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九十三节 搭船

第五百九十三节 搭船

“就这了。”

石森打量了一眼周围,附近没有什么太危险的能量乱流,是一个不错的驻扎地。大家脸上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然后几人散开,每人手上多了一个银色的金属球。

“准备。”阿冷喊了一嗓子。

其他几人示意准备好。

“启动!”

几人同时把能量注入金属球,金属球同时亮起银色光芒,滋,银色光束同时从银球射出,光束彼此相连,连通的光束构成一个支架,紧接着支架表面亮起光幕。一片片光幕升起,它们构成一个完整的封闭空间。

这叫球链帐蓬,银球为支点,用能量光幕组成帐蓬。

球链帐蓬内,众人只觉得压力一轻,纷纷坐了下来。

帐蓬外,能量乱流撞上帐蓬,帐蓬纹丝不动。没有能量乱流的侵蚀,大家也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大家开始各自修复自己的身体,唐天不需要修复,但是他也累得够呛。

能量海中前进,艰难无比。他的身体排斥能量,那也意味着,能量海同样排斥他的身体,他前进的阻力比其他人更大。每一步都艰难无比,体力消耗得很快。

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湿透,唐天坐了下来,喘着粗气。他的进步明显,连续的前进,他的体力得到充分的锻炼。

封闭的球链帐蓬内,是一个安静的避风港。外面能量乱流的呼啸,消失一空。没有人说话,休息的时间很宝贵,球链帐蓬支撑的时间越久,消耗越大。若是银球内的能量消耗殆尽,帐蓬也会消失。

没有球链帐蓬,在能量海中得不到休息,只有死路一条。

不是所有人都能休息,五名幽洲鬼骑,分别坐在五个角落值守。他们身后角落的银球,连着一根极细的光丝,光丝的另一端,散系着几枚扁平的光浮鳔,随着能量乱流中摆动。这些光浮鳔,灵敏异常,用来探测能量海中那些危险致命而又隐蔽的乱流。

石森他们早就习惯了,没有人喊累。

他们将在这里休息十个小时,然后再度启程。

一艘战船,在能量海中飞快穿梭。

“还有三天,就能到白沙洲,我到时一定要好好逛逛。”秦语然伸了个懒腰,饱满丰腴的身体,犹如怒放的花朵,加上满脸的慵懒轻嗔,风情万种。

白晓眼闪过欣赏之色,笑道:“白沙洲是南域的商业重镇,要逛一遍,小姐只怕要花些时间呢。当地最有名的商业街,叫白沙下街,一等一的繁华所在,可是圣域十六金街之一。”

秦语然雀跃:“哇哇,我要去逛!”

“小姐,我们还要排练呢。”一旁的中年女子连忙提醒,她姓秋,大家都叫她秋姨,也是秦语然的经纪人。

秦语然可怜兮兮:“排练一次就够了吧。”

“不行!”秋姨瞪了秦语然一眼:“这次演出是今年最重要的演出,南域各洲,有一半的洲世家贵族,都会来人。若是演出出什么纰漏,对小姐的声誉打击太大。马上这届的评选就要开始,这个时候,声势最重要,万万大意不得。”

秦语然扁着小嘴,耷拉着眼睛,像霜打了的茄子。

白晓哈哈大笑。

忽然,有人闯了进来,禀报:“小姐,前面发现球链帐蓬,对方希望能够搭船。”

秦语然和秋姨的目光都转向白晓,白晓点点头:“把影像传过来。”

“是!”

墙壁上亮起一层光幕,一座球链帐蓬呈现在光幕上,白晓仔细看了几眼,有些意外:“咦,很标准的军队做法啊,对方什么来历?”

“他们说是商人,前往白沙洲。”手下连忙道。

“商人?”白晓不置可否,对秦语然和秋姨道:“不像盗匪。”

“盗匪也不怕!”秦语然挥舞着雪白的小拳头,满脸兴奋道:“最好是盗匪,这样小白就可以把他们揍得屁滚尿流。”

秋姨喝斥道:“女孩子怎么可以说脏话!”

秦语然脑袋一缩,吐了吐舌头。

秋姨沉吟:“既然不像盗匪,那就让他们上来吧,行个方便,结个善缘。”

白晓笑道:“秋姨放心,我会盯着他们。”

他的言语平淡,却充满强大的自信。

球链帐蓬内,唐天一脸好奇:“他们会答应我们搭船吗?”

他的目光,打量着那艘巨大的战舰。战舰超过两百丈,由一块块长度超过三丈的枣红色木板拼接而成,石森说这是一种叫红血木的木料,非常名贵,防御性极其出色。战舰上隐隐可见亭台楼阁,人影掠动,整艘战舰被一层厚实的能量罩包裹着。

唐天第一次见到如此厚实的能量罩,起码有三丈厚,看得唐天咋舌不已。个人在这样的战舰面前,渺小无比。

“说不准。这个得看运气,有的人担心安全,有的人嫌麻烦,不过这是艘战舰,守卫力量只怕很强,对方肯定不怕我们是盗匪。”石森摇头,他转头对其他人道:“大伙把身上碍眼点的东西都收起来。”

大家纷纷取下铠甲,收起黑风刀。

很快,传来声音:“主人请各位上船。”

“多谢贵主!”石森感谢道,他们动作麻利地收起球链帐蓬,朝战舰飘去。

战舰的能量罩忽然露出一个直径约一丈的圆形通道,石森带头钻入通道。登上战舰,唐天才真正感受到这艘战舰的雄伟,他满脸震撼,天路从来没有如此大的战斗机关。

要塞!

这就是一座要塞,一座会移动的要塞!

他对能量的感应灵敏异常,能够清晰地感应,整艘战舰的能量浑然一体,他不敢相象,当这艘战舰怒吼时,它所爆发的威力,该是何等恐怖。

一名管事把他们带到一处客舱,安顿下来之后道:“只有货舱了,各位只有暂时委屈一下。请不要随意走动。三天后,我们将抵达白沙洲。”

“好的!”石森连忙答应:“请再次代表我等向贵主表达谢意。”

见石森他们的态度很好,管事的脸色也好了很多:“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我就在前面的13号房间。”

“谢谢!”

脚踏实地的感觉,美妙无比,大家都坐了下来。安排给他们的舱位是货舱,没有床和桌子,但大家都很满意,战舰内能量很充沛,不需要时刻抵御能量乱流。

大家席地而坐,他们很自觉地保持着警戒阵形,唐天被护在正中间。

“像这样的战舰,要多少钱?”唐天忽然问。

石森苦笑:“不知道,属下也是第一次乘坐如此高阶的战舰,肯定是个天价。”

唐天流口水了,之前他对石森所说的战船什么,完全没有概念,现在亲眼所见,才知道战舰是何等强大。

超过两百丈的庞然大物,可以移动的要塞,让唐天如何不怦然心动。圣域果然是有其独到之处啊,竟然能够制造出如此恐怖的大家伙,厚度超过三丈的能量丈,给唐天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攻击,才能够洞穿如此厚实的能量罩。

在很多事情上,唐天都很糊涂,但是一旦涉及到战斗,唐天野兽般敏锐的直觉,便会显现出来。

唐天想了很久,觉得只有两种方式。

一种便是更加强大而集中的能量来轰击,唐天猜测这艘战舰上,一定有类似的攻击方式。

除此之外,便是借助法则的力量。

法则的力量,是更高阶的力量,从理论上,再多能量构成的能量罩都无法阻挡法则的力量。但是唐天很清楚,想要破开如此厚实的能量罩,对法则的领悟,只怕要深到极其惊人的地步才行。

传说中的黄金圣者么?

唐天苦笑。

黄金圣者在天路的稀少程度,现在还有没有,都没人知道。可是这样的战舰,在圣域,却似乎并非稀少之物。

幽洲鬼骑们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周围一片寂静。

石森注意到唐天脸上的忧色,不由开口:“大人可有什么烦恼?”

“是有点烦恼。”唐天挠头,有些无奈,他忽然道:“老石头,给我讲讲圣域的局势吧。”

圣域的局势?

石森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唐天抛出一个这么大的命题,他谨慎道:“属下知道的也不多。”

“知道多少说多少。”唐天不是太在意:“比如主要的势力啊之类,不太详细也没什么关系。”

“这样啊。”石森有些明白,想到大人缺乏常识的表现,看来是大人以前肯定从来没有出过门,他沉吟片刻道:“那属下就随便说说了。圣域以东南西北来划分,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南域,南域最繁华,商业最强。南域诸强并立,没有谁特别强,但是南域商业氛围好,大家之间的征战反而少很多。大人的故乡野人洲,在北域,是北域最大的势力。野人洲是个统称,下面有很多洲,好像彼此混战,大人或许更清楚。东域最强的是金洲,金洲擅长机关,整个东域也受其影响,机关之风盛行。而西域最强的,是光明洲……”

“光明洲!”这三个字立即让唐天的汗毛竖了起来,他失声惊呼,猛然睁大眼睛中寒光闪烁。

*********************************************************************************************

ps1:推荐萧潜大大的否?

ps2:大家粽子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