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九十八节 交丝

第六百九十八节 交丝

明珠的脸色铁青,老太太年纪已大,家中之事大多是她执掌,赏罚分明早已成为她的行事准则,尤其不能见人偷懒。此时见一团乱的仓库,还有睡得正香的唐天,心中怒火难遏,大生嫌恶之情。

老夫人这次只怕看走眼了,她心中暗想。

其他姐妹也目瞪口呆,薛家曾是大族,那些森严的规矩,也一并传承下来。她们耳濡目染,这些规矩早就深深烙印在她们心中。她们何曾见过如此粗鄙不堪之人?便是那些聘来的看家护院,也无不举止有度。

唐天仰天八叉地躺着,嘴角流淌着晶莹的口水,如雷的鼾声此起彼伏。

“小夭,清点仓库。”明珠冷声道。

一名清秀机灵的小姑娘越众而出,开始清点起仓库金刚丝的数目。其他人经历最初的震惊,很快便恢复平静,大家看向唐天的目光都充满鄙夷。

罪域流放的要么是王室要么大族,都是家规森严,就连那些以军功立家的大族,经历几代熏陶,自然也讲礼仪。在罪域,就连从事最低贱行业之辈,都深谙礼仪。他们如今虽然没落,但是当年却一不是显赫之家。

她们第一次见到,如此粗鄙之人。

唐天睡得极香,他初悟法则,与平小山一战虽然短暂,但已经耗尽体力。后面修习潜行术几个时辰,又怕体悟第二天忘了,趁热打铁修炼了一整夜,当时只是一口气撑着,当所有的体悟,都深深烙印在脑海,他这才停下来。

心中那根崩紧的弦一放松,撑到极致的唐天顿时被潮水般的疲倦淹没。

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连明珠她们进来,都一无所知。

“没有少。”小夭清点完之后,心中有些讶异,她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唐天。

“真的没有少?”有人忍不住道:“地上这么多金刚丝,肯定是他拆的!要是没有少,他拆干什么?”

小夭也不反驳,只是道:“我这里有之前库房数目,谁要不信,可以亲自清点一下。”

众人面面相觑,却没人吱声,小夭为人精明仔细,在账目上绝对不会出错。

明珠神色缓和少许,她最厌恶的监守自盗没有出现,这让唐天在她心中的形象要好了许多。此人虽然粗鄙,倒也不是贪图小利之辈。虽然不明白为何这么多的金刚丝散得满地都是,但是总数没有减少,说明没有偷盗的事件发生。

明珠冷哼一声:“走吧。”

“不叫醒他?”小夭问。

“他想睡,那就让他睡个够。”明珠冷冰冰道。

众人都暗自乍舌,她们都很熟悉明珠的脾气,知道明珠姐这次只怕真的生气。倘若明珠姐不愿意,就连老太太,也不会勉强她。明珠从小就被老夫人以接班人来培养,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薛家,是要交到明珠手上。

想到不要嫁给如此粗鄙的男人,大家不约而同松口气。老太太一直希望找个身体强壮的姑爷,入赘到薛家,生儿育女,维持薛家的基业。

罪域环境恶劣,身体是最重要的条件,若是体质不好,婴儿极难成活。而且罪域没有能量,只能依赖血肉之力,无论哪种秘术,都是从锻炼血肉之躯开始。身体条件,是一切的基础。

薛家这些年,在这方面吃的亏太大,如今风雨飘摇,岌岌可危。若是下一代之中,再无强者出现,这薛家的基业,绝对难以保住。若非这些年有紫鹃家族相护,薛家早被瓜分干净。

明珠紧咬嘴唇,她管家已久,当然知道如今薛家的情况是何等危险,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薛家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盟友,全是女人没有自保之力的薛家,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是无法抵抗的诱惑。她们这些人,会被嫁入豪门大族弟子,薛家的金刚蚕驯养秘法,也会被迫上交,薛家转眼间,就被吞得连渣都不剩。

可是,一想到要嫁给如此粗鄙懒憜之人,明珠心里就难过无比。哪怕这个男人,可能没有任何名份,没有任何地位,但是明珠依然难以接受。

小夭见明珠的脸色不对,低声道:“明珠姐,今天是交丝的日子。”

明珠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难看。小夭话一说出口,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明珠小姐可在?”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明珠的眸子闪过复杂难明之色,她整理心情,脸上恢复往日的平静,举步来到前院。一位俊朗的男子,负手而立,悠然地欣赏院中的花草。

“秦公子!”明珠轻声道,上前盈盈一礼。

“明珠小姐!”秦子山洒然回礼,脸上和煦如阳光的笑容,令明珠微微失神。

她拢了拢额头的刘海,掩饰自己的失态:“交丝这样的事情,公子使唤下人前来即可,何必亲自前来?”

“大家都很忙,就在下太悠闲,再说,能见到明珠小姐,这可是美差。”秦子山目光灼热,清朗的声音,不仅不会令人觉得轻佻,反而透着一股真诚,充满令人信服的力量。

小夭在一旁心中暗叹,秦公子仰慕明珠姐,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就连老夫人那,也对此事保持沉默,装作不知。秦家就是紫鹃家族,才是此城之主,薛家受紫鹃家族照顾颇多,若是秦子山求亲,老太太亦难以拒绝,只是说,这件事的决定权在明珠身上。

但是面对秦公子的追求,明珠却从未回应过。

她从小被当作接班人培养,习惯从薛家的立场去思考问题。一旦她真的答应秦公子,那薛家除了并入秦家之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明珠避开秦子山灼热的目光,道:“丝已经准备好,公子请。”

薛家的金刚蚕丝并不单售,唯一出售的,便是紫鹃家族。金刚蚕丝不仅仅能够织成衣物软甲,还是极佳的弓弦,紫鹃家族从薛家购买金刚蚕丝就是用来制作强弓。

小夭脸色一变,她来不及阻止,明珠便已带着秦公子朝仓库走去。

“听说贵府买了一位姑爷?”秦子山笑吟吟道:“不知明珠小姐能否引见一二?”

明珠脸色大变,她这才想起来,唐天正躺在仓库里!天啊,自己这是被唐天气糊涂了,竟然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自己明明可以喊下人把丝从仓库取来,若是唐天和秦公子见面,那场面明珠完全不敢想象。

明珠勉强笑道:“没想到外面竟然会传成姑爷,真是令人诧异。只是一名男仆,老夫人见其可怜,又觉得家里诸事繁重,我们都是一群小姑娘,还是需要有人干干粗活。”

“原来如此,在下听信流言,真是不该!”秦子山认真向明珠一礼致歉。

明珠脸上笑容更加勉强:“公子如此多礼,太见外了。”

一行人,已经走到仓库门前,明珠不自主停下脚步。

怎么办……怎么办……

秦子山等了一会,见明珠还未推门,有些诧异:“明珠小姐?”

天人交战的明珠吓一跳,手上下意识地一推,仓库大门咿呀大开。

睡得正香鼾声如雷的唐天,再次呈现在众人面前,小夭不自地扭过脸,不忍卒视,实在太丢人了!

秦公子也愣住了,过了片刻方哑然失笑:“贵仆睡得真是香甜。”

明珠此时完全恢复平静,道:“他连续几夜值守仓库,颇为辛苦,我们且小声些,不要惊扰他。”

秦公子点头赞道:“明珠小姐体恤下人,心地善良,子山佩服。”他转身轻声对手下道:“你们的动作都放轻点。”

他之前听到薛老太太买了一位姑爷,早就想来看看,如今见唐天这般形迹,心头的石头顿时落地。他相信明珠的眼光再差,也绝对不会看上如此粗鄙之辈。确认对方对自己没有半点威胁,他的心态平和,自然就没有嫉妒之心,也懒得和一个下人计较,那太有**份。

唐天在做梦。

他梦到光明武会大举入侵大熊座,而商洲亦是烽烟四起,战火燎原。他梦到千惠身陷危局,梦到兵抽着烟带着大家拼死反击,梦到唐丑准备以身殉城,梦到凌旭昏迷不醒,梦到鹤浑身是伤,梦到井豪身插数剑,梦到豺狼族前仆后继,如同潮水般疯狂扑向敌人,梦到大熊座被付之一炬,熊熊烈火照红了天空。

无比的悲伤和愤怒笼罩他全身,他浑身战栗,仰天-怒吼。

唐天猛地惊醒,他发现自己坐起来。

呼……呼……呼……

他浑身汗水湿透,眼睛死死盯着地板石砖,喘着粗气。原来是做梦……梦境中的场面,太可怕了!

唐天突然坐起来,把仓库中众人吓一跳,明珠皱起眉头,语气有些不悦:“小唐,怎么了?”

唐天充耳不闻,死死盯着地板,还好……还好只是一个梦,无论如何,自己绝不会让这一切发生!

“小姐在问你话!”明珠身旁的一位侍女看不下去,忍不住高声喝道,她从未见过如此没有规矩的家伙。

唐天没有说话的心情,他直接起身,看也不看众人,一语不发,黑着脸自顾自走出仓库。

仓库众人面面觑,一片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