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二十二节 秦子真

第七百二十二节 秦子真

城门之上,宽阔的城墙,此时站满了弓手。

秦家宝弓,名震罪域。

秦家有专门的弓技,修习者很多,最出名的便是穆泽,但是少有人知,秦家还有一人,弓技丝毫不逊色于穆泽,那就是秦子真。秦子真身高臂长,神色冷峻,目光锐利。他为人低调内敛,不喜张扬,外人多知秦子山,却对他知之甚少。

秦子真除了本身的实力非凡之外,还专门花费时间培养了一批弓手。

他让这批弓手修炼不同的弓技,并且琢磨如何才能让他们之间形成有效的配合。秦朕不止一次夸赞过秦子真,并且任命他为这支弓部的统领。秦子真也没有辜负秦朕的期望,虽然罪域兵团之學早已经湮没多年,但是秦家的藏书之中,却还是能找到一些内容,弓部日益强大。

秦家的藏书都是最早进入罪域的秦家祖先,凭记忆录下来。不仅是秦家,各家都有这样的传承。也许绝大多数传承不适用于罪域,但是留存下来,给后辈借鉴,同样价值非凡。

秦家弓部,威力强悍,屡立奇功。

紫鹃城其他几家慑于秦家之威,除了忌惮无双秦朕,还有这支弓部。

秦子真接到调令,便立即封锁城门。他心中依然充满震惊,魏叔叔和穆叔叔的实力,他非常了解,鬼脸竟然能够把两人击杀,这实力远比他们评估得要大得多。

但同时,秦子真心中亦充满愤怒,他修炼弓技,秦朕并无时间指导他,平日都是穆泽所授,他与穆对之间的感情极其深厚。两人不仅是叔侄,亦是师徒。

听闻穆叔惨死,秦子真便下定决心,一定要给穆叔报仇。

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鬼脸竟然想冲击城门,真是不知死活。

秦子真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弓部精锐纷纷站好位置。弓部配置并非那些出现在市场上的秦家弓,而是秦家霸王弓。秦家出产霸王血木,此木生长极其缓慢,坚逾玄铁,通体血红,有黑色火焰纹,是最好的弓胎材料。但是它的产量极低,秦家也视若珍宝。

弓弦用的是金刚丝,不过却非普通的金刚丝。薛府产出的金刚丝之中,偶有通体漆黑如墨者,被称为金刚墨丝。金刚墨丝比普通的金刚丝更加坚韧,由于产量极少,薛府大多都上贡给秦家。

霸王血木为弓身,金刚墨丝为弦,这样制作的霸王弓,价格昂贵无比,但是秦朕毫不犹豫给弓部配备如此奢华的宝物,也可见秦朕对他们寄予厚望。

秦子真做了个手势,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的鬼脸,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每一名弓部精锐小心翼翼地打开箭匣,在箭匣的最内层,取出一根通体布满花纹的金属箭。这些箭手指粗细,箭身布满精美的花纹,层层叠叠,没有箭羽,箭尖寒光逼人,隐约可见里面仿佛有雾气翻腾。

这是极其珍贵的破法箭。

每一根箭,里面都蕴含法则烙印,这些法则烙印全都是弓手们平日不断地自己的法则气息封印其中,久而久之,便会形成法则烙印。破法箭是弓手的保命箭,想要在一根箭里留下法则的烙印,极其不易,往往需要花费弓手一年之久。得之不易,弓手平时绝对不会轻易使用。

因为箭内的法则烙印由弓手自己封存,与弓手相得益彰,此箭的威力奇大。

秦子真没有任何试探,一开始就动用破法箭,可见他对鬼脸的忌惮,他没有任何侥幸之心,能够击杀穆泽和魏寒的人,他又怎么有资格有侥幸之心?

秦子真的气机牢牢锁定鬼脸,他手中的宝弓,缓缓拉开,弓上有一支通体雪亮的银箭。在他两侧,弓部精锐动作整齐划一。

霸王弓,破法箭,缓缓拉开。

秦子真面色愈发冷峻,眸子里的温度迅速褪去,弓开满月,他的身形如同磐石,纹丝不动,在他两侧,所有弓部精锐的姿势,都和他完全一样。

贴在弓弦上的唇微张,轻轻吐出两个字。

“放箭!”

弓弦崩音如雷。

箭一离开弓弦,便光芒暴涨,光芒便从箭身渗出,渗出的光芒愈发炽亮,整支箭都被包裹,流光如电,啸音震颤。

唐天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早在对方气机锁定他时,他便心生感应。但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疯狂的攻击,这番疯狂的攻击,在他的周围形成一个空白地带。

数十道箭芒,如同雨点般,朝唐天激射。

唐天猛地双目圆睁,这些箭矢上,他感受强烈的毁灭气息。箭光从四面八方射来,封锁他们所有能闪躲的空间。极度的危险感,让他如同被踩中尾巴的猫,一下子炸毛。他几乎下意识想破开空间离开,但是……

他想到身边的韩冰凝、铁蝎,还有身后平小山。

他们是绝对无法抵挡如此恐怖的箭!

铁蝎面色灰败,他绝望地闭上眼睛,他万万没有想到,秦家竟然如此之强,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地步。

该死,赌错了……

就在此时,忽然响起一声怒吼。

唐天左脚猛地上前踏出一步,这一步力量奇大,脚掌落地之处般向四周扩散。唐天周身喷涌的源火恍如见风暴涨,陡然上扬数尺。

拉开拳势,少年神拳再现,冻结空间如冰霜般向各个方向蔓延。

上次与本森的战斗,唐天就发现,催动神拳形成的冻结空间,能够起到防护罩的作用。

既然无法逃离,那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帮大家挡住这波箭雨!

拳法抽取的法则越多,能够形成的冻结空间范围就越多,它的防护力就越强。

城墙上的那些弓手,让唐天感受到极强烈的危险。

死亡的刺激之下,唐天没有半点保留,他也不敢有半点保留。他疯狂地催动体内的源力,汹涌澎湃的源力,冲撞着唐天的心神,他的心神一颤,险些在这道疯狂冲击之下失控。他强自守心神,体内原本就躁动的源心海,如此大的动静,直接变得狂暴,唐天感觉自己的身体下一刻就会爆裂。

他强自摒弃心中的杂念和恐惧,无数拳法的变化烙印,就像变幻的烟云般,在他心中掠过。好似沧海桑田,心念之间,无数变化烙印此生彼灭,往日唐天根本不敢观想那么多的变化烙印,因为他观想的变化烙印越多,体内的源力便消耗得越快。

但是这次,体内的源力实在太汹涌,它们就像怒潮般的,疯狂地冲击着唐天的心神。

唐天一看不妙,如果这些源力失控,那自己都不用死在光箭之下,就会被狂暴的源力撕成粉碎。那些以前不敢观想的变化,此时被唐天一股脑加了入进去。

无数法则线在空中划出斑斓艳丽的光痕,没入唐天的右拳,唐天右拳的光团越变越大。

冻结空间疯狂向各个方向蔓延扩散。

转眼间,箭光就撞上扩散的冻结空间。

光箭撞上冻结空间,立即炸开,乒,宛如冰块粉礁的声音,唐天身体一震。

乒乒乒!

密集的撞击声犹如一声,唐天的身体就像筛子般颤抖,但是他的拳势,却是异常稳定。唐天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知道,他的身体无论承受什么样的攻击都没有关系。可一旦自己的拳势失控,体内汹涌的源力和吸附过的法则线,会把他的身体绞得粉碎。

每一道箭光,击中冻结空间,炸开时都会有一抹光芒,没入冻结空间。

那是法则烙印!

这些法则烙印没入冻结空间,就像入水的鱼一般,陡然变得灵活起来。

唐天很快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抽取这些法则烙印。这些宛如游鱼般的法则烙印,和空间游离的空间法则线截然不同,它们是由弓手日夜强化、叠加形成,和弓手心神相通,无法吸收。

忽然,一道墨蓝色的法则烙印,如同幽灵般没入唐天的体内。

那是秦子真的法则烙印!

唐天身体一颤,全身生出一股麻痹之感,更让唐天色变的是,体内的源力竟然无法化解这股阴诡无比的法则烙印。它就像一只墨蓝的梭鱼,拼命往唐天体内钻。

该死!

唐天脸色终变,这记法则烙印没入他的心脏!

但是此时,唐天的拳势已经满溢到极致,再不挥出,唐天觉得它会在自己的拳头上炸开。

顾不得其他,唐天-怒吼着一拳挥出!

如同磨盘大小的光团,斑斓耀眼至极,却没有半点风声,带起艳丽至极的光尾,飞向城门。

城墙上的秦子真脸色大变,怒吼:“散……”

话音未落,他脚下的城门,地动山摇,一股恐怖绝伦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般,在他脚下炸开,秦子真闷哼一声,口角溢血,来不及任何反应,眼前一黑,身形倒飞。

轰轰轰!

碎石如怒矢般飞射,它们蕴含着惊人的力道,但凡被击中,身上必然多个血窟窿。无数血花,同时绽放,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巍峨的城门,消失不见,众人眼中,只剩下一个超过二十丈宽的缺口。

“走!”

唐天拎起身后完全吓傻了的平小山,低声怒吼,一马当先冲出城。

韩冰凝和铁蝎如梦初醒,转忙跟上。

**************************************************************************************************

ps:今天微信公众平台和大家分享一张读者发来的图片,简直太凶残!

方方的微信公众号是xiaofangfang1985大家搜方想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