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六百一十一节 金蔷薇

第六百一十一节 金蔷薇

兵团的事情交给两人,唐天算了下,手上还剩下103亿云币,买两支兵团的钱还是够的。他为自己的灵机一动感到很得意,得是怎样天才的少年才能想到这么天才的想法?

就在此时,凌夏带着一位中年人前来拜访、

凌夏的介绍很简单:“这是我父亲,凌元宏。”

其他几人纷纷见礼,凌元宏不仅是凌夏的父亲,也是凌家当代的家主,在白沙洲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听完凌夏的话,唐天才知道,外面关于凌家得到强援的消息,已经沸沸扬扬。

“我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凌夏满脸歉意,听到流言蜚语,她就连忙赶到白沙酒店向唐天道歉。

她能够接手第五兵团,除了家世之外,个人的实力、头脑,都是相当出色。何英那天表现出来的敌意,让她大为警惕。

在她看来,因为她的缘故,唐天意外卷入这场权力斗争的漩涡之中。这个来历神秘的高手,已经被外界打上凌家的烙印,对凌家来说,这当然是好事,可是如果因此得罪了唐天,那就得不偿失。

这个时候凌元宏亲自上门道歉,也表明了凌家的态度。凌元宏不仅是凌夏的父亲,也是凌家的家主,这样的态度,给足唐天的面子。

“猛先生需要我们做什么请尽管开口,凌家绝不会推诿。”

凌元宏心中充满庆幸,今天来对了。看看在场的诸人,对唐天的态度,就知道此子绝非没有背景之辈。

“凌伯伯客气了,我和凌夏他们是朋友,这是举手之劳。”唐天浑不在意道,昨天和那些纨绔们打成一片,至于阴谋啊什么的,那是什么?

凌元宏松一口气。

唐天眼角的余光,透过玻璃窗,忽然捕捉到一个身影,他的瞳孔骤然收缩。

酒店外,一个跌跌撞撞浑身是血的男子,正在仓皇朝酒店这边飞来,而在他身后,一群小黑点在紧追不舍。

理查德!

浑身是血的男子,是理查德!

突然勃发的杀意,让在场众人一阵愕然,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唐天就像敏捷的猎豹,一下子蹿了出去,砰,窗户玻璃粉碎,人在半空中的唐天,手上多了一把冰蓝之枪。

拧腰甩臂,手中冰蓝之枪,化作一蓬蓝光,呼,朝追杀理查德的黑影激射而去。

最前方的几名黑衣人,纷纷手中的武器格档。

啪,蓝光脆弱像冰,瞬间粉碎,但是一缕微不可察的蓝芒,却趁机没入他们体内。

几人身形一滞,紧接着如同下饺子般,从天空坠落。被蓝光击中的人,脸上呈现出美丽而妖异的冰蓝色。

“冰蓝之枪!”

有人惊呼,那些黑衣人纷纷停了下来,远远和唐天对峙。

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理查德看到唐天,紧绷的心神松懈,一头朝地上栽去。

一只手掌牢牢抓住理查德。

唐天鬼魅般出现在理查德身边,他把理查德朝身后一扔,丢给被惊动赶来的幽洲鬼骑:“带他去找医生。”

对面的黑衣人,明显不是善茬,目光中透着凶狠之色,一身紧身黑衣,胸口绣着金色蔷薇的徽章。

为首的黑衣人冷冷道:“此人盗取我金蔷薇的机密,莫非阁下就是主谋?”

金蔷薇三个字,仿佛有着一种异常的力量,原本已经冲出来的酒店护卫,一下子缩了回去。

就在此时,忽然一群穿着制服的治安员地从高楼后面冲了过来,把白沙酒店团团围住。为首的那名治安统领厉声喝道:“不要放走逃犯!”

白沙酒店一位管事,脸色铁青从酒店里冲出来,质问,“田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田统领面无表情:“公事公办!事关重大,请帮我给许老板带句话,小弟也是无奈为之。”

他嘴上说无奈为之,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

管事脸色大变,他终于明白事情不同寻常。

几艘战船也抵达,船上的武器,直指唐天和白沙酒店。

田统领没有理会白沙酒店的管事,而是眯着眼睛,对唐天冷冷道:“你不仅包庇逃犯,竟然还当街杀人,我劝你束手就擒!胆敢负隅顽抗,就地格杀!”

全场气氛凝重,所有的战船,亮起幽幽光芒。

“就地格杀?田统领好大的口气!”凌夏从窗户里飞出,满面含霜:“田统领这是要格杀谁?”

田统领看清来人,脸色微变,凌夏!

“凌大人!”田统领连忙行礼:“这名要犯罪大恶极,田某职责在身,语气若有冲撞之处,还请凌大人多多见谅。”

凌夏盯着田统领,对方这话说得看似客气,实际却在提醒她不要多管闲事。她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冶安署什么时候,这么强势?

治安署只负责白沙城内的治安,在他们这些兵团长眼中,却是不值一提。平日这姓田的见到她,就像老鼠见到猫,今天却一反常态,必然有所依仗。

“田统领说他是要犯?”凌夏忽然道。

“没错!”田统领沉声道:“此人涉嫌一宗重大案件,畏罪潜逃,我等一路追捕。没想到同伙在这里,而且胆敢当街杀人,凌大人在此,实在太好,属下请凌大人协助我等拿下此贼!”

凌夏没想到,田统领竟然打蛇上棍,反将她一军。

她脸上不动声色:“猛先生是洲主贵客,不在治安署管辖范围。我会请明公组建专门的调查团,把这件事调查清楚。田统领若有证据,调查团会到治安署取证。”

田统领心中往下一沉,脸色不动声色:“岂敢有劳明公?凌大人不要为难我治安署,这其中想必有什么误会,在下只是想请他们到治安署走个流程,有什么误会解释一下也就清楚了嘛。”

田统领打什么主意,凌夏怎么会不清楚:“猛先生身份尊贵,这件事明公会亲自过问,田统领请回吧。”

田统领明白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神情一冷:“凌大人一意孤行,那也怪不得在下!全都拿下!”

“白沙的治安署,真是好大的威风,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几人从破碎的窗户飞出,白越似笑非笑,在他身边,是公子白晓,再旁边,是徐晋、凌元宏和秦语然。

凌元宏冷笑:“看来我等亦是贼人!田统领想连我们一起拿下哩!”

徐晋面无表情:“不知田统领是不是需要去徐记搜查一下?”

秦语然没说话,只是冷冷地注视着田统领。

这几人出场,围观看热闹的人们,顿时一片哗然。尤其是秦语然的出现,围观的民众一阵骚动。

田统领脸色大变,事情失控了,他的头皮一阵发麻。白家叔侄两人代表的是白家,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动手。徐记同样不好惹,哪怕是洲主,对徐晋都客气无比。

作为凌家家主,凌元宏虽然没有半点官职,但是凌家清贵无比,历代良善之家,凌元宏数十年,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救济贫弱残障上,深受民众尊敬。

他敢对凌夏动粗,但绝对不敢对凌元宏动手。

秦语然更不消说,洲主的客人,只要他敢动手,不用到明天,他的治安署立即会被踏成平地。

“误会误会!”田统领变脸极快,脸上立即堆满笑容:“这点小事竟然惊扰各位大人,愧疚愧疚,在下早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在下马上重新去查查。”

说罢,他便带着所有人灰溜溜地离开。

黑衣人早就消失不见。

凌夏终于松一口气,她倒不担心田统领动粗,她是担心猛大哥动手。众目睽睽之下,对治安署动手,反而会让他们陷入被动。

让她没想到的是,一向鲁莽的猛大哥,这次竟然出人意料地冷静。

“多谢各位相助!”唐天认真向几人道谢。

凌元宏道:“酒店还是有些不方便,寒家在城西有个庄子,比较幽静,空着已久,猛先生不嫌弃的话,不如搬到那里去住。”

唐天也不矫情:“多谢凌伯伯!”

秦语然始终在关注唐天,她见唐天面色沉静,但目光深处,却有寒光闪过,知道猛大哥这次只怕动了真怒。

她开始思索着,怎么才能帮猛大哥打听到有用的消息。

唐天关心理查德的伤势,去探查了一下,在得知理查德虽然看上去浑身是血,但只是皮肉伤,并无大碍。

凌元宏担心路上出什么变故,亲自把唐天一行送到凌家的庄院。这里空置颇长时间,平日里有几个仆人打扫照顾,直接便可以入住。安置好一切,凌元宏和凌夏才离去。

“帮我打听一下姓田的。”唐天道。

凌夏会意点点头。

幽洲鬼骑迅速地安排好防御暗哨。

理查德幽幽醒来,看清面前是唐天,松一口气。

“怎么回事?”唐天沉声问。

“是十三家族的事,有人在盯着这件事,我去打听,惊动了他们。”理查德苦笑:“幸亏我找的是熟人,熟人察觉到不妙,向我示警。要不然今天就回不来了。”

“有人在盯着这件事?”唐天眼角闪过一丝寒光:“什么人?”

“不知道。”理查德摇头。

“那追杀你的人?”唐天问。

“他们是金蔷薇的人,金蔷薇是白沙最负盛名的杀手组织,我们要小心点,他们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理查德叮嘱道。

“善罢甘休?这要问过我才行!”

灯光下,唐天满脸狞笑,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