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零二节 战西街

第七百零二节 战西街

本森原本还想说几句场面话,罪域各族都是大族,一言不合,拔剑相向,被视作匹夫所为。

真是个粗鲁的家伙。

唐天的速度极快,模糊的残影中,鬼面幽诡,而原本妖异清冷的眸子,此时却炽烈如火,战意狂放!连迎面扑来的气浪,都好似变得炙热。

本森眼睛眯起来,不为所动。对方充满决然的疯狂,早在之前的西街悟道展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一位不需要质疑战斗意志的对手。

不过,你以为仅仅依靠战斗意志就可以胜利么?太天真。

本森脚下微退,布满老茧的手掌微张,手掌周围的气流如雾流淌。砰,他五指猛然一握,虚影浮现,刀柄在手。

本森的气势立即为之一变,原本沉静如岳的身形,陡然昂扬怒张。

锵,声如拔刀出鞘,一抹虚影,由下而上,撩斩唐天。

唐天瞳孔一缩,那抹虚影来势快若闪电,但是唐天此时的战意正值巅峰,他身体就像有一座火山,无数岩浆在激荡,随时可能喷涌爆发。

来吧!

他心中怒吼。

来吧!来吧!

咆哮如雷的怒吼,仿若在山谷岩流间回荡不休。

他全然没有半点闪避之意,迎着那抹虚影,半空中扭转身,右腿抡起,如同重斧,狠狠斩下。

轰!

两股绝强的力量碰撞,肉眼可见的气浪,轰然炸开,横扫西街!

气浪凝实如墙,呼啸碾压而至,众人无不骇然色变,纷纷催动自己的防御,实力稍强者,只觉得浑身一震,而实力稍弱者,蹬蹬蹬倒退七八步才停下来。

平小山见机得快,一个闪身,跳上七八丈高,躲过气浪。

但是他低头望去,脸色有些发白,气浪横扫过之处,平整的西街街面,留下无数密密麻麻细小的痕迹,就像锋利的钢刷子刷过一般。

太恐怖了!

脸色苍白的平小山,又向后飘退了十多丈才停下来。

他的目光投远处激战的两人,几乎不敢相信眼睛,唐天竟然不落下风。昨天晚上虽然败在唐天手上,他自然知道唐天的实力非凡,但是,他所认为的非凡,只是比他强不少。

和【黑本森】同一级别?多么可笑的想法……

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笑不出来,唐天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足以说明一切。不知不觉中,他的心态也发生变化,忽然想到刚才自己兴起的念头,他有些忐忑起来。

若是唐天是无名之辈,他还觉得自己有几分价值。可若是在本森那个级别的存在眼中,自己不过是蝼蚁,没有任何价值。

西街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激荡的气流,锋利无比,它们呼啸着掠过西街,沿街无数紫萝兰被绞碎,又被卷上天空,撞上另一团气流,纷洒如雨,笼罩整片西街。

在这片如画的紫雨之中,两道身影,如同两道闪电,疯狂地追逐、碰撞。

撞击的爆音,响彻整个紫鹃城。

唐天完全打疯了。

一方面是因为他体内酝酿已久的战意,无处宣泄,加上刚才顿悟状态的压制,早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只要一点火星,就能点爆。

而另一方面,却是本森的强大。

本森的法则非常独特,聚风为刀。浸淫的数十年,他的刀法,已尽得风之法则的韵味。忽而轻灵,忽而厚重,忽而暴烈,忽而薄锋,变幻无端。

本森手上的那把风刀,更是变化随心,忽散忽聚。唐天吃了好几次亏,身上留下七八道刀痕。

唐天的性子刚烈顽强,遇强则强,对方的强大,不仅不会吓到他,反而让他的战意更加高昂。

若以实力论,唐天绝非本森的对手,对方的风之刀火候之深,绝非唐天这个刚窥法则之境的菜鸟能比。但是偏偏唐天重寻初心,心境无缺,斗志如火,燃烧到极致。他修炼零能量体时日不短,罪域对零能量体的天生亲和,也令他如鱼得水。再加上刚才的顿悟,恰是灵动如泉之时。

几者相加,唐天同样变得异常可怕。

嗤,唐天肋下一道血箭飙射,化作一蓬血雾,还没来得及散开,便被乱流冲散。

唐天浑若未觉,他的双目紧紧盯着本森,长啸一声,一拳轰出,鲜艳的红炎,笼罩唐天的拳头,红炎翻腾,如龙首昂扬嘶鸣。

本森眼睛一缩,红炎枪所化的拳!

冷哼一声,手中风刀蓦化作无形,如同消散在空中。

下一刻,一抹虚影,切入红炎拳芒之中。

砰!

红火崩散,无根黯淡无光的黑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缠上本森的手腕。

暗幽蛛网!

这样程度的法则自然无法束缚本森,本森冷哼一声,手中风刀瞬间消散,化作数十枚细小的刀片,如同冰晶细流,缠上他的手腕,暗幽蛛网全都崩断。

本森蓦地眯起眼睛,如冰晶细流般缠绕在他手腕的刀片,陡然朝面前激射。

叮叮叮!

密集的撞击声,一把无形之剑,从幽空而至,撞击的火花中若隐若现。

赫然是,赫老大最擅长的无影剑!

本森第一次遇到如此古怪难缠的对手,这三招,全都是霍老大几人绝招,不过一个交手,此人竟然就已经学会!虽然火候尚浅,但是却得其中之味,而且他的变化之快,令人防不胜防。

双方激战百招,对方的招式,竟无一重合,此子领悟的法则,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饶是本森战斗经验丰富至极,面对如此古怪的家伙,他一时之间,也有些手忙脚乱。

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只是让他手忙脚乱而已。除了时间、空间、生死,三大最基本的法则,其他法则之间的优劣,并没有那么大。

重要的并非是你会什么法则,而是你对这项法则参悟得深不深。只要你领悟足够深,一法破万法,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历史上,参悟常见的法则而成为一方强者的人,屡见不鲜。

本森的风之刀,也并非什么高深的法则,但是在他手上,却威力惊人。

对方看似各种法则层出不穷,但是驳杂不堪,难得其中真味。这些变化,只不过是小聪明罢了,在本森看来,对方已经走上歧途。

如果仅此而已,确实不足为惧。

可是,能够与本森纠缠这么久,对方并不仅仅只依靠这些驳杂却肤浅的法则,还有强悍至极的身体。

本森从小便接受极其严苛的培养,身体之强悍,远超常人。可是,亲身与之对战,本森才知道,此人的身体之强,委实不可思议。

那些驳杂不堪的法则,正在这具强悍的身体下,才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他的风刀,可以轻松绞碎红炎,但是强大无比的力量,也依然让他不自主心神一颤,那是最纯粹的**力量。

双方的攻击频率之高,变招之快,超乎想象。电光火石间,往往历经数个变化。

目睹此战的人,无不看得如痴如醉,像本森这个级别的强者,轻易绝不会动手。谁要是挑战本森,就意味着和穆尔家族彻底决裂。

如此难得的机会,每个人都是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一个地方。

西街成为两人战场,地面到处散落着一个个大坑,满地碎石,不时被乱流卷起,如雨点般劈啪作响。沿街两旁的石墙,一截截地坍塌,如瀑布般的紫萝兰,如今已经千疮百孔,所剩无几。

打到这地步,谁会又在意一条街?

如同两道闪电,四处追逐。

“此人的战意,真是昂扬。”剑客喃喃自语,他飘浮在半空中,安静地看着下面激烈的战斗。

打到现在,鬼脸的气势,依然炽烈如火,他就像一团永远不会熄灭的熊熊烈火。好像那些伤痕对他没有半点影响,好像他的体力没有任何损耗。

刚不可久,这是任何一位有战斗经验的老手都深谙的道理。

全力的攻击,是无法长时间维持的。一旦体力消耗殆尽,意味着失去战场最大的主动。

场内本森已经开始有意识地节省体力了,双方的碰撞,绝大多数都是硬碰硬,这意味着双方体力的消耗会非常大。但是那个鬼脸,却好像不知疲倦一般。

一味的强攻,绝对不是聪明之举,哪怕此子的体力惊人,再过一段时间,他一定会因为体力耗尽而疲软下来。

不远处的天空,几个人全神贯注地关注。

从场面上,唐天开始压制本森,本森在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节节后退。但是稍有些战斗经验的老手,便会敏锐注意到,本森虽然后退,但是步伐和节奏却丝毫未乱。

本森就像一位老辣的猎人,耐心蛰伏,等待机会。

本森心神镇定,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攻击变得更加猛烈,但是他深知,这是回光返照,是对方体力枯竭的前兆。体力枯竭所带来的恐惧,让对方迫切都想加快解决战斗。

但殊不知,这会让其体力消耗得更快。

本森心神沉静,他暗暗积蓄力量,他在等待对方体力枯竭的瞬间所露出的一丝破绽。

那一丝破绽,对他来说已经足够。

这么久的缠斗,他对鬼脸的实力已经相当清楚,只要那丝破绽出现,他有足够的信心,一击必杀!

忽然,他察觉到对方的腿刀,出现一个极短暂的停滞。

就是现在!

本森气势暴涨,手中风刀高举,周围风止。

“小风!”

威严的沉喝,如同重鼓,狠狠敲在众人心中。

手中风刀,如冰消融,化作一缕无形的风。

气机被锁定,强烈的危险感,刺激得唐天浑身汗毛直竖。

鬼脸幽冷依旧,少年眸子晦涩黯淡,好似体力消耗到极致。

面具后,无声咧嘴一笑。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