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一十九节 干掉他们 【第二更】

第七百一十九节 干掉他们 【第二更】

薛府不远处的高楼之上,穆泽和魏寒守着,两人不时远眺前方的薛府。

“那个唐天,真的是鬼脸?”魏寒冷哼道:“要我说,家主也是太谨慎了,我们直接干掉他,谁又敢说什么?”

“家主自然有家主的考量。”穆泽悠然道:“而且,我们只要别让他逃跑。有人愿意去做,那多好。这样一来,什么事都赖不到我们头上。而且,你能够击败本森?那【大风】可非同寻常,鬼脸的实力不可小视。”

“那又怎么样?”魏寒冷笑:“只要我们俩联手,不信拿不下他。”

“少废话,老实守着吧。”穆泽懒得和魏寒较真,自顾自品着茶。

仓库内。

唐天缓缓睁开眼睛,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吹胀的气球,生命精元如同雾气般渗入血肉,再转为零焰。唐天只觉浑身燥热,只要稍有动作,体内满得几乎快溢出来的力量,就会激荡不休。

他飘浮在半空中,浑身笼罩在灰色透明的火焰之中,宛如战神。

铁蝎一脸膜拜地看着唐天,没错,就是一脸膜拜。

“你说这叫源火?”唐天看着手上笼罩的零焰。

“是的,大人。”铁蝎恭敬道。在罪域,强者为尊,上次与唐天交手,他还有些不服气,但是面前恍如战神一般的唐天,他却生不出半点抵抗的念头。

在罪域,跻身一流高手有两个标志,一个是由法则线而悟出法则面,而另一个就是点燃源火,体内的血肉之力转化为源力。他不是没有见过点燃源火的强者,但是没有见过,源火如此汹涌的强者。

唐天身体的源火,简直就像火山喷涌,哪怕隔得几丈外,铁蝎也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汹涌源火气息。

源火是源火外放形成,想要成形如此汹涌的源火,大人体内的源力,该是何等恐怖。

太可怕了!

他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讲了一遍。

唐天听完铁蝎讲解,连连点头:“源力?这个名字不错。由法则线而悟法则面,有意思,难道最终极阶段,是领悟法则空间吗?”

“是的。一旦领悟法则的空间,那就会形成法则领域,那样的强者,是不可战胜的。”铁蝎解释。

“没有不可战胜的人。”唐天不以为然,旋即有些好奇地问:“有人能领悟到法则领域吗?”

“大概最顶尖的强者有吧。”铁蝎迟疑道:“小人也不太清楚。”

“法则面?像这样吗?”一旁的韩冰凝忽然开口,一小片淡蓝的光片,出现在她前。光片极薄,如纸一般,它一出现,一股冰冷而锐利的气息,顿时笼罩全场。

铁蝎神色僵硬地吞了吞口水,果然天才只和天才玩,变︶态只和变︶态是好朋友。

他解释道:“是。法则一旦面形成,就可以投射力场。”

“投射力场……”韩冰凝有些困惑。

唐天好奇地问:“你的法则面投射的力场是什么?”

铁蝎恭敬道:“小人的法则面投射的力场,只要在夜色中,小人可以像烟雾、水流一样,变幻形态。另外,只要小人用流夜,对空气的振动,也更加敏锐。”

“来试试。”唐天顿时来劲了。天路也好,圣域也罢,他们的战斗都是能量的冲击,远没有罪域如此诡异多变。

铁蝎身形一晃,身形顿时模糊、淡化,转眼间,便形成一团烟雾,过一会,又变得一滩液体一般。

唐天睁大眼睛,满脸兴奋,这玩意太好玩了。

忽然,一缕极细的声音传入唐天耳中:“大人,有人监视我们!”

唐天一怔,脸上笑意敛去,他朝韩冰凝作了个手势,压低声音问:“在什么地方?”

“有点远。”铁蝎有些兴奋,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表现的机会,那一定好好表现才行。一定要大人看到自己的实力和价值,早日从碎石苦力的身份中挣扎出来。

战意昂扬的铁蝎很快找到目标。

“东南方向的高楼上,两个人。”铁蝎沉声道。

唐天飘到窗户旁,透过窗户的缝隙,顺着铁蝎所说的方位望去。果然,高楼上,两个隐约的身影。

“不是卢家的人。”铁蝎脸色微微一变,如果是卢家的人,那他还觉得正常,卢凌南是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铁蝎如雾般的身体,迅速向四周延伸。

转眼间,一个薄雾构成的大锅,竖立飘浮在半空中。

这是铁蝎自创的监听绝招【收音锅】,屡建奇功。

他小心地调整锅口的方向,这样的结构,能够让声音汇集,可以听到极远处的声音。混乱的声波,被他一一滤掉,远处高楼两人的声音,逐渐清晰起来。

“他们是秦家的人。他们是来守住大人,看住大人,不让大人离开,动手的是卢家人。”

“秦家?”唐天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看来秦家已经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对于这一点,他完全不在意。挑战本森,他就是想用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变得更强大,磨砺自己的心境。他本无退可退,除了前进,除了战斗,他别无所长。

生死之战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成长,此时的唐天,充满信心,充满战意。

与本森一战,只不过是序幕。在唐天的计划中,接下来,将是一连串的战斗。他要用一场场战斗,把大家救出来。

他本来准备用几天的时间,好好消化这一战所得,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杀上门。

那就开始吧。

唐天没有半点畏惧,也不想有半点退缩。战斗从来无法称心如意,战斗永远突然来临,这些都无法选择,但是,战斗的决心和意志,勇敢和无畏,却是那把那张被紧握在手的重斧。

手握重斧,斩敌头颅。

“我去干掉他们。”

唐天没有半点犹豫,杀机凛冽,取出鬼脸面具,戴在脸上。

“我帮你。”韩冰凝毫不迟疑。

铁蝎被两人杀气腾腾的模样吓倒,还没有反应过来,两人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他目瞪口呆,到底谁才是凶人啊?怎么觉得这两人,比自己还凶狠……

魏寒和穆泽绝不会想到,他们的谈话,竟然能够有人隔着那么远还能捕捉到。为了防止唐天逃走,两人挑选了这里。此楼是这一带地势最高处,可以俯瞰整个薛府。

此楼名叫摘云楼,由秦家所建,当初建造的目的,就是为了监视薛府。秦家在表面上始终相当庇护薛府,但是暗中却始终别有心思。薛家的财富,秦家觊觎已久。只不过,薛家上一代之间的交情极佳,若是把薛家吞掉,那吃相就过于难看。

但是秦家始终没有放弃这个心思,薛家招揽不到强者,也是秦家一直在暗中阻挠。秦家很清楚,薛府手握金刚蚕秘术,永远不会缺钱。一旦让薛府招揽到高手,那局面就不好控制。

摘云楼就建在薛府旁边,薛府当然不乐意,但是宗政燕美亲自到府上打了招呼,薛府亦只有默认。

长夜漫漫,对于魏寒和穆泽来说,固然不会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只不过有些无聊。魏寒坐不住,索性起来练刀,而穆泽则惬意地临窗品茗。

两人浑然不知危险的来临。

唐天带着韩冰凝在房屋间无声无息穿梭,有如一团虚影,平家潜行术在他手上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贴着墙角,沿着阴影,借助房屋的掩护前行。

平家潜行术除了空间法则之外,还有许多潜行的技巧,这些技巧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专业技巧。事实上,在潜行的过程,反而极少会用到空间法则。

因为法则线破开空间的瞬间,会产生轻微的波动,这种波动很容易惊动敌人。

唐天就像捕食的野兽,很有耐心地慢慢接近敌人。府内的建筑,给他相当好的掩护。薛府虽然无法阻止秦家建摘云楼,却可以在自家想怎么建就怎么建。为了阻挡摘云楼的俯瞰,薛府内到处都是高耸的围墙,宽阔低矮的飞檐,府内的道路,索性建成凉亭长廊,用亭盖挡住窥伺的视线,府内极少有空旷的地方。

对唐天来说,这简直是最完美的地形。

韩冰凝收敛气息,跟在唐天身后。

唐天东拐西拐,借着长廊飞檐的掩护,来到长廊的尽头,这是一处凉亭。凉亭位于人工湖的中心,这是府内最空旷的地方。

唐天指了指凉亭横梁上方,低声道:“你在这里埋伏,我会绕到他们后面。”

韩冰凝点点头,不自禁地握紧手中的剑柄。

唐天朝她鼓励地点点头,如同一缕烟雾,消失不见。

薛府虽然没落,但是到底曾经阔过,府内的建筑还是可以看出当年的繁华。七拐八拐,唐天都有些头昏眼花,好在摘云楼实在太醒目,他可以轻易确定方向。

唐天眼前一花,进了一处内宅,唐天觉得像走进宫殿。

他也不在意,只要方向正确,总能走出去,没有路就穿窗。

忽然,前方响起一声沉喝:“谁?”

唐天一惊,还没等他来得及反应,他面前出现一道光墙,就在此时,他身后传来一丝微不可察的波动。他连忙回望,果然身后也出现一道光墙。

左右亦是光墙,他被困住。

一道倩影出现在光幕的另一头。

满脸杀机的明珠看清楚光幕后那张面具,如同施了定身法,一下呆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