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二十六节 虹流 【第一更】

第七百二十六节 虹流 【第一更】

“大家抓紧时间,再过一个时辰,虹流就要来了。 章节更新最快”

明珠扬声高喊,她此时看不出半点大小姐的模样,挽着袖子,满头汗水,额头还沾着草屑。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加快速度,虹流一旦来临,他们没有躲进石堡的话,动辄有生命的危险。唐天他们不知道虹流是什么,但是看大伙如此紧张,就知道必然是很危险的东西。

映石堡很多地方坍塌,这是最危险的地方,好在有阿莫里这些人型起重机在,大块的条石在他们手中轻若无物,在薛府的匠师指导下,飞快地修复。

薛府的女子们,看着这一群铁血大汉,许多人目光中异彩连连。明珠注意到这一幕,心中一动,薛府最多的便未嫁女子。无论从哪个角度,零部苦囚都是绝佳的选择,看看他们的强壮无比身体,每个人的气血旺盛如同火焰,在阴冷的罪域,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难怪府内女子们的春心暗动。

零部诸人的斗志昂扬,而有纪律森严,哪怕干活,都是肃穆无声,每个人都在埋头苦干。

明珠心中凛然,不自禁地看了一眼人群中干活的唐天,这家伙是怎么打造出一支这么强悍的精锐。她对兵团缺乏了解,在她心中,零部哪怕比起秦子山统率的弓部,也不逊色。

不过对于鬼脸能够跟着大家一起干,没有半点架子,明珠也不禁佩服。在罪域,等阶森严无比,上下之分,绝不可逾越。没有哪位家主,会像鬼脸这样跟着大家一起干粗活累活。难怪他的部属对他死心塌地,鬼脸的气度,确是非凡。

她收敛心神,也不由更加努力地打扫起来。如果没有鬼脸他们,以薛府这些女人,想把映山堡复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以后很长的时间,这里将是她们的家了。

明珠心中感慨,背水之战,重零开始,始终笼罩在她心头的阴霾却一扫而空,又不禁生出一丝期盼。

唐天正在一边干活,一边研究这些条石。这种条石和紫鹃城墙所有条石不太相同,它们色如玛瑙,细腻油润,呈现出一团团云状纹。

匠师说这叫玛瑙云石,是上好的建城材料,它抵御虹流的效果,比木灰石要更好。但是它的产量比较小,很少能够满足建城所需要的数量。

玛瑙云石的加工也比木灰石更困难,它的质地更坚硬,不能用法则线切割,只要靠单纯的血肉之力,木灰石的质就要软许多,加工起来也更容易。

而且玛瑙云石还有一个弊端,就是每过段时间,它的云纹就会慢慢变得模糊,这个时候就要重新打磨,让云纹裸露出来,也就是每过段时间,就必须维护,需要相当人力。

所有玛瑙云石很少被用来建城,反倒是用来建府的比较多。

它虽然有着诸多弊端,但是却同样有着木灰石没有优点。它抵御虹流的效果比木灰石更佳,而且它能够散发独特的云气,云气能够温养血肉,对人体非常有益。

沙沙沙,每个人都在拼命地打磨映山堡的外墙。

时间的尘埃和岁月的沉淀,一点点被打磨掉,华丽的云纹,一点点呈现出来,云纹连成一片,宛如活物,闪耀着温润的光芒,美不胜收。黑色冷峻的山峰,也好似一下子变亮了许多。淡淡的暖意,散发开来,山间的阴冷寒意被驱散,众人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映山堡,一堡映山华。

看着原本黯淡破败的石堡,在自己手中,变得熠熠生辉,美伦美奂,所有人都充满成就感。

就在此时,聂秋蓦地若有所觉,抬起脸:“有情况!”

天边阴沉沉的天空,出现一道彩色斑斓的光带,光带正不断地侵蚀扩散,向这边席卷而来。

“虹流!”有人惊呼。

明珠瞥了一眼天空,连忙道:“所有人快点进入堡内!”

原本在外面清除杂草的仆人,纷纷往回跑。唐天充满好奇,但还是道:“大家也进去躲躲。”

所有人都进入石堡,唐天好奇地透过窗户,观察着所谓的虹流。

明珠知道唐天是外来人,便在一旁解释道:“罪域的高空,是空间法则最紊乱的地方。每过几天,紊乱的空间法则,相互碰撞,就会形成特殊的涡流。这种涡流越滚越多,越滚越大,它们就像雪崩一般,沿途席卷所有的法则线,这就是虹流。大人看到虹流之所以斑斓多彩,就是混杂了大量的法则线。”

明珠话音未落,虹流便至。

便听到天空轰鸣声不绝于耳,这种轰鸣非常杂乱,既有闷雷般的滚滚之音,又有如夜枭嘶啼之音,还有细碎嘶嘶之声,听上去毛骨悚然。

斑斓的光芒,如同光刷一般,沿着山脊横扫。

飞沙走石,恍如末日。

当彩色光刷扫过映山堡,玛瑙云石的云纹好似一下子被唤醒,淡淡的雾气,从云石中冒出,转眼间,整个映山堡便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之中。

光刷拿这些雾气没有办法,没有半分停顿,横扫而过。

当光刷从映山堡顶上扫过的时候,唐天只觉得体内气血翻腾,不由脸色微变。他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片斑斓迷人的光刷之中,法则是何等混乱,极度危险。

忽然身边传来一声闷哼,唐天扭脸望,一旁的聂秋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唐天立时明白过来,聂秋的感知极其敏锐,虹流里面的混乱和危险,对他的影响更大。

唐天蓦地沉喝:“挺住,对你有好处!”

聂秋心神一震,猛地清醒几分,盘膝跌坐在地。

明珠讶然地看着聂秋,她有些不解,有云石保护,应该不受影响才对。她之前就有注意过聂秋,聂秋在零部之中,非常扎眼,和其他成员拥有野兽一般的身体不同,他的身体孱弱,甚至连薛府的女子都不如。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他的眼睛,不能视物。

在罪域,生存极其残酷,身体残疾之人,往往命运多舛。双目失视的人,几乎不可能在罪域生存下去。

但是明珠惊讶地发现,聂秋在零部的地位竟然不低,就连鬼脸,都相当尊重他的意见。明珠便明白过来,聂秋只怕有别的才能。

唐天不是乱喊,聂秋由于眼盲的缘故,感知天生敏锐异常,再加上后天的强化,便是唐天也自愧不如。进入罪域之后,聂秋的力量全废,但是反而感知愈发精进。

也正是因此,聂秋隔着玛瑙云石,还能感受到法则乱流,才会受到它的影响。聂秋此时犹如承受,但这也同样也是一种绝佳锻炼心神的办法。

心神的淬炼,远比**要困难得多。

或许聂秋能够找到一条全新的道路。

唐天收回目光,他的目光扫向堡外,光刷所过之处,山脊许多地方出现无数裂纹,而一些原本枝繁叶藏的树木,也变得光秃秃,断枝残叶落得一地。那些藤蔓,更是七零八落。

唐天忽然皱起眉头:“这虹流过段时间就来,那为何这些植物还能长得如此茂盛?”

他记得很清楚,他们刚到的时候,山岭的树木虽然数目不多,但还是郁郁葱葱。

“大人有所不知,这些生存在野外的生物,都有它们独到的本事。”这次开口的是铁蝎,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比如那棵蚊果树,大人看它如今奄奄一息,但是它的根系非常发达,铺开有数亩方圆,只要不是连根拔起,就不伤元气,明日它便会抽芽。而那些铁线藤,生命力更是顽强,只要虹流一结束,它们就会开始生长。有些植物甚至懂得利用虹流,比如那棵落地树,它之所叫落地树,是只要虹流经过,它树枝就会被绞碎,绞碎的树枝,顺风飘扬,只要落地,便可以生根,从而繁衍生息。”

唐天听得目瞪口呆,只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野外的东西,都非常危险。”铁蝎经验丰富:“一般的野兽,都懂得躲避虹流。想要在罪域生存下来,每一个物种都有生存之道。我们晚上要安排人值夜,虹流过后,山里的野兽会大肆出动。有些寻找被绞碎的植物根茎,有的则是伺机捕食。我们现在离紫鹃城有点远,这里的野兽,数量一定不少。今晚我守夜吧,大人再给我配几个人,有个呼应。”

铁蝎主动请缨,他的态度很积极。

今天零部的表现,让他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如果所有的零部,都是如此,铁蝎觉得其他人肯定都无法驯服。他有些明白,为什么卢家会把两百苦囚,用来换薛府,只怕卢家已经发现了这点。

一开始跟着鬼脸是无可奈何,但是现在,铁蝎却觉心中隐隐充满期待。

如果那支零部全都聚齐,那一定可以横扫整个罪域吧。

唐天让韩冰凝跟着铁蝎去守夜值班。铁蝎的经验丰富,对罪域的各种野兽也更熟悉,而韩冰凝的实力是现在这伙人之中,仅次于唐天的高手。

至于其他人,唐天根本没有半点浪费时间的意思,要让他们尽快地明白如何在罪域战斗。

他们分秒必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