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五十八节 光字堡

第六百五十八节 光字堡

敌人被四下击溃,兵脸上的神情没有半点变化:“继续前进!”

这已经是他们沿途击溃的第四股小股的敌人,光海浮桥如今可谓千疮百孔,不断有小股的海盗,从各个缺口进入。由于海盗的活跃,导致如今的光海浮桥几乎处于瘫痪状态,根本没有商队敢走这条路。

繁星洲之前征集大量的民夫,试图修复光海浮桥,可由于修复进度缓慢,还是留下许多缺口。光海浮桥实际上能量带,如果没有缺口,它很难被直接攻破。

光海浮桥也有它的天敌,那就是能量海无处不在的能量侵蚀。能量海的能量侵蚀,会缓慢地损坏光海浮桥,时间一长,光海浮桥就会被侵蚀出缺口。每过一段时间,繁星洲都要抽调人力对光海浮桥进行修补。

如今,这些缺口,成为海盗们最好的进攻点。兵手头根本没有多余的人力,去对它进行修补。

兵没有半点停留,他对这些缺口半点也不在意,这只不过是小患,对全局的影响甚微。他真正看重的,是繁星洲在光海浮桥修建的那些要塞。这些要塞地处要冲,繁星洲多年不断地加固,非常坚固。

只要接管这些要塞,他们就立于不败之地,而钥匙就在兵的手上。

但是,这些虽然被关闭,却没有兵力防守的要塞,对小股海盗来说有些麻烦,但是对实力稍强点的海盗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哪怕没有携带攻城船的海盗,攻破它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没错,所有的问题,现在都是时间的问题。

兵在和时间赛跑。

一旦被“海盗”攻占了要塞,兵的处境就相当糟糕。他手上的兵团本来就有些捉襟见肘,而且又没有攻城船,根本无力去攻下那些被占领的要塞。

时间差,兵要在海盗、周围其他势力反应过来之前,占领这些要塞,真正接管光海浮桥。

运输船的速度太慢,兵毫不犹豫下令弃船,虽然这会让士兵更加疲倦,但是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时候,速度才是最关键。

唯一还保留的是黑箭战舰,它拥有强悍的速度,而且还能够让大部队拥有一定的攻坚力量。

能量海的长途徒步拉练成果显现出来。

无论是雨燕兵团还是骷髅团,行军速度丝毫不慢,大家表现得很从容。毕竟和危险恶劣的能量海比起来,光海浮桥内完全是天堂。

除了雨燕兵团、骷髅团和幽洲鬼骑之外,兵手上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那就是鹤统率的圣域射手座,和凌旭统率的白羊座。

在洲南五座之中,射手座和白羊座是攻击力最强的两座,巨蟹主守,水瓶和天秤擅长控制。

这场和时间赛跑的战斗,需要一气呵成,一鼓而下,攻击力最强的两座就被挑选出来。

兵很清楚,这些五族弟子虽然硬实力不错,但无疑是不折不扣的菜鸟。

好在,那场可怕的拉练,磨砺了他们。

这些五族弟子,如今对秘宝的运用,有了长足的进步。而且在唐丑的要求下,他们掌握了一些很基本的战术配合。

可惜这一点基础的配合,根本无法让他们成为一支强大的兵团。兵给这群菜鸟们带来了鹤和凌旭,既然无法组成兵团,那就让他们发挥个人的战斗力。

鹤和凌旭这两个战斗强人,可以教会他们如何去战斗,如何利用秘宝。

在光海浮桥这样并不算宽阔的地方,更适合个人实力的发挥。鹤和凌旭这两人狂暴的战斗力,在几次遭遇战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凌师,您的枪法,从哪里學来的啊?”

于青衣终于按捺不住,不光是他,于家其他弟子全都凑过来,个个脸上都是充满好奇。

实在太像!

凌旭的枪法,和于家的枪法,非常相似,这种相似并非形似,而是神似,连枪法的味道都极其相似。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凌旭的枪法造诣之高,更是令他们的目瞪口呆。

“我的老师。”凌旭瞥了一眼他们。知道这些小朋友所在的于家,就是白羊座的发源之地,凌旭也充满了好奇,没少折腾他们。但是很快他就失望了,于家弟子的枪法似乎还不如他所修习的白羊星辰枪。

如今的凌旭,实力和眼光早非昔日可比,略一思索,便明白其中大概。白羊星辰枪源于于家,但是由于天路的能量稀薄,原本的于家枪法威力锐减,也正是如此,原本的于家枪法,在历代修习者修炼和领悟的努力下,走向一条全新的道路,逐渐形成如今直指法则本源的白羊星辰枪。

而圣域的能量充沛,于家枪法就如同整个圣域其他武技一样,不需要如此精细的技巧便有相当不错的威力。而浓郁的能量,就像厚厚的积雪,给他们便利的同时,也让他们领悟法则变得更加困难。

这也是天路和圣域之间的差别。

圣域人一出生便是圣者,看似比天路人强大得多。但是稀薄的能量,反而让天路人更容易理解法则,当天路人踏入圣阶之后,他们就会比圣域人更加强大。

一个先强后弱,一个先弱后强,这便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下,形成的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路。

“凌头你老师姓于么?”于青衣下意识脱口而出,当他看到凌旭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脸刷地红了。其他的于家弟子也不由表情讪讪,凌旭的枪法造诣便是在于家,也罕有人能够达到。

“老师没有告诉我他姓什么。”凌旭的语气有些低沉,想起老师,他有些黯然,但他很快从伤感中挣扎出来,如今的他,已经有资格让老师为他感到骄傲!

看到这些于家弟子若有所思的表情,他直接给出答案:“老师的枪法,源自于白羊座。”

“白羊座?哎,我们现在这个白羊座?”

“不对,是我们的魂物这个的白羊座吗?”

“难道真有白羊座这个地方?”

……

于家弟子一个个都炸了,他们本来以为“白羊座”这三个字,是老板随口给他们取的。现在听凌旭如此说来,难道这世上还真有一个地方,叫做白羊座?

凌旭有些头痛,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有些复杂,他最讨厌复杂的问题。

他也不理会这些人的疑惑,直接道:“从今天起,我来教你们白羊星辰枪。”

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能够學到白羊星辰枪,大家还是很振奋,白羊星辰枪的厉害,他们可是亲眼目睹。

看到于家弟子们的兴奋,不远处的魏婷婷忍不住问鹤:“鹤大人,真的有射手座吗?”

鹤:“有的。”

魏家弟子一片哗然,全都围了过来,相比于脾气暴躁的凌旭,更有亲和力的鹤,更受大家喜爱。

魏豪急声问:“鹤大人,您的武技,和射手座有关系吗?”

“没有。”鹤温和道:“我的武技,學自天鹤座。”

大家不由露出失望之色。

鹤微微一笑:“但是射手座天后,是我妈妈的姐姐。”

“啊!”

魏家弟子们个个露出震惊之色,旋即狂喜。

“鹤大人,射手座和这些秘宝有什么关系?”

“那大人为什么不继承射手座?”

……

大家七嘴八舌地问。

鹤不由莞尔,心中却是暗动,姨母一直希望他能够继承射手座,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天鹤座。以前的时候,当年的恩怨之下,他对射手座的好感缺乏。但是如今的眼界,早已经不是当年,胸襟亦是更加开阔,上一辈的恩怨早就淡了。

姨母希望他能够继承射手座,固然和双方亲人关系有关,但另一个现实的原因便是,射手座这些年来没有出现一位能够挑大梁的年轻人。这些魏家弟子和射手座同出一脉,或者自己可以在他们之中,看看能不能找到可塑之材。

“或许我可教你们一些射手座的东西。”鹤的微笑总是令人如沐春风:“射手座的东西,我略懂一二。”

“太好了!”

“哇!太棒了!”

“射手座的武技和我们魏家的一样吗?”

……

兵注意到这两支队伍的喧哗,但是并没有阻止。凌旭和鹤的传授,对于这些小家伙的成长很有帮助。

也许当下的作用并不明显,兵也不指望他们当下能帮得了多少忙,年轻人是属于未来。

前方,一座要塞隐约可见。

所有人精神一振,前面的要塞,是光海浮桥最重要的一座要塞,光字堡。

如果说光海浮桥就像一条光带,那么光字堡就像一块石头,半截嵌在光带里,半截位于能量海之中。

如果兵团驻守其中,不仅可以扼守光海浮桥,还可以从另一门冲入能量海,迂回攻击。如果敌人从能量海方向进攻光字堡,那么光海浮桥就是天然的后勤线,可以源源不断地补给。

繁星洲最重要的三座要塞,就是三座类似光字堡的要塞,三座要塞彼此支援呼应,更是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

只要能够拿下光字堡,他们将夺下第一个重要的节点。

忽然,兵的瞳孔一缩,他看到能量的光痕,透过光海浮桥的光壁,明灭不定。

有人在进攻光字堡!

他当机立断:“全军突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