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八十四节 代价

第六百八十四节 代价

“给我杯水。”

布拉德毫无形象地一头仰在躺椅上,语气异常疲倦,仆人连忙飞奔倒水。

喝了些温水,布拉德终于恢复了几分精神,他眼中的阴霾却无法散去。想起这几天如同噩梦般的场景,他就觉得糟糕透顶。

他并不是个脾气火爆的人,他谦和忍让,但是这几天,他依然忍不住吵了架。各种流言蜚语,各种冷嘲热讽,铺天盖地,周围每个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yi yang。这些他都可以忍,早在他向赛雷跪拜恳求时,他就知道zi会遇到什么,他已然下定决心,他决不退缩。

他默默地忍受着,哪怕他身份尊崇,但他依然没有想过,用zi的地位去压制这些声音。这些声音充满了争吵,充满了嘲讽,但是它是一种声音,也许大部分人听到一笑了之,或者嘲笑讥讽,但是那些愿意去改变,那些心存幻想的人,也能听到这个声音。

这是他的幻想。

正是抱着这样的幻想,哪怕那些大腹便便的家伙,拿着描金的烟斗,用浓浓的嘲讽,几乎把烟气喷在他脸上,他也依然保持着克制。他知道他的作为,不可能讨这些人的喜欢,他也不在意。

直到当他听到父亲冷不丁地说“你没必要这么着急”,那带着一丝不满而又冰冷漠然的目光,让他如堕冰窖,手脚冰冷。

但是紧接着,一股莫名的fen,就像火山喷发,腾地直冲脑门,让他当场失去控制。他像一头fen的野牛,咆哮声震得整座宫殿都簌簌发抖,他通红的眼睛,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包括他的父亲。这位金牛王,第一次见到zi儿子如此fen,如此咆哮。

布拉德还记得父亲那手足无措满脸惊惶的mo yang ,莫名的,他心中愈发悲凉。

如今乱世已起,君主孱弱,群臣沉溺享乐不知进取,这样的金牛座让他看不到半点希望。

他闭上眼睛,努力排空zi的杂念,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片刻后,他睁开眼睛,淡棕色的眸子恢复平静。这样的金牛座他不喜欢,那就不喜欢,腐肉遍体,烂疮全身,纵横交错的权贵们,构成一个庞大的体系,还有他的父亲,他无力反对。

但金牛亦是他所热爱的金牛,生他养他之地。他身为金牛座殿下,无力把金牛从这片泥沼之中拉上来,但也要为金牛留一丝骄傲一丝信念。哪怕金牛被毁,哪怕故土有失,有这一份信念,有这一份骄傲,金牛就可以重塑!

高傲的金牛,牛角永远高扬指天如剑!

把失去的荣光找回来,把失去的骄傲找回来,这,就是他,布拉德,此生唯一生存和战斗之意义。

布拉德握紧拳头,他觉得zi的身体里充满用不完的力量,他觉得zi的肌肉就像钢铁铸就。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些天,他依然网罗了一群人,愿意为重塑金牛兵团而努力的年轻人。在这样的风言风语中,依然愿意毅然加入,他们胸中同样燃烧着和他一样的火焰。

忽然,仆人跌跌撞撞跑进来,送上一份消息。

布拉德接过消息,低头一看,脸色大变。他一言不发,直接朝外冲出去。

当布拉德赶到使团的时候,山霜兵团已经戒严,经过通报,他终于被允许进入兵团驻地。当他进入兵团驻地,他大吃一惊,因为他发现山霜兵团已经收拾整齐,随时准备出发的mo yang 。

“这是怎么了?”

他找到阿伦劈头便问。

阿伦面色凝重:“水瓶座被攻破的消息你收到了吗?”

“刚刚收到。”布拉德觉得难以理解:“我正想和你们讨论这件事,你们是这是怎么了?水瓶座被攻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只是劫掠,光明武会没钱了!”

“不,我们讨论过了。”阿伦沉声道:“光明武会这是要对黄道星座动手,这绝对不是劫掠。很简单,如果劫掠,光明武会根本不会杀那么多的贵族。光明武会这次把水瓶座几乎所有的世家贵族都杀得干干净净,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布拉德脸色刷地一下白了。

没错,如果只是为了财,光明武会大军压境,要再多水瓶座只怕都会给。可是把整个贵族阶层全都杀个干净,那只有一种可能,光明武会要彻底颠覆水瓶座原来的统治层。

“但那是水瓶座……”布拉德结结巴巴。

阿伦同情地看了布拉德一眼,这些天的接触,他知道这位金牛王子的为人相当不错,和那些肮脏的家伙不是一路人。他决定把话说得明白:“如果光明武会决定对黄道星座动手,他们绝对不会只对某个黄道星座动手。因为其他的星座缓过来,就会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一旦他决定动手,那么,他的目标一定不止一个。而我们认为金牛座,是最有可能被攻击的目标之一。”

“为……为什么?”布拉德喉咙发干。

“因为你们太弱。”阿伦没有客气,一针见血:“在这个阶段,一旦陷入缠斗,对光明武会非常不利。他们需要闪电般解决战斗,这样他们才挟着胜利之威,震慑其他星座,冲垮他们的联盟。”

布拉德发现zi竟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他的脑子乱成一团浆糊。

“很抱歉。”阿伦放缓声音:“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赛雷小姐的安全。所有的事情,都没有此事重要。我们决定提前撤回,我们晚上出发,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来找我们。”

阿伦拍拍呆若木鸡的布拉德肩膀:“你好好想想。”

说罢转身离去。

布拉德失魂落魄地离开山霜兵团驻地,他忽然猛然醒悟过来,疯一般地冲向金牛宫。

“什么?光明武会很有可能攻击我们?”金牛王心中不以然为,但是想到儿子昨天fen咆哮的mo yang ,他还是尽量克制:“没有什么征兆表明光明武会会进攻我们,我们有什么呢?我们可不是水瓶座那些土豪,在黄道十二宫里,我们只能算中等。攻占水瓶座之后,再进攻我们,除非他们疯了,那会让其他星座感到深深不安,所有人都会联合起来反对他们。光明武会没有任何理由进攻我们。”

他看着布拉德充满血丝的眼睛,an wei 道:“布拉德,我想你最近是有点太辛苦,我认为你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去牛角湾好好度个假期吧,什么时候你觉得放松了再回来。这里的事情你不需要操心……”

布拉德不知道zi是怎么从宫殿出来的。

他鼓起勇气,找到大元帅,把阿伦他们的猜测说给元帅听。元帅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一个可笑的笑话,他拍拍布拉德的肩膀,说不要害怕,金牛座能够击败任何敌人,包括牌桌上。说完他便换衣服,哼着小调,去准备参加晚宴和牌局。

布拉德又和杰罗姆说话,杰罗姆也不相信,好在杰罗姆并没有像别人那般劝他休息或者嘲笑他。杰罗姆知道布拉德的志向,只是对他说既然山霜兵团打算离开,就跟着去,早点把金牛兵团重建,这样哪怕遇到危险,也能多一份保障。

布拉德终于明白,没有人会相信他,没有人会相信光明武会会进攻金牛座。

相反,山霜兵团提前撤退的消息传开,于是山霜兵团成为人们口中的惊弓之鸟,他们嘲笑山霜兵团胆小如鼠。认为大熊座不过尔尔,一点风吹草动,便这么大的反应。

这种普遍的乐观,让布拉德感到恐惧。

他并不只是被阿伦说动,其shi zai他的内心深处,在他第一眼看到这份消息的时候,他便有着隐隐的不安和恐惧。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正是这份模糊的不安,让他去找阿伦他们讨论。

山霜兵团驻地,山霜兵团已经完成所有的出发前准备工作,如今全体都在休息,deng dai 时间一到,便出发。因为担心接下的行程会遇到战斗,阿伦希望士兵们能够保持较充足的体力。

“他蛮可怜。”陈子霖忽然开口。

“你说布拉德?”阿伦转过脸。

“是啊,面对这么一个无药可救的星座,他已经算得上勇敢。”陈子霖感慨道:“而且,他内心一定很挣扎痛苦吧,眼睁睁看着金牛座滑落深渊却无能为力。”

“他确实不错,所以我才会和他说那么多。”阿伦点点头,同意子霖的说话。不过说起挣扎和痛苦,他忽然想到以前的豺狼座,想起那食不裹腹的日子,贫穷、卑微,有如蝼蚁,为了能够吃饱,他们愿意充当战场的炮灰。

那时的豺狼座……

阿伦想起百万血脉觉醒计划时整个豺狼座的沸腾,想起大家为了一个名额你争我夺,想起长老们严厉的训诫……

每个人都拼尽全力,为了能吃饱,为了能养活家人,为了能赢得那一声夸赞,为了能够追随狼王。一战战,一点点脱胎换骨,他们重拾尊严,如今的豺狼人,以坚忍善战闻名,是天下有数精兵。很多人闻风而至,挥舞着钞票,但是每一位豺狼人心中,都是为了追随那个人而战!

“但是,理想要付出代价,尊严要付出代价,想得到越多,付出的代价就越大,什么都不会凭空得到,对吧?”阿伦忽然道。

“嗯。”

地面震动,两人站了起来。

布拉德带着一群游兵散勇,举着一面破旧磨损的旗帜,朝这边狂奔而来,旗帜上的金色野牛,在风中奔腾激荡,宛如活过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