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二十三节 诸方云动

第七百二十三节 诸方云动

“现在你知道没赌错吧。。。”维克多看着远处城门的轰然巨响,红衣胜血,却愈发衬托着他脸色的苍白。

苏有些出神,她脸上蒙着面纱,看不真切。

今天一幕给她的冲击极大,先是看到鬼脸韩冰凝是如何联手击杀魏寒和穆泽,又看到鬼脸是如何血战长街拳破城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维克多会把希望放在他身上,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简直太可怕。

哪怕只是远观,她依然心神震颤。

罪域高手林立,但是时间的流逝,血性也仿佛也越来越淡,这一点从战斗的风格便可以看出,如今已经极少见到那种勇悍搏命的打法,反而阴诡的打法,越来越流行。

当她看鬼脸勇不可挡,横冲直撞,连她都觉得有几分热血沸腾。可当她看到,秦子山统率的弓部,抽出破法箭的时候,苏和维克多的脸色不由齐变。他们深知破法箭和秦子山统领的弓部,是何等恐怖,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攻击下存活。

然后在他们眼中的绝境,唐天不仅不退,反而踏前一步!

当时苏的脑袋就懵了一下,一股难以言喻的惨烈,就像浓郁呛鼻的血腥味混着空气中乌黑的硝烟,被风卷起,骤然翻腾激荡,迎面扑来。她身边的维克多更加激动,身体兴奋得战栗不休。

苏一点都不笑话维克多,那个年轻冷峻的身影统率的这支弓部,是压在各族胸口的一块大石。面对这样的攻击,如果是她,她一定会退,会躲,会逃。

可是,鬼脸却没有。

他不退反进。

“其实他可以闪的。”苏莫名地说了这句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也许自己会这样做?

维克多一怔,沉默了片刻,他带着几分回忆的语气:“当我赶回去的时候,家里已经和秦朕达成协议,我无力阻止。我很愤怒,便和秦朕打起来。但是我输了,秦朕没有杀我,他相信我不敢做任何举动,他看得出来我还是在意家族的。我不甘心,我觉得我要做点什么,就在家族把苦囚送走之前,我把鬼脸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那些苦囚。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了火焰,狂热无比的火焰。我当时就明白了,他们绝对愿意为鬼脸去死。”

苏沉默地听着。

“我当时很高兴,因为这批苦囚送到秦家,鬼脸没有死的消息,一样会在秦家的苦囚之中传开,他们更有耐心,更加不听话,那可以成功拖慢秦家消化整合的速度。当时我这么做,其实绝大部分都只是为了出口气。我那时心底已经认为,没有人能够阻止秦朕,没有人能够阻止秦家。”

维克多语气低沉,随后又变得有些奇怪。

“但是后来,那些苦囚听到消息时眼中绽放的光芒,不时在我眼前浮现。秦朕已经够厉害了吧,但是我从来没有在他手下的眼睛中,看到这样的火焰。甚至我在罪域,都从来没有看到过。我就在想,为什么?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但我想通了一点。既然他身上,有这么多我们罪域人没有特点,那说不定这个人,能干成一些,我们干不成的事呢?”

苏满脸震惊地看着维克多,她没有想到,维克多竟然有这么多的想法。

维克多看着残缺的城门,那些背影早已经消失,他忽然笑了:“刚刚我就在想,在这样的时候,都愿意守护自己的同伴,无论是谁,跟着他大概都不会担心被抛弃吧。难怪他的部属,对他死心塌地。对我们来说,这可是件好事情。你不觉得罪域,就是需要一个这样不是太聪明的英雄?”

“英雄?”苏皱起眉头,她对这两个字不以为然。

维克多笑了笑,也不解释。

“秦朕怎么没有出现?”苏忽然皱起眉头。

维克多悠然道:“他去了飞马城,秦家和卢家的这次联合,看上去,似乎不同寻常啊。”

“确实不同寻常。”苏点点头,她虽然没有维克多那么多鬼点子,但是毕竟在家主位置呆得久,这点基本的眼光还是有。

“薛家值两百零部苦囚吗?”维克多嘿然:“卢家竟然愿意用两百零部苦囚来换薛家,这里面没有点问题才不正常吧。”

苏很了解维克多,根本没有和他绕圈子,而是直接问:“你觉得会是什么问题?”

“不知道。”维克多沉吟:“说不定薛家也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你这些年光喝酒去了。”苏冷哼,但是话一出口,却又觉得不合适,有点太亲昵了。

维克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里基本没有我什么说话的份。我也很久不管事了,这么隐秘的事,我哪里会知道。不过倒是有次喝酒,听说了一则趣闻。”

苏瞥了维克多一眼,根本没有接腔的意思。

本来想卖个关子的维克多讪讪道:“其实也没啥,就是说薛家的金刚蚕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秘密。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和薛家的传承有关,但是没想到,这个秘密失传了,薛家的传承因为缺少最重要的一部分,才变得慢慢没落。”

“一派胡言。”苏冷哼道。

要说金刚蚕有什么秘密,那绝对没有人怀疑,要不怎么只有薛家有金刚蚕呢?但是说金刚蚕的秘宝和传承有关,苏却不相信。

“你还别说,我就有点信。”维克多一本正经道:“别忘了,薛府以前可是有不少高手的。而且那个时候,薛府可不像现在,只有女人。薛府那个时候,阴阳平衡,所以我有点信啊。”

“难道卢家知道了这个秘密?”苏沉吟,维克多虽然绝大多数很不着调,但是很多时候,这家伙敏锐得可怕。家伙既然这么说,十有**,是已经找到一些苗头。

“所以我也很好奇啊。卢家会缺传承么?薛府最强盛的时候,也没有超过现在的卢家。薛府的传承,卢家怎么会那么感兴趣?甚至为了这东西,付出两百零部苦囚?”维克多扯了扯嘴角,脸上却是满脸嘲讽。

“那你想怎么办?”苏直接问。

“这不是有鬼脸吗?”维克多嘿然道:“换个时候,她们肯定要和鬼脸划清界线,说到底鬼脸是外来户。但现在,薛府已经穷途末路四面楚歌,这个时候,她们要是还放走鬼脸这根大腿,就蠢到家了。真让人期待啊,已经这么厉害的鬼脸,再加上六十五名部属,这家伙会强到什么地步?难道你不期待吗?”

“你早就想好这些?”苏冷不丁问。

维克多讶然,摸了摸鼻子:“原来你心里这么崇拜我啊,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厉害啦,只是顺势而为。”

“你最好不要把主意打到罗兰家族,要不然我会杀了你。”苏冷冷道。

维克多苦笑:“喂喂喂,我没惹你吧……”

城市的另一外角落。

“维克多也是厉害,在秦朕手上吃了苦头,转眼就给秦朕插了一刀,秦朕现在肯定在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杀他。”

许烨悠然接着道:“维克多最擅长以巧破局,竟然想到从苏身上下手。苏也是果决,竟然毫不犹豫上了赌桌。传言他们俩年轻时关系匪浅,现在看来,十有**是真的。”

许安中不太在意,他脑海中还在回味韩冰凝袭杀穆泽的过程。

韩冰凝的进步让他感到惊讶,而且看得出来,此女并不擅长刺杀,但是袭杀穆泽的整个过程,却不得不令人拍案叫绝。

许烨看了许安中一眼:“那韩冰凝对鬼脸死心塌地,你没机会。”

“我只想收徒。”许安中抬脸,回了一句。

许烨哈哈大笑,话题一转:“鬼脸那一拳如何?”

许安中沉吟不语。看到那一拳,他才明白,本森是如何被击败的。他脑海中不断回味那一拳,他把自己换在秦子真的位置,骇然发现,自己也绝对无法挡下那一拳,冷汗不由涔涔而下,脑海中幻像迭生。

“是啊。”许烨脸上的笑意消失一空:“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挥出这么惊世骇俗的拳法。此人对于拳道的理解,已经达到非人地步。他不需要理解法则,那一拳蕴含的变化,能让法则线受到吸引,纷纷相投,可见其变化之繁多,偏偏外面看不出半点,可谓洗尽铅华。”

“我无胜算。”

这四个字,仿佛用尽了许安中的力气,但是这句话一说口,他却觉得浑身轻松,那种恐怖的压力,一扫而空。

“恭喜安中。”许烨眼中亮起异色,他修生死,对这种气机最为敏感,眼前许安中吐出这个四个字,体内的生机不仅没有消减,反而在一片宁静中,生机更强几分。

许安中能够感受到自己心境的突破,脸上却没有太多的喜色,而是一片平和:“我虽然没有胜算,但依然渴望与之一战。”

“会有机会的。”许烨笑道:“不过,秦子真的那一箭,也不是那么好消受。放心,好戏有得看。”

*******************************************************************************************************

ps:不小心就连续双更六天了,居然忘了拉票,哎哟喂大家,月票红票,都统统砸过来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