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八十六节 老兵不死 【第二更】

第五百八十六节 老兵不死 【第二更】

魔鬼火在唐天体内肆虐。

唐天终于明白,真正的魔鬼火,是什么样的形态。暴烈而冰冷的火焰,渗入他每一缕血肉。剧烈的痛楚,从身体的各个部分,不断地向唐天侵袭。

但是唐天此时,正值战意最炽烈昂扬的阶段,这些痛楚,不仅没有让他感到退缩,反而让更加愤怒疯狂。

魔鬼火么……

体内每一寸肌肤,都仿佛要被撕裂,而那妖异的冰冷,直渗入他体内最深处。

威廉的最后一缕意识,潜伏在火焰之中,他冷静地注视着唐天。魔鬼火他独创的魂术,无物不燃,但是它最强大之处,便在于侵蚀心神。

他在等待机会。

若不是小二昏迷,他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式魂状态的小二,是他的天敌。但是唐天这种纯**的家伙,绝对无法抵挡魔鬼火。魔鬼火燃烧的是人心最深处潜藏的各种负面**,这也是为何光明武会,对他深恶痛绝。

便连光明武会这般虔诚之地,也无法承受魔鬼火拷问。

只要唐天的心神露出破绽,魔鬼火趁虚而入,而威廉就可以借机,藏身在唐天的心神之中,悄然控制唐天的心神,到那个时候,小二便拿他无可奈何。

这就是魔鬼火么?

唐天咧嘴一笑,神情狰狞,他的反应,大大出乎威廉的预料。

唐天根本没有理会威廉,而是直接冲向孙杰。

没错,魔鬼火他破解不了,但是,为什么要破解?

魔鬼火现在是他手上最强有力的杀招!

唐天没有停下哪怕丝毫片刻,他仿佛完全不在意威廉,而是牢牢锁定孙杰。他满脸狞笑,如同烧红的铁爪,悍然挥出!

火镰鬼爪!

灌注了魔鬼火的火镰鬼爪,威力有了本质的变化。

漫天流萤再起,而那些流萤之间,多了无数细小如砂、鲜红娇艳的火星。

孙杰的脸色顿时大变。

一片密林,石森小队安静地蛰伏。

对于出生就会飞行的圣域人来说,他们更喜欢天空。就像他们的城市,往往建立在天空。而平时行军,绝大多数人,都喜欢藏身在云海之中。

但是石森却知道,岩洞、丛林、水草反而更利于隐蔽。

他的运气很好,出来没多久,就遭遇到一支小队,然后得知了孙杰率前来的消息。他顿时大惊失色,孙杰的厉害,他可是相当清楚。猛︶男大人他们这么冲过去,岂不是迎个正着?

石森很清楚,保证猛︶男大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他毫不犹豫改变计划,支援猛︶男大人。

很快,前方大约三十里,能量正在激烈地波动,证明那里正在发生战斗。石森猜测是不是猛︶男大人遭遇孙杰他们,便派出探哨。

石森仔细地听着探哨的报告,果然,前方就是猛︶男大人,石森的一颗心终于落地。他可不想刚刚投靠,主公就被人干掉,那可就太惨了。

然而当他听到孙杰正在和猛︶男大人一对一激战的时候,他愣了下,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他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现了什么,但是孙要一对一,在石森看来,就是放弃了自己最大优势。而且听到兵团的精锐,在一旁观战,一个大胆的计划,在石森脑海中成形。

在石森看来,孙正根本不足为虑,唯一能够对他们构成威胁的,就是孙杰和他的五百精锐。

换作一般的时候,石森绝对不敢面对坐拥五百精锐的孙杰。但是孙杰被缠住,那么五百名精锐,石森却是不惧。而且,石森他们刚刚换装,实力大增,也让他信心大增。

“大家准备一下,半个小时后出发。”

石森径直坐了下来,连续的战斗,他也有些疲倦。他身边,众人默默修复着身体,战斗最容易留下暗伤,如果不及时处理,能量的侵蚀只会让伤势更加严重。作为一名老兵,如何修复身体,是必须掌握的技能。

当然,若论及修复的技巧,医生自然更加出色,但是现实情况瞬息万变,若是不及时处理,如果遭遇什么情况,那就糟糕。

一名合格的老兵,是不会心存侥幸。

“将军。”阿冷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这个计划,太冒险了。”

石森有些奇怪,笑道:“什么时候,阿冷也会觉得计划冒险了?”

周围响起一阵轻笑,阿冷最为莽撞,性格好冒险,所以听到阿冷说计划冒险,大家都觉得好笑。

阿冷反驳道:“那是孙杰,只要孙杰没被缠住,那我们就危险了。”

笑声消失,大家都知道阿冷说得没错,孙杰的厉害,大家都很清楚。能够在如此年轻,便独掌一支兵团,还被誉为繁星洲最前途无量的武将。而他的第八兵团,更是孙家倾全族之力,打造的精锐。

从理智来说,大家都觉得将军这个计划有些冒险。

石森注视着阿冷,他对他们每个人都太熟悉,他直接道:“阿冷,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阿冷没有闪避,而是直视石森的目光,沉声道:“将军!我们以后就跟着那个小屁孩么?”

“什么小屁孩?”石森脸色一沉:“那是猛︶男大人!”

“可他杀了我们的人。”阿冷有些倔强。

周围众人全都停了下来,他们的目光投向石森,许多人的神情,和阿冷很相似。猛︶男大人刚刚杀了他们五名兄弟,转眼间就投靠对方手下,他们心里有些别扭。

“他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石森坐直身体:“一个人打败我们,这是第一次。”

看到阿冷张嘴欲言,他打断道:“别找借口,我们都是上战场的人。输了就输了,没有什么理由借口。凭借一己之力,光明正大打败我们,我服气。没错,五位兄弟死在他手上。如果是他害死的,我拼了命,也要报仇。可是,战场厮杀,无话可讲。我们是鬼骑,注定死在战场的人。”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别忘了,我们是俘虏。换句话说,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死了。可我们还活着,换了一身的准备。”石森冷冷道:“既然投降了,就别三心二意,心里不痛快。我们没有不痛快的资格,投降了,再做谋害主公的事情,我石森做不出来。”

阿冷脸涨得通红,争辩道:“我不是要谋害主公,我只是觉得……”

“觉得丢人?”石森布满风霜的脸庞神情复杂,良久,他才感慨道:“那家伙说得对。耻辱也好,折磨也罢,我没有任何借口退缩。我就是一名败军之将,一名失败者,耻辱还少吗?我以前只是在骗自己。只要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不应该放弃。”

“将军……”不少士兵纷纷站起来,阿冷张了张嘴,他心中有些后悔。他们心里对石森,是真心的爱戴。

鬓角花白的石森环顾四周,那一张张不再年轻的脸庞,尽收他眼底。那一张张沉默沧桑伤痕累累的脸庞,像在述说这些年的艰辛。

“我老了,你们也老了。”

忽然,他的思绪回到了十多年前,那些年轻的脸庞,仿佛就在眼前。

梦想还未实现,就要枯萎了吗?

热血还未燃烧,就要冰冷了吗?

少年还未辉煌,就要暮年了吗?

他满嘴苦涩。

不知道,幽洲的信风,还会像当年那般混杂着希望和阳光的味道吗?

“我是一个失败的将领,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失败。”

他伸手阻止那些要劝慰他的兄弟,沧桑的声音在空中飘荡。

“现在老了,没多少年了,也许很快就厮杀不动。可我不想死在床上。我总会想起在幽洲的时候,哦,那棵云霞树,我们一边喝酒一边干嚎吹着牛皮。阿柱说他要娶六个老婆,阿混说他要买一条街的店面。我总会想起,阿德他临死前,在我怀里哆嗦,他说他很害怕。他对我说,不要抛弃他。我和他说,我不会抛弃他,我会给兄弟们建个大祠堂,我还和他说,你要在天上好好保佑我们。”

呜咽声压抑在喉间,很多人别过脸,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们泛红的眼眶。

“只要我还能提得动刀,我就要去拼,再怕再丢人,再羞辱,再低声下气,我也绝不会放弃!”

石森自嘲一笑:“人老了,不讲究那么多了,面子算什么?”

阿冷哭得稀里哗啦:“将军,别说了……”

“都输到这里,还有什么理由怕继续输下去?都败到这把年纪,还想什么放弃?如果注定了失败,那我要看到失败的结局!”

石森突然歇斯底里地咆哮,周围所有人怔住。他们都站了起来,抹去眼泪,默默地收拾着装备。

“我们幽洲鬼骑,注定死沙场!”

石森想放缓语气,声音却不自主颤抖。他想起那些逝去的脸庞,想起曾经征战的岁月,想起很多很多被遗忘的东西。

他们的骄傲、他们的信念、他们的友谊……

他们在老去……

石森环顾四周,看着大家脸上的皱纹,看着大家身上的疤痕,看到那一双双浑浊黯淡的眼睛,像干枯老朽的木柴,被火星点着。

莫名地,一股久违的热血直冲石森胸臆。

我们虽残还在!

我们虽老未败!

他蓦地抽刀,发须皆张,厉声嘶吼:“尔等能战否!”

“战!战!战!”

四十五名幽洲鬼骑,声嘶力竭。

**************************************************************************

ps:只有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