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一十七节 许氏兄弟 【第二更】

第七百一十七节 许氏兄弟 【第二更】

这一战造成的影响,远远大于上次。

本森的【大风】惊天动地,声势之大,全城可见。双方的战况之激烈,关注人数之多,远非上次可比。而当维克多第二天酒醉无意中说起鬼脸点燃了源火,再次引发热议。

【大风】这招威名极盛,几乎是每一位修炼风之刀的武者的终极目标。这样的终极杀招,竟然出现在紫鹃城,如何不让人热血沸腾。

上次本森暴露的实力,都让无数人-大呼深藏不露,而这次的【大风】,更是把本森的声望推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鬼脸的实力,也得到大家的重新评估。能够在【大风】之下,全身而退,鬼脸的实力堪称强横。人们没有看到鬼脸是如何与【大风】抗衡,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点燃源火上。

点燃源火的难度,并不比领悟【大风】更容易,它需要日复一日地淬炼身体,是完全无法偷懒的水磨功夫。维克多说的笨人点燃源火的说法并没有说错,能够点燃源火的,往往是那些自知天赋普通,却能够承受枯燥淬炼的人。

尽管如此,能够点燃源火的,依然极少。

毫无疑问,鬼脸是高手,光凭他能够点燃源火这点,就足够他成为高手。

领悟法则能够更好运用法则,但是法则的催动,依然是需要血肉之力。鬼脸对法则的理解也许很浅薄,但是他体内惊人的血肉之力,能够让他们以力破巧。

当然,这类高手,并像维克多那般惊才绝艳,维克多类型的强者,他们对于法则的理解和运用,有如艺术般华丽和令人叫绝。

才华横溢之辈总是光芒万丈,以力破巧者大多朴实无华。

民众们最爱讨论的,是到底谁赢了。两人最后的一言不发,看上去那场战斗,就像难分胜负。

“鬼脸赢了。”许安中异常肯定,哪怕坐在家中,亦剑不离身。

对于面前的兄长,他是一向信服。许烨脸色有些苍白,眼睛漆黑如墨,看上去有些病态,好似弱不经风。但是如果有任何一个人小看他,只会死得很惨。

两兄弟相对而坐,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许安中身形魁梧,布衣草鞋,皮肤粗砺。而许烨却是身不经风的世家公子,华服美衾,举止优雅。

“哦,为何?”许烨微微一笑。

“大风既破,本森已输。”许安中沉声道。

许烨沉吟道:“你能不能破大风?”

这个问题让许安中沉默了片刻,他道:“难。”

许烨笑了,安中说的是“难”,而非“不能”,看来安中的实力,比自己想象的更强啊。他不由有些高兴,族里又多一名强者,在这个节骨眼上,帮助巨大。

“你觉得鬼脸为何再找本森?”许烨问道。

许安中摇头:“不知。”

他确实不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鬼脸都没有再找本森的理由。除非,真的像鬼脸所说,只是为了打败本森。但是这个理由,在许安中看来,过于儿戏。他不相信,一个首领,会如此儿戏。

鬼脸一定有着某种目的。

许安中知道自己并不算聪明,也不去细想,而是看着许烨,这家伙的头脑,强他何止百倍。

“我也想不通。”许烨展颜一笑:“不过想来,他的最终目的,一定是去救那些零部苦囚。”

“我们也有零部苦囚。”许安中提醒许烨。

许烨笑了笑:“不要太过于担心,现在着急的不是我们,是秦家。”

“秦家?”许安中有些意外。

“秦家用薛府,从卢家手上换了两百苦囚。”许烨笑得有如阳光,没有半点邪意:“这么算下来,秦家手上的苦囚数量,就有四百多,接近五百。要知道,所有的苦囚,不超五千人,秦家一家便得十分之一,你觉得,他们愿意吐出来么?”

“不愿意。”许安中摇头,他见过那些苦囚,个个身体素质,出奇的好。

这些苦囚似乎走的和鬼脸一个路子,非常强调对身体素质的淬炼。对于任何一家来说,这样的胚子,都是上佳。哪怕悟性奇差,有如此强大的血肉之力支撑,都足以发挥不俗的威力。

倘若只有两百人,秦家还愿意吐出来,但如果是五百人,秦家绝对不会吐出来,反而会想方设法购入。只要消化了五百名苦囚,秦家便会再上一个台阶,而如果苦囚增加到一千人,那秦家有资格成为罪域第一家族。

这样诱惑力,秦家绝对无法拒绝。

“那你说,现在秦家在做什么?”许烨悠然问。

许安中一下子明白过来:“搜寻鬼脸!”

“没错。”许烨一笑:“鬼脸能够击败本森,那威胁就太大了。而且鬼脸是零部首领,只要他没死,那些苦囚就难以驯服。相反,只要苦囚被他救走,就会让鬼脸实力大增。这样的人物,秦家会允许他活下来?”

“不会。”许安中摇头,这些线索在他心中,渐渐清晰起来:“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许烨悠悠一笑:“当然是看热闹了。”

“看热闹?鬼脸如果死了,秦家一旦消化五百苦囚,我们就要遭殃。”许安中皱起眉头,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应该暗中帮助鬼脸。

“放心,鬼脸会那么容易死?”许烨散漫道:“他能够击败领悟【大风】的本森,四大将出手,也未必能拿下他。而只要他得到一些部属,实力就会暴涨。”

“那些苦囚的实力一般。”许安中道。这些苦囚的身体素质虽然出色,但是却丝毫不懂法则,武技看似精妙,但是没有法则为轴,威力要差得远。

“他们是兵团。”许烨提醒道,他轻叹一声:“罪域已经太久没有兵团出现,大家都已经忘了兵团的威力。说实话,我甚至有些期待,鬼脸的这支兵团,究竟有多强。”

“那我们把苦囚送给他。”许安中道。

“放心,有人会送的。”许烨笑道。

明珠回到薛府,她神情恍惚。今天在穆尔府,亲眼目睹这场激烈无比的战斗,心神受到巨大的冲击和震撼。她此时方真正明白,在那些强者眼中,薛府这样的存在,只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

在几大家族受挫,更是让她身心俱疲。

但是对她冲击最大的,却是鬼脸。浑身是血却始终傲然,一言不发却透着难言的坚定,哪怕是扛着女部属离开,那是那么从容。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府里的唐天。

两人的身形相似,但是实力却是千差万别。如果鬼脸能够帮助薛府就好……

明珠不由苦笑,自己这个想法实在太荒谬。哪怕此时,她亦能看出来,鬼脸必然是众矢之的。她不由生出几分同病相怜之感,薛府不也是四面楚歌么?

当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到仓库门外。

明珠哑然失笑,好吧,那个姓唐的家伙,不会又在睡觉吧。

她举步朝仓库走去。

走到大门外,便听到里面喘气声和铁锤击打石头的声音,这声音她很熟悉,是粉碎玄铁石的声音。

这家伙终于没有睡觉了,看来金刚砂对他还是有点吸引力。

明珠颇为欣慰,但不知为何,又生出一丝失望。如果是鬼脸的话,肯定不会被这样的小利诱惑吧。

明珠反应过来,不由再次苦笑,自己今天真是昏了头。她明白这段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她一向坚定的心境,出现在大破绽。

她的目光重新恢复坚定,她没有推门打扰,转身离去。

仓库内,铁蝎喘着粗气,拼命地用锤子在敲玄铁石,好歹也是乙等凶人啊,现在都成为劳工,他都快哭了。

“继续。”

韩冰凝冷冰冰的低喝,让他一个激灵,拿起铁锤一阵狂敲。

韩冰凝守在唐天身旁,一只手按在剑柄上,神色警惕。只要铁蝎敢有丝毫异动,她就一剑斩杀。

回到仓库,韩冰凝就醒了过来,看到唐天浑身是血的模样,她差点提剑杀出回去,好在唐天立即阻止了她。

唐天身上,附着一层薄薄的灰色透明零焰,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他周围,飘浮着一圈金刚砂,安静地悬浮在半空中。

蓦地,唐天睁开眼睛,十指轻扬。

嘶!

十根漆黑如墨的空间法则线,如同十道软刃,同时间斩向十粒金刚砂。

他如今体内的血肉之力,早就发生质的变化,之前消耗极大的空间法则线,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啪啪啪。

金刚砂纷纷暴裂,生命精元化作一道道银芒,没入唐天体内。

转眼间,所有的金刚砂都被唐天破开,大量生命精元涌入唐天体内,唐天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体内平静的零焰海,轰然一震,这些生命精元,如同一颗颗从天而降的殒石,砸进零焰海。每一道生命精元,都激起漫天-怒涛,一时间,唐天体内的零焰海,狂暴无比。

唐天万万没有想到,上次还吸食得好好的生命精元,怎么这次,会变得如此狂暴。

但是此时,他也来不及细想,全神催动体内的零焰运转,试图消化这些生命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