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一十三节 内幕 【第一更】

第六百一十三节 内幕 【第一更】

凌夏早上起来,刚刚洗漱完,就被父亲叫了过来。父亲见到她,递过来一张纸。

她一脸疑惑地接过来,当她看清楚上面的内容,还残存的睡意立即不翼而飞,她的手有些颤抖,仿佛这张纸有千斤之重,她的喉咙发干:“这……这是真的?”

“是的。”凌元宏承认他刚收到消息的时候,还不如女儿,但是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

“太疯狂了。”凌夏喃喃自语。

凌元宏心有同感地点头:“非常疯狂。”

他话题一转:“你对他有多少了解?”

凌夏反应过来,虽然她脸上还残留着些许震撼和恍惚,她苦笑:“基本为零。他的家世、来历,手上的势力,都一无所知。”

“最近不是很平静。”凌元宏沉吟。像凌家这样历史悠久的家族,在白沙可谓根深蒂固,触角之深,外人很难想象。

凌夏心头猛震,她知道父亲一定是知道什么。

凌元宏苦笑:“现在来了一个这么疯狂生猛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好事是坏事。”

凌夏很少在父亲脸上看到如此复杂如此犹豫的神情,父亲虽然温和,但是外和内刚,做事果决,极有见地。

“情况很糟吗?”凌夏试探着问。

“有点糟。”凌元宏叹道:“自从三年前,何英向洲主晋献柔夫人,洲主便开始疏于政事。两年前,我听说许多政事都是柔夫人打理,我就知道不妙。柔夫人手腕极其高明,区区两年,内政院还剩下多少老面孔?上个月,大公子遇险,若非索比大人一直暗中派人保护,只怕……”

凌夏睁大眼睛,满脸不敢相信:“难道他们……”

“他们要开始动手了。”凌元宏语气沉重:“第三兵团和第四兵团已经倒向何英,掌握内政院的柔夫人,这些年连打带拉,白沙洲有一半的家族,都被柔夫人拉拢。”

“洲主难道一点都没有察觉吗?”凌夏呆呆地问。

“洲主完全沉迷于女色之中,柔夫人完全控制洲主府,我们连见洲主一面都很难。洲主府全都换成柔夫人的侍女,我们曾想过潜入洲主府,哪知那些侍女,实力深不可测,我们折损了很多人。柔夫人的来历,绝对不简单!”凌元宏咬牙切齿。

凌夏怎么也没有想到,情况居然到了如此糟糕的地步,她脸色发白。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凌夏有些茫然地问,她虽然有才华,但是毕竟年轻。

凌元宏点头:“这也是我叫你过来的原因。你要做两件事,第一,马上去接管第五兵团。”

“可是,正式命令没有下来……”凌夏不解道。

“已经下来了,今天早上刚送到。”凌元宏递给凌夏一纸调令,上面鲜红的印章,是正式的调令公函:“这是索比大人亲自推动的结果,不要有所顾忌,你要在最短的时间,掌握第五兵团。”

“明白。”凌夏点头。

“第二件事,和猛︶男打好关系。”凌元宏语出惊人。

“为什么?”凌夏愣住了。

凌元宏目光深邃:“我们作出各种推算,何英和柔夫人已经完成布局,情况对我们极度不利。如果这么稳稳当当下去,我们的胜算只会越来越小。我们要有个搅局者,一个横冲直撞的搅局者。”

“您说是猛︶男?”凌夏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我刚刚才想到。”凌元宏毫不避讳道:“这么疯狂,这么不讲规矩,这么胆大包天的家伙,还有比他更合适的搅局者吗?”

“可是……”凌夏犹豫。

“你觉得我利用他?”凌元宏哈哈大笑:“放心,不用你去做什么,只要你关注他,在他遇到麻烦的时候,帮他一把。我有种预感,这家伙绝对是天生的搅局者!”

凌夏松一口气,她对父亲的话有些不相信。她和猛︶男虽然认识不久,觉得此人做事直率了点,但还是蛮讲道理,完全不像父亲所言那般惹事生非,

凌元宏看到凌夏的表情,立即明白女儿的想法,哈哈大笑,也不解释。

不绝于耳的爆炸声、闷哼、惨叫声,穿透厚重的大门,雷尔夫浑身都在颤抖,他身上再也看不到半点独眼暗蛇的风采。门外狂热的呐喊每一次响起,都让他浑身一抖,恐惧和灰败,在他脸上。

这里是金蔷薇最大的据点,也成为最大一块肥肉。

他甚至能够分辨出几个熟悉的声音,那些以前对他卑躬屈膝的小人,现在却拿着刀剑,杀上门。他们曾经在金蔷薇的光芒下,瑟瑟发抖,可是如今,那天文数字的悬赏,让他们失去畏惧之心,他们联合起来,打算在金蔷薇的尸体上饱餐一顿。

让雷尔夫最恐惧的是,这些人想要他的命。

一百亿云币,一千根冰蓝之枪,雷尔夫心中充满绝望。

更让他绝望的是,那位大人消失了。他知道那位大人的势力多么大,如果他愿意帮助自己,自己还有活下来的可能。

可是,那位大人没有出现。

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把以前做的事抖出去吗?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雷尔夫不敢再等下去,他来到壁炉前,打开密道,这是他最后的保命符。

他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密道石壁旁的青铜机关,这座房子下面,安装了数量惊人的烈性能量晶。他按下机关,一分钟后,剧烈的爆炸会把这里炸成碎片,那些贪婪卑鄙的家伙,全都会炸成粉碎!

忽然,雷尔夫胸口一痛,他的表情凝固,一抹剑尖从他胸口前透出。

一团阴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

“这些年,你干得不错。唉,你死了,我损失很大,真是可惜。”

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果然杀人灭口……

雷尔夫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直挺挺倒下。

阴影并没有从密道逃离,而是关闭密道,同时把雷尔夫的身体,搬到书桌前。

大约十多秒后,砰,房门被疯狂的人流撞开。

无数人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雷尔夫,两眼放光,所有人怒吼着扑向雷尔夫,争吵、怒骂、拼斗,房间内一片混乱。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极为普通的人,悄然离开房间。

轰!

一个巨大的火团,腾空而起,剧烈的爆炸,让整个白沙城都为之震颤。

人们纷纷从家中出来,看着那妖艳鲜红的火团,个个神情复杂。

金蔷薇完了,这个曾经白沙洲最强大的黑暗势力,彻底完了。

金蔷薇彻底完了。

巨大的金额令无数人铤而走险,往日对金蔷薇的恐惧,此时完全被海洋般的云币驱散。整个白沙洲,金蔷薇三十二处据点遭到血洗,白沙洲最负盛名的黑暗势力,一夜之间,被连根拔起。

流血之夜。

白沙洲不乏富豪,身价超过唐天的也不少,但是从来没有人,用如此决绝惨烈的方式来报复。

唐天出名了,大大的出名了。

虽然这个名声并不是什么好名声,疯狂、残暴、愚蠢等等。但是谁没有人敢去招惹他,同样没有人敢小看他。据说第二兵团兵团长何英得到消息,暴跳如雷,一连杀了三名他最喜爱的舞姬泄愤。

治安署门可罗雀,超过七成的职员辞职,让治安署直接瘫痪。往日横行无忌的治安署,竟然被吓到这地步,更是把唐天的声望,推到前所未有的位置。

只用了一天,整个白沙洲都知道,有这么一位霸道、疯狂、人如其名的土豪。

当田启光如丧考妣地跑到何英面前求助时,何英从愤怒中冷静下来,他很快想到办法,冷笑:“没错,治安署既然瘫痪,那就瘫痪好了。你想想,连治安署都畏惧他的凶残,那谁来保护白沙民众?保护各家族?这样残暴的行为,只会让白沙市血流成河。只有鲜血流得足够多,他们才会想到治安署的重要性,才会想明白,谁才是他们的敌人。”

田启光精神大振,他觉得大人的主意简直绝妙。

这家伙只是个外来人,这么嚣张跋扈,肯定无数人看不顺眼。治安署只要摆出弱者的姿态,在暗中推波助澜,让白沙市变得更加混乱,暗杀啊、绑架啊,让各大家族受到切肤之痛,他们自然会把所有的怒火倾泄在那个混蛋身上。

“属下知道怎么办了!”田启光恭敬道。

田启光刚离开,阴影中响起一个声音:“你的办法不错。”

何英脸上没有半点喜色,冷冷道:“你不要给我惹事!找你来,是让你来解决大公子的。结果你失手了,现在还惹出这样的麻烦。别舍本追末,大公子一死,白沙洲就是我们的了,到时你想做什么,做什么。但是在那之前,你先把人给杀了!要不是我和夫人的人被盯得紧,用得了你出手?”

“放心,他很快就会死。”阴影中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

从何英府上离开,田启光立即给治安署所有人放假,而他自己也对外宣称抱病在家。而原本混乱的市面,变得更加混乱,街上连连发生血案。

一时间,人人自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