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七十四节 布拉德的恳求

第六百七十四节 布拉德的恳求

被陈子霖肢解分散的冲击,没入阿伦体内,却没有撼动这名硬汉分毫。

他一动不动,像具雕塑,浑不在意。因为陈子霖的存在,他可以尝试一些危险而凌厉的攻击,三步杀就是这样的杰作。他对陈子霖的绝对信任,让两人之间的默契无间,没有后顾之忧的阿伦,就像一头猛兽,豺狼人的坚忍和勇悍,在他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阿伦一言不发地注视着面前凌乱的敌人,他保持着戒备的姿势,整个兵团保持着同样的进攻姿态,这是为了能够给对方施加压力。

虽然对方主将脸上的呆滞和惊愕,士兵们脸上的恐惧和麻木,都显示出这支兵团已经失去战斗力。

但是阿伦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对方的地盘,他现在肯定已经借势掩杀,彻底消灭对方,把危险彻底扼杀在摇篮之中。

阿伦的眸子,幽深得就像不见底的深潭,如此肆意张扬的攻击,却没有在这汪幽潭上下半点光痕波纹。

这就是阿伦。

刚毅而无畏,悍勇而沉静,大将之风。

杰罗姆脸色苍白,他非庸手,面前的敌人流露出来气质,让他心惊胆战,心中竟然提不起半点抵抗的勇气。他此时心中充满羞愧和挫败感,他精心磨砺的牛角兵团,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被一个无名兵团在一个照面之下,便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一时间,他心中茫然,不知所措。

没有人说话,偌大的荒野,一片死寂,唯有风拂过,吹散山霜士兵浑身蒸腾的热气。

同样的银色,却泾渭分明,刺得每一个目睹这一幕的金牛人眼睛生痛。他们想闭上眼睛,但是这一幕却仿佛有魔力一般,他们无法做到,只能怔怔地看着。

他们为之失神,恐惧、惊骇、茫然、绝望、灰败都在他们的脸上,他们神情呆滞,嘴唇哆嗦。就连刚才挡下三步杀的十名圣者,此时都集体噤声,他们的手臂,颤抖不止。

忽然,轰隆轰隆。

脚步声打破寂静。

一片仿若凝固的银色之中,一个如山的身影,缓步上前。

士兵们还没有从震撼之中恢复过来,杰罗姆失去焦距的瞳孔,恢复一些神采。

阿伦在距离对方,还有十丈远地方的停下来,啪,银色阔剑剑尖没入泥土。

这是……

杰罗姆心头猛震。

握着银色阔剑的手腕一抖,嗤,锋锐的剑芒毫不费力地破开地面,就像一把裁纸刀从纸面划过,向远处延伸。

一道笔直的剑痕,拦在牛角兵团的前方。

“冲撞使团者,斩!”

阿伦沉声丢下这句话,看也未看杰罗姆一眼,便转身返回队伍之中。

杰罗姆的血腾地涌上脑门,他的脸涨得通红,几欲渗出鲜血,他死死地攥住拳头,浑身气得直发抖。这道线,犹如划在他的心头。对方这是在警告他们,不要越过这条线。

可是,这是金牛座,这是他们的地盘!

金牛座人就像火山一下子被点爆,他们群情激愤,破口大骂,叫嚣着给他们好看。

布拉德脸色阴沉地求见赛雷,赛雷这次没有拒绝。

“贵方这样的行为,是在挑衅我们!”布拉德盯着赛雷,语气森寒。

“是吗?”赛雷慵懒地应了声:“他们只是尽职责,保护我的安全,有什么问题吗?倒是贵方的兵团故意冲撞的行为,相当不友好。”

“他们只是想快点赶到迎接贵方,却遭到贵方的攻击!而且,这里是金牛座!”布拉德面无表情道:“我们做什么,需要谁同意?”

“你说错了,这里是金牛座,只是现在是。”赛雷懒洋洋道:“以金牛座现在的样子,能撑几年难说得很。”

布拉德怒极反笑:“哦,难道大熊座还想染指我金牛座?赛雷小姐虽然是我们的贵客,但是我们的容忍度也是有极限的……”

“是你们求我来的。”赛雷打断布拉德的话,她瞥了布拉德一眼,嘴角浮现若有若无的嘲讽:“要我现在走吗?太好了,我时间紧张得很,手上的实验还有好几个。如果金牛座不欢迎我,我马上返回,大家不要浪费时间。”

布拉德一窒。

该死的!

他只觉得胸口憋了一股火焰,他所知道的那些妥协那些内幕,此时就像焰舌在舔拭着他的心。

赛雷的眸子变冷,淡淡道:“金牛座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不要说伊凡家,我没有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就烧高香吧。如果你们还沉溺在祖上曾阔过,那我们没什么必要可谈,一个注定消亡的破落户,还是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注定消亡的破落户么……

布拉德嘴里苦涩无比,他想大声反驳对方,可是万千语言到了喉咙口,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兵团,已经是你们最强的兵团之一吧。”赛雷好像没有看到布拉德的脸色,自顾自道:“一个回合被击溃,哦,我不能太低估你们,也许可以撑到两个回合。”

赛雷的话毒辣得就像一把剑,插进布拉德的胸膛。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羞辱我们?”布拉德涨红了脸,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的双目直欲喷火。

“差辱你们?不不不!”赛雷站了起来,她立在厢车上,居高临下,脸上说不出的戏谑:“你们值得我羞辱?你们什么都没有,连祖辈遗留给你们的财富,也已经开始见底。你们穿着满是补丁的礼服,还一本正经骗自己,它和当年一样,多么华贵多么高雅。这样的人,值得我去羞辱?”

布拉德脸上青红交加,他心中生出强烈的冲动,掉头就走。

对方就是来羞辱他们的!对方根本没有半点诚意!没有任何诚意的妥协,什么都换不来,这样下去,只会白白被对方的羞辱。

“我来金牛座只有一个目的。”

赛雷的话让准备转身的布拉德一顿。

“我只是想看看,当年那支威名赫赫的金牛兵团,可还曾留下一点种子,可还有哪里一丁点可以复兴的希望?”

布拉德浑身剧震,他不能置信地抬起头,结结巴巴道:“金牛兵团……复兴金牛兵团……”

赛雷没理他,自言自语:“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金牛兵团复不复兴,又不关我的事。”

“你能复兴金牛兵团?”

布拉德猛地上前,他激动无比,浑身的每块肌肉都因为激动而颤抖。但是他只迈出半步,就被凛冽的杀机锁定,厢车旁的蒙塔等人神情不善地盯着布拉德。

激动的布拉德他继续朝赛雷走去。噗噗噗,他身上骤然浮现交错纵横的细小伤痕,鲜血飞溅,蒙塔等人封锁的气机凝实如刀。

布拉德浑若未觉,他眼中只有赛雷,激动颤抖地问:“你真的能复兴金牛兵团?”

赛雷耸然动容,看着布拉德那张激动失控的脸,她心中暗自感慨。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沉沦腐烂啊。

她扬起手臂,示意蒙塔等人不要动手。

“这只是我的一个构想。”赛雷坦诚道:“金牛兵团消亡太多年,能不能复兴,我也不知道。金牛兵团最重要的是黄金具装,这个我有点想法,但是你知道,光有具装也未必能够……”

“我参加!”布拉德已经顾不得其他,他扑通跪倒在地上,向赛雷请求,他激动得语无伦次:“请让我参加,无论条件,我都参加!我要复兴的金牛兵团,我要复兴金牛兵团……”

他语无伦次,他泣不成声,眼泪啪嗒砸在泥土里。

赛雷吃惊地看着布拉德,她没有想到,在她认为腐朽堕落到无可挽救的金牛座,竟然还有像这样揣着梦想,愿意为梦想而不顾一切抛弃尊严苦苦乞求的人。

这样的热情,她只在大熊座看到过,曾经她以为,这是大熊座才有的气质。

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这边,看着失控的布拉德,片刻的寂静之后,一片哗然。他们脸上浮现难堪、气愤、鄙视、羞愧的表情,一些人情不自禁用袖子掩面。

“天啊!殿下这是怎么了?太丢人了!”

“复兴金牛兵团?这样无稽的事情,殿下竟然信以为真,也太天真了吧!”

“是啊!殿下难道以为只有他一个人关心金牛座吗?这样失仪,太不应该了!”

……

布拉德趴在地上的身体颤抖着,他的双拳情不自禁地捏得指节发白,那些话,锋利如刀。

“听到他们的话了吗?我脑海里只是一个设想,为了一个设想,你这样做,值得吗?”

赛雷的话,从头顶上空传来。

她站在厢车,凝视着布拉德。

布拉德扬起头,他的眼泪已经止住。眼睛深处还能看到被深深刺痛的悲怮,但是他的脸上,却透着一往无前的刚毅坚决:“只要有一丝希望,布拉德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你,也许你受尽嘲笑,你可能失去现在的地位,失去现在的一切,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

布拉德昂着头,毫不回避赛雷的目光,他像个士兵一样,大声回答:“没有梦想不需要付出代价,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那双眼睛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赛雷嫣然一笑,意味深长道。

“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