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一十五节 血染 【第二更】

第七百一十五节 血染 【第二更】

修炼从来不是件轻松的事,前进的每一步永远浸满汗水,必承受枯燥、痛楚。。。 看最新最全小说这些早已经贯穿于唐天整个成长的过程,如果说,要历数最痛苦的修炼,那一定是剑涡风暴。

撕心裂肺的剧痛,除了苦苦支撑,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

整个过程,时间之长,亦是令人发指。

便是神经强韧如唐天,也绝对不想再次尝试。

大熊座对于剑涡风暴的研究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除了这是实现零能量体的唯一途径,唐天暴走中利用剑涡风掉了兵团,让圣者避走不及,展现出强大的战力,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对大熊座影响深远的【北斗计划】,其中一个重要的研究对象就是剑涡风暴,它的成形、它的强弱、它的效果等等。当今的【零部】,全都是当年【北斗计划】的产物。

只不过他们用的都是小型的剑涡风暴,效果没有唐天那次那么强悍,但是同样,它的痛苦也远远没有唐天那次的那么恐怖。

这也足以证明,大熊座对于剑涡风暴的理解,达到一个极深的地步。

唐天对剑涡风暴也相当感兴趣,哪怕是圣者,面对兵团也不敢以一己之身相抗衡。而剑涡风暴,却能够葬送一支兵团,如此强大的力量,值得去追逐。

只不过,后来【北斗计划】的研究证明,如此大规模的剑涡风暴,形成的条件极其苛刻,而且对控制者的要求更是令人发指。哪怕是唐天,如果不是他陷入暴走状态,各方面条件直线飙升,同时无法承受剑涡风暴带来的惊人负荷。

当唐天看到面前的本森用出和剑涡风暴类似的杀招,心中非常佩服。

这是罪域,没有能量,只有动用法则才能实现,这需要对法则有着惊人的理解,而且,同样需要有着极其充沛的血肉之力。

连唐天也得承认,他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唐天同样看到胜利的机会。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剑涡风暴,不仅仅他在里面几个月之久,还因为汇集了众人的智慧。这类风暴,它的弱点,它的核心,它如何形成,该如何破坏,唐天都一清二楚。

想要摧毁风暴,要击碎它的风眼。

一般人或许会认为,风暴的风眼,是本森手中那个黑点。但是唐天却知道不是,那个黑点是源,但是风眼在本森的脚下,如果按照位置的话,应该在城堡大门后面的空地。

只要击碎风眼,伸入天际的风暴,便会轰然崩坍。

不过,就算知道风眼的位置,想摧毁它依然困难至极。

越往靠近风眼,风速会越快,风刀的威力会更强劲,而且它们会像高速旋转的凝实无比的风刀墙,它们比钢铁还坚硬。城堡的大门经过重新修缮,那扇大门也被换过,显然更加厚实,而且颜色似乎和上次也不太一样。

唐天猜得一点没有错,经过上次事件,城堡大门换成玄铁所铸,厚度超过一米。每次开门和关门,都需要十名护卫,竭尽全力,才能推开大门。

七十二丈,一米厚玄铁大门。

风压之强,导致周围的空间紊乱无比,平家潜行术,在这里使用,极容易出现问题。这七十二丈,好比天堑。

但是,别无选择。

唐天也压根没有想过其他选择。

他深吸一口气,沉腰立马,缓缓拉开拳势。

无数光束,在他右拳汇集纠缠,就像一团斑斓的彩色闪电。他周围的空间,骤然静止,有如定住一般。

塔楼上的本森有些感应,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之色。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风刃正在疯狂地朝鬼脸涌去。

不可能……

本森愣了一下,下意识地不相信。这样的情况,只会在一种情况下产生,那就是飓风认为,那一处有可能威胁到它。飓风由法则而生,它同样知道趋利避害。

呜呜呜!

唐天周围顿时暗了下来,无数风刃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周围的风刃已经密集得,几乎隔绝所有光线。

唐天压力骤然剧增,但是他并没有慌张,这是风暴察觉到他的危险。【北斗】研究中,越是巨型的风暴,它们就会有着越强大的同化能力,它们对于影响它们的存在,有着天然敌视。

他们还以为这是因为剑涡风暴中浓郁的能量,还有汇集残魂导致而成,没想到,在罪域本森用出来的风暴,也有这个不可思议的特点。

叮叮叮,火花四溅。

凝固静止的空间,就仿佛一块透明的玻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这些风刀,威力惊人,数量更加惊人。唐天周围的空间,就被它们一点点凿碎。

唐天的身体在不自主地颤抖。

【神拳】可以冻结空间,这是他最大的发现,因为他的神拳抽走了这一片空间所有的法则线。但是,如今冻结的空间,却在迅速地崩溃粉碎。

天下万物总是保持着神奇的平衡,神拳抽走法则线,形成冻结空间,而如今凝固空间被破坏,唐天的拳势也变得滞涩无比。

从他领悟神拳开始,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以往有轰出一半,昏迷不醒,但是每一次,他的拳势都是极其流畅,这源于他不计其数的反复修炼,基础拳法已经成为他身体的本能。他赋予的变化烙印或有多少,但是他的拳势,却是浑然天成。

这亦他的【神拳】真正强大之处。

但是此时,他竟然感觉自己控制不住这一拳,汇集在他右拳的法则线,也变得蠢蠢欲动,要脱离他的拳势。

唐天的注意力空前集中,他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缓缓拉开的拳势,无数变化如烟云浮沉,他的身体颤抖依旧,但是他的拳,却异常稳定。

风刃离他越来越近,周围的冻结空间,以惊人的速度冰消瓦解。

唐天的身体剧烈地颤动,青黑交加的鬼脸,那双眸子光华大亮。

愈发接近的风刃,像死神的镰刀,几乎贴到唐天的鼻尖,唐天浑若未觉,他所有的心神,全都在他的拳头上。

拳势如弓,一点点拉满。

右拳的光芒,愈发斑斓耀眼。

嗤,一道风刃,划过唐天的手背,一道鲜血飙入空中,迅速被风暴绞成血雾。

青黑鬼脸露出来的眼睛光华炽亮到极点,他的目光,仿佛能穿过层层风幕,面具后的少年,露出笑容。

这一拳,固然艰难无比,但是前所未有专注,让它再次突破。

蓄满的拳势,轰然挥出!

周围的风刀一滞,斑斓的拳芒,没入风暴之中。

能够绞碎刀剑的风刃涡流,却拿这团拳头大小的斑斓无可奈何,无数法则线纠缠在一起,它们形成一种奇特的湮灭效果。

如同往冰雪里丢下一颗烧红的铁弹。

拳芒掠过之处,留下一个直径丈余的圆形通道。

唐天浑身酸楚无比,为了能够让拳势不受影响,他用身体承受风刃对冻结空间的冲击力。但是此时,他却不敢有半点休息,他知道机会稍纵即逝。

刚才那一拳形成的空白通道,存在的时间极短暂。

趁着空间稳定,唐天一晃,出现在二十丈外。通道轰然崩碎,无数风刃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强烈的危险感笼罩唐天,唐天虽惊不乱,嘿然开声,猛然再次拉开拳势。

轰!

铺天盖地的风刃,狠狠撞上刚刚形成的冻结空间。

唐天身体一颤,但是这次早有准备的他,拳势却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再度挥拳!

拳芒如同出膛的炮弹,一头扎入风暴,留下一个圆形通道。

唐天借这机会,再度前掠。

十八丈。

唐天再度挥拳,再度前掠。

十五丈。

唐天刚挥拳,噗,无数鲜血从他身体迸溅,神拳对体力的消耗巨大,再加上连续承受几次巨大冲击,唐天的体力接近枯竭。他勉强挥拳,体内的血肉终于承受不了,破碎损伤。

塔楼上方震撼无比的本森终于松一口气,他的眼中还残留着不能置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拳法?什么样的拳法,竟然可以抽空空间的法则线?

自己的【大风】,在这种诡异斑斓的拳芒面前,竟然有如纸糊,本森几乎不敢相信眼睛。

直到此时,看到唐天浑身鲜血迸溅,他才微微松一口气。这种可怕的拳法,一定有着某种重大的缺陷,否则上次鬼脸怎么会不用?

果然,对体力的消耗,只怕不是一般的大。

才到这里,体力就枯竭,鬼脸没有胜算。

但是不知为何,本森没有半点即将胜利的喜悦,他表情僵硬,垂下的左手手心,竟然全是汗水。

鲜艳的血珠从青黑鬼脸面具前掠过,时间仿若定格,唐天的身体明显顿了一下,他有些发愣。

这就到了尽头吗……

但是下一刻,鬼脸面具裸露在外的眼睛,陡然变得疯狂炽烈,全身的肌肉猛地紧绷,怒吼一声,他猛地踏出一步,漫天血雾,向四周飙射。

不!

这怎么可能是尽头?

唐天,你这是怯懦吗?你这是害怕吗?你这是想退缩吗?

咆哮在心中激荡,他就像愤怒的狮子,不断地质问自己,他的双目通红,布满血丝。

你说过啊,就算死,也要把大家救出来!

连死都不怕,你在畏惧什么?

他猛抬头,双目如火,面具后的脸庞狰狞,他猛地再次挥拳,无数血珠从眼前飘洒飞过,温热的鲜血沿着脸颊流淌,滑入嘴角,他只觉无比快意,他只觉浑身如火,他只觉得要把风暴撕得粉碎。

就是这样!

没错,就是这样!

他蓦地抬头,嘶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