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九十节 巫马天

第六百九十节 巫马天

巫马天站得笔直,他这样站着已经超过半个小时。

面前咬着烟嘴,吞云吐雾的家伙就是南盟的头号战将?这家伙还是魂?魂居然能抽烟?看上味道不错的样子,呆会要不要问一下是什么牌子……

一开始他还有些惊惧,他不明白上面为什么点名要见自己。他虽然是元山兵团的兵团长,但元山兵团只不过驻扎在元山城的地方兵团。元山城是小城,元山兵团自然也不是什么大兵团,他们有的时候还得客串一下,维持治安、护送商队什么的。

自己这样的小人物,上面怎么会知道?

难道是平时卡油的事发了?还是创收的事发了?一路上他都提心吊胆,不过,倒也没有太多的恐惧。他又没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像这样的地方兵团,薪水少得可怜,还总是不能照常发,他们只有自己创收。上面对底下的这些小动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巫马天可是打定主意,要是上面拿这个来问自己的罪,那就先把欠的一年零七个月的薪水先付上。

反正这个破兵团长,他也觉得没劲得很。

破罐子破摔的巫马天,反而淡定下来。当他进入商洲,商洲的繁华让他张大嘴巴。各种商船来往如梭,到处在轰隆开发的建筑,琳琅满目的华丽招牌,一家比一家豪华。元山城的商业街和这一比,简直寒酸得令人羞愧。密密麻麻的人流,就像密密麻麻的云币在流动。

他以前没来过商洲,但是知道商洲是有名的穷地方。

沿途一座座新城,在逐渐成形。这样热火朝天的场面,让巫马天感觉到热血沸腾。

忽然,他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空气中的能量流动,让他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这里的能量流动,似乎受到某种控制啊……

这个发现,顿时让他所有的杂念一消而空。

然后沿途他有更多的发现,除了繁荣的商业,这里更多的是兵团。没错,就是兵团,他沿途起码见到四个正在训练的兵团。

当他见到兵的时候,有一肚子疑惑。

他站了半天,兵就像没有看到他存一般,巫马天还是知道点规矩的,长官没有发话,他自然不敢乱动。依然站得笔直,但是脑子里的发散性思维开始迅速泛滥。

他不知道,兵正在暗中观察他。

巫马天的个头不高,体形很瘦。额前耷拉的几缕软趴趴头发,看上去好几天没洗,搭配一张略胖的圆脸,有一种说不出的猥琐。眼神飘忽没有焦点,显然在发呆。站姿松驰,浑身没有一点紧绷,就像快散架的骷髅架。衣服前,一大块没有洗干净的油渍,不是最近沾染上去的。

面前这个家伙显然是老兵油子。

兵的目光老辣。

老兵油子在兵团里往往意味着麻烦,他们最懂明哲保身那一套,阳奉阴违是他们常用的手段,他们的血性大多被磨掉。有经验的将领,都非常不喜欢自己的队伍中,有老兵油子,兵团的风气很容易被带坏。

但是,这次遇到海盗袭击的十三座城市,只有元山城追击海盗,就是眼前这位巫马天。

“你有什么问题?”

兵冷不丁地发问,他注意面前的家伙,眼神游离,神情开始变得呆滞。

“问题?哦,烟蛮不错,能不能来根?”

发呆状态下的巫马天完全没有经过大脑,脱口而出,等他反应过来,脸刷地发白。

作死!天啊,这完全是作死!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作死?

自己对上官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讨烟!

巫马天只觉得眼前一片灰暗,完了完了,自己一定会被降职,该死的兵团长和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自己要面临失业,积蓄花光之后自己就要流落街头,自己的晚年一定很悲戚……

想象着自己晚年在四处漏风破房子里瑟瑟发抖的画面,巫马天悲从心中起,差点哭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回去一定要把自己的血泪教训,好好告诉手底下的人,现身说法什么的最有说服力……哦,一定不能忘了老王还欠自己的两万云币……还谁欠自己的钱来着?人可以走,账不能留……栓子去年说过要请自己吃顿大餐,唔,不能让他赖掉,去吃哪家呢?这个得好好想想,明生说过的那家烤猪蹄自己一直没去过,哎,好饿……

兵对巫马天张口问他讨烟,也愣了一下,他见识过这么多下属,还从来没有人问他要过烟。

“接着。”

兵倒是没有小气,直接扔了根给巫马天。

还沉浸在烤蹄的巫马天,下意识地接过来,一入手,这么细这么轻,他顿时怒了:“老板,猪蹄为什么这么小?”

简直欺人太甚!

他抬起头朝烤猪蹄老板怒目而视,当他看清楚面前那张脸,顿时如同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他张大嘴巴,整个人如同泥塑,一动不动,完全僵在原地。

“猪蹄?”兵的面孔被缭绕的烟雾挡住,看不真切,但是眯起的眼睛,就像刀锋般的寒芒在闪烁:“既然你这么喜欢猪蹄,从今天起,你就去处理猪蹄。虽然我们的炊事部没有这个菜目,但是我同意新加这个菜目。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向所有的兵团,提供猪蹄。”

巫马天张大嘴巴,他呆呆地看着兵,对这个荒谬至极的命令,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跪地求饶有没有用?抱大腿?泪流满面会不会效果好点?要不干脆很硬气辞职不干?会不会被门口的卫兵直接拖出去剁掉喂狗……

当巫马天从自己的脑洞中回过神来,面前的兵已经消失不见。

桌子上只有一张调令,他被调到炊事部。

这人生,太灰暗了!

巫马天颤抖地拿起调令,朝门走去,外面的阳光也无法消去他心中半点悲愤,他握紧拳头,满脸毅然绝然,他决定要让那个该死的烟鬼,明白什么叫士可杀不可辱!

他觉得自己慷慨赴死的决心已经引起门口卫兵的注意,他迎上去。

“这位大哥,炊事部怎么走?”

把巫马天调到炊事部,兵继续着他的日常工作。海盗袭城事件,好像对他半点影响都没有,他除了让各洲提高戒备,没有任何其他的实质性举措。

作战室,墙壁上挂着的巨大地图,上面画满各种颜色的线条,上面标记着一个个数字,密密麻麻,看上去令人头昏眼花。

房间的烟味很重,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一缕缕烟尘伴随着浮尘,在阳光中缓缓漾开。

兵从专注状态中回过神来,他的目光从地图上挪开。

伸了个懒腰,手下意识摸向烟盒,但是他的手很快停了下来,最近的香烟消耗得比较快,库存已经不多,要悠着点抽。

也不知道神经唐现在到哪了。

还有阿信他们,不知还好么。

眼前局面,并不比以前更加艰难,和那场整个天路的大战役比起来,甚至算得上清闲。但在那时,他虽然也很忙碌很紧张,但是只要完美地执行命令便足够,压力反而没有多少。天塌下来,上面顶着的人多了去了,轮不到他。

但是如今,所有的压力都在他一人身上。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容易想起唐天。虽然少年唐一天到晚发神经,没多少正常的时候,但是这家伙的神经简直粗大得像没有一样。少年唐永远不会觉得压力大,若是问他压力,他一定会很诧异抬头说,想那么多干嘛,直接把敌人打爆就好了啊。

所以唐少年在的时候,兵从来没有太多的压力。

自己果然不是一名合格的领袖啊。

不过,兵也从来没有想过做领袖,那多累啊,人生就是要享受,只要大家都在就好,神经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迷迷糊糊中,兵蜷缩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赛雷安全返回三魂城,大熊座上下,全都松了一口气。赛雷对于现在的大熊座来说,绝对是战略性的关键人物,出了半点差池,对大熊座来说,都是极大的损失。

赛雷高高昂着头,她的眼中浮动着火焰。

圣血兵团的血脉武甲,大大刺激了她。虽然她依然可以轻易地历数出血武甲的一大堆弊端,即便是从整体性能来说,【山之霜】对比【圣血】也绝不逊色。

但是对于心高气傲大姐头来说,全方位压制对方,才是唯一她可以接受的结果。

从她被称为【大师】以来,她第一次遇到了挑战,这令她的战意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那就来吧!

她心中发誓,一定要创造出,能够全方位打败【圣血】的全新机关魂甲!

她回来根本没有半点休息的意思,踩着高根鞋,风风火火朝实验室冲去。她杀气腾腾的模样,让沿途众人无不纷纷让路,这个时候触了大姐头的霉头,那肯定要死定了。

穿过训练场边的走道,训练场方向传来的一声沉闷异常的撞击声,让她不自主停下脚步。

她扭过脸,朝训练场望去,映入她视野的,是一架丑陋无比的机关魂。从她的审美来看,这真的是一架丑陋到极点的机关魂甲,臃肿斑驳的身体,就像得了怪病水肿的野兽。

“那是什么?”她脱口而出。

跟在她身边的枇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恍然大悟:“那是【怪兽】。”

“【怪兽】?”赛雷眼中亮起光芒。

“是的,怪兽是螺丝改装的。”枇杷解释道:“有一批成绩不是很好的学员,很适合怪兽,螺丝就给他们都做了一架。他们喜欢叫自己怪兽兵团……”

枇杷话还没说完,她便愕然发现视野中多了一抹鲜红的身影。

赛雷踩着高根鞋,直接跳入训练场内,一脚深一脚浅朝怪兽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