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四十七节 五位家主

第六百四十七节 五位家主

“你们怎么看?”说话的是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他是张英如,五族张家的家主人。他手中握着一件银色宝瓶,好像唯恐宝瓶会飞走一般。

五族家主齐聚一堂,每个人脸色都凝重无比。五族虽然亲如一家,但是像这样的家主齐聚,只会在发生了极重要的事情,才会出现。

“很奇妙。”叶风烈眼中精光闪动,他相貌威猛,但实则心思缜密,素有见地,他把玩着手中的物件,一件银色的天平,极为精致小巧,令人惊异的是它散发着奇异的波动。

叶风烈双目微闭,似乎沉浸在那美妙的波动之中。

“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相信,这世上竟然有和我如此契合的魂物,就仿佛量身定作一般。”叶风烈神色陶醉,声音却清冷如冰。

李乐陶是五位家主之中唯一女子,她肃容道:“这些魂物,与圣域的魂物,完全不同,倒是有些像光明洲的魂物。”

她手中是一枚小巧精致的银盾,银盾表面是一只螃蟹的浮雕花纹。她摩挲着银盾表面的花纹,那若无若无的波动,让她体内的能量,不自主地应和着。

“光明洲?”魏达冷笑:“光明洲的魂物虽然冠绝圣域,但是比起这些魂物,还是差得远。”

五族和光明洲明争暗斗这么多年,没有被灭族,彼此早就熟悉无比。光明洲有什么手段,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他得到的是一把银弓,魏家以弓术传家,银弓一入手,他就激动了。

于仙芝慢悠悠道:“你们看这上面的徽章,白羊于家,传承至今,这白羊徽章,从未在其他地方出现过。白羊银枪,天下没那么巧合的事。”

他面前插着一支银枪,寒光闪闪。

大家一下子沉默下来。十三族为何被光明洲追杀?这些事情旁人不知道,他们怎么会不知道?

“难道当年我们十三家失踪的先辈,并没有死,而是到另一个地方开枝散叶了?”

张英如的声音有些发颤,当年的传说,一直记载在各家的家族史之中。这个传说从来没有被证实过,十三家同样花费了无数力气,甚至派人打入到光明洲内部,可得到的消息永远是若隐若现,就像传说一般。

魏达哼道:“要不然光明洲那帮混蛋,千方百计想要置我们于死地?光明洲只怕早就得到消息。哼,光明洲的魂研究莫名其妙就突破了,十有**就是得益于此。”

魏达的弓道造诣深厚,却没有半点射手的冷静,脾气嫉恶如仇,性烈如火。

其他人纷纷点头,魏达的话,也是大家心中所想。

“会不会是光明洲的诡计?”李乐陶有些犹豫。

“地主家也没余粮。”叶风烈清冽冷静的声音响起:“随手就送出五件魂物,光明洲可没有那么多家底让他们挥霍。”

其他人都笑了,确实,光明洲再怎么大方,也不可拿出五件品质如此出色的魂物来作鱼饵。

“而且,我们也需要一些东西,来改变现状。”

于仙芝一惯慢悠悠的语气,让大家再次沉默下来,最近洲南的状况,非常的糟糕。

“那就见见!”张英如沉声道:“开大门,迎贵客!”

其他四家家主,同时起身。

绿雾海外。

理查德忍不住问:“老板,这样我们的花销是不是有点大?”

一旁的凌夏一副心有戚戚焉的表情。

两人没有半点担心洲南五族把他们拒之门外,开什么玩笑,五件魂物,而且还是等级极高的魂物。幸好徐晋不在场,否则的话,眼睛只怕立即绿了。理查德在儿子那里见过很多魂物,都是老板提供给儿子研究所用,但是那这五件魂物的等级,比那些魂物更高阶,个个品质非凡。

圣域可不是天路,这里的魂物本身就是稀罕物,而像如此品质非凡的魂物,个个价值连城。

哪旁魂物不是自己的,两人都觉得肉痛。

老板的大手大脚,理查德早就有所体会,但是今天的手笔,还是让他感到震惊。

凌夏只觉得自己脑海中“土豪”这两个字的上限重新被刷新。

“大吗?”唐天随口道,他的表情显然没有把理查德的话放在心里。

“当然大!”理查德连忙道:“送一个就完全足够了!送五个,实在……实在是太奢侈了!”

“奢侈?”唐天有些回过神来:“不奢侈啊,一家一个啊。”

一家一个……

唐天转过脸对魏婷婷嚷道:“喂,你们家主到底见不见?不见我就走了。”

唐天的语气充满不耐烦,看上去,他对现在的处境非常不满。

没有人会觉得唐天的不满有什么不对,就连魏婷婷也这样觉得。

“就是!”理查德第一个附和,冷哼道:“光是那五件魂物,都可以买下一洲!而且绝对不是小洲,贵方的架子也太大了吧。”

凌夏没有说话,但是她脸上的表情,显示出她对他们的待遇同样的不满。

魏婷婷心中苦笑,就在此时,她忽然听到一声绿雾海中传出的清音,顿时精神一振:“欢迎各位来到洲南。”

轰隆隆,闷雷般声音从绿老海深处传出。

雷音之后,只听到无数弟子的齐声呼喊。

“迎贵客!”

声浪滚滚如同洪流,魏婷婷身后的绿雾海翻腾不休,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中一分为二,露出一道宽阔的云路,延伸到远方。雪白的云径,在墨绿色的绿雾海中,洁白无暇。

身着不同颜色的弟子,如同流水般而至。分列云径两旁。

五道身影从天空飘落,留在云径前,面带微笑。五人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唐天的年轻,让他们有些意外。

张英如雪眉微扬,笑道:“贵客临门,我等来迟,海涵海涵!”

另外四人亦是满脸微笑,同时向唐天拱手。

魏婷婷呆呆地看着五位家主,她满脸震撼。她想过五族同意对方进入洲南,但是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待遇。五位家主同时出海相迎,雾海开大门,弟子镇云径,这是洲南五族最高规格的礼节。

上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时候?

反正她出生之后,从来没有见过。就连白沙的洲主亲至,也绝对不可能得到如此待遇。

这家伙……

她猛地偏过脸,看着唐天。她心思剔透,五件魂物虽然价值连城,但是绝对不足以让五位爷爷给出如此礼遇。

“奶奶好,四位爷爷好!”

看到五位家主的容貌,唐天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五位家主的年纪这么大,于是很嘴甜地喊了句,反正自己年纪小,唐天没有半点负担。对待老人,唐天一向是非常有礼貌的。

一旁的理查德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在他心目中,自己的老板强势、霸道、杀伐决断,放在任何地方,也是枭雄一样的英豪。

眼前这个乖巧的少年郞……

理查德只觉得自己一阵错乱。

凌夏也目瞪口呆,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这这这……还是那个杀人无数、血战不退的铁血霸主吗?

石森满脸呆滞,老板……

张英如五人脸上笑容更盛,他们没有见过唐天,只觉得眼前这孩子,又乖巧又有礼貌,一年看就是家教极好。五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对这样的小朋友,最为喜爱。

五族历史悠久,礼法森严,下面的弟子晚辈,个个规规矩矩,见到他们五人无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唐天这一句话,顿时让五人心中大为开心。

“哎呀,还是个小朋友啊,家里也放心一个人出来?”李乐陶第一个忍不住道。

“是啊是啊!”

“快进来快进来,饿了吧,让你等这么久……”

……

看着唐天被五位老头老太围在一起,他不时抬起纯真无邪的脸庞,乖巧可爱地回答,理查德几人,完全石化。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表现,落在五位老者的眼中,居然惹来一番数落。

“也真是的,这么点大的孩子出门多不容易,护卫也得挑选点机灵点的啊,这又木又蠢……”

“没事,咱们到时补充点人手……”

又木又蠢……

石森、理查德险些一口逆血喷出来。

唐天感觉却很好,他虽然脑子不是太灵光,但是直觉敏锐,五位爷爷奶奶对他的呵护和关心,让他感到久违的温暖。

有些陌生的温暖,让唐天有些恍惚。

这一路走来,更多的是坚决如铁,更多的是燃烧,是不甘心的呐喊,是挣扎,是战斗。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习惯了不停的战斗,习惯了森然危机,习惯了冰冷刀锋,习惯了略带咸的鲜血味道。

突如其来的关怀,就像一缕刺破乌云的阳光。

与多少无关,温暖总是治愈人心。

忽然,唐天想到妈妈,想到妈妈温柔如水的目光,想到妈妈温暖的手掌。

他想到鬼爪,那个沉默冷峻的身影,对自己的关怀和期望。

他的鼻子有些酸,他却让自己的笑容绽放得更加灿烂。

这个世界,并非只有黑暗和鲜血,并非只有明争暗斗,并非只有尔虞我诈,还有光明和温暖,还有简单而无利益的关怀,还有发自内心的柔软和呵护。

人和人之间,可以复杂得千丝万缕明暗交织,同样可以简单得一根筋。

抛开那些利益,唐天脸上的笑容愈发纯真。

什么黄道十二宫,什么利益纠葛,此刻,全都被他抛到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