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一十八节 维克多和苏 【第一更】

第七百一十八节 维克多和苏 【第一更】

苏看着面前的维克多,眼中闪过一丝惊容:“你受伤了?”

三十多岁的苏,端庄而娴静,透着成人的韵味。。。

维克多面容苦涩,举起面前酒盏一饮而尽:“是啊,家里的那帮蠢货,把苦囚都卖给了秦家。我和秦朕打了一架,能全身而退就不容易了。”

苏沉默下来,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秦家手上的零部苦囚数目,已经超过五百之数,对于紫鹃其他家族来说,这是一场灾难。原本其他几家联合,还能够抗衡秦家,等秦家把五百苦囚消化,便再也无人能够制衡。到了那时,其他家族,除了成为秦家附庸,别无他途。以秦朕强硬的个性,不降则死。

“你想说什么?”苏的目光,落在维克多脸上,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情感。

“把零部苦囚送给鬼脸。”维克多放下酒盏,也不躲避苏的目光,沉声道:“我们不能让秦家完成整合,否则的话,我们绝对没有活路。”

“送给鬼脸?”苏静静地看着维克多:“然后罗兰家族就要承受秦家的怒火么?”

维克多嘿然,苍白如纸的脸庞,闪过一丝红晕:“谁能说我们送?我们只要把情报,告诉鬼脸,鬼脸偷袭罗兰家族,罗兰家族也是受害者,秦家能说什么?”

“秦家表面确实不能说什么,但是事后清算少不了。”苏的表情平静。

维克多也不生气,只是平静道:“罗兰家族能够成为别人的附庸吗?”

苏沉默不语。

“我的家族,已经失去了血性。他们想的,是如何苟延残喘。在那帮老家伙们看来,能够活下去,就足够了。跟谁有什么关系呢?秦家丢出一根骨头,他们就兴高采烈地追上去。”维克多语气失落,他抬起头,看着苏:“可是,罗兰家族会吗?”

“不会。”苏吐出两个字,语气平静,却斩钉截铁。

维克多笑了,罗兰家族外柔内刚,就像苏一样,是绝对无法接受成为其他家族的附庸。他端详着面前的女人,熟悉的脸庞,当年的记忆,在心中掠过。

他定了定心神,目光却柔和下来:“薛府买了一个男仆,也是苦囚,应该就是鬼脸。鬼脸用的遁术,是空间法则,有个叫平小山的家伙,便精通此术。平小山出手过不少金刚丝,虽然做得很隐秘,但还是留下蛛丝马迹,这家伙盗丝老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鬼脸的遁术,就是跟平小山学的。”

苏有些意外:“鬼脸在薛府?”

薛府最近到处求人,也求到罗兰家族来。

“事情就是这么有趣。”维克多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卢凌南被薛明珠拒绝,从薛府出来,之后不久,他身边的铁蝎就再也没有出现。薛明珠性格刚烈,倒是和你有点像。如果我没猜错,铁蝎只怕已经被鬼脸做了。”

“秦家也会找到鬼脸。”苏提醒维克多。

“他们确实可以找到。”维克多嘿然:“不过,薛府的男仆,可是花钱买的。薛府一直对秦家十分恭敬,这次秦家不声不响把薛府卖了,已经理亏,如果再找上门索要鬼脸,那就是欺人太甚。以薛家老太太的脾气,说不定直接玉石俱焚。没有薛府,卢家又岂会把两百苦囚交给他们?”

“所以?”苏接了一句。

“所以他们会来阴的。”维克多解释道:“卢家折了铁蝎,也定然不服气。卢家的实力,比秦家更强,高手如云,岂会如此善罢甘休?对于秦家来说,他们只需要鬼脸死,卢家做刀,皆大欢喜。”

“你赌鬼脸不会死?”苏问。

“没错。”维克多脸上的漫不经心消失不见,神情变得严肃:“鬼脸两战,我都有亲眼目睹。这次鬼脸战胜本森,很多人以为鬼脸上次隐藏实力。但是我看出来,他不是隐藏实力,而是他的实力进步。”

“实力进步?”苏的神情终于无法保持平静,露出惊讶之色。

她对维克多极为了解,他的目光极其刁钻老辣,洞察力极强,脑子灵活机变。两次他都在场,他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一定是有所发现。可是,两战之间的间隔时间极短,这么短的时间内,鬼脸的进步如此惊人,那……也太可怕了……

维克多笑了,在苏脸上看到这般生动的表情,他心情顿时愉悦起来:“没错。他第一次的时候,只不过仗着对法则线的亲和力,打本森一个措手不及。他对法则的理解很浅,但是这次,他的武技,却达到另一个境界。”

“另一个境界?”

“我一开始以为他之所以能战胜本森,是点燃源火。但是回去一想,点燃源火,也不可能击败【大风】。”维克多肃然道:“源力虽然从质和量来说,都比血肉之力更胜许多。可是本森已经领悟了法则面,否则也用不了【大风】。他的【大风】用的是天地之力,源源不断,源力再强,也无法与之抗衡。而且,他们战斗的时候,我在本森的大风中,察觉到一股很古怪的气息。”

苏听得入神,不由问道:“什么古怪的气息?”

她的好奇心被提了起来,维克多浪荡不羁,但是见识极为广博,连他都说古怪的气息,那一定不同寻常。

“说不出来。”维克多面色凝重,沉声道:“我觉得那才是他能够摧毁大风的关键,但是那缕气息,实在太古怪,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类似的气息。我想弄个明白,我就偷偷去了穆尔府。”

苏睁大眼睛,讶然道:“你去找本森了?”

维克多点点头:“大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本森才知道。大风是如何被摧毁的,也只有本森故道。我想知道答案,最好的办法就是去问本森。本森没有隐瞒,他说,鬼脸用的是拳法,他的拳法非常古怪,能够抽空周围空间的法则线。”

“什么?”苏脸失声惊呼,她脸上露出不能置信之色。

维克多的神情愈发凝重:“鬼脸的拳法来来去去只有一招。但是那一招,却蕴含无数变化,本森在怀疑,鬼脸是不是把所有的变化都浓缩在一拳之中。当他拉开拳势的时候,周围空间的法则线,就像磁铁一样被吸引,被抽空法则线的空间,就会完全冻结。这片冻结的空间非常稳定,他的大风想凿开,都极其不易。本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拳法。这种拳法对血肉之力的要求非常高,开始的时候,本森的【大风】还牢牢压制它。没想到鬼脸在关键时候,点燃源火,【大风】瞬间被摧毁。”

温润的红唇微微张开,苏满脸震撼。

“我要走的时候,本森突然喊住我。”维克多语气低沉:“他让我千万不与鬼脸为敌。”

“为什么?因为那种拳法吗?”苏忍不住问。

“本森看到鬼脸是怎么点燃源火的。”维克多语气之中,多了一股难言的意味:“古怪的拳法已经耗尽鬼脸的体力,鬼脸依然挥拳,体内血液沸腾,从毛孔渗出喷涌,但是他没有停,疯狂若猛虎,血雾不断喷洒,把最后一丝血力榨干方点燃源火。”

苏怔怔听着,说不出话来。

“本森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渴望胜利,这么不顾一切的人。”维克多神情复杂难明:“本森还说,最后鬼脸是可以把他杀死。但是鬼脸没有那么做,他只看了本森一眼,便离开了。本森怀疑,鬼脸的本意,就是为了挑战他,为了突破自己,那是个疯子。”

苏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所以你把赌注放在他身上?”

“是啊,我们被流放太久,大家已经开始习惯弯着腰弓着背生活了。”维克多淡淡道:“多少年没人再去闯死亡归途了?归途上先辈们的尸骨,一定很寂寞吧。驻守罪门的光明洲圣者们,刀剑都闲得生锈了吧。我们已经失去了勇气血性,只要活着,没有阳光也无所谓。秦朕是个不需要阳光的人,我不是,但我又怕疼,哎呀,所以偷懒点,交给勇敢的人吧。”

苏再次沉默良久,方艰难道:“没有人能闯过坚途罪门。”

刚刚被流放的岁月,无数家族无数人,不甘心被囚禁,他们疯狂冲击着罪门,希望能够回到圣域。光明洲的强者们,扼守罪门,沿途狙杀。那条路上,尸骨累累,被称为死亡归途。

从来没有人成功,光明洲是太强大。

渐渐,各族越来越融入罪域,生存逐渐安定,去闯归途罪门的人越来越少,近几十年,再也没有人走上那条尸骨堆成的不归之途。

“也许。”维克多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苍白俊美的脸庞却泛着一抹神采:“不过,值得一赌对吧。说起来,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哩。这么好的赌局,可遇不可求哟。”

“知道了。”苏点点头,也不表态,起身便欲离开。

“虽然没能阻止秦朕把苦囚带走,不过,我还是趁机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给秦朕找点小麻烦。”

苏停下脚步:“麻烦?”

“哦,我只是告诉那些苦囚,鬼脸还活着。”维克多笑得很得意,眸子里泛起耀眼的光芒:“哦哦,我还专门打听了一下薛府那个男仆的名字告诉他们。”

“听说,他叫唐天。”

***************************************************************************************

ps:我在微信公众平台发了千惠的游戏原画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最近会定期推送。不败的手游快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