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一十节 卢家来人

第七百一十节 卢家来人

玄铁石比想象得更坚硬,不过刚刚见识了金刚砂的强度,唐天倒没有太惊讶。。。好在玄铁石没有离谱到,需要用空间法则线才能分开。

食料对玄铁石大小的要求严苛,唐天不自主想到以前碎石场练习小崩拳。就粉碎石料来说,小崩拳无疑是最适合的方法。

体内的力量,所剩无几。

唐天凝神静气,他在慢慢回味小崩拳。

小崩拳是相当低阶的拳法,它利用真力实现高频振荡,唐天如今体内没有真力,但是这难不倒他。他的身体强横无比,可以轻易模拟这种振荡。

唐天没有这么干。用肌肉来模拟振荡固然可以实现,但是效率太低。他的体力所剩无几,如果只是模拟小崩拳,粉碎不了几块玄铁石。

他想到法则。

最近对法则的利用多了,他对法则也由陌生变得熟悉起来。

他忽然想到自己没有完成的那一拳,顿时眼前一亮,这可是不错的选择的啊。唐天随即露出苦笑,上次那一拳就是因为体力消耗殆尽,而没有完成的。现在自己的体力,也没有多少,还是完不成那一拳。

唐天一拍脑门,自己也真是蠢,为什么想着完成那一拳?可以先试试不完全版啊,不完全版一定不需要消耗那么多的体力。

唐天想到就做,他仔细地回想那一拳。当时他的初心,是想化繁为简,逆向推衍,把所有拳法的变化,浓缩在一拳之中。

虽然还没有完成,但是这一拳的威力,已经初露峥嵘。唐天相信,这一拳的威力,绝对超过到目前为止,他见过的所有武技、魂术。

这一回忆,唐天立即发现,那无数推衍变化,就像潮水般朝他淹来。

唐天并没有慌乱,既然认定了方向,先易后难。跟着兵训练的时候,他已经早就学会如何处理这类问题。他也不管玄铁石,盘膝而坐,仔细地思索。

拳法的变化无数,每个变化,都是一个烙印。先易后难,先大后小,唐天要从万千变化的烙印之中,挑选出最主要的变化烙印,把它们融入自己的拳法之中。

上次唐天顿悟状态之中,那些万千变化,如同浮光掠影,在他心中闪过,毫不费力。但是如今慢慢推衍,就变得异常的枯燥和乏味,非常费力。

唐天体力本来就见底,一番苦思,更加疲倦,不知不觉之中,再次昏睡过去。

议事厅,虽然时至深夜,但是灯火辉煌,气氛异常凝重,双方剑拔弩张。

“明珠小姐,考虑得怎么样?”卢凌南笑吟吟,他肆无忌惮地欣赏着明珠的美貌,眼中闪过贪婪之色。早就听闻薛府出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其他卢家人,个个神色高傲,嘴角浮现不屑之色。

“其实跟我们卢家,比秦家只会更好。”卢凌南巧舌如簧:“家主已说了,只要薛府归附,所有的待遇从优。俗话说得好,大树底下好乘凉,卢家这棵大树,会给薛府遮风挡雨。你们只需要安心地养蚕织物,其他的事,哪还需要烦心,这多清静。”

明珠身后的几女全都露出愤慨之色,她们怎么也没想到,卢家竟然想吞并薛府,她们齐齐朝卢凌南等人怒目而视。

明珠神色转冷,淡淡道:“卢家这棵大树,我薛府无福消受。如果卢家想买织物,市价便可,如是其他,还请免开尊口。”

“哈哈,传言明珠小姐天生傲骨,今日一见,真是没错呢。”卢凌南脸上笑容不变,慢条斯理道:“我们之所以和明珠小姐商量,就是敬重明珠小姐的为人。否则的话,以卢家的实力,真想拿下什么,又有什么拿不下?”

明珠的脸色终于色变,寒声道:“卢公子太得意忘形了。这里是紫鹃城,可不是飞马城。”

卢凌南脸上的笑容更盛,就好像猫抓老鼠般戏谑,他端起茶盏,轻轻啜了一口:“是啊,这里是紫鹃城啊,秦家的紫鹃城。不过,明珠小姐可曾想过,我等来薛府,为什么秦家的人还没来?”

明珠身形一摇,脸色一下子惨白。不仅是她,她身后的小夭,无不色变。卢家这样的大族进入紫鹃城,秦家一定会警惕万分,可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名秦家人露面。

“看来,明珠小姐是不见棺材不死心啊。”卢凌南轻叹,从怀中取出一封信,轻轻一弹,信函飞到明珠面前:“明珠小姐不妨看过再说。”

明珠看到上面“明珠小姐亲启”几个字,身形摇摇欲坠,脸色再无一丝血色,这字迹她非常熟悉,这是秦家大将宗政燕美的笔迹,宗政燕美执掌秦家内政,和薛府颇多来往。

明珠颤抖地打开信函。

信里宗政燕美的语气非常颇为温和,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宗政燕美说,秦家和卢家是最为亲密的盟友,双方的联盟,关系到紫鹃城和飞马城两座大城的未来。他认为薛府在卢家,能够得到更大的发展前景。希望薛家,能够以大局为重,迁徙到飞马城,薛府对双方的联盟,意义重大。声称薛家日后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秦家,定然全力相助云云。

难以言喻的绝望在明珠心中弥漫,她万万没有想到,秦家就这么放弃了薛府。

她几乎站立不稳,没有秦家的庇护,薛府就像一块诱人的肥肉,无数豺狼会蜂拥扑上来,把她们吞噬干净。

但是紧接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从她心中升腾而起。虽然薛府依赖秦家庇护,但是并不是秦家的附庸,宗政燕美竟然如同对待附庸般对待薛府。

简直欺人太甚!

明珠神色惨白,但是她强自抬起头,眼中闪过倔强,沉声道:“薛府从来不是任何人的附庸,薛府的命运,自有我等自己决定,不用劳烦他人费心。”

卢凌南脸上笑意消失,皱了皱眉头,他放下茶盏,面无表情道:“看来明珠小姐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薛家确实不是谁的附庸,不过,少了大树,薛家能撑多久?”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起身而立:“我们过几天再来拜访,说不定明珠小姐会改变主意呢?”

一行人扬长而去。

明珠浑身力气抽空,失魂落魄跌坐在椅子里。

刚走出薛府大门,卢凌南的一名属下便不由问道:“公子,怎么办?”

“真是不自量力,该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娘们清醒一下。”卢凌南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嘿然道:“没有秦家的庇护,还有薛府?听说,薛家的仓库经常失窃,薛家束手无策,连这点能耐都没有,还想硬气?铁蝎,你今晚去薛家的仓库,取走一半的金刚丝。”

铁蝎是一位体形削瘦的男子,约四十岁,神情阴冷。

另一名属下道:“要不要放把火?”

“紫鹃城可不是只有一个秦家。”卢凌南摇头:“做得太过,把另外几家给惊动,横生枝节就不好。”

几人闻言,连连点头。

铁蝎一言不发,转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铁蝎如同一团黑色的影子,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潜行,很快就抵达薛府围墙。薛府暗处驻守的护卫们,凑在一起小声闲聊着,浑然不知道有人从他们身穿过。铁蝎很快找到仓库的位置,沿着墙根,他就像影子一般,无声无息前进。

薛府的守卫,确实是千疮百孔,孱弱不堪,水平相当糟糕。铁蝎略一思索便明白,只怕这些疏漏,是秦家故意留下的。秦家根本没有把薛府从困境中拉出来的意思,薛府越是风雨飘摇,对秦家的依赖性就更大。

秦家,可从来不是好相与的啊!

想到深不可测的秦家,铁蝎心中一寒。

不过,秦家的故意为之,对铁蝎来说,再好不过。这样糟糕的布防,完全形同虚设。

他来到仓库外。

仓库大门紧闭,他贴上墙根,有些意外。

里面有人在鼾睡!

有节奏的鼾声此起彼伏,隔着厚厚的石墙,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铁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薛家真的沉沦得够彻底。守卫在聊天,他已经觉得懈怠至极。这守仓库之人,竟然鼾睡如此之沉,简直闻所未闻。

他抬头看了一眼高处的窗户,重新化作一团阴影。阴影紧贴着墙壁,无声无息向上蠕动,紧接着,这团阴影有如一股诡异的液体,沿着窗户缝隙,渗入其中。

仓库内堆积如山的货物,让铁蝎感受到薛家的富庶。

真是好大一块肥肉!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自家公子盯上了薛家。好在公子只要他盗走一半的金刚丝,否则这么多的货物,就算用车来拉,也不知多少车队才能拉完。

鼾声如雷,守仓库的家伙,睡得正香,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

铁蝎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他很快找到金刚丝堆放的位置。金刚丝来之不易,整个仓库的金刚丝不超过三百斤。铁蝎一个人便可以轻易地全部带走。

真是可惜,公子只让他带一半走。

他舔了舔嘴唇,伸手朝金刚丝抓去。

忽然,他的手臂定在半空中,身体僵硬如铁,一动不敢动。

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冰冷剑意,牢牢锁定他,森冷的锋芒直抵后颈,他骇然色变,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