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二十九节 天青霸枪 【第一更】

第六百二十九节 天青霸枪 【第一更】

你总想拥抱这世界,你总不曾忘却星辰。

红色的萤火,带着宁静的疯狂,弥漫着。街道的房屋,出现一个个被融化的孔洞,转眼间,便密密麻麻,有如蜂巢。

置身在这片红色的海洋之中,总会不自主迷失沉溺。

在浩瀚的海洋之后,隐藏的坚毅脸庞倒映流萤和海洋的光芒,少年的身形如标枪而立,宁静的眸子,仿佛洞穿浩瀚和虚无。

无数流萤被激荡,青洲霸骑势若奔雷的冲锋,震颤的余波横扫之地,早已经布满孔洞的建筑,有如细流堆积的城堡,纷纷崩坍。

喷涌的光芒,让漫天的流萤,无法寸进,

恍如凶兽,恍如洪流,无物可挡。只用一次冲锋,青洲霸骑便让唐天见识到,他们能够震慑天下,霸名远扬的资本!

每一名青洲霸骑能量燃烧的方式,都极为炽烈霸道,而更令人觉得可怕的,哪怕是如此肆意炽烈的燃烧,他们的能量同步,天衣无缝!

喷涌的炽目光芒,转化为青白色。

这便是青洲霸骑独门天下的“天青焰”!

平日里镇定从容面带微笑的阿桑,此时发须皆张怒目圆睁,他是最炽烈的那团青焰,其他的青焰,追随着他,呼应着他。

身拧如弓,跨步虚握。

虚握的手掌,宛如漩涡,青光被疯狂地扯入其中。嘶,凝实的能量快速流动的声音,犹如薄刃掠水,队伍喷涌的青光骤然一黯。

青光凝枪,霸道张扬的气息,如气浪,四下横扫。

啪啪啪!

周围的流萤,纷纷爆裂,如烟花绚烂。

天青霸枪,三丈有七。

流萤后的唐天双目蓦地爆起两团寒光,前方凶悍的气息翻腾变幻,倏地凶气内敛,几乎瞬间,唐天浑身的汗毛根根倒竖,前方的流萤海之中,仿佛一只远古凶兽,无声蹲立。

强烈的危险感和死亡气息,笼罩着唐天,强烈的求生本能,让唐天完全忘了思考,身体的本能占据上风。

双脚错步,弓步沉腰,灰色的零焰,无声扬起。

零焰忽然飞快旋转。

周围飘浮的流萤,纷纷没入了零焰之中,转眼间,灰色的零焰,便沾染红色流萤。被吸引的流萤越来越多,如果从天空望下看,整片火云都在朝唐天所在的位置涌去,就仿佛那里有一个看不见大洞。

无数流萤构成一团妖艳的红色火焰,火焰的一端包裹着唐天的拳头,如同漩涡般,以惊人的速度旋转。长长的火尾,延伸到七八丈远,看上去极为壮观,宛若凤凰长长的火尾。而这缕炽烈妖艳的火焰之中,混杂着一丝肉眼难以察觉的灰色细纹。

螺旋劲!

用螺旋劲,把零焰和流萤海融合为一体的杀招。

换作一般的圣者,到了如此境界,像螺旋劲这样并不高深的技巧早就弃之若履。但是在唐天的观念,从来没有绝对的高深和肤浅,只有合适不合适,这也许是修炼基础武技多年形成的习惯。

而井豪则代表着另一条道路,他追求的是天地至理,追求的是世间最本源的规则。

无数流萤构成的红色流焰,旋转着,吞吐不定。

一杆青色的光枪,倏地从重重的流萤中穿透,破空而至。

没有风声,没有尖啸,悄无声息,就像青色的凶兽捕食前的潜行,所有的气息都极度内敛。阿桑的【天青霸枪】的造诣炉火纯青,连一丝气息都没有外露,这显示出他堪称完美的控制力。

唐天的瞳孔骤然收缩如针!

但是他脸上却没有半点惊骇,无数场战斗早就把他的神经锻炼像钢铁一般,而争强好胜的性格,此时却让他胸中的战意,如那高高扬起的火尾,肆意飘扬。

明明虚空之中,他却如踩实地,力量从双腿沿着腰腹,层层上递。唐天的身体就像韧而硬的鞭子,拳头就是鞭梢,当力量传递到拳头,力量的洪流骤然勃发。

没有花哨,最朴实无华的直拳,出拳的瞬间,一圈无形波纹,骤然炸开。

波纹扭曲着空间,这一拳的威力,连空间都战栗不休。

透明的波纹,形成一层薄薄透明的膜,包裹着唐天的拳头和红焰。长长的火尾每一次摆动,幽深晦涩的气息,都会悄然释放,周围的流萤出现短暂停滞。

青色光枪和唐天的拳头,毫无花巧地碰撞。

天青霸枪内敛到极致的气息,骤然暴发。

轰!

耀眼的光团,在唐天眼前倏地爆开,恍如一只凶兽,经历潜行靠近猎物的暴起扑食,尖锐的獠牙和利爪,瞬间露出狰狞。

天青霸枪的枪尾,节节爆裂,每一节爆裂,它的气势便再度提升一个台阶。当枪头爆裂,威力提升到极致,幽青的光团,挟着凶悍霸气的气息,恍如一柄重锤,轰然砸向唐天。

阿桑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天青霸枪的厉害,没有亲身经历过,绝对无法体会。猛︶男的硬碰硬,在他看来,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天青焰本身霸道无比,有如凶残的野兽,经过特殊技巧凝成的天青之枪,却如同给这群野兽罩罩,而罩破开时,这群野兽的凶性,便会被激发数倍。

更要命的是,每一节爆裂,都是再次燃烧!

这便是天青霸枪真正厉害之处,它的霸道和凶悍,无物可挡。

任何硬碰硬,都只会再一次印证它的威名!

但就在此时,他嘴角的那抹冷笑,陡然凝住。

天青霸检的凶悍超出唐天的想象,骤然暴起的冲击,让唐天仿佛面对一头史前凶兽。巨大的压力之下,唐天心神竟然出奇的平静,吐气开声。

“开!”

包裹着唐天拳头的红焰涡流,发生出不可思议的变化,如同一柄红伞,倏地被撑开!

长长的火尾,撑开成一面红色的火幕。

青色的光团像石头般没入火幕之中,火幕倒卷,如同一块红布,把青色光团包裹。

青色光团眼看就要爆裂,灰色的细纹亮起微把暴虐的青色光团牢牢压制。

但是势大力沉的天青霸枪,裹着灰纹火幕,余势未绝地撞向唐天。

不好!

唐天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天青霸枪的威力,眼看就要撞上自己的胸膛,唐天情急之下,也不顾其他,右拳收力回收,紧接左掌虚张,砰,挡一下火团,借着这一丝缓冲,右手化拳为掌,同时托住火团。

灰纹火幕的能量波动,脸色大变,冷汗刷地流下来。

光是从能量波动,唐天便万分确定,这玩意如果爆炸,自己绝对尸骨无存。灰纹火幕对天青霸枪的压制在以惊人的速度减弱,更要命的是,刚才那一拳,他根本没有留半点力气。正是他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

该死!

唐天顾不得从尾椎升起的寒意,他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炸毛的猫,神经紧绷到极点。

灰纹火幕的力量在不断地消退,里面的能量波动愈发狂暴,唐天就像抱着一个大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啊啊啊啊……”

他无意识地怒吼咆哮,拼命地催动全身残存的力量,原本松懈的肌肉再度根根贲起,力量,自己需要力量!

唐天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距离死亡如此之近,他仿佛能够看到死神惨白的面孔。

啪啪啪!

唐天体内响起一阵密集的爆音,犹如炒豆子一般,唐天只觉肌肉、筋腱、骨骼之间,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炸开。

每一道爆裂,都有一股暖流喷涌而出,密集的爆音,无数暖流,充斥唐天全身。

唐天的身体就像干涸的土地遇到雨露一般,疯狂地汲取这些暖流。

力量!身体重新充满力量!

唐天不知道这股力量来自哪里,但这个时候哪里顾得了其他?

“啊啊啊啊啊……”

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拼命地把怀里这颗“炸弹”一点点往外推。砰砰砰,他双腿疯狂地踩动,一个个空气盾在他脚下以惊人的频率不断地炸开。他就像拼命刨地的蛮牛,用尽一切力量,推着“炸弹”往前冲。

唐天推着“炸弹”不断加速,连续前冲几米之后,鼓起最后一丝力量,双掌朝青洲霸骑所在的方向猛地推出!

“炸弹”倏地没入流萤海之中。

天青霸枪没有爆裂,令阿桑大感意外,但是他心中稍安的是,压制天青霸枪的力量在迅速减弱。他已经没有多少余力,刚才那一枪,几乎消耗他所有的能量。

猛︶男的凶名实在太盛!

体积惊人的火云现在是令人闻风色变,这也是为什么阿桑宁愿摆低姿态,也希望猛︶男能够退出战场。可惜他的收买计划失败,而一旦面临要和猛︶男战斗,阿桑更表现出果决的一面。面对猛︶男这样的强者,对方绝对不会给自己多少机会。尤其是火云再次出现的时候,那天可怖的场景,令阿桑毫不犹豫使用他的最强一招!

在火云里拖的时间越长,对己方越不利,宫辰用性命证明了这一点。

一枪,只有一枪的机会!

阿桑对这一枪,信心十足!

他坚信,便是强如猛︶男,在天青霸枪面前,也唯有授首一途!

可他没有想到,唐天竟然能够压制天青霸枪,这让他的脸色不由一滞。

唐天的怒吼,从流萤海深处传来,阿桑脸色骤然大变,他察觉到天青霸枪正在朝他们这个方向飞来。

“散开……”

阿桑话音未落,视野中,一个火团从流萤海中破空而至。

他的瞳孔骤然扩大,脸白如纸。

*************************************************************************

ps:今天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