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一十四节 大风 【第一更】

第七百一十四节 大风 【第一更】

滔天声浪之中,那些目光,从一开始的期待,变成鄙夷,这是多么不自量力的叫嚣!

鬼脸上次的表现,确实令人惊艳,能够把本森逼得那么狼狈,迫使本森暴露真正的实力,最后夺下韩冰凝那一手尤其令人叫绝。但是,明眼人依然能看得出来,鬼脸的实力,不如本森。

倘若不是实力不够,何需用手段?

鬼脸的公然挑战,愈发显得可笑和不知天高地厚。

唐天巍然不动,他的目光不曾离开塔楼上方的本森,面具后的少年紧紧抿住嘴唇。

我没有说谎,我就是要打败你!只有打败你,我才能打败比你更强的人,只要把你们统统打败,我就能把大家救出来。

我不懂阴谋,不够聪明,那我就用的我拳头,打败你们。

我知道这不够聪明,可我就是这样想的。

黑本森,你是我第一位挑战的目标!

所有的杂念,全都被熊熊燃烧的战意,烧成灰烬,少年的眼中,只有塔楼上的那个身影,那个如山岳般的身影,那个他需要战胜的身影。

本森哂然,黝黑的脸庞看不出喜怒,只有眼中闪过一丝嘲弄。

你以为耍一点小聪明,就有资格来挑战我么?

本森的目光转冷,他亦把所有的杂念抛开,无论鬼脸是不是有其他的意图,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的阴谋,不过是空中楼阁。

新一代的铁卫,就要出关。

到时的穆尔家族,只会更强大。本森绝对不允许,有人在这个时候,损害穆尔家族的声誉。

俯瞰下方的鬼脸,本森神情漠然,冷哼:“不自量力。”

他并没有吐气开声,但是这四个字,却恍如惊雷滚滚,在空中炸开,遥遥传开。

万众瞩目之下,他举起右臂,直指天空。

嗡嗡嗡,他周围的空气剧烈地颤抖,好似沸腾一般,他的身形变得扭曲不定。空气压抑无比,一股可怕的气息,笼罩整条西街。

沸腾的空气,泛起一个个气漩,它们迅速地生长,转眼间,在本森周围化作一团飓风。

飓风中,本森的身形纹丝不动。飓风的规模,在不断地膨胀,它以惊人的速度向外扩展,唐天脚边的碎石、树木、瓦片纷纷离开地面,它们被吹上天空。

本森目光冰冷,他皮肢的黑色,此时宛如活过来,诡异无比沿着他的身体流淌。他脸上的黑色迅速褪去,露出白皙的皮肤,如浓墨的黑潮,不断地朝他举起的手掌涌去。

血熊黑旗被吹得猎猎作响,飘摇不定。

这一手,可比上次要厉害得多!

唐天两眼放光,他胸中的战意愈发昂扬,他陷入亢奋之中。他的身形像钉子般,钉在地上,纹丝不动,脚边的血熊旗被吹得拼命摆动。

咔,唐天伸出手掌,握住旗杆,用力一插。

血熊黑旗蓦地下沉,重新稳定下来。

韩冰凝心中凛然,她虽然领悟了法则,但是和本森一比,差得太远。本森对法则的理解,远比她要深厚得多。风越来越大,吹得她几乎站立不稳,她脸色大变,不自主地握上剑柄。

她周身亮起淡淡的蓝色光芒,无论狂风如何肆虐,都已经无法撼动她的身形。

轰轰轰!

刚刚修复的西街,再次遭殃,它们成片成片地倒塌。地面刚刚填上的砖石,嗤嗤嗤,被划出一道道深槽,碎屑被卷入风中,风痕越来越多,啪,石砖粉碎。

成片成片的石砖,不断从地面剥落,被风卷入空中。

尖厉的风啸也变得低沉呜咽,愈发慑人心魄。

一位鲜红华服男子脸色大变,蓦地飞上天空,厉声高喝:“全都往后退!”

这一声高喝,在铺天盖地的呼啸声中,远远传来。被眼前恐怖异象震慑住的围观者,如梦初醒,个个拼命地往后逃。

布衣草鞋的许安中背着剑,看了一眼刚才出声示警的维克多,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竟然心地倒不坏。

维克多从空中飘落,怒红华服,宛如鲜花绽放。俊美不羁的脸庞,往日散漫满不在乎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凝重肃然。

“我们往后退。”

维克多沉声道。

他身边美艳侍女满脸讶然,有些不敢相信:“公子,本森这么强吗?”

她从未见过自家公子流露出这样的神情,在她心目中,公子总是那么漫不经心,好像没有什么能够让他动容。

“那是【大风】。”

维克多抓着女仆,一边向后倒掠,一边沉声道:“风之刀,不是什么秘传,修炼的人很多。风之法则,也是最常见的法则。但是易學难精,真正修炼到后面,反而困难。尤其是它的杀招。风之刀的杀招有两招,【小风】和【大风】。”

“小风?大风?很普通的名字啊。”美艳侍女娇声道。

“普通?”维克多咂巴了一下嘴:“可一点都不普通。能够修炼这两招的,屈指可数。知道施云吗?”

“大风歌者施云?”美艳侍女吓到了。说其他的,她还不太能够理解,但是这么一说,她立即就明白过来,【大风】有多厉害。

“没错,就是他。三十年前罪域排名前十的猛人,他就修炼出【大风】。他对于这点,可是一直洋洋得意的。你看他的名号就能看得出来。”

“本森已经这么厉害了吗?”美艳侍女张着樱桃小口,有些不能置信。大风歌者施云,那是什么样的人物?哪怕如今秦家的秦朕,也达不到那地步吧。

“没有。”维克多眼中亮起一丝精芒,语气却平静得很:“他应该只是初悟,如果他能年轻十岁,说不定有机会追赶施云。好吧,其实人家现在已经很厉害了,哈哈,真想看看现在秦朕的脸色。”

“鬼脸岂不是输定了?”美艳侍女有些伤感,在她看来,鬼脸愿意只身涉险去救自己的女部属,是真正有情有义的人。

“输是肯定要输的。”维克多沉吟:“但是这家伙,我也有点看不出深浅。”

他朝飓风望去,飓风的体积无比惊人,扶摇直入天际,一眼不到头。天地之间,好似多了一根风柱。天空的乌云源源不断地被卷入其中,电闪雷鸣,景象恍如末日,恐怖至极。

维克多的目力锐利无比,他看到飓风中那个隐约闪现的身影,依然挺直如枪。

韩冰凝身体微微前倾,扶剑而立,呼啸的狂风如刀,没有半点喘息之机。她身上的蓝芒在苦苦支撑,她紧咬牙关,全力抵抗,她领悟的剑意法则,在如此狂暴的飓风前面,孱弱不堪。

但是她没有放弃,也不想放弃!

那个背影被狂风吞噬,但是她却无比坚信,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不会后退半步!

他从来就是那样!

丝丝缕缕的血迹,从韩冰凝的唇间渗出,冰霜悄然爬上她的眉毛和睫毛,薄薄的冰霜铺满她的额头。强大的压力,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

但是她依然半步未退。

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不会退……

韩冰凝握着剑柄,强大的压力,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混混沌沌中,只有这句话浮浮沉沉,不消散。

远处的许安中,盯着韩冰凝,锐利如剑的目光,流露出欣赏之色。他没有想到,如此顽强的意志,竟然出现在一位女子身上。

真是天生的剑客啊!

唐天周围昏天暗地,飞沙走石,狂风啸夹杂着被断树石块呜呜破空声,犹如鬼哭狼嚎。

嘭嘭嘭!

不断有被风卷起的石块砸向唐天,但是只有一靠近唐天周围三丈,皆化作齑粉。唐天脚边的血熊黑旗,半点不受狂风影响,只是轻轻摆动。

一棵三人合围的大树,如同撞城车般狠狠撞向唐天,可惜还没靠近唐天,就被狂暴的风刀撕得粉碎。

本森身上的黑色,如同潮水般,齐齐涌入他的手掌,在他的掌心,汇集成一个黑点。

鬼脸的顽强,让本森有点意外,看来上次那战,此子又有突破。

不过,想凭这点突破来挑战自己,那是痴人说梦话。

大风起兮云飞扬。

这就是【大风】,刚柔并济,无坚不摧。虽然自己还不能把【大风】修炼得这地步,但是它狂暴的威力,也绝对不是面前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能够抗衡。

大风一起,神威自成。

飓风之中,风变幻无常,聚散无形,只要身陷其中,便没有逃离的机会。

嗤嗤嗤!

狂风在空中变幻,它们化作各种形状的风刀风刃,忽凝忽散,完全捉摸不定。

嘶,一道风刃突破唐天周围的空间,在唐天的胳膊上留下一道伤痕,鲜血渗透出来。

真是厉害啊。

面具后,少年无声呢喃,那双眸子散发的光芒,却异常古怪。

本森肯定不知道,自己的零能量体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眼前的景象,和剑涡风暴,是何等的相似。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面具后,唐天舔了舔嘴唇,真是怀念啊。

怀念那时的痛楚和挥洒的汗水,怀念大家调侃和相伴同行,怀念大熊座温暖的阳光和硝烟味还未散尽的风,怀念那个超级大熊蛋……

呵。

如吐轻风,眼中温柔敛去,少年扬起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