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一十八节 宫辰

第六百一十八节 宫辰

如果说唐天最讨厌的事情是什么,吃东西的时候被打扰,就是其中之一。

唐天神情不善地盯着面前的两人。

凌夏想过会出状况,但是没有想过状况会来得如此之快,尤其是当她看清楚出声喝斥的两人,便暗呼不妙。

左边的那名约三十上下,相貌俊逸的男子,名叫宫辰,深得洲主信任,是洲主的贴身近卫。右边那位容貌妍丽的女子,名叫安萱,是柔夫人的侍女。

凌夏觉得父亲大大失算,大公子和柔夫人、何英是敌对关系,但是绝对不能和洲主敌对。惹恼了洲主,大公子继承者的身份,就会变得极其危险。

洲主脸上的不喜之色,一闪而逝。

宫辰此时却上前一步,冷声道:“猛先生把白沙市搅得鸡犬不宁,血流成河,逼得治安署不敢开门,本来宫某还以为是个人物,没想到如此粗鄙不堪,真是令人失望。”

洲主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侧脸低声询问柔夫人,柔夫人悄然细语。

凌夏心中大急,如果被宫辰这顶帽子扣下去,那洲主对猛先生的印象只怕糟糕到极点。她忍不住道:“宫侍卫岂可乱言?猛先生不过出于自保!”

“自保?”宫辰冷哼:“花几百亿自保?把治安署逼得不敢开门这也叫自保?莫非凌小姐觉得,其实猛先生柔弱如花?”

周围响起一阵轻笑。

唐天有些不明所以,这人他没见过啊。为什么一出现就表现出对他极强烈的敌意?唐天虽然脑子不够灵活,但是直觉敏锐,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对他强烈的敌意。

凌夏刚想反驳,唐天不耐烦站了起来:“喂,要打架吗?”

宫辰愣住了,凌夏也愣住了,周围其他人也愣住了。能够进入会场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哪里见过街头小混混一样的邀战?

见对方像木杆子般杵在那,唐天一脸鄙视:“原来是个嘴炮!”

宫辰的脸刷地通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如此羞辱,他如何受得了?他的眼睛几乎要滴血,当场向洲主请命:“猛先生邀战,我白沙岂可无人?属下请战!”

洲主沉吟:“来者是客,但既然你们双方都相切磋一下,那就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

“是!”宫辰躬身应命,抬起头望向唐天的目光,杀气四溢:“猛先生,请!”

他飞身来到湖面上空,这里有足够宽阔的地方,可以供双方战斗,而不会波及到会场。他脸上装作被羞辱的激愤,但是心中却是一片冰寒。

秦语然几次出入猛︶男的住处,这在白沙市早就不是什么新闻。宫辰自认自己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光芒耀眼,想来秦语然名头再响,也会多少给他几分面子。

哪知几次他邀请秦语然,全都被秦语然婉拒。

当他一看到猛︶男时,心中的火气便无法遏制地直窜而上。他故意用语言相激,便是想形成眼下的局面。在别人看来,他是不堪羞辱反击。而且他用心险恶,直接点出猛︶男外乡人的身份,白沙人自然同仇敌忾。

他的计划非常成功,对方比他想象的还要愚蠢,轻易便钻入圈套。而且如今全场诸人,几乎全都站在他这一方,若是他“不小心”杀了猛︶男,谁也不会怪罪于他。

宫辰的嘴角掠起一丝微不可察的阴笑,而且,他想起何英许诺,心头一阵火热。

唐天面无表情用他独特的“干拔”冲上天空。

全场顿时响起一片讥讽声,宫辰飞身上天的姿势潇洒空灵,优美无比,而唐天飞上天的姿势,在众人眼中,却是丑陋不堪。而一些眼睛尖的,立即注意到猛︶男并没有用到能量,而是压缩空气,难道此人是能障?

当两人飞上湖面,顿时吸引整个会场的注意。

秦语然早就进入会场,不过她在会场的另一端的花园之中,和一群小姐贵妇们在一起。她并不喜欢和一群男人呆在一起,那些男人恨不得把她吞掉的目光,让她非常不喜欢。此时见到天空中对峙的宫辰和猛︶男,顿时脸色微变。

她身边的女人们,早就炸开了。

“哇!宫侍卫好帅!”

“终于能看到宫侍卫出手了,好期待!”

秦语然虽然不喜欢宫辰此人,但是却知道宫辰的实力绝对很强,能够成为洲主最信任的近卫,又怎么会弱?

猛大哥……

会场的另一端,白家叔侄也面带忧色。

白越轻叹:“猛︶男还是太年轻,一激就上当。看来今晚我少不了要活动活动了,相信我这张老脸还是有点用的。”

白晓的神情凝重,盯着天空的两人,摇头道:“二叔这话说得像猛兄必输一般,我倒是看好猛兄。”

白越讶然,自己这侄儿表面看上去为人谦和,骨子里却是极傲,没想到对猛︶男竟然如此有信心,他有些意外。

注意到二叔的目光,白晓低声道:“您老可别忘了,他可是能击退廉柏君的人。”

以白家的情报水平,早就打听清楚上次的海盗是什么来历。廉柏君在海盗圈内,可是大名鼎鼎,这等枭雄一般的人物,便是白家也不愿意轻易招惹。

“这倒也是。”白越点点头,白晓这个理由相当充分。

白晓苦笑道:“我对猛兄的信心,并不仅仅于此。在我所遇之人,猛兄的勤奋,无人能从出其右。您能想到,击退廉柏君的第二天早上,我在哪找到的他?”

“哪?”白越下意识地问。

“训练场。”白晓注视着天空中的唐天,自言自语:“那一战何等艰苦。连战舰武器都不堪重负而崩碎,我们所有人都在庆幸劫后余生,可猛兄和他的护卫们,竟然已经在训练场挥汗如雨。说实话,我那时完全没别的想法,只有惭愧和佩服。”

白越不由动容,他熟谙军事,深知苦战之后,人最需要的便是放松心神。这个时候,还能坚持修炼,此人的意志之坚韧,委实罕见。

“他和我说过的两句话,我印象极其深刻。”白晓自顾自道:“第一句是,汗水不会骗人。第二句是,他还有很多事想做。宫辰虽强,但我不相信,猛兄会毫无还手之力。”

满脸讶容的白越忽然哈哈大笑:“被你这么一说,我对这一战就更加期待了。”

天空中,唐天两眼放光地瞪着对面的宫辰。他脑子里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他也懒得去想这家伙为何对自己有敌意。

他的直觉非常敏锐。宫辰的目光阴冷,浑身散发的杀意,让他就像黑暗中的毒蛇。唐天却没有丝毫畏惧,他有些跃跃欲试。

这些时间坚持不懈的苦练,上次与乔亦安交手,更是让他觉得意犹未尽,今天的宫辰,流露出的气势,丝毫不逊于乔亦安。

唐天已经忘记了蛋糕,体内的战意沸腾,他全部心神都在这一战上。

宫辰冷静无比,面前的猛︶男,就像一头充满压迫感的野兽。他眯着眼睛,手握上腰间的剑柄。为了今天这一战,他作了周密的安排,私底下更是与乔亦安讨论过,他对猛︶男的攻击方式,有所准备。

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

宫辰眸子一冷,长剑缓缓出鞘。沙沙沙,剑身摩擦剑鞘产生类似无数小虫在爬动的声音。

咦,唐天微微一凛,他心头浮一丝警兆,沙沙声有些诡异。当下,他没有半点犹豫,脚下干拔,身形如电,便消失在空气。

宫辰微微伏低身体,他的眼睛,盯着前方。

好快!

早就听说乔亦安说过,猛︶男移形换位的方式很特别,快若闪电,他有所准备,没有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比他想得更快。

下方观战的乔亦安脸色微变,心中骇然,这家伙的速度,比上次更快!难道这家伙上次有留余力?他觉得不像,可如果不是,那几天的功夫,就有如此明显的进步,这个猜测更加让他寝食难安。

唐天就像一道曲折的闪电,在空中不断地撞击、反弹,惊人的速度,给宫辰带来巨大的压力。

宫辰按捺心中的震惊,心沉如水,继续以一种极缓慢的速度拔剑。

在宫辰四周游弋反射的唐天,也露出谨慎之间,宫辰周身没有半点破绽,无论他从哪个角度切入,都在宫辰抽剑出鞘笼罩的范围之内。

唐天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的脸色不由凝重。

如同群虫蠕动的沙沙声,愈发响亮,唐天心头的危险感也愈发强烈。

唐天知道,必需进攻!

他深吸一口气,既然你没有破绽,那么我就把你轰出破绽!

十指探出,一缕火花,从虚中绽放,它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火树银花。

从这颗火树上飘飞的碎芒,缓缓在空中飘浮飞舞,如同盛夏田野中漫无边际的流萤,如梦如幻,流萤包围的唐天,此时没有半点杀意,说不出的平和宁静。

很多人早就听说猛︶男的武技,细腻华美,此时亲眼目睹,个个张大嘴巴,呆立当场。

宫辰的长剑完全出鞘,唐天这才看清楚,宫辰的长剑,竟然由无数细小的透明虫子汇集而成。

宫辰长剑一抖,剑身化作一蓬虫雨,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朝唐天扑来。

唐天目光一肃,轻轻一挥手,漫天飞舞的流萤,朝虫雨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