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八十九节 崩溃

第五百八十九节 崩溃

源印兵匣是唐天上次在寒古城的时候,唐天折腾出来,当时是准备用来对付其他圣者,只是后来兵用单阀要塞解决困境,这些源印兵匣一直躺在唐天的宝瓶之中。后来,唐天又在仓库中,找到一堆魂宝残件,神经唐哪能坐视浪费的行为?一股脑全都把它们全都做源印兵匣。

到了此时,腾不出手的唐天,直接扔出去一箱!

唐天手上所有的源印兵匣,总共有三箱,每一箱存放着整整三百件源印兵匣。

三百件源印兵匣,轰然爆发!

幽冷的光芒,并不算强烈,很多光芒甚至细如发丝。

副官心头石头落地,他没有感受到让他不安的能量波动,高喊:“冲过去!”

大人岌岌可危,随时有可能落败,他心急如焚。第八兵团是孙杰亲手打造,而且其中有大半士兵,和孙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人如果出现什么意外……

副官心神一颤,那第八兵团、孙家……自己也绝对难逃军法!

这次和孙杰同行的五百人,都是从第八兵团中挑选出的精锐,个个实力强悍,身经百战。面对那些冷冽的光芒,他们没有畏惧,这些光芒并不强,能量波动也近乎于无。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青铜小匣,想来是金洲的机关术吧。他们明白现在双方争夺的关键是时间,这些青铜小匣只不过是对方,用来干扰他们。

只要和大人汇合,对方就死定了。

和副官心急如焚不同,其他人倒没有太过于担心,双方的距离只有不到五百丈,全力冲刺只不过眨眼之间。

他们在实力上,占据绝对上风,只要不犯致命的错误,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他们没有半点减速,反而迎面冲过去,他们的阵型散开,两侧翼的士兵,向两边散开,而后方的士兵,则上下散开,他们准备包抄。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家伙逃跑!

最前方的士兵撑开能量罩,呐喊着向前冲锋,他们的神情之间,跃跃欲试。在他们看来,大人这次只不过玩砸了而已。

好吧,大人其实很少玩砸,偶尔出点状况,也没什么大不了。

一些人已经在心里想着,待会结束战斗回营之后,他们又多了一个话题。他们充满期待,大人在他们心中一向有如鬼神,大家到时候的讨论,一定会很热烈吧……

双方的距离在迅速靠近,细若发丝的光芒,像风吹起的柳叶,飘落在最前方的能量罩上。

嗤嗤嗤!

像薄薄的刀片划过白纸。

厚实无比能够抵御兵团冲击的能量罩,在这些看似柔弱无力的细长光芒面前,形同虚设。

交错纵横的幽幽光芒,如同一片片无声却致命的刀片,瞬间没入阵中。

没有鲜血飞溅,没有哀嚎惨叫,无声无息中,许多人身上多了许多细若发丝的血痕。

法则碎片!

这些细若发丝的光芒,是纯粹的法则,它们虽然只不过是法则的片断,但是法则就是法则,它的威力,在这个时候得到最好的诠释。

汹涌前进的浪潮,突然一滞。

队伍前方的队友突然失去控制,身后的士兵贴得太近,根本来不及作出规避,大惊失色,连忙减速。

原本井然有序的阵形,一片混乱。

“小心!”

“怎么回事?”

怒骂声不绝于耳,队伍混乱无比,前方突然的混乱,让后面的士兵破口大骂。忽然,所有的骂声戛然而止。

无数血柱突然从前方队伍之间飙射,血柱交错纵横,被高高喷上天空的鲜血被风吹散成血雾,弥漫在整个队伍。那些浑身都是血的士兵,气息全无,他们如雨点般坠落。

所有人都被这恐怖的一幕震惊,队伍的前方,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人,因为运气好,一道源印兵匣都没有挨上。但是,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惊骇欲绝,嘴唇哆嗦颤抖,面如白纸,他们已经失去最后一点斗志。

三百枚源印兵匣,造成超过七十人的伤亡,这种古老的武器,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副官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他经历的战斗次数很多,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场面。失去生命的士兵都坠落到地面,但是空中的血雾,却未曾散去,呛鼻的血腥味让这里像修罗场。

忽然,后方有人惊慌尖叫:“敌袭!后面有敌人!”

副官一个激灵,连忙扭过脑袋回头望去,一支全副武装的小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他们的后方,距离他们不过百丈距离。

“自己人!是自己人!那是石森!是石森!”

孙正身边有人高喊,虽然石森消失了好些天,身上的铠甲也似乎换了,但是孙正他们还是一眼认出石森。谁也不会想到,石森会叛变。从名义上,石森可是第三十六兵团的兵团长,虽然大家都不把他当回事,但是名义上兵团长,也不是什么人想得到就能得到。

在他们看来,石森没有任何理由叛变,所以当石森再次出现时,孙正等人立即把他视作救星。石森的脾气又臭又硬,但是毕竟是老军旅,打仗还是很凶悍的,他身边的那些老家伙,和他像一个模子刻出来。

当石森从后方出现在战场,孙正等人一阵欢呼。

孙正他们的欢呼,麻痹了第八兵团众人,他们以为兄弟兵团前来支援,松一口气。刚才那突然如来的打击,让他们的士气陷入最低谷,此时有人支援,让他们的士气大为振奋。

若是平时,三十六兵团这样的鱼腩兵团,来支援他们?他们绝对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但是此时,刚刚经历残酷无比的重创,任何一点力量的支援,都会让他们感觉要好一点。

副官忽然瞳孔一缩,石森的小队,是冲锋队形!

他们没有半点减速的意图,双方的距离,只有五十丈,如此短的距离,他们已经来不及变向!

来不及变向……冲锋……

一股寒意陡然从他背后窜上来,浑身汗毛直竖,脸色大变:“敌袭……”

他话音还未落,石森的小队,齐齐扬起手中的黑风刀。

“杀!”

石森眼中一片冰寒,没有半点温度,花白粗短的胡须如钢丝般,风霜磨砺出的皱纹苍劲,神情冷峻,手中冰蓝透明的【雪暮海】,倏地下斩!

“杀!”

身后四十五名幽洲鬼骑齐声怒吼,黑风刀齐斩。

耀眼的光团,笼罩整支小队,刀芒洪流,随着石森手中【雪暮海】斩下,汹涌倾泄而出。每一片刀芒,不过巴掌大小,但是这一斩的洪流,却是由六百道刀芒构成!

六百道刀芒,从队伍的后方,毫无花巧地冲入战阵之中。

副官瞳孔扩张,汹涌的刀芒占据他视野的每个角落,他茫然失神,大脑一片空白。

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没有任何防备的第八兵团精锐,此刻成为待宰的羔羊,惨叫声、怒骂声、失控的尖叫,都被这道洪流吞噬。

如果说,唐天刚才的源印兵匣就像刺客的匕首,悄无声息收割着生命,那么,石森率领的幽洲鬼骑的冲击,就恍如一柄攻城重锤,充满力量。

刀芒洪流冲刷出一个大大的缺口,石森很清楚,这支兵团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要给他们致命一击,他们就会彻底的崩溃。

“鱼龙变!”

肃杀的轻吟,在混乱之中,令人心神颤动。

幽洲鬼骑们位置变幻,笼罩全队的光芒,也摇摆变化,化作一道光龙,一头从缺口处冲入战阵之中。

四十六人的能量形成的龙形光幕,蕴含着惊人的力量,前冲之势雷霆万钧,但凡是被光幕扫中的士兵,如遭重击,口喷鲜血,惨叫被狠狠弹飞。

位于龙首位置的石森,轻挥雪暮海,光幕扭曲,如同扫帚,击中面前神情呆滞的副官,副官哇地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视野障碍一扫而空,石森知道他们已经洞穿对方的战阵。

石森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雪暮海竖立于鼻前,轻喝一声。

“爆!”

龙形光幕,轰然爆裂成无数不规则的刀芒,混在充满杀伤力的气浪中,向四周飞溅。

龙首刚刚突破阵形,龙身还在队伍之中,这一下齐爆,顿时在队伍中间,清出一道宽阔的空白区域。

速度不减的幽洲鬼骑,从容冲出对方战阵。

从石森开始冲击的时候,唐天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山穷水尽的孙杰身上。刚刚突破的唐天,浑身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

此消彼涨,唐天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孙杰周围的光燕数目越来越少。

孙杰越来越绝望,对方仿佛永远不会疲倦,对方的拳头越来越重,还有那种古怪的灰焰,让他感到极度的危险。

能障……怎么可能这么强……

当石森的队伍,完成突破己方的战阵,孙杰的心里防线终于崩溃。

他歇斯底里尖叫:“你到底是谁?”

砰!

他的身体僵住,脸上的表情凝固。

一只拳头击中他的后背,同时一股凉意,钻入他的身体。

在意识模糊之前,他想到了对方拳头缭绕的那种灰焰,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