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二十一节 遗迹

第六百二十一节 遗迹

唐天这一战,轰动白沙市。

每个人谈论起昨晚那一战时,都是一脸恐惧,还有敬畏。虽然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一战的真正内情,但仅凭那如山一般的火云,就足以让普通人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宫辰之死,在这场惊世骇俗的战斗中,反而没有那么惹人注意。人们都在谈论猛︶男的神秘来历师承,谈论着那百亩方圆的火云,若真的降落地面,会是什么光景?那团会自己疯长的火云,到底是什么神奇的武技?

凌家别院周围,所有的探哨眼线,在一夜之间,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仅仅如此,就连凌家别院附近的民众,也被吓得连夜搬走。

以凌家别院为中心,方圆三里之内,空无一人。

市面上,原本对唐天的诸多声讨意见,同样销声匿迹。没人敢招惹这样一个魔头,没错,在白沙的权贵们眼中,猛︶男被描绘成凶残暴虐,一言不和,就杀人灭口的魔头。当着洲主面,置洲主的请求于不顾,残忍杀害宫辰,甚至连洲主都敢怒不敢言,这样的家伙不是魔头是什么?

魔头凶性之盛,柔夫人不敢吭声,何英大人不敢吭声,白沙市一时之间,竟然有几分人人自危之感。

就连那些放言要教训猛︶男的人,都立即被自己亲朋好友拉住,苦苦相劝,这等魔头,千万不能招惹,可不要给白沙惹来灭顶之灾云云。

治安署田启光吓得六神无主,暗地里的小动作,全都停止。白沙市的治安,重新变得井然有序。

哪怕是原本希望和唐天结盟的大公子等人,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甚至不知道,这对他们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这些和唐天都没什么关系。

他整天呆在凌家别院,一心沉浸在他最新的领悟上。

【流萤海】的威力大超出了他的预料,这令唐天很是惊讶,也让他有一丝新的感悟。而另一个让他有所体悟的,是宫辰最后反扑时的能量燃烧。

能变!

唐天的流萤,已经有一丝能变的味道,但是距离真正的能变,还有相当的距离。宫辰最后无所顾忌的燃烧,给他提供了相当的参考。如果他能揣摩清楚,彻底领悟能变,那他的实力无疑会踏上另一个高度。

完成能变的【流萤海】,光想想就让唐天激动莫名。

到那时,神一样的少年,简直强到爆啊!

如果说,能变是流萤海蜕变的关键,那么零焰,则是天生属于肉搏专家。零能量体虽然是一种相当强悍的肉体,但是比起天路的其他血脉,在肉体强化方面的能力并不算突出。这也导致了唐天原本属意的肉搏近战,难以发挥出最强的威力。但是如今零能量体天赋觉醒后形成的零焰,却让唐天的近战威力,直线提升。

零焰是肉搏专家最好的武器。

只不过,如今零焰只堪堪成长到唐天的双手,距离覆盖全身,还早得很。唐天的肉搏专家之路,依然道路漫漫。

唐少年却没想那么多,只有双拳零焰的近身肉搏,没有完成能变的流萤海,已经让他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更重要的是,他前进的道路,也变得清晰无比。

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唯一让他担心的,便是千惠。

两人本来约定每个月通话,可是唐天每次开启青铜星门,都没有回应,这让他相当担心。

“这是什么破地方?”阿信嘟囔着。

贫瘠的荒野,寸草不生,一眼望不到尽头。他们在这里走了数月,但是夜幕从来没有退去,幸好天空的星辰明亮,淡淡的星辉,让这片荒野,不至于一片漆黑。

他们是从一处星门进入这片死寂之地,当几天后他们意识到不妙,返身折回的时候,那处星门消失不见。

小然拎着大砍刀,小心地护卫在千惠的身侧,满脸戒备,冷哼:“打起精神点,这地方邪门得很。”

前进两百多里,上官千惠道:“休息一下。”

“是!”小然和阿信领命,大队驻营,几十名探哨四下散开,消失在地平线,他们的任务是探索周围是否有可疑之地。

上官千惠试了一下青铜星门,依然没有半点反应。心中有些失望,但是脸上神情没有半点变化。

“还是不行吗?”小然有些担忧地问。

“嗯。”上官千惠语气很镇定:“放心,这个星球不大,我们很快就能找到。”

小然点点头,他们进入这个星球没多久,就发现异常。这个星球有一股无形的神秘力量,隔断了青铜星门之间的联系,上官千惠和唐天失去联系已经有段时间。

好在这个星球并不是很大,他们都在寻找出去的星门,以及这股神秘力量的来源。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个星球就像一个最普通的星球,荒凉,死寂,没有半点生机。

阿信凑到小然身边,目光偷偷瞄了一眼小然饱满的大胸,顿时脸上有点微红。

小然伸了个懒腰,这个动作看得阿信的眼睛发直,阿信双手不自主扬起,十指下意识勾动。

砰!

小然抡起门板大砍刀,像苍蝇拍般,狠狠拍在阿信的脸上。阿信就像皮球般,直接被抽飞。

“流︶氓!”

小然冷哼一声,把手中的门板大砍刀插到地上,一脸鄙视。

忽然,急促的马蹄声,让小然猛地抬起,远处的探哨狂奔而来。

“禀报大人,前方发现一座城堡!”

上官千惠霍地起身:“全军准备。”

小然精神一振,立即拎起大砍刀,跃上马背。搜索了这么多天,一无所获,她性子本来就急,心中丧气得紧。她不怕有敌人有战斗,就怕什么发现都没有。

阿信从泥土里挣扎着爬起来,嘴里嘟囔着:“这个霸王龙,白长那么好的身材!”

小然哼地一声,趾高气扬地从阿信身走过,心中却不免有些得意,原来自己的身材很好啊。

大军开拨。

前进大约二十多里,上官千惠终于看到了探哨所说的城堡。、

高耸的山峰上,一座城堡孤零零立在那。荒凉死寂的山峰,城堡一片漆黑,没有半点亮光,如果没有星光,众人的眼力又个个极其出色,还真的很难发现这座城堡。

众人的精神齐齐一振。

这是他们这么多天来,唯一发现的人类痕迹。

整个大军立即提速,向山峰上的城堡靠近。走到近处,才发现这座城堡的形状,有些奇怪。

“不太像城堡。”阿信皱着眉头,神情严肃。

确实不是像城堡,没高耸的箭塔,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建筑,笔直高耸的建筑,一层层。不过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应该是一处遗迹,很久没有人光临,窗户和外墙都破败不堪。

小然看了他一眼,这个小流︶氓严肃的时候,倒是有点气场啊。她嘴上道:“那像什么?”

“像大楼。”说话的上官千惠,精致无暇的脸庞微微仰起,注视着山顶的那座建筑:“那是一座高楼。”

被小姐一说,小然也觉得更像大楼,有些不解:“谁把高楼建在这里?”

“上去就知道了。”上官千惠收回目光,淡淡道。

很快,他们便冲到山顶,这确实是一座极具现代风格的大楼,十三层高,没有过多的修饰,这样的建筑在任何一个學院,都随处可见。

所有人都变得小心起来,谁也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阿信和小然,一左一右,护住上官千惠。

走到大楼前,映入视野的,是一扇灰扑扑的大门。

小然一言不发,拎着大砍刀,走到门前。忽然,她注意到门上似乎有字,她伸出手掌,抹去门上的灰尘,锃亮如新的金属色泽裸露出来,同时裸露出来的,还有一行字。

“向海纳·梵森特致敬。”

小然低声念道,她转过头问:“小姐,海纳·梵森特是谁?”

“海纳·梵森特?”上官千惠仔细地回想,片刻方摇头:“没听说过。”

小然的目光转向阿信,阿信摊了摊手:“听上去像个大人物。”

阿信那一脸的无赖痞样,让小然冷哼一声,她随手把大砍刀插进脚边泥土中。金属门没有任何装饰使力之处,小然双手按在门上,沉腰立马,沉喝一声,全身力量鼓荡。

咔咔咔!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大门上的灰尘簌簌而落,露出光洁如新的金属材质,哪怕经历悠久的岁月,这扇门依然没有半点锈蚀的痕迹。

阿信摸着下巴嘀咕:“果然不愧是霸王龙!这门看上去有点料啊,说不定是好东西,唔,走的时候,一定要顺手拆走,不能浪费……”

金属门被小然硬生生推开,一股尘土的味道迎面扑来,里面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住人。

几名魂将举起明亮的光晶棒,走进大楼。光晶棒释放的光芒,立即把大楼内照得纤毫毕现。

没有见到活物。

大家有些失望,又松一口气。

大楼里面,铺着厚厚一层灰,可见在很长的岁月,这里没有任何生物光顾。

小然不敢大意,指挥着几名魂将,四下探索检查,片刻后,确定安全才作罢。

上官千惠深吸一口气,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处保存完好的遗迹,一定隐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

ps:小璨和小虾仁同學,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