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三十一节 硬汉李然

第六百三十一节 硬汉李然

“守住位置,再来三个人!”

“阿祥,钉在那,右翼交给小林!”

……

李然拖着有些瘸的腿,来回奔走,年轻时他的右腿在一次战斗中负伤,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救,导致他的右腿残废。失去战斗力的李然,被驱逐出兵团,流落街头,后被秦语然所救。秦语然曾笑称,大家名字里都有个然字,怎么可以袖手旁观。

李然大声呼喊,满脸的汗水混杂着尘土,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庞,此时却是绽放着异样的光采。

很多人护卫其实对李然都相当不屑,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废物怎么赢得别人的尊重?但是小姐很坚持,而李然虽然无法亲自率队战斗,但是他日常管理水平还是相当不错,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不再说什么。

在大家心中,李然只是一个后勤官,帮助大伙打点平日的生活。

直到这次。

看着李然拖着瘸腿,来回奔走,用嘶哑的声音,不断地高呼指挥,大家心里还是有些佩服。相处的时间长,李然的腿大家也很清楚。他的右腿只要站立时间稍长,就会刺痛,严重的话,还会水肿。

李然的腿肿得像萝卜,血管就像暴凸的蚯蚓,看上去极其可怖。他浑若未觉,依然一瘸一瘸来回奔走。大家望向李然的目光,不自主带上敬意。

实力能够赢得畏惧,但是勇气和信念,却可以赢得尊重。

这家伙真是拼命……

大家心里想着,没有人对李然的指挥,有什么反感。这样的硬汉,总是令人精神振奋。

但是连续击退敌人几波攻击,大家对李然开始愈发佩服起来。传言李然是正规兵团的士官,不过李然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大伙也就当这只是个传言。但是现在,大伙忽然意识,这或许不是一个传言。

李然的指挥极具章法。

秦语然虽然不是富豪,但是有名望,而且手头也比较宽裕,身边护卫的水平都相当不错。其中有不少是她巡演经过之地的洲主、权贵们所赠,水平绝对不弱。

他们是识货的,几个来回下来,冲击月之庄园的敌人,除了留下大片的尸体,并没有对月之庄园产生什么太大的威胁,他们这方的损失微乎其乎。

李然的水平很高!

这个结论顿时让大家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欣喜。这些年走南闯北,大家的经历也丰富得很,知道今天这一关,不好过。

有个战术高手坐镇,比什么都有用。他们的个人实力虽然个个都不弱,但东拼西凑,擅长的是单打独斗,对于这样的战斗,并不擅长。

对李然的信服,让他们的场面变得更加稳定。李然此时,也尝试着让这些护卫、仆人,开始更多的准备工作,比如修建一些??一些简单的工事。

他一脸镇定,给所有人都吃一颗定心丸,大家都相信,局势还在李然的掌握之中。

其实李然的心中并不像他脸上表现得那么镇定,相反,他心中充满焦急和担忧。这几次的冲击,强度在不断地增大。一开始只不过是三五个想趁火打劫的小贼,到现在,已经出现小规模的雇佣兵团。

月之庄园并不适合防守,这里的地形太开阔。而且由于位于白沙市内,所有它的建造者并没有太多地考虑到防御的问题,这给李然带来相当大的麻烦。

没有防御工事,手下是一群游兵散勇,再加上一个无法战斗的废物指挥官,李然心中苦笑,这样的配置,能打成这样,只能说运气好。

猛︶男大人怎么还不来?

李然现在只希望,猛︶男大人能够快点赶到,这样他也能解脱出来。他的右腿已经完全失去知觉,好在这样,倒也不疼。

忽然,远处天边,出现一群小黑点。

李然精神一振,高喊:“准备迎敌!”

所有的护卫,全都打起精神,准备迎接敌人。但是当敌人降落到阵前时,整个庄园一阵骚动。

最中央的那人,没有人不认识,那是整个白沙洲最有权势的人,第二兵团兵团长何英。

何英傲慢地挥了挥手,一名将领越众而出,厉声高喝:“从现在开始,此地防务,由第二兵团接手!所有人,就地缴械,若有抗命,格杀勿论!”

李然面色惨白,他忽然意识到,面前的何英,才是真正的敌人。他本以为,这次的骚动,只是一些海盗或者盗匪,现在他才明白过来,这是一场内乱,一场政变!而这一切的始作甬者,极有可能就是何英。

砰砰砰,不断兵器丢入泥土,那些当地家族的仆人护卫满脸欣喜。

“太好了!”

“何大人来了,这下我们安全了!”

“咱们有救了!”

……

秦语然的护卫面面相觑,齐齐看着李然。

李然喉咙干涩,他知道,他们到了生死关头。他想到庄园内的那些女眷,但是同样想到了小姐,何英是绝对不会放过小姐,小姐落入何英的魔掌,只会成为何英的玩物。

不!

李然一下子激动起来,他绝对不答应!所有的畏惧在这个时候抛之脑后,这具残躯,本身就是小姐所救,为其而死,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归宿。

激动之后的李然,平静下来。

他抽出腰间的佩剑,朴实无华的佩剑,高高扬起,就像一面旗帜。

“大伙拍拍胸脯说,小姐平日对我们怎么样?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等受小姐恩惠,今天到了报答之时。任何人想对小姐图谋不轨,唯有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

护卫们脸色渐渐严肃起来,每个人脸上浮现决然。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一看对方气势汹汹,就知道今天绝对难以善了。

“妈的,这样的猪头,也真敢想?”

“李头说得对,小姐对咱们可没话说,这条命为小姐拼了,值!”

……

何英听着这些护卫七嘴八舌破口大骂,脸色阴沉下来。第二兵团的主力并不在他的身边,他身边是先锋营。

不过,对付这些杂鱼,先锋营绰绰有余。

“亦安,就交给你了,不用留活口。”何英淡淡道。旁边瘦高男子眼中淡淡嘲讽之色,让何英心中恼怒之至极,杀心顿起。

至于美人的芳心,对他会不会恼怒?何英可不在乎。

乔亦安心中一凛,躬身应命:“是!”

说罢,他轻轻一跃,身形飘摇而上,速度似缓实疾,转眼间便到阵地前,半空中长剑出鞘,一片光辉倾洒而下。

下方的护卫怒吼着挥舞兵器,布下层层光幕。

乔亦安挥出的这片光辉并不耀眼,但是没入光幕,却犹如利刃没入豆腐,噗噗噗,几颗头颅飞上天空,鲜血喷涌。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而且乔亦安的动作潇洒,不带一丝烟火气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李然脸色大变,银翼剑客乔亦安的厉害他不是不知道,跟随小姐他已经见识过乔亦安好几次炫目的表演,但是亲身与之为敌,感受才愈发深刻。

迎面而来的压力,无处可躲,令人绝望。

赏心悦目的剑招,无情地收割着生命,任何反抗似乎在那并不耀眼的剑芒面前,都无法阻挡。

但是,他们已经无处可退。

血气涌上李然的脸,他就像输掉了所有筹码的赌徒,进行徒劳的反抗。

“阿祥,专心守护!”

“小林,用……”

噗噗!

阿祥和小林的头颅,飞上天空,喷涌的鲜血,倒映着那个轻烟般的身影。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手下,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兵团,他多么希望,自己还像当年那般,可以拼命可以战斗可以赌上自己一切!

他老了,废了,要死了。

李然红了眼睛,嘶声怒吼:“结阵!圆阵!”

死就死吧!

护卫们顽强地把李然护在中间,李然眼睛布满血丝,他就像只狼,一只濒临绝境老迈的狼。

“果然不愧是银翼剑客,实力很强。”瘦高男子带着几分赞赏。

何英脸上浮现得意之色:“实力还是不错的,难得的是听话。你也知道,这年头高手的脾气,可都不怎么样。”

瘦高男子点头:“此言极是。”

“等我成为白沙洲主,我就可以网罗天下英豪!”何英志得意满。

李然一言不发,死死盯着乔亦安在优雅地收割生命。乔亦安游刃有余,优雅从容地在圆阵外围游弋,每次贴上,都会带走几条生命。

李然舔了舔嘴唇,心中默算着。

乔亦安再次翩然而去,李然忽然低声道:“呆会听我说谁的名字,大伙就朝那个方向攻击人,不要留力。”

剩下的人精神一振,他们的人只剩下不到二十人。到了这个时候,大伙都知道这次难以幸免,反而激起凶气,反正都是个死。

李然死死盯着乔亦安飘忽的身影,乔亦安的动作极具欺骗性,但是李然的战斗经验丰富,知道人都有习惯的。这种习惯会在战斗中体现中,而尤其当战斗没有压力,占据优势的那一方,会更多体现出某些习惯。

而他用名字来标示方位,同样是个妙着,他们彼此熟悉无比,而乔亦安却不认识他们。

乔亦安忽左忽右,身形难测。

残影连连,倒映在布满血丝穷途末路的眼睛。

李然猛地厉声高喝:“董波!”

早就蓄势待发的护卫们,没有任何迟疑,所有人,都鼓起全身的能量,挥出手中的兵器!

乔亦安忽然瞳孔扩张,杂乱无比的光芒,如同一堵斑斓光墙,出现在他面前。

该死!

对方竟然判断出他的落点,猝不及防,他只能尽力挥出长剑!

剑芒连续扫过七八道光芒,终于破碎。

乔亦安浑身亮起光罩,左掌一掌拍出,闷哼一声,身形倒飞二十丈远,方踉跄落地,他披头散发,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他死死盯着这群狼狈的家伙,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这些家伙伤到。

护卫们欢呼震天,这是他们第一次对乔亦安构成威胁。

李然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他知道,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忽然,他的身体一震,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何英身后,黑压压的身影,如同一股黑色洪流。

那是……

轰隆轰隆。

地面在震动,房屋在震动,空气在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