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零四节 回味

第七百零四节 回味

呼。

韩冰凝只觉得周身难言的波动束缚消失一空,浑身说不出的轻松,眼前一片黑暗。不过以韩冰凝的目力,黑暗对她来说并无影响,警惕地扫了一眼四周。

仓库?

到处堆满了货物,没有人,韩冰凝心头微松,这说明起码现在还是安全的。

外面隐约传来人声。

“明珠姐被姓唐的小子气得半死,也不知道老太太怎么想的,竟然花了二十万钱买了这么一个夯货。”

“就是!那小子简直懒死,守个仓库,竟然睡得像猪一样。秦公子来的时候,他居然在打呼!你没看当时明珠姐的脸色有多差!”

“咱们薛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收留这么一个粗鄙之人,多惹人笑话。”

“嘘,小声点,明珠姐刚才和秦公子去看re nao了,估计差不多要回来。”

“那么大的动静,老天,会不会把整座城都拆了?刚才吓死我了!”

“是啊,跟打雷似的……”

两人脚步声逐渐远去。

韩冰凝转过脸看向唐天,唐天表情有些尴尬,幸好脸上有面具,倒也看不出来。他心里把刚才两个女人破口大骂,竟然在背后说神少年的坏话,两个混蛋!

不过这个时候,还不是慢慢说话的时候,他压低声音,嘿然道:“你在这里躲一会,我晚上过来。”

“好。”韩冰凝没有犹豫,仓库占地范围极大,里面堆放着一个个货柜,就像个迷宫,想藏一个人shi zai太简单。

唐天把面具和旗子往韩冰凝怀里一塞:“找个地方藏好。”

这两件东西如今也是扎眼得很,要是被人看到了,那就麻烦大了。zi也是nao dai 被门夹了,面具倒也罢了,竟然弄了个破旗子招摇过市,关键是,画得那么丑,哎,丢人丢大了……

唐天朝韩冰凝点点头,便悄然推开仓库门,闪身离开。

韩冰凝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庞,心神莫名安定下来,这些天的彷徨担忧恐惧,全都不翼而飞。想起刚刚那一战,饶是她这般冰雪一般的人儿,都不禁心中激荡。

她强自按捺心神,让zi平静下来。

她知道,今天这一战,只不过是一个序幕。当唐天开始行动,他绝对是不死不休。宛如冰晶般的眸子,闪过坚毅和激荡,这不就是她梦寐以求,与他并肩作战的机会吗?

zi终于赶上追寻的背影身旁,她的心情异常宁静。

她盘膝而坐,恢复体力。

她性子安静,这些天虽然实力被禁锢,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努力。她修炼的同样是零能量体,罪域的特别之处,心思聪慧的她立即有所察觉。她默默地观察、感受周围无处不在的法则。

如今恢复自由,大战将即,她摒除所有杂念,潜心修炼。

唐天小心地避开来往的人,终于有惊无险地回到zi的住处。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刚才本森的风刀之下,被割得支离破碎。

好在薛家对下人颇为宽厚,衣服之类更是准备了许多套,虽然都只是一些粗布衣物,唐天毫不在意。

换上衣物,唐天发现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

唐天知道这是他的零能量体更进一步,没有能量之后,纯粹的血肉之力,更加旺盛精纯。以后只要唐天的要害不要受伤,他的伤口都会自然愈合。

唐天轻轻一震,身上的血痂如烟飞散,裸露出来的皮肤和之前并无两样。

意外之喜的唐天,开始回味刚才那一战。这是他第一次和罪域的强者交锋,收获极多。他不得不承认,罪域武技其实走出了一条全新的道路,直指法则本身。

算下来,唐天已经见识三种截然不同的武技体系。天路、圣域、罪域,三者皆不相同。圣域能量浓郁,天生圣者,对能量的运用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罪域截然相反,没有半点能量,法则就浮出水面的鱼儿,清晰可见。天路处于两者之间,合适的能量浓度,孕育出神奇的魂。

三种武技体系,各有特点,难分优劣。能量、魂、法则,这三者谁更强?这样的争论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合适和不合适。

罪域的路,更适合唐天。

本森对于法则的领悟,比平小山厉害得多,深刻得多。zi可以用空间法则对付红炎枪,但是在本森的风刀面前,却是不堪一击。

法则和法则的对抗,和能量之间的对抗截然不同。

能量之间的对抗,在大致上,还是数量上的较量。更充沛、更浓郁的能量,总是取胜的关键。法则的对抗,却是质的抗衡,对法则的理解越深,威力越大。

唐天在慢慢体会,他的qing kuang和别人不同。他的零能量体,在罪域还有更进一步的潜力,那就是用法则来强化。这一点,无论是在圣域还是天路,都极不容易,这两个地方充斥着无处不在的能量。但是在这里,却不是问题,法则就像没有水的河床,裸露出来,俯首可拾。

现在的问题是,偌大的河床,散落着无数石头,挑选哪块石头,就是最大的问题。

比如空间法则,平氏潜行术的空间法则,变化无穷,唐天想出的几个用法,效果都不错。但是唐天也知道,这些法则他用起来方便,那是占零能量体的便宜。但是每一种法则,他的理解都很肤浅,如此驳杂,只能唬弄唬弄庸手,本森的风刀算不上什么偏门的法则,但是轻松化解他所有的攻击。

唐天扳着手指头琢磨着,零焰虽然强悍,但是在罪域的威力大为减小。因为这里没有能量,强制能量湮灭这种效果zi没有太大的用。零能量体反倒是可以再进一步,意味着他的血肉之力,可以变得更强壮澎湃。

血肉之力,在罪域才是真正的根本。

法则是天地的规则,规则本身并没有力量,它只是窍门,掌握了窍门可以让你更省力,可是如果连最初的力量都没有,哪怕对法则的理解再深,也撬不动一颗小石头。

在圣域天路,法则往往是用来调动能量,让能量的运转更有效率,威力更大。

但是在罪域,没有能量。想要撬动法则,那就只能另想办法,罪域人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利用血肉之力。

比如本森,他操控风刀,就是用的血肉之力。黑本森的身体,淬炼得无比强悍。

这也是为何,薛老太太见唐天的身体强悍,便决定把他买下来。

唐天的血肉之力很强大,零能量体比起罪域人的身体要更强大,因为它经历了一次次的淬炼。但是唐天依然不是本森的对手,因为双方对规则的理解上,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唐天自然不会气馁,境界的高低永远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因素,要不然他也不可从穆尔家抢走韩冰凝。

他从基础武技,领悟到简练之道,这并不能称之为法则,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思路,一种对待法则的思路。但是对唐天而言,这却是再合适不过的道路。

每一种法则,都非纯粹,它们有着诸多的分支,和其他法则交融形成全新的法则。像空间、时间、生死这样的法则,它们本身就像庞大茂盛的大树,有着数以亿万的分支。

唐天忽然心中一动。

法则不就像武技体系吗?庞大的武技体系,同样像一棵庞大茂盛的树。可是,所有的武技,所有的武技,不断际拆解、溯源,最后全都归在基础武技上。

基础武技,是所有武技的起点,也是所有武技的源泉。

法则是不是也有像基础武技这样的基础法则?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唐天就激动莫名,如果这个想法能够实现,那就太厉害了!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这个想法固然好,但对他来说,不切实际,化繁为简,需要本身就明白什么是繁。

而且,为什么zi要拘泥于法则?法则本身就存在啊,zi每挥出一拳,本身就有着法则在内。

唐天心中若有所思,他忽然开始修炼起基础武技。

他的基础武技,千锤百炼,登峰造极,洗尽铅华。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以前被忽略的问题,基础武技是所有武技的起源,那为什么还会有更高阶的武技?如果本源更厉害,直接修炼本源不就是了吗?

为什么还会有那些高阶的武技?高阶的武技,有更多的变化,能够催动更多的能量,威力更大……

唐天手中的武技,开始发生变化,他所精通的、粗习的武技,在他手上源源不断地施展,揣摩着其中的变化。他修炼过的武技数目众多,这一番演练下来,渐渐有些明白。

没错,基础武技是所有武技的起点,但是,之所以还有高阶武技,就是因为需要变化。这些变化由基础武技衍生而来,可是若没有推衍出来,这些变化就难以被人知。

可如果已经知道这些变化,那能不能把这些变化融入到基础武技之中呢?

唐天忽然开始倒练,从高阶的武技开始,一阶阶往下修炼。

一股难言的感觉,在他心头滋生。

那些变化,在基础武技中本非不存在,只是你看不见啊。只有等你修炼过高阶武技,你才明白,它存在的这种可能和变化。

唐天的基础武技,罕见地发生变化。

因为他忽然发现,他从高往低推衍,基础武技有几个细微的地方,有疏漏和错误。

他浑然忘我地修炼着基础武技,全身的气血之力半点不堪,没有半点光华。若是实力强悍的武者看到,一惊会惊骇地发现,唐天手中的基础武技,突然变得难以预测。

极致么……

什么叫极致?

浑然忘我的唐天,没有注意到他周围,异象渐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