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七十九节 聂秋、钟离白、零部

第六百七十九节 聂秋、钟离白、零部

与雷昂的谈判顺利得超出唐天的预期。

不知道是训练场上那架丑兽给雷昂带来了一丝震撼,还是狮子王本身对圣域就充满了征服的渴望,还是与光明武会深不见底的仇恨,雷昂毫不犹豫选择了和唐天结盟。

他没有逗留太久,因为近期他们正在计划向光明武会发起一波大攻势,唐天的这批秘宝可谓雪中送炭。

作为回报,他把两名属下送给唐天。

“他们的水平不错,但是我那里没有他们的位子,跟着我也是荒废了他们这一身本事。”

雷昂的这句话,在唐天眼中,绝对是赤祼祼的炫耀。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大熊座的军事体系,比起狮子座还是稚嫩得很。狮子座拥有天路最完备的军事体系,数量众多的武将學院,军人地位崇高,高层的重视,共同形成良好的风气。狮子座的年轻人,更愿意成为一名出色的武将,而不是一名实力强劲的武者。

狮子座从来没有缺过武将,在很多时候甚至出现过剩的现象。

聂秋和钟离白便是如此,两人才华横溢,但是资历身世一片空白,狮子座各大兵团的位子已经满,他们不愿意荒废年华在后备的位置上一直干耗下去。

雷昂其实也不愿意放两人走,但是对于这样的局面,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狮子座拥有最完备的武将体系,数目最多的武将源源不断被培养出来。两人的前辈學长们,正值壮年,战功赫赫,资历家世皆强。在俩人面前,还有无数人在排队,雷昂虽然欣赏两人,但是也绝对不愿意为两人打破这平衡。

两人知道自己得不到机会,他们的目光,便瞄准了大熊座。在外界看来,大熊座名将辈出,人才济济,但是两人却另有看法。大熊座最出名的几位名将,全都是魂将,虽然大熊座从一开始便努力培养武将,但是武将的培养同样需要时间,这些年轻人还需要成长,需要实战来证明他们的能力。

两人没有私自投奔大熊座,而是主动找到雷昂,诚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并不知道唐天邀请了雷昂的绝秘消息,但是他们认为大熊座名义上未与狮子座结盟,但是实际上却始终发挥着狮子座盟友的作用。

既然己方没有位置,那么提高盟友的实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雷昂听完两人的阐述,沉默片刻,还是答应下来。

唐天打量着两人。

聂秋略有点婴儿肥的圆脸,脸色苍白,个子不高,柔软的短发,搭在额头,安静得像个乖學生。唯独不同寻常的,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始终闭着,嘴角挂得浅浅的微笑。

唐天有些惊讶:“你的眼睛……”

聂秋微躬,温声道:“是先天失明。”

“那你怎么指挥战斗?”唐天忍不住好奇地问。

“是感知。”聂秋脸上挂着浅浅而柔和的笑容:“属下的感知,比较出色。”

唐天恍然大悟,但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凭借感知来指挥战斗。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唐天忍不住多看了聂秋两眼,聂秋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

唐天的目光挪到钟离白身上。和聂秋比,钟离白是另一个极端,浑身刚健的肌肉线条,他的脸庞如同刀劈斧削,脑后扎着的小马尾,粗硬的头发让它看上去像扎着一蓬铁丝。绿豆大小的眼睛目光凌厉,哪怕随意地站在那里,都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他就像一头随时会欲择人而噬的野兽。

钟离白的个子非常高,超过两米的身高,让唐天不得不仰起脸问:“你擅长什么?”

“破坏。”钟离白的声音低沉有力,仿佛从胸膛嘶吼,说起话来,他会不直觉地眯起的眼睛,凶光闪烁。

“你们是同學吗?”唐天好奇地问。

“不是的。”聂秋的语气温和但异常坚决。

“不是!”钟离白语气就相当不善。

“属下就學于狮心武院,钟离将军就學于烈火武院,两座武院的竞争比较激烈。”聂秋恢复温和的语气。

“死敌!”钟离白冷哼,寒气四逸。

唐天恍然大悟,觉得更加有趣。

他摸着下巴看着两人,忽然问:“你们是想去圣域,还是在天路?”

“属下愿意前往圣域。”

“圣域。”

两人的答案出奇一致。俩人都是极端聪明的人,大熊座如今的格局早就成形,不如到圣域另外开劈一番天地。而且俩人对圣域同样十分好奇。

“去圣域的路很危险。”唐天好心提醒两人。

“武将就是一个危险的职业。”聂秋道。

“没事。”钟离白不以为然。

唐天也不再废话:“那我们签定武魂契约吧。”

至于两人的本事如何,让兵来判断。

两人心头松一口气,他们最担心的就是唐天对他们不放心。如果上面的老大不放心,意味着你永远无法得到真正的支持,对于一名武将来说,下场往往是悲剧。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大展拳脚而来,没有其他的意图,无法背叛的武魂契约能够让他们迅速得到信任。

两人毫不犹豫和唐天签定武魂契约。

“你们好好休息一下,两天后出发。”

韩冰凝神情专注,身形如磐石纹丝不动,她的目光没有离开剑尖半点。剑尖的灰焰,犹如被冰霜冻住,极其缓慢地吞吐不定,细小的冰棱,以肉可见的速度在韩冰凝的睫毛上生长,淡淡的冰霜染上双眉。

在不远处,梁秋双脚微蹲,一层薄薄的灰焰附着他十指,他面色凝重,十指如抱重球,缓缓转动,浑身早就汗如浆出。

阿莫里怒目圆睁,浑身肌肉贲起,几乎要把衣服撑爆,刀身的灰焰狂舞不定,一步一吼一刀,每一步地动山摇,每一吼声如霹雳,每一刀如狂风怒号。

司马香山犹如一团影子,在训练场内飞奔,他的身形带起一层模糊的灰影,原本就飘忽莫测的身影,如今有如幽灵一,阴诡难测。

这种灰色的火焰,便是他们摸索出来的【小零焰】,零能量体的天赋。

本来他们想叫【零焰】,可惜这个名字早就被唐天用了。而且它的威力不如零焰,毕竟零焰之中,还蕴含着魔鬼火。反倒有点像零焰的削弱版,所以被称之为小零焰。

虽然没有零焰那么霸道,但是小零焰的威力依然惊人。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它能够抗衡圣者的魂术,如果就小零焰击中,那就会更糟糕,它湮灭能量的效应,会渗入目标的体内,破坏目标高度能量化的身体。就连圣者挨了一记,也会遭受重创,圣者的身体能量化程度更高。

韩冰凝他们这群人,被称为零部。

零部队员如今的数量,如今已经达到两千人,他们绝大部分都是在黄金武者阶段,完成去能量化。在很长的时间里,零部众人都相当茫然,零能量体的威力不小,但是接下来该如何修炼,没有人知道。而在唐天摸索出【零焰】之后,韩冰凝几人根据唐天的经验,创出【小零焰】,零部的实力,才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零部一直进行着兵团式的训练,除了没武将之外,零部和兵团没有任何区别。韩冰凝他们倒没有想过组建兵团,而是觉得以后,大家的作用还是进入兵团担任攻坚手、先锋营之类。

提前进行这类训练,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融入到兵团之中。

零零零,修炼时间结束的铃音落在众人耳中,如同天籁一般。扑通扑通,精疲力竭的众人,个个瘫坐在地,东倒西歪,只有韩冰凝拄剑强撑着,一边拼命喘气,一边闭目调息。

附近几个训练场上的哀嚎声成片地响起,大家都在抽气。但是很快,大家便陷入寂静,这是他们出发前最后一次修炼了。

平日里最讨厌的修炼,此时似乎也变得不那么糟糕,反而有一丝淡淡的留恋。

要进入战场了,以后想这么轻松悠闲地修炼,是不可能了。大伙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大约十分钟后,大家才恢复稍许力气,那一丝留恋渐渐消散,大家的心中,被好奇取代。

“也不知道,圣域到底是什么样。”司马香山喃喃自语。

“难道小山山害怕了?”阿莫里嘿然道,朝司马香山挤眉弄眼。

“神经病。”司马香山给了阿莫里一个白眼,和这个浑球纠缠,绝对不是什么理智的选择。

“我是有点紧张。”梁秋笑道,他不掩饰自己的情绪:“听说圣域的人,一出生就是圣者,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可怕的地方。”

大家的脸色顿时不是太好,圣者在天路已经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而在圣域,却是稀松平常。圣者的海洋,这让每个人立即感受到压力。

“怕不什么!”阿莫里满不在乎道:“神经唐不是在那耀武扬威吗?我也要去!让他们见识一天,我们大熊座的英雄!”

“大熊座的英雄?脸真大!”司马香山冷嘲热讽。

“你说我脸大?”阿莫里大怒:“要打架吗?”

“你以为打架你的脸就会变小么?满脸横肉!”

“满脸横肉……我要杀了你……”

听着阿莫里和司马香山两人的激烈争吵,韩冰凝缓缓睁开眼睛,宛如冰晶的眼睛,剔透无暇,折射着太阳的光芒。

终于可以和你并肩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