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九十三节 风暴来临

第六百九十三节 风暴来临

“你没事吧?”唐天看了一眼司马笑,忍不住问。

司马笑浑身瑟瑟发抖,面色隐隐发蓝。蓝海是一片能量海,由无数能量构成。零能量体的唐天和零部,都不受影响,不是零能量体的司马笑就遭殃了。蓝海的能量,不断地试图渗入了他的身体。

如不是勾玉护住他的身体,蓝能量只怕把他侵蚀得连渣都不剩。这种从未见过的蓝能量十分诡异,透着说不出的阴冷,侵蚀能力极强。

漫无边际的蓝海,令人绝望。

好几次,司马笑都险些生出冲动,想把自己重新改造成零能量体。每当这个时候,他的目光,都会不自主地投向身边的勾玉。

精致的容颜美丽得没有半点烟火气息,如玉的眸子,莹光浮动,红唇温润如水。如墨如瀑的黑色长发垂肩,宽松飘逸的霓裳羽衣让那具美妙的身体若隐若现,雪白修长的双腿就像最完美的艺术品,脚踝上系着一根红绳,赤足而立。

司马笑入主天蝎座,并没有放弃族盟,反而把整个族盟吞并进来。族盟所独有的魂将融合之术,亦被一并继承过来,在司马笑的大力支持之下发扬光大。

她是迄今为止,最完美的作品。司马笑见她的第一眼,便毫不犹豫把天蝎座的至宝天蝎勾玉,融入她的身体。

她的名字,也被唤作勾玉。

勾玉飘浮在司马笑的身边,柔和的玉色光芒,包裹着司马笑。玉光渗入司马笑体内,司马笑脸上隐现的蓝色逐渐褪去,重新恢复血色。尽管有勾玉保护,每过段时间,勾玉还是要替司马笑化解体内的蓝海能量。

“我没事。”司马笑松一口气,身体重新变得温暖和舒服起来,不由感慨道:“还好有我们家小玉。”

勾玉抿嘴微微一笑,美艳不可方物。

唐天一脸鄙视:“你这样依赖小玉,没志气!男子汉大丈夫,是要顶天立地的!”

司马笑一脸幸福:“羡慕吧,嘿,软饭可不是你想吃就能吃,这是本事,是能耐,是超阶魂术你懂吗?”

“我有千惠!”唐天不服气道:“我也有超阶魂术!”

“上官千惠啊……”司马笑摸着下巴:“那女人是有点猛,但是比起小玉来,还是差了一点!”

“放屁!”唐天勃然大怒:“千惠比小玉差?想打架吗?”

后面诸人脸上不自主浮现无可奈何之色,神经唐这么幼稚大家早已经习惯,可是司马笑是天蝎王啊,阴险狡诈城府深不可测,这么二的天蝎王,不觉得丢脸吗?

不会是假冒的吧……

大家一路听着两人没营养的对话,实在是受够了。

“我们走了几天?”钟离白问,他神情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放松。

从一进入蓝海,他和聂秋就遇到了和司马笑一样的麻烦,司马笑还有勾玉护着,他们可没有。两人只坚持了半天,就几乎崩溃。不过两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又是出色的武将,更懂得如何利用兵团的力量。竟然被两人折腾出一套用兵团来驱散蓝能量侵蚀的办法,只不过这种方法,只能控芒能力出色的武将使用。

“二十一天。”聂秋道,由于眼瞎的缘故,他对时间把握得更加精准,反而不受外界的影响。

钟离白皱起眉头,九天的时间,他们前进的路程也不短,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遇到任何东西。没有蓝侏儒,也没有像森林一般的冰蓝之枪,浩瀚的蓝海,单调而枯燥。

就在此时,忽然前方传来唐天的轻咦。

“怎么了?”表面上满不在乎的司马笑神经一直暗中紧绷,见唐天突然惊呼,心中不由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六分眼好像出了点问题,方向不是太对。”

唐天看着面前的蓝海,神色凝重。

“路不太对……”司马笑被吓到了,在这种鬼地方,方向不对,那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他吞了吞口水:“你们上次不是从这里走的?六分眼上次带你们走的哪条路?”

“上次?”唐天想了想:“上次我们遇到了风暴,被风暴送到红草滩。”

众人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忽然一丝难以察觉的颤动从远处传来。

唐天第一个察觉,忍不住再次轻咦一声,第二个反应过来的是勾玉,她美眸流露,脸上却是罕见的紧张。这一丝令人心悸的颤动,来得奇快无比,一开始远处只不过出现一道极细的深蓝色细线,但是转眼间,这一道蓝色细线,就变得手臂粗,声势滚滚,附近的蓝海犹如沸腾一般。

嗡嗡的颤动,包裹着众人,大家的脸色不由齐变。

轰隆隆!

当这份震颤席卷而至时,大家才真正感受到它蕴含的恐怖威力。

勾玉的反应极快,几乎瞬间一个矮身,扑到司马笑的背上。她像柔若无骨的水蛇,缠在司马笑身上,绝美无暇的脸庞埋在了司马笑的胸膛,浑身的玉光陡然暴涨,把两人笼罩其中。

聂秋的反应比钟离白快一丝,他目不视物,对能量的波动更加敏感,脸色大变之下,虽惊不乱,高喊:“防守!”

他身边的零部士兵如梦初醒,神情大变,连忙结成防御阵。

钟离白也反应过来,连忙下令。

大家刚刚准备好,汹涌而至的巨浪,排山倒海轰隆而至。在这天地之威面前,个人的实力是如此渺小、微不足道,无论是交缠在一起的司马笑勾玉,还是结成防御阵的零部,如同树叶枯枝般,被轻飘飘荡起。

几欲炸破耳膜的轰隆声中,只听到唐天兴奋的声音:“风暴……风暴来了……我们出发……”

这个白痴……

司马笑只想破口大骂。

可惜他还没来得及骂,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背后重重撞上,哇地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失去意识。失去意识前,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你以为风暴是你家的厢车么……

不知过了多久,唐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他只觉得头痛欲裂。足足好一会,他的瞳孔才恢复焦距。映入视野的,是昏暗潮湿的天花板,天花板角落里还有一大片地方长满绿霉,空气弥漫着难闻潮湿的气味。

好像……不是红草滩……

为什么不是红草滩……

唐天盯着天花板呆呆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上次大家就是风暴送到红草滩的啊……

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忽然发现自己身上被捆得紧紧,手上、脚上、脖子上,都插光针。他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半点力气。

这光针十分古怪,他提不起半点力气。不仅提不起力气,连魔鬼火都没有办法召唤。

自己成了阶下囚……

唐天呆呆地看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咦,自己怎么就成了阶下囚呢?但是他忽然一个激灵,他想起韩冰凝他们,不好!

他一激动,强自挣扎着想站起来,扑通,刚站起来一半,就摔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看看,连囚针都没办法完全禁锢他,多好的身体素质。简直就是钢铁之躯啊,肯定可以卖个好价钱。要是哪家贵妇看上了,买回去,嘿嘿……”

“卖到上面去,肯定能值不少钱。”

“听说这次,有个冰山美人哎,十多个人哄抢啊,王麻子都推掉了,他肯定是想留给自己用。没想到达琳小姐出面,当时王麻子那个表情,可惜你没看到,哈哈哈哈!”

“哈哈,谁让他欠达琳小姐那么多的人情,人情债,来得快!”

唐天愣住了,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他们说的是韩冰凝!

一股热血涌上头,唐天硬生生从地面挣扎起来。

“哟哟,这么激动,难道是老相好?”

一张圆脸汉子映入唐天的视野,唐天这才看清对方模样。对方的衣服破旧,神色猥琐,两眼凶光闪烁,显然不是良善之辈。

唐天想说话,但是喉咙里却发出不任何声音。

另一人也啧啧称奇走到唐天面前,上下打量着他,道:“真是一副好身体!你说,把他卖给薛家怎么样?”

“薛家?”他的同伴一愣:“你的意思是?”

“你不觉得这小子很符合薛家的要求么?”

“有道理!薛家一向大方得很,要是能让他们满意,我们就发了!肯定比卖到上面还赚!”

“走走走,去一趟薛家!”

两人迫不及待地提起唐天,便朝外走,唐天想挣扎,但是他却提不起半点力气。

唐天被扔进一辆货车里,刚才挣扎把他仅剩下的力气消耗殆尽,他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色,昏昏沉沉,意识有些模糊。那名圆脸汉子一直守在他身边,小心翼翼。

从未有过的酸软无力笼罩着唐天,唐天只觉得眼前一切都在摇晃,意识模糊不清。

大家千万千万不要出事啊……

我……要去救大家……

昏昏沉沉中,唐天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他好像发烧了!该死,这发烧得也太不是时候了!”

“怎么办?”

“怎么办?都到了门口了,再怎么也要试一下!不行再说!”

“晦气!”

“你快闭嘴,呆会别说话。”

唐天只觉得声音离他越来越远,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体内像有什么东西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