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六十五节 巫王海的祝福 【第三更】

第六百六十五节 巫王海的祝福 【第三更】

钻进暗流区,唐天只觉视野一暗。

一个个光团笼罩的身影飘浮在眼前,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紧张,他们浑身的光团也并不是太稳定。但是不知为何,唐天有些想发笑。

“等你们的实力再强一点,可以到这里来修炼。”

唐天说了一句和眼前战局毫不相关的话。

小二从唐天体内飞出,他好奇地打量着周围,上次唐天来的时候,他正在修炼。暗流区的能量相当奇特,有点像虚空暗炎,但是更加驳杂。不过,这里对他而言,倒是一个不错的修炼之地。他抛出手中的狱海圣剑,狱海剑飞入乱流之中,如鱼得水,不时发出轰鸣。

井豪手中的圣血饮发出一声颤音,仿佛对狱海圣剑十分不屑。

三族弟子们睁大眼睛,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剑还会如此地通灵,简直就像活物一样。

受到嘲笑的狱海好似被激怒,轰地黑炎暴涨,墨汁般浓郁的虚空暗炎,化作一条条黑色的火龙,凶狠狰狞,围绕着狱海圣剑肆意飞舞。

狂暴的杀意席卷众人,三族弟子满脸骇然。

黑色圣血饮岂是甘于雌伏之辈?受到挑衅顿时暴怒,黑色剑身上“圣血饱饮方知味”一行血字红光暴涨,鲜艳欲滴,一股血腥味就充斥每一个角落,暗流区黑色能量乱流如同染上一层血色。

满脸骇然的三族弟子,此时个个脸白如纸。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凶悍绝伦的剑!而且,一出就是两把!

小二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井豪手中的圣血饮,他知道那把血剑很凶戾,但是没有到,它竟然能够压制狱海圣剑,而且还是进化之后的狱海剑。如果细看,便会发现狱海剑那几条飞舞的黑龙额头,都有一抹淡淡的七彩斑斓印记,那是噬魂焰。

这才配得上圣血饮这个凶残的剑名!

小二修剑,对于剑天生喜爱,虽然此剑的血味太重不合他的品性,但是一把剑能够进化到如此地步,它必然有着极其辉煌的过去。

不过,能量暗流的性质,和虚空暗炎非常接近,对于狱海剑来说,这是极佳的补品。小二心念一动,也许,狱海剑能够在这里第二次进化。

剑随心动,狱海剑那几条黑龙,蓦地张开嘴巴。

嘶!

危险而致命的能量暗流,疯狂地涌入黑龙嘴内,浓郁的黑色虚空暗炎立即壮大,变得更加幽暗,连剑身都仿佛被这团黑暗所吞噬。

遥远的虚空狱海,巫王海蓦地睁开眼,满脸震惊。

他身下由无边暗炎构成的狱海,陡然暴涨,轰,一道黑色的火柱从他身后,冲天而起。紧接着,又是一道粗壮的火柱,冲入头顶虚空。

狱海恍如沸腾。

自己的學生,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巫王海一阵失神。

狱海剑借助的是虚空之中这片无边狱海之力,当年巫王海封圣时,取狱海暗炎为剑,赋予神禁,而他的灵魂需要镇守这片无边狱海,名为镇守,亦则有如禁锢。

十多年前,那人破开虚空,向他求一缕狱海剑意。

那可是个相当有趣的人,巫王海答应下来。

巫王海知道,那人并不止只问他求来剑意,因为那座暗无天日的宫殿内,封存着诸多圣剑意。那个沉默的少年,是一位极好的學生,巫王海十分喜爱,亦心怜其背负如此深重的使命和责任。他借助这一丝感应,倾囊相授。少年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进步神速。

有一位如此出色的學生,继承自己的衣钵,自己镇守这片狱海,才有价值。

可是……

他抬起头,看着那些喷涌冲天而起的暗炎,脚下沸腾的狱海,隐隐有失控的危险。

他的脸上却露出微笑。

你的成就,终于要突破我镇守的狱海吗?真是太好了!

一千五百年的光阴,一千五百年枯燥无聊的等候,终于迎来超越我的继承者。

我已等候太久,我已迫不及待。你有着无限的未来,身为你的老师,我很欣慰,我很荣幸,这是一名老师最由衷的喜悦。

我的學生,请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巫王海张开双臂,黑色长发如同群蛇乱舞,沸腾的狱海,更加疯狂。他身形急速坠落,如同一把剑,没入狱海之中。

狂暴的狱海,骤然平静。

狱海剑正在疯狂地汲取黑色的能量暗流,它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贪婪而疯狂地汲取周围的能量暗流。包裹着剑身的暗炎此时浓郁到极致,忽然,小二的目光暴涨,他紧紧盯着剑尖。

原本剑尖处的厚厚黑炎悄然凝固,就好似重新凝结成剑尖,但是转眼间,凝结的剑尖再次消失。

等等!

不对!

凝结的剑尖,依然在那,只是它已经变成透明,如空气一般透明,在这片能量暗流之中,几乎难以察觉。

一缕带着祝福的意念传来,小二身体一颤,这缕意念他极其熟悉,从小學剑的生涯,恍如走马灯似地在他眼前掠过。那些黑暗冰冷的日子,没有欢乐,只有令人窒息的苦修,这缕意念是那段日子唯一的一抹温暖。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狱海剑學得最好。

他从来没有和那缕意念对话过,他只是默默地感受着,聆听着。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缕意念是圣剑狱海的剑意。

小二嘴皮颤动一下,他没有说话,片刻后,他生涩地轻声自语:“老师,谢谢。”

井豪注视着那把薄如蝉翼透明的狱海剑不断成形,手中的圣血饮在拼命地挣扎,灼烧着他的掌心,他无动于衷,浑若未觉。他眼中只有那把从黑炎中浴火新生的新剑,眼中尽是赞叹,他能感受到剑本身的意志经历这次洗炼,发生了惊人的蜕变。手中的圣血饮之所以如此躁动,就是因为它察觉到能够与它匹敌的剑出现。

完成进化的狱海剑,安静地飘浮在空中。

这片暗流区狂暴紊乱的能量暗流,一下子稳定下来,刚刚还仿佛狂风暴雨,此时已风平浪静。

众人浑身压力一松,但是没有人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把薄如蝉翼的狱海剑牢牢吸引。恍如实质的剑意,镇守着这片暗流区。

唐天看了一眼小二,没有出声。

狱海剑的进化,可谓如虎添翼,己方实力大涨,但是唐天却没有多少喜悦。他和小二心神相通,他能够感受到那缕意念,也同样能感受到小二的心情。

他想鬼爪了。

他摇了摇脑袋,把脑海中的杂念抛掉。他不自禁地握紧拳头,鬼爪,我不是小孩了,我已经是大人了,我有我的使命,我有我的责任了。

我要带着大家,赢下去!

鬼爪,我一定做得比你期望的更棒!

少年的心,坚决如铁。

唐天默不作声,悄然从暗流区里钻出来,朝入海口方向望去。

那里,战斗已经开始。

轰轰轰。

如同雨点般的攻击,轰在要塞的光罩上,光罩不断地颤动。步子非心中庆幸,对方只有一艘攻城船,破坏力有限,否则的话,今天就麻烦了。

不过,他也知道,哪怕没有攻城船,要塞被攻破,也是个时间的问题。三艘白银战舰,六艘白银级战船,这样豪华的配置,绝对不可能是海盗。

步子非甚至猜测对面敌方的主将,极有可能是自己的熟人。

不过,他很快便发现,宝光乡团的战斗力,比他预期的要更强。在森林剑堡经历了两场艰苦卓绝的守城战,宝光乡团的实力进步极大。

不仅仅是同步率这类纸面上的战斗力,还包括心理素质,步子非深知这种看不见的战斗力有多么重要。对方猛烈的炮火,没有让宝光乡团的士兵们有任何惊慌,他们甚至满脸轻松地相互调侃取笑。

而且兵大人对他们设计的最粗浅的战术,在惊人的同步率下,威力相当出色。

步子非立即敏锐地察觉到,宝光乡团同样能够对对方构成威胁。尤其是同步率,宝光乡团惊人的同步率,意味着他们可以汇集更多的士兵,给予威力惊人的一击。

发现这一点之后,步子非白银将领的出色素质,立即展现出来。

他先要求宝光乡团以五十人为单位合力攻击,这种程度的攻击,能够对战船构成威胁,却无法对战舰构成威胁。敌人的战船不得不后退,但是战船的射程远不如战舰,这就意味着,对方的战船使不上力,对方的威胁顿时锐减。

对方的主将显然不甘心,很快作出反应,三艘战舰为肉盾,护住六艘战船。

看着对方不断地压上,步子非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对方为了能够让战船的射程够得着要塞,那就必需让战舰靠近要塞。

要塞的能量罩在猛烈的攻击,岌岌可危,而要塞的反击也变得零星起来。

“他们的人手应该跑去维持能量罩,如果全力维持的话,他们还能坚持三分钟。”副官道。

“这是饮鸠止渴啊。”扶东窟轻笑,他满脸轻松,胜利就在眼前,只要把能量罩敲碎,那要塞对他们而言,就好似敞开大门。

忽然,乒地一声脆响,要塞的能量罩破碎。

扶东窟面色一僵,旋即脸色大变:“不好!”

步子非看了一眼时间,二十二分钟,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其他了。

他眼中闪过一丝毅然,他看到周围完成同步,浑身笼罩光芒的士兵们,沉声道:“准备!”

乒!能量罩破碎!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