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二十六节 日记

第六百二十六节 日记

空中的兵,自顾自吸着烟,下方如火如荼的战斗,没有让他多看一眼。

他故意露出三个破绽,就是为了三人留下充分的战斗空间。森林剑堡开启宝城,具装经过这段时间能量的淬炼,也愈发强大。

在宝城的范围内,所有的能量,都被森林剑堡控制,防守方的实力会得到极大的补强。

黄道十二宫历来少经战火,就是因为宝城的功劳。

这是天路的防守体系和圣域的兵团,第一次最直接的碰撞。

一闯入森林剑堡,步子非就察觉到异常,这里的能量流动,不太对劲。看来这个要塞群,还有太多的不同寻常之处,他打算攻破要塞之后,好好研究一下。

他对这个要塞群充满好奇。

虽然有些不对劲,但是步子非不认为对方能翻盘,对方手上的人力,已经被榨得干净。将领就像厨师,把食材制作成食物,名将就像一个厉害点的厨师,也许做出来的食物更加美味,也许对食材的利用很独到,可如果没有食材,那同样只有干瞪眼。

用两个炮灰兵团的牺牲,把对方的力量消耗殆尽,如果对方还有预备役,绝对不会坐视防护罩破碎。现在防护罩破碎,也说明对方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步子非对要塞的主将还是相当欣赏,对方手上那么烂的牌,能打到这地步,已经可以说是极致。换作自己,情况只怕会更糟糕。

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步子非没有在那些剑堡过多地作纠缠,而是命令队伍直扑主堡。这个要塞群的的核心,一定是正中央的那处主堡,只要把主堡攻破,整个要塞群就彻底瓦解。而对方,也一定会把最后的力量,集中在主堡,作最后的挣扎。

忽然,前方一阵骚动,队伍的速度降了下来。

前方,一个魁梧的鲜红身影,位于道路正中央。

怒铠重剑,巍峨如山。

不知为何,步子非脑海中浮现一句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但他不由哑然失笑,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不靠谱的想法。这大概就是对方最后的底牌了吧,但在步子非眼中,眼前的一幕,充满了困兽之斗的意味。

步子非从来没有小看过高手的作用,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费尽心思组建先锋营。这些桀骜不驯的高手,就像薄而锋利的匕首,运用得好,威力很大,可是在这样的硬碰硬,他们的脆弱就会暴露无遗。

“冲过去!”

步子非果决道,这个时候,最重要是时间,不能给对方缓过劲来。对方派出高手,目的是为了拖住他们前进的脚步,给要塞内的士兵们争取到恢复的时间。

对方扬起手中的大剑。

下一刻,步子非的脸色变了,汹涌的能量如?量如同潮水般,骤然朝高高扬起的重剑涌去。

圣血饮颤抖着,黯淡的剑身亮起妖异的红色光芒,蜂拥而来能量,被染成一片红色,它们围绕着井豪旋转,化作一个巨大的红色漩涡。井豪周身汇集的能量实在太恐怖,由于能量的浓度太高,视野内的景色犹如高温炙烤之后扭曲变形,那是妖异如血的能量风暴,每个人都毛骨悚然。

“小心!”

脸色大变的步子非话刚刚出口,井豪扬起的圣血饮,猛地斩下!

妖异的红色能量,犹如决堤的洪水,红色怒涛挟着低沉骇人的呼啸,沿着街道,轰然碾压而至!

步子非第一时撑起能量罩,但还是晚了一步,最前方的几名士兵,瞬间被红色怒涛吞噬。

余势未绝的红色怒涛,一头撞上兵团的能量罩。

铛!

步子非脸上浮现一抹红晕,他周围的士兵,身形同时一晃,每个人都有如喝醉了酒一般。

能量罩破碎,红色怒涛如同拍上礁石,粉身碎骨。

步子非心中骇然,怎么可能……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达到这么强悍的地步?

无数能量细流,从高耸的尖塔划过,天空仿佛被河水漫过,涓涓细流,源源不断。

步子非忽然想到刚才察觉到的异常,脸刷地白了。能量,这个要塞群,可以控制能量!

轰!

两声巨爆同时炸响,另外两个方向,亮起耀眼光芒,隐约可以听到惨叫声,让步子非的心不断往下沉。

他不知道谁设计的这种要塞群,如果真的如同他心中猜测,那眼前这个要塞群,势必要颠覆当下的要塞体系。

控制能量,控制一个区域的能量,这是任何一个防御单位,最终极的目标。

可是,如果要塞群可以控制一个区域的能量,那这样的要塞群几乎是难攻破的,起码绝对不是两个炮灰兵团可以攻破的。

一个大胆的猜测犹如一道闪电在他心中划过,彻骨的寒意沿着尾椎升直往上蹿。

除非……除非对方一开始的战斗目标就不是为了挡住他们的进攻,而是歼灭第七兵团!

不可能……

对方的主将,到底有多疯狂,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主堡的上方天空,兵盘膝而坐,嘴里咬着的香烟在风中忽明忽灭,一只手支着下巴,望着远处,有些出神。下方的战斗,他没放在心上,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要全歼第七兵团。如果说,第八兵团是第一个支点,那么第七兵团就是第二个支点。

一下子丧失了两个支点的繁星洲,很快就会有大麻烦,守护财富的力量被削弱,那财富自然会引起各方觊觎的目光,繁星洲很快便会陷入自顾不暇的境地。

装模作样带着宝光乡团打了这么久,哎,自己的演技还是不错,宝光乡团理论上的极限,都被兵压榨得干干净净。可以预见,宝光乡团经过这次的淬炼,实力会有大幅度的飞跃。

对于三人,这同样是难得的机会。森林剑堡如今汇集的能量,远超唐天当日,甚至超过黄道十二宫任何一座宝城。

他们是能量风暴的驾驭者,而且还是前所未有强大的能量风暴,这样的经历,绝对是宝贵的经验。

又锻炼了队伍,又得到胜利,完美实现所有的目标,自己应该很开心才对。

可不知为何,一股难言的孤寂,浮上心头。

寂寞了么?

兵失神地自嘲一笑,才一场不关疼痒的胜利,自己竟然开始伤感起来,哎呀呀,话说回来,孤独求败这么高端洋气的气质,才符合自己名将的身份地位啊,要是团长看到了肯定会很惊讶吧。

兵歪头想了想,他觉得自己的想法还是过于乐观,估计更大的可能是换来团长的一巴掌,然后被教训“小鬼,这点成绩就骄傲?真是给我丢人!”之类吧。

兵的脸色挂上浅浅的笑容。

如果能听到这样的教训,该多好啊……

兵吐出一个烟圈,悠然神往。

上官千惠,安静地阅读着。大楼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零碎的日记。

“……海纳梵森特为代表的古典流派卡片体系,只有不到三百年的光辉,便消散无形。取而代之的,是陈暮开创的现代卡片体系。它源于更加远古的罗森博格,并且从古典流派中汲取了充分的营养,它更有效率,更有生命力,而之后的卡械,更是把它推到一个顶峰。现代卡片体系,就像一个贪婪的巨兽,牢牢地霸占着时代。一代又一代,没有人还记得曾经的古典荣光,曾经的海纳梵森特,曾经的星院。陈暮的影响力,超过历史任何一位大师,他沉默的背影就像一团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一代又一代新生的制卡师。他是辉煌的,他之后是悲哀的,整整两百年过去,卡片再也没有颠覆性的创新,所有制卡师心中都有一个相同疑问,卡片,已经发展到巅峰吗?”

“……我和老师发生了争执,我在古典流派,找到了一丝破开夜幕的希望。老师认为我疯了,他是陈暮的信徒,我们激烈地争吵,于是,我被驱逐出制卡所……”

“……我决定重新寻找古典派流真谛,我坚信那里有想找到的答案。我沿着当年海纳梵森特的足迹,去寻找他留下的只言片语……”

“……我需要一个变量,只需要一个变量,我就能改变这一切……”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简直糟糕透顶……”

“……哈哈,新收的学生,帮我找到了这个变量!太奇妙了!魂,竟然是魂,这里竟然有魂……”

“……是的,这是一种全新的卡片,完全不同以往的卡片,不需要度仪,不需要能量卡,什么都不需要,它自成一体,独一无二,就像生命,令人敬畏……”

“……他和我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就像当年我和我老师一样。魂将卡,是的,很棒,可是,它不是我想要的。它是生命和信念的力量,不是卡片的艺术,我是一名制卡师,以前是,现在也是,死了也是……”

“星门被封闭,我知道,肯定是他干的。他想成为那个世界的统治者,像陈暮一样,只可惜,他不明白陈暮为何强大。”

“身体在一天天虚弱,快死了吧。昨天晚上梦到制卡所,梦到老师,可惜,我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

上官千惠心中充满震撼,她没有想到,魂将卡的来历,竟然来自另一个神秘的地方。她看到一个固执倔强的老人的一生。

日记的最后一页,歪歪扭扭写着四个字。

“古典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