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九十五节 又爆!【第一更】

第五百九十五节 又爆!【第一更】

廉柏君有些发愣地盯着安静的战场。

对方的蜂窝剑炮,突然熄火,让战场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刚才如同暴风雨一般蜂窝剑炮,震惊了所有人,如此猛烈的火力,起码有超过十组蜂窝剑炮,在交替开火。

悄然逼近的几艘战船,没有想到,会遭到如此猛烈的攻击,伤亡惨重,不得不退到队伍后方休整。

整个战场,都被如此密集的蜂窝剑炮给震住,连那些主炮手,都下意识地停下来,呆呆地看着疯狂喷涌的火舌。

直到它突然熄火,不知为何,所有人不禁松一口气。

这倒是一种很有趣的改装。

廉柏君恢复平静,不禁琢磨起来这种改装,在他看来,如此密集的蜂窝剑炮,肯定是对方对战舰的特殊改装。他得承认,对方的改装非常合适。对方虽然是战舰,但是并不会参加正规战争,对付的敌人-大多是海盗。

而海盗大多装备差,一般靠的是人海战术。如此猛烈的近身火力,用在海盗身上,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只可惜,你们遇到的,却并非一般的海盗。

区区蜂窝剑炮,就想对付我?你们也太天真了!廉柏君心中冷笑,神情镇定自若:“后退,保持五千米距离。”

蜂窝剑炮虽然火力猛,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射程。蜂窝剑炮发射的剑芒,只有三千米,所以它才被定义为近战武器。

五千米的距离,便足以让蜂窝剑炮失去威力,而在这样的距离上,无论是他的黑龙战舰,还是其他的战船,可以发挥作用的武器很多。

副手也反应过来,有些羞愧,自己怎么连这么简单的办法都没有想到?大人果然不愧是大人,他连忙把命令传达下去。

趁着蜂窝剑炮熄火的间隙,海盗船队迅速拉开距离。

“这是什么?”唐天又是兴奋又是好奇,他的座位在一位扁平的圆形舱位上,座位前方,是一个宽度超过三米的弧口。

“螺旋斩机。”石森知道情况紧急,语速飞快:“这是控制机关,和刚才的蜂窝剑炮一样,大人要注意点,它的负荷是蜂窝剑炮的三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唐天座位前方的弧口便亮起光芒,吓得石森连滚带爬地后退。

弧口的光芒,瞬间变得耀眼无比。

咚!

一声闷音,强大的冲击力让唐天的身体一震,他的眼睛陡然圆睁。

嚓,直径三米的圆形光斩,以惊人的速度从弧口喷射出去!

光斩带着强烈的旋转,化作一道白光,飞向对方的船队……的头顶。唐天根本没有注意瞄准,它差得十万八千里。

“打高了!”石森充满惋惜,他忍不住提醒:“大人,注意瞄准!”

当他的目光转向唐天,目光一滞。大人满脸亢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活动着双臂、下蹲、弯腰、压腿,嘴里念念有词:“够劲!真是够劲!”

幽洲鬼骑们呆呆地看着大人,眼前的一幕,出现在如此激烈的战场,充满了喜感。

但是没有人笑,不知为何,他们有一种预感,大人接下来的行为,肯定会非同寻常。

唐天觉得全身都活动开,浑身充满了无穷了力量,舔了舔嘴唇,在众人的目光中,他脱掉上衣,双手握上把手,马步微蹲,像根钉子般钉在地上,浑身肌肉虬起。

他忽然怒目圆睁,暴喝:“杀!”

咚咚咚!

沉闷如雷的爆音,以惊人的频率,在众人耳边炸开,炸得他们耳朵嗡嗡作响。

弧口刷刷刷一道道光斩掠过,速度之快,他们的肉眼根本难以捕捉。唐天的身体,像筛子般抖动,他怒目圆睁,浑身鼓起的肌肉,不断地颤动,但他的双脚却始终牢牢钉在座位上。

第一道飞出的螺旋斩,惹来黑龙战舰上的廉柏君一瞥,只是这准头,差得也太远了。螺旋斩机是一种强力武器,高速旋转和异常的锋利,哪怕战舰的能量盾,也难以抵挡。

当然,它也有自己的缺点,它的能量负荷,更加惊人。所谓的能量负荷,除了对身体的冲击力之外,更可怕的,是对体内能量引起的共鸣效应。过度的共鸣效应,极有可能会引起武者体内能量失控而致命。

而另一个糟糕的地方,则在于,它很难瞄准,尤其是在能量海中。能量海的能量乱流,对它的飞行干扰极大。虽然它的射程高达十千米,但是超过三千米,它往往会发生明显的位移。

除此之外,它虽然穿透力极强,但是却无法爆炸。直径三米的螺旋斩,对于长度超过两百丈的战舰来说,实在小得可怜。除非斩到像龙骨这样的关键部位,否则杀伤力小得可怜。

所以这种武器,一般来说,每艘战舰会配备一两具,但是它到底能发挥多少作用,没有人会抱指望。螺旋斩机还有个别名,“中奖机”,能不能击中敌人、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就像中奖一样,全凭天意。

看来刚才的蜂窝剑炮就是对手的杀手锏了,他摇了摇头,下令:“各舰自由攻击,小心公子白晓……”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蓦地睁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耀眼的光芒,从对方战舰再度喷涌而出。

一片片高速旋转的螺旋斩,和能量乱流摩擦形成的火花,就像一群速度快若闪电般的白鸟,挥洒着火花,在空中划过飘忽诡异的轨迹,蜂拥而至。

嘶嘶嘶!

廉柏君第一次知道,如蛇吐信的啸音,汇成一片时,是何等令人头皮发麻。

一片螺旋斩恰巧和空中的一枚能量弹碰撞,能量弹就像豆腐般一分为二,余势未绝的螺旋斩,继续向前飙射。

轰!

两团火光在它身后绽放。

“注意规避……”

每一艘战船的船长,同时发出惊恐尖叫。五千米的距离,对于飞行速度远远超过能量弹的螺旋斩来说,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螺旋斩的数量太多,它们的飞行轨迹完全飘忽无法预测。

如同雨点般的螺旋斩,带着尖啸,一头扎入能量罩,带起一蓬蓬碎芒,在能量罩上留下一道道细若发丝的痕迹。

哚哚哚!

木屑横飞,那些质地比钢铁还坚硬船体,在锋利的螺旋斩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船体上迅速留下一道道极细却纵横交错的斩痕。

每个人头皮发炸,虽然对于船体来说,螺旋斩造成的伤害很有限。但是谁要运气不好,被这东西碰上,那场面之血腥,绝对让人失去勇气。

连战舰的能量罩,都无法抵挡,个人的能量罩在它面前,不会比纸要硬多少。

没人喜欢中奖,尤其抽奖的次数还这么多……

尖叫和混乱,顿时在战场弥漫,而本来在拼命攻击的炮手,此时也屁滚尿流从座位上滚下来,趴在地上。

唰!

一道白光从廉柏君面前一掠而过,他还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他身边的书桌,被从中一分为二,哗地倒地。

副手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他趴在地上,嘴里咆哮:“疯子!这帮疯子!他们到底装了多少台中奖机?二十台还是三十台?”

廉柏君很冷静,在桌子垮掉之前,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身形纹丝不动。这场战斗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下去,己方的士气,被对方凶残无比的光斩群,打击到谷底。

尽管知道被击中是个低概率事件,但是没有任何保护、无法规避的感觉,只会让人们心中的恐惧,更加弥漫。

副手的计算有误,起码四十台螺旋斩,超过一百二十人的团队,交替轮流,才有可能形成这样的火力。

廉柏君已经开始思考这种战术的实用性。

啪!

他的视野余光,瞥见一艘战船,从中一分为二。这艘战船的运气糟糕到极点,它的龙骨竟然被五道螺旋斩击中,龙骨断裂,可谓中了大奖。在能量乱流的冲击下,船体迅速被肢解。船上的海盗们尖叫着从里面逃出来,但还没有等他们逃远,绚爆火花,把他们吞噬。

廉柏君神情没有半点变化,亮起的火花把他的脸倒映得忽明忽暗。

先是蜂窝剑炮,紧接着螺旋斩机,用人海战术,把火力发挥到极致,看来秦语然身边有高人啊。

真是可惜了,这次的计划,要失败了。

不过……让人有几分期待……

当公子白晓打开舱门准备出击,他被映入视野铺天盖地的螺旋斩吓到了。头顶的螺旋斩,就像黑压压的鸟群。战场被螺旋斩的光芒照亮,什么时候,螺旋斩这么微弱的光芒,也可以照亮战场?

如此壮观、充满冲击性的场面,把白晓震住。

海盗战船轰然爆炸的火花,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的表情变得愈发古怪。等等,这艘战舰上,只有一台螺旋斩机!

白晓觉得自己的常识完全被颠覆,他迫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盗的船队,在迅速地后撤。

这场胜利来得如此莫名其妙,白晓毫不犹豫转身朝螺旋斩机的方位冲去。

咚咚咚,在石森他们惊愕、麻木的目光中,轰,不堪重负的螺旋斩机,彻底爆裂崩碎,升腾的尘雾,把唐天笼罩其中。

“又爆!又爆!混蛋!居然又爆了!”

唐天愤怒的咆哮从尘雾中传来,他气势光汹汹地从雾团中冲出来,满面烟熏火燎,的上半身雾气蒸腾,汗水沿着棱角分明有如钢铁般的肌肉缓缓流淌,恍如战神。

太混蛋!

轰了老半天,只轰爆了一艘战船,刚想趁胜追击,结果螺旋斩机居然又爆了!

唐天气得暴跳如雷。

石森他们呆呆地看着唐天,集体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