了,唐天洋洋得意地想。

他忽然对卢天问再次杀过来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