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八十五节 柳亚之重返

第六百八十五节 柳亚之重返

飞上天空的杰罗姆,注视着前方扬起滚滚烟尘,面色凝重。

探哨急报说发现一支兵团,他本以为是山霜兵团。山霜兵团决定保护赛雷大师撤回三魂城,早就成为金牛座上层社会的笑话。山霜兵团被形容为惊弓之鸟,胆小怯懦已经成为他们的专有名词,奥斯汀专门跑来绘声绘色的向杰罗姆转述。

杰罗姆当时很尴尬,山霜兵团若是惊弓之鸟,那zi被惊弓之鸟打败,又算什么?

直到他接到布拉德的秘宝通信,解释了他心中的疑惑,但是他也觉得山霜兵团有些小题大作。布拉德对这些人shi zai太信任了,被这些人忽悠住。什么金牛座可能被进攻,十有**是山霜兵团怕担责任,找个离开的借口。

不过,他知道布拉德是真的想复兴金牛兵团,其实他也一度想跟着布拉德同行。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了,他坐上这个位置费尽力气,如果他就这么放弃,再想回来可不容易。

布拉德当然有资格去追求虚无飘缈的理想,他是殿下,有资格做任何荒唐的事,未来依然能够登上宝座。他杰罗姆没有这个资格,守住眼下的成果,已经不易。

杰罗姆内心还是期盼布拉德能够成功,他身上军中,如今军中什么情形,他一清二楚。牛角兵团已经是金牛座数一数二的精锐,但是比起历史上的金牛兵团,也依然差得远。对这样的局面,他亦无可奈何。正因为牛角兵团是精锐,它自然也成为最佳的镀金之地,无数权贵弟子都想挤入其中,许多人是他绝对不能得罪。

和这些人斗争,占据了他绝大部分精力,比起操练士兵要累得多。

杰罗姆看清前方缓缓逼近的兵团,他不断地往下沉。这是一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怪兵团,一个个毛发雪白的怪物,组成的兵团,缓缓朝牛角兵团驻地逼近。

如果不是这些怪物,队伍严整,透着古怪,他甚至都怀疑这是一次兽潮。这些星魂兽,就像没有生命的机械一般。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一面旗帜上,顿时瞳孔一缩。

光明武会!

这是一支光明武会的兵团!

光明武会独有的光明旗,在风中飘扬。

布拉德……

杰罗姆手足冰凉,面色灰败,他怔然失语,布拉德的话,犹在耳边。

片刻后,他脸上恢复几分血色,沉声道:“立即派人,到后面拦住山霜兵团,让他们绕道。”

“是!”

“急报金牛宫,光明武会来犯!”

“是!”

“全军集结,准备应战。”

“是!”

杰罗姆有条不紊地发布命令,他镇定自若的表情感染了有些惊惶的手下,躁动的兵团立即平稳下来。

“天啊!光明武会的兵团!这是什么兵团?他们怎么chu xian在这里?”一名贵族弟子神情惊慌,下意识嚷道:“完了!完了!我们完了……”

他身后跟着一群人,个个神色慌张。

“临阵喧哗,动摇军心者,斩!”

杰罗姆冰冷的声音响起,剑光在空中一闪而逝,一个头颅飞上天空,血柱喷涌。几秒之后,无头尸体才扑通而倒。

鸦雀无声。

贵族弟子们个个面色煞白,不能置信,他们怎么想不到平时很好说话的杰罗姆,怎么像换了一个人。

“杰罗姆,你疯了!你竟然杀了亚伦!莫尔公爵是不会放过你的……”另一名年轻的贵族尖叫。

杰罗姆神情冷漠,他吐出一个字:“斩!”

他的亲兵知道将军已经动真格,毫不犹豫动手,如同离弦之箭,同时扑向这名年轻贵族。

“你们敢……”

惊呼戛然而止,年轻贵族呆呆看着胸口插着的长剑。扑通,他无力仰面全倒,他的眼睛睁得老大,哪怕已经死了,也不明白为什么杰罗姆会对他动手。

年轻的贵族弟子们噤若寒蝉,他们脸色煞白,唯恐发出丁点声音,引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此战之后,你们想怎么对付我随便你,但是大战在即,谁要犯军法,就别怪我无情。”

杰罗姆说完连看都没这些人一眼,便转身离去。

当他看到光明武会的旗帜,便明白zi的命运,明白金牛座的命运。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头曾经霸气无双的金牛如今是多么xu ruo 。

彻底撕去伪装的光明武会,是金牛座无法战胜的敌人。面前的怪兽兵团,他从来没见过,但是它们散发的可怖气息,却让杰罗姆明白,它们是光明武会的秘密武器。

山霜兵团那些人是对的,布拉德是对的,哪有比金牛座更好的猎物?

明白金牛座的命运,不知为何,他心中反而有一分释然。终于不用整天没完没了地应付那些腐朽的家伙,终于不用强撑笑脸,终于不用小心翼翼平衡各路势力。

布拉德,你要加油。

杰罗姆默默地在心里自言自语。在这个令人失望黑暗腐朽的帝国,布拉德是唯一的希望,是唯一值得守护的东西。

无论如何,也要为保护殿下的安全离开,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份希望留存。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杰罗姆持剑前行,鲜血沿着剑尖滴落在地,他神情平静,目光坚定,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清楚明白zi身负的使命。

如此战死,便也值得。

“披甲,吹号!”

牛角低沉的呜呜地在砂原城响起,像风吹过荒原。

柳亚之注视前方的砂原城,他舔了舔嘴唇,眼中带着一丝狂热。这是他投靠安长老之后的第一战,在三魂城机关魂甲的压制下,没有人还记得曾经chu xian过的血脉武甲。就连黑魂,都放弃了对血脉武甲的研究,他们认为它没有前途。

血甲会解散,大家分崩离析。

亲身操控血脉武甲与机关魂甲对战过的柳亚之,受到的冲击更强。他变得灰心丧气,他的生活变得一团糟,机关魂甲像梦魇般笼罩着他,他变得暴躁易怒、敏感疯狂、歇斯底里。

他的亲人远离他,朋友远离他,整个世界都远离他。

对于失败,他充满了不甘,他继续着他的研究,很快,积蓄花完,他变得穷困潦倒。

走投无路的柳亚之,却被人找上门。

当安长老chu xian在他家门前,微笑地说愿意资助他继续研究血脉武甲时,他对这个带着微笑的男人死心塌地。安长老没有食言,无论是经费,还是其他任何要求,都得到满足,甚至给他找来大量光明武会内部的绝秘资料。

柳亚之亦为之付出全部的精力,他废寝忘食,没日没夜。他研究出独特的【光明】系列血脉,并且成功把这些血脉移植到星魂兽体内。

经历一代代培养强化,【光明】系列血脉,开始展现出它的威力。

得到光明武会最有权势的长老支持,柳亚之的进展突飞猛进。高阶星魂兽,甚至许多珍稀的星魂兽从各处深山、荒泽被捕猎而来。

柳亚之终于打造出令他满意的作品。

【圣血】,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血脉武甲。九阶的雪猿王,经过改造、培育,打造出来全新的血脉武甲。柳亚之又花费无数心力,打造出光明武会历史第一支机关兵团,圣血兵团。

当安长老决定对金牛座发起攻击时,柳亚之主动请缨。

赛雷!

山霜兵团挫败牛角兵团的事情本身就不是什么秘密,金牛座出于对失败的遮掩,他们对山霜兵团进行大量的渲染,把它称之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机关兵团、大熊座的秘密武器等等。

有什么比在赛雷面前,击败她一手打造的最强机关兵团,更能证明zi?

光是想想,柳亚之就激动得不能自抑。

不过,他得先解决眼前的麻烦,牛角兵团。

不,他不觉得牛角兵团能够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看到眼前的年角兵团,缓缓逼近,队形严整,圣血兵团的将领们,倒是收起脸上的不屑。

“听说,山霜兵团一个冲锋就冲垮了牛角兵团?”柳亚之的声音非常难听,像是沙砾在玻璃上摩擦。

“情报上是这么说的。”说话的是他的副官单茂,他耸耸肩。

柳亚之脾气古怪,极难合作,被他退回的副官不计其数,连安长老也头痛无比,只好把zi颇为欣赏的武将单茂送过去。没想到单茂却柳亚之被留下,与其他副官维维喏喏不同,单茂有些玩世不恭,喜欢调侃,脾气又直,对柳亚之并不是一味忍让。

相反,柳亚之对单茂忍让得更多,因为单茂的水平极其出色。

单茂刚到圣血兵团,便毫不客气指出柳亚之设计的战术中几处错误。柳亚之勃然大怒,单茂寸步不退,双方险些打起来,心高气傲的柳亚之,决定用实际结果证明对方的荒谬。

然而最后的事实证明,单茂才是正确的。

柳亚之性格古怪,却认死理,单茂证明了zi能力,他的态度立即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从那之后,单茂迅速成为圣血兵团的二把手,得到柳亚之的信任。

“山霜兵团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柳亚之冷冷道。

“这种意气之争完全没有意义。”单茂不以为然。

柳亚之蓦地转过脸,双目充血地瞪着单茂:“你说没有意义?”

单茂可是知道,赛雷就是柳亚之的死穴,机关魂甲就是柳亚之的对头,只要输了对方半点,柳亚之便会发疯。

“如你所愿,我的团长大人。”单茂很识趣道。

一个冲锋,真让人头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