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五十六节 螺丝的空白 【第一更】

第六百五十六节 螺丝的空白 【第一更】

“螺丝。”

“嗯。”螺丝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声,他抬起头,映入他视野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可是不知为何,这张脸他却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

他怔怔地看着对方,对方也怔怔地看着他。

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枯瘦的倒影:“你是谁?”

“我是小鬼。”兵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他勉强扯着嘴角,却比哭还难看。

螺丝摇头:“你看起来不小。”

兵的鼻子一下子酸了,他声音有些哑:“螺丝,你不记得小鬼了吗?你不记得团长吗?你不记得阿信了吗?你不记得我们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你认错人了。”螺丝摇头,他站了起来:“请让我离开这里,他们说只有你才能让我离开。”

“你要去哪?”兵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那些灰色的记忆变得鲜活无比,难言的痛楚和悲伤遍及全身。

“战场。”螺丝枯瘦的脸庞,却是异常的坚决。

“战场……”兵喃喃。

“我要去救我的战友,他们很危险。”螺丝头也不回朝外走:“我不能让他们死。”

兵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眼中的泪水如同溃堤的洪水,倾泄而下,走到门前的螺丝在兵的泪眼中模糊得只能看得清一个背影,一个枯瘦、倔强的背影。

“扳手,扳手,给我扳手,快点快点,他妈的动作快点……”

沙哑混杂着哭腔的声音从螺丝的身后响起,螺丝有点疑惑。

“关节损坏严重,给我3号关节配件,全都动作快点,支撑住,不要倒……”

螺丝的脚步不自主放慢,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有点熟悉。

“我不走!我不走!我走了谁给你们修……”

螺丝脚步越来越慢。

“团长不要死,阿信不要死,小家伙不要死……”

当这一句从自己嘴里喊出来时,兵几乎泣不成声。兵仿佛看到那战火纷飞的战场,堆积如山损坏机关武甲包围中的螺丝,他累极了,他手在哆嗦,他的声音在哆嗦,他很害怕,他很绝望,他担心大家……

他只是一名机关师啊……

他其实很胆小很怕死……

兵恨自己的软弱,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他不想哭啊!可为什么眼泪还止不住?每一句,兵都要用尽全身力气。从亲眼见到冰棺中的螺丝,听到他的尖叫,那些话每一句都深深地烙在兵的脑海中。

怎么忘得了?

向外走的螺丝停下脚步,脸上的疑惑不解愈发浓重,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却让他有一种由衷的熟悉感,就像他身体的本能一样,好奇怪……

兵模糊的泪眼中,那个模糊瘦小的身影停了下来。

很熟悉吧,很熟悉吧,螺丝,你一定觉得很熟悉吧……

因为,因为这些话,你已经喊了一万年!

整整一万年!

哪怕你的记忆已经空白,哪怕你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哪怕你已经认不出我们,哪怕这就是命运。可是,没关系啊,一点都没关系啊,死亡了一万年都苦苦守着都不曾抛下的挂念,一定会在你的魂魄中留下什么!

一定会!

兵仰着脸,任凭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流,他高举双臂,就像一万年前,嘶声怒吼。

“南十字兵团,前进!”

螺丝就像被闪电击中。

唐天有很长时间没有来三魂城,顿时无数事情涌了过来,但是谁也没有办法从赛雷大姐头手上抢走唐天。

赛雷的精神有着一种难言的亢奋,一见到唐天,就是一阵劈头盖脸。

“这次带了什么回来?什么?啥也没带?那要你有什么用?以后你每次都要多带一些圣域的材料,哦,你已经勾搭上圣域的武器商?那太好了,你问他们要一份材料清单,把所有的材料都送一份过来,哦,你来不来无所谓……”

“最近研究圣域材料有了很大的进展。圣域的材料,和天路材料有本质区别。知道我们的材料最重要的特征是啥吗?魂,没错就是魂!圣域的材料呢?没有魂,但是它们天生就蕴含一些法则。你肯定想问为什么?因为它们所处的环境拥有非常浓郁的能量。没错,法则和能量其实没有本质的联系,但是在能量充沛的地方,法则更容易生成。能量就像水,法则就像鱼……”

“你简直太笨了,说到这里还没有弄明白?机关魂甲啊,你想想,只要把两种材料结合,武魂来控制法则,这是多么美妙!我赛雷要创造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机关武甲,圣甲,这个名字很厉害吧……”

唐天看着披头散发赛雷脸上不正常的红晕,不由皱起眉头,转过脸,问枇杷:“她有多久没有睡了?”

枇杷怯怯地看了一眼赛雷,小声道:“十五天。”

“你十五天没睡?”唐天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睡觉?为什么要睡觉?”赛雷激动无比地挥舞手臂:“这么传大的发现,这么伟大的时候,机关史上最伟大的圣甲,就在我面前!在这种时候,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这是挥霍!浪费……”

砰!

一记手刀砍在赛雷的侧颈,赛雷的声音戛然而止。唐天一只手抓起软倒昏迷的赛雷,轻轻放在实验室角落的沙发上。

走出房间,小心关上门,唐天对枇杷道:“她平时都这样?”

“嗯,大姐头太拼了,我们都劝她,她不听,也没人敢管。”枇杷小声道。

唐天也有些头大,赛雷大姐头的名声真不是乱叫的,连对他都是大呼小叫,其他人是肯定管不住她。

忽然,唐天嘿然道:“现在管预算的是谁?手巾吗?”

“是的。”枇杷有些尴尬,守静大人“手巾”的别称虽然早就流传开来,但是听到唐天亲口说,枇杷还是对守静大人有些同情。

“哈哈,那就好!”唐天得意道:“从今天起,机关实验室的预算,直接和赛雷睡眠时间挂钩。少睡一个小时,就扣百分之五的预算。”

龙守静性情淡泊,看似貌不经风,但其实外柔内刚。当年他为了说服唐天,甚至可以直接摆出“死谏”的气势,可见其内心何等刚烈。

唐天定下了这个规定,那龙守静便会不打半点折扣地完成。哈哈,这两人简直天生的死敌!

枇杷对唐天佩服得五体投地:“大人这个方法简直太妙了!”

她可以想象,大姐头为了机关实验室的预算,只能愤愤去睡觉的场面,不由掩嘴轻笑。

忽然,她想起一件事,有些犹豫,但还是鼓足勇气:“大人,前段时间,金牛座的人来找过大姐头。”

“哦。”唐天想起来,赛雷好像就是出身金牛座。

“他们软磨硬泡,想让大姐头回去看看,大姐头不耐烦了,他们就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大姐头都被气哭了。”枇杷有些愤愤道:“他们太过份了,本来就是他们对不起大姐头,现还来玩这一套。要不是顾忌大姐头的面子,大家都想把那群家伙收拾一顿。”

唐天的脸冷下来:“他们想让赛雷回金牛座看看?”

枇杷重重点头:“嗯!他们肯定上是趁机把大姐头扣下来!”

“没事,赛雷离开金牛座这么久,确实也该回去看看!”唐天语气森寒。

“大人!”枇杷大惊失色,她没想到大人竟然答应大姐头回金牛座,她现在心中后悔自己刚才多嘴。

唐天摆摆手,阻止枇杷说下去,狞笑道:“现在没任务的兵团有哪些?让唐丑挑几支兵团,陪赛雷去金牛座走一趟,不要着急,这么多年没有回去看看,要好好看看!”

唐天-怒火中烧,一个小女孩,从小被家族驱逐出来,日子的艰难,连想都不用想。

这笔账,也到了该算的时候。

枇杷一愣,旋即满脸欣喜,急不可耐地转身便跑:“我去找唐丑大人!”

是的,大人怎么会看着大姐头受欺负呢?不过大人刚才生气的时候,真的很吓人……

回到三魂城的唐丑,立即进入工作状态。他的工作范围,主要还是天路,大熊座下面那么多兵团,没有一个人统率全局,是肯定不行的。至于圣域,有兵在那,完全不需要他担心。

唐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各兵团最近的训练情况。

如今的三魂城,已经发展成魂区最大的城市之一。为了保证安全,在任何时候,都会有两支兵团驻守。三魂城的兵营,规模惊人。

驻守三魂城的兵团并非固定不变,而是定期轮换,这样方便唐丑近距离观察。大熊座的兵团都很年轻,他们拥有令人艳羡的潜力,但是还需要大量严苛的训练,来提高自己的战斗力。

接到唐天的命令,唐丑在翻阅最近各兵团送来的报告。

大熊座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态势,尤其年轻人之中,不少有天赋的家伙开始显露峥嵘。但功劳最大的,却是阿德里安,这位拥有“猎人”之称的导师。

深受唐丑喜爱的小伍,经过阿德里安的调教之后,如今愈发表现出大将之风。对于指导學生,唐丑不得不承认,自己比阿德里安还是差一点。

再比如陈子霖,在阿德里安的建议下,担任阿伦的副手,勇猛的阿伦和冷静的陈子霖,两人立即成为黄金组合。

名单上每个名字,都让唐丑感到自豪,但是他也有些犯难,挑谁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