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九十九节 鬼脸熊旗

第六百九十九节 鬼脸熊旗

仓库内,大家大眼瞪小眼,一片寂静。

秦子山第一个回过神来,察觉气氛有些尴尬,主动解围,笑道:“贵仆挺有个性。听说也是涨潮出现的人?敝家也有一些,这些人确实是桀骜不驯,想来是环境所致,待过段时间,磨砺掉火气,就能用得比较顺手。”

明珠也回过神来,神情平静,好像刚才没有事情发生,笑道:“公子这是老成之言。难怪经常听说公子实学干练,非逞口舌之辈,果然不假。明珠这方面的经验浅薄,还请公子不吝赐教。”

秦子山心中暗暗得意,脸上却保持谦虚之色:“让明珠小姐见笑了。”

他觉得今天来得太值,对于唐天的冒犯之举,不仅不觉得愤怒,反而觉得来正好。

两人谈笑晏晏,气氛融洽。

唐天黑着脸走到后院,见一个水塘,二话不说跳进去。身体全部泡入水中,冰冷的水刺激之下,心中的愤怒渐渐褪去,唐天的眸子,一点点变得沉凝冷静,幽黑如深潭。

那个可怕的梦境,让少年猛然惊醒。

有什么可以畏惧?担心害了大家吗?情况不明朗不敢妄动吗?是对未知的恐惧吗?

少年在问自己。

所以迷茫吗?所以彷徨吗?所以在这样惶惶不可终日吗?所以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吗?

真是可耻啊!

那只是你心中深处的恐惧,你心中潜藏的怯懦,你给自己找的可笑的借口。

他双拳紧握,指节发白。

身负重望,不应该成为你逃避退缩的理由。前方未知险途,不应该成为你停步不前的的理由。那些纷乱复杂的局面,又与你何干?

大家在等你救援,他们拥你护你信你陪你出生入死,你责无旁贷。

你不懂权谋不懂征战,若连勇气都失去,你还有什么?

你就是蠢,你就是有勇无谋,你就是蛮不讲理,你就是横冲直撞,那又怎样?

你是唐天,这就是你的战斗方式,这就是你的决胜之道。

池水中,唐天睁开眼睛,潋滟波纹映入视野,一团火焰在他心中熊熊燃烧。所有的束缚,在这团烈火之下,化作灰烬。他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他找回那份熟悉的热情,他找回那颗无畏的初心。

呵,他咧嘴无声一笑,眸子如火。

神一样的少年,冲冲冲!

紫鹃城有几百人,先把这几百人找到,大家能相互联络,局面也要好得多。唐天想起来,薛老太太说,韩冰凝被一个叫做达琳小姐的人买去。

唐天从水里冒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一跃而起。几名路过的薛家女子失声惊呼,唐天却恍若未闻,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终究是唐天,终究是一方雄主,虽是少年,那也是一路斩杀踏无数英豪尸骨至此的神少年,当度过最初的迷茫,放下心中顾忌,心神清明,那股子无畏和悍勇,如夜色中燎原烈火,可烧红天空。

回到房间,唐天便调息,一刻钟之后,他的精神完足,宁心静神。

罪域如何?

前方便是光明洲,少年只身敢闯!

他伸开双臂,十指活动,咔咔作响。镜中少年,面色冷峻,杀气腾腾。

神一样的少年,有进无退,岂惜自身?

脑海中掠过大家的身影,唐天朝镜中少年咧嘴一笑,雪白的牙齿,透着凛然杀意。他收回目光,神色平静,走出房间。眼角余光瞥见藤架上,挂着几个孩童所玩的面具,他不自主想起以前在菲林星和凌旭一起截杀小公主的那次,自己戴了个猩猩面具。

说起来也巧,小公主也叫明珠,想起自己的这位学生,真是好久没有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小明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唐天的目光,柔和许多。

信步上前,摘下其中一件。

血口獠牙,黑发青目。

把面具戴在脸上,倒是合适。

唐天在院子里找到一块晾晒的黑布,又在角落里找到盛放染料的木桶,薛家经营织坊,这些东西随处可见。找了半天唐天找不到笔,只好找了条扫帚,醮着红色的染料,信手而画。

一个歪歪扭扭的红色小熊,出现在黑布上。

画得真丑!

唐天捂着脸,不忍直视,明明是想画个威武雄壮的大熊,怎么画出这么一个又丑又蠢的小熊?他嘀咕了一下,想了想,重画估计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很快放弃了重画的冲动。四下张望,把原来晾晒黑布的竹竿抓过来,找了条绳子,把这块画着红色小熊的黑布绑在竹竿上。

这手艺……真是丢人……

唐天咂巴嘴,挥了挥,倒是绑得挺牢,好吧,将就吧。

他抓起这杆新鲜出炉的大熊旗,几个起落,唐天便消失不见。

没过一会,明珠气势汹汹冲入唐天的房间,当她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脸色微变。

唐天扛着旗行走在紫鹃城的街道,街道的行人纷纷闪避。这个戴着面具扛着旗的人,身上流露出浓重的杀气,让他们暗自心惊胆战。

黑旗舒展,红色小熊呈现在众人眼前,绘画者画技奇差无比,红色小熊看上去又蠢又丑,但是鲜艳的红色颜料,就像鲜血涂在黑布上,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妖异和杀意。

鬼脸面具,血熊黑旗。

唐天停了下来,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达琳小姐的住处怎么走?

他想找个人来问路,但是他周围几米内,空无一人。他的目光扫过之处,行人畏如蛇蝎,避之不及。唐天很想挠头,此时目光恰好看到路边商户门口的伙计,眼前一亮,便朝对方走去。

看到那个戴着鬼面具扛着黑旗,一看就是穷凶极恶之徒的男子朝自己走来,年轻的小伙计脸色刷地一下白了,两腿不自主地哆嗦。他倚着门柱,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步步逼近,浑身动弹不得。那团如同实质的阴影,像乌云般压下来,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令人窒息。

小伙计大脑一片空白。

“达琳小姐府上怎么走?”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就像那团阴影,充满压迫感。

“西、西街尽头,就、就是……”

脑海一片空白的小伙计本能说出地址。

“谢谢。”

头顶阴影散去,那种令人战栗的的压迫也随之消失,年轻的小伙计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有如一瘫烂泥,面色发白。

唐天就这样旁若无人地离开,前去的方向赫然正是达琳小姐府上。

“达琳小姐?他难道和达琳小姐有仇?”

“好重的杀气!”

“快跟过去看看!”

“你找死吗?万一……”

“我们远远跟着就好,这样总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街道两旁,人影如同跃起的鱼群,他们踩着屋顶,远远地缀着唐天的身影。

唐天走上西街,西街约二十丈宽,两旁是高耸的石墙,紫色的藤萝如同瀑布般从石墙上倾泄而下。嫩花色的花朵,星星点点散落在这片紫海之中。

街道没有行人,尽头是一座巍峨的城堡。

黑旗扛在肩上,唐天独自走在这道宽阔的街道,脚步声远近可闻,他神色从容,就像一名游客一般。青鬼面具,随着他的步伐一起一伏,两旁的紫萝兰在微风中轻轻摇曳,黑旗呼啦呼啦作响,血红的小熊,在这片紫色海洋之中,忽隐忽现。

路上的闲人们,停在西街入口。

鬼脸的从容、血熊的舒展,无不透着一股难言的肃杀,这些赶来的路人无不为之感染,他们下意识都摒住呼吸。一片死寂的西街,并不响亮的脚步声,却仿佛踩在众人心头的鼓点,每一步都带着一份难言的杀意。

当唐天走上西街,值守的护卫就注意到,他堂而皇之,而且来者不善的势头如此明显,护卫一愣之下脸色大变,凄厉的警报声响彻全堡,城堡内一片忙乱,护卫和家兵,如同潮水般涌出来,进入各个岗位。整座城堡,如临大敌。

几道身影刷刷落地,他们阻挡唐天去路,其中一人沉声喝道:“这位朋友,此地私人府邸。”

“可是达琳小姐府上?”

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荡开。

不知为何,几人只觉得浑身一紧,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心底升起。

“不错。”为首护卫心中警惕,沉声道:“阁下何人?请赐下姓名,在下也好通报。”

“那就好。”

唐天就像自言自语。

唐天的表现,让面前的几名护卫更加紧张,对方表现得太从容太镇定,但这些护卫无一不是身经百战,这种不同寻常的平静之中,却透出一股凛冽的杀机。

高手!

护卫们如临大敌,好几人下意识地吞口了吞口水,这是要动手的前兆吗?

唐天目光没有在这些护卫身上停留,他的目光投向护卫身后的那座城堡,巍峨的城堡,就像深不可则的巨兽,欲择人而噬。

面具后,唐天忽然咧嘴一笑,黑旗离开他的肩膀,猛地插入脚边。坚硬的石砖,如同豆腐般,恰好风起,黑旗倏地舒展,丑陋的血熊说不出的睥睨狰狞。

少年扬起脸庞,鬼面朝天,提气扬声,厉声高喝。

“大熊零部,韩冰凝,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