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二十八节 天魔重斩 【第一更】

第七百二十八节 天魔重斩 【第一更】

卢天问沿着山脊飞掠。。。 看最新最全小说

沿途听到和鬼脸相关的消息,让他非常吃惊。袭杀秦家二将,这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秦子真的弓部覆灭,让他感动震惊。

秦子真的弓部在外声名不显,一向低调,但是各家对这支弓部的忌惮程度,仅次于秦朕。精锐之士,持以利器,训练有素,哪怕卢天问,也不敢确定自己能够在弓部面前全身而退。

鬼脸竟然强到如此地步么?

卢天问心中有些凛然。自从接到凌南的消息,卢家毫不犹豫派出卢天问。卢家的底蕴远比秦家要深厚得多,秦家几乎是秦朕一手支撑,所谓四将都是外来户。可是卢家却是高手辈出,卢天问便是其中之一。

卢家的意思是速战速决,要求他以最快的速度,把薛府一族,全都带回来。卢家的耐心,已经消耗殆尽。

走到半路,卢天问就得知,薛府投靠鬼脸、秦家重创的消息。

他觉得事情变得麻烦起来,看来只能把鬼脸干掉了。但是他想到秦朕,不由有些幸灾乐祸。秦朕野心勃勃,到了飞马城,一连串动作所谋甚大。现在消息只怕已经传到秦朕耳中,这个自负的家伙,一定暴跳如雷吧。

不过,自己干掉鬼脸,倒是有点便宜了这家伙。

卢天问对秦朕的感观不佳,秦朕此人极度聪明,实力深不可测,只是过度自负,令人不喜。算了,只当做好事了,卢天问如此自我安慰。

卢凌南送来的消息,标记了映山堡的方位。

卢天问懒得进城与卢凌南一叙,他的想法很简单,早点把事情干完了事。只要把鬼脸干掉,剩下的那些杂活,就可以全都丢给卢凌南了。

视野内,远处的山巅,一座石堡清晰可见。

卢天问眼中杀机一闪而逝,也不隐藏身形,如苍鹰般腾空而起,朝远处的映山堡飞去。

唐天打量着四周,短短几日之间,这里已经焕然一新,房间的石墙角落已经不见浮尘蛛网,新鲜藤编的书架排满房间,书架上摆满书籍。

唐天进来不由放轻脚步,满脸肃然起敬,虽然身为学渣,但是对学问的敬仰之心唐天还是有的。

“薛家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圣域算不上悠久,但也有一些年头。”薛老太太语气透着几分骄傲,但是更多的是感伤:“薛家曾是山中小族,先人无意中得到一部传承,才有起色。当时的薛家势力颇具雏形,但是起于微末的家主,深知薛家底蕴浅薄,并未行奢华之风,而是费尽心力搜寻各种传承。当时薛家,建了一座,名为薛问楼,里面放置着从各种搜寻而来的传承典籍,以供薛家弟子借阅参考。也是初代先祖的励精图治,薛家弟子英才辈出,才有后来的薛家盛况。”

唐天安静地听着。他并不是太能够理解这种大族的情怀,但是他能够听出来老太太的缅怀,岁月和命迁的变迁。

明珠在旁肃手恭听,虽然这些内容她早已经滚瓜烂熟,可听着夫人娓娓道来,她依然有些怔然出神。

“这里的书籍,都是流放罪域第一代先辈所录。由于大多是凭记忆所录,难免有疏漏错误之处,大多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只能起个参考之作。”

薛老太太脸上并无遗憾之色。

“不光是我们,各族都一样。薛府最出名的传承,【云涛】已经无法使用,数位先祖耗尽心血,也无法让它能够在罪域新生。无奈之下,先祖只有在其他传承之中,寻找出路。历经辛苦,先祖终于在一部偏门的传承中看到希望。这部传承名为【三纹魔体】,在薛收集的诸多传承之中,这部【三纹魔体】只能算末流。但是先祖却发现,【三纹魔体】虽然在圣域只属末流,但是血肉转化之术,颇为精妙,稍加改造,就能够完美地适应罪域。那一代最有实力的几位先祖花费大量时间,集广思益,融入法则之变,终于成就薛府的不传之秘,【天魔重斩】。”

“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唐天开始感兴趣。

“正是凭借【天魔重斩】,薛府才逐渐在罪域站稳脚根,筑映山堡。”老太太唏嘘不已:“这座映山堡,当年不知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还是说说【天魔重斩】吧,天魔重斩脱胎三纹魔体,对于血肉之变,威力奇大。那一代家主,天赋异禀,血肉极其强横,依仗天魔重斩,所向披靡。但是随时间推移,渐渐,天魔重斩好似失去了威力,愈发平庸。”

“难道是修炼不得法?还是缺失了一些内容?”唐天有些奇怪,一般而言,武技传承哪怕天赋有所不同,但是像这样日益平庸的情况,非常少见。

老太太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道:“初代先祖是战死,但是【天魔重斩】完整保留下来。次代先祖修炼【天魔重斩】,也成为一方高手,虽然不如初代先祖那般强横,但也是名震一方。可是到了第三代,便再无一名高手出现。薛府这个时候也出现了一些怪异的情况,出生的婴儿,女婴的比例越来越高,到了近些年,竟然全都是女婴。”

“还有这回事?”唐天目瞪口呆,觉得匪夷所思至极。武技传承缺失不奇怪,但是出生婴儿全都是女婴这种事情,闻所未闻。

“薛府就这样衰落。”老太太叹息道:“【天魔重斩】对血肉之力要求极高,在**强横方面,女子远不如男子。天魔重斩的威力,越来越小,到现在,连普通的武者,都打不过。这种情况太奇怪,每一代薛族人,都希望能够找到答案。可惜,先祖没有留任何纪录。直到我们在翻阅那时的出货纪录时,无意中发现,那时所有的记录,都没有金刚砂的出售记录。金刚砂用途有限,除了能够制作兵器外,别无他用。而先祖那一代,根本没有用金刚砂炼制兵器。直到我们翻阅蚕坊出货账本,才发现,所有的金刚砂,当时都是供给初代先祖。”

老太太一口气说完,不由有些疲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润润喉。

明珠已经完全听傻了眼,这些秘辛,她从来不知道。

听得入神的唐天不由问:“后来呢?你们找到里面的秘密吗?”

“没有找到。”老太太摇头:“找到线索之后,我们便想方设法,破解金刚砂的秘密。但是所有的尝试,都失败。金刚砂质地极其坚硬,我们想尽了办法,都没办把它破开。我们也尝试了吞食,但是没有任何作用。上次老身听到大人说里面有生命精元,老身才恍然大悟。天魔重斩并不繁琐,变化不多,只是对血肉之力的消耗极大,先祖大概正是吞食大量的生命精元,才能够把天魔重斩的威力发挥到极致。金刚砂由金刚蚕所产,金刚蚕性质极阴,薛家弟子受之影响,女婴才不断变多。老身也是这些天才想明白。”

老太太稍稍一顿,取出一本书,神情郑重道:“这便是天魔重斩,交予大人,希望它能在大人手上再现神威。”

唐天认真严肃道:“一定不负绝学!”

老太太心中欣慰,忽然,听到唐天不好意思小声道:“那个,这些字怎么认啊……”

事实证明,学渣想通过书本学习,难如登天,满本密密麻麻的字,看得唐天两眼发昏。好在明珠也学过天魔重斩,传授倒不是难题。明珠从头到尾演示一遍,再把书上的内容一股脑讲解了一遍,便赫然发现,唐天竟然已经开始自己演练起来。

天魔重斩很简练。

明珠稍稍讲解,他便明白大概。天魔重斩走的以力取胜的路子,变化不多,只有五招,而且都非常简单。它的威力,完全是源于,它激发血肉之力技巧。

它能够瞬间,把全身的血肉之力调动集中,汇于一点,威力自然刚猛无俦。

唐天沉浸在天魔重斩之中,他也不用兵器,以手作刀,在空中虚劈。天魔重斩需要全身配合,才能够调动血肉之力,所以它每一斩,都包含着相应的步法,全身的肌肉,都会运转。

一步一斩,五步必杀!

唐天面色凝重,神情愈发认真。天魔重斩的法则也非常奇特,是【燃烧】。只是这种【燃烧】,却非燃烧火焰,而是燃烧血肉之力。

有点像不完整的源力……

唐天忽然想起,韩冰凝他们修炼的【小零焰】,就是类似的技巧啊。倒是真的很适合零部啊,唐天精神一振。零能量体的血肉之力本就充盈无比,经过燃烧变强数倍,再以天魔重斩的聚力之技,汇集全身之力于一斩。

那一斩势必石破天惊!

没有太复杂的变化,但是构思却堪称天才。韩冰凝他们走到【小零焰】这一步停止不前,而天魔重斩却进一步,聚力合一,以重破巧。

唐天也明白过来,为何薛府会逐渐没落,这种以力破巧的路子,对身体的要求极高。薛家先祖天赋异禀,再加不断吸食金刚砂中的生命精元,才能把不动重斩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但是后人天赋不如他,又失去金刚砂之秘,自然再难有所成就。

如此霸道的武技,身体强一分,威力绝不止强一分,而身体要弱一分,威力也不止弱一分。

五式斩击,一斩比一斩更加霸烈狂放,唐天脑海中人影翻腾,前冲斩击,势无可挡。

如此悍烈的斩击,真是太对胃口,唐天只觉得体内热血沸腾,但他不得不强自抑住,他怀疑若是自己全力施展,映山堡估计都要被他掀翻。

他现只恨不得马上跳出一个敌人,好好打一场。

好似知道他的心思,凄厉的警报响起,有敌入侵!

****************************************************************************

ps:今天微信平台推送的是赛雷的游戏原图。方方的微信公众号是xiaofangfang1985或者搜索方想新加入的朋友回复“赛雷”便可以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