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八十三节 阴影下的决心

第五百八十三节 阴影下的决心

黄道十二宫的创建者,把圣域的武技,带到了天路,并且在天路高魂低能的环境下,发展出来,完全不同于圣域的武技。

与后辈们想象的不同,在天路绝大多数武者心中,圣者意味着最高峰。但是在当时,在出身于圣域的十二宫的创建者们眼中,圣者只是刚刚开始。

就连圣者一词,亦是他们怀念自己的故乡,而命名的。

但是无论圣域还是天路,对于圣者的境界,划分都没有本质的区别。

白银之境!

雨燕短剑,陡然亮起耀眼的光芒,孙杰体内的能量,经过能变之后,威力暴增十倍。

一声清亮的燕鸣。

剑身光芒一黯,一只巴掌大,锃光银亮有如纯银雕刻的雨燕,从剑身飞出,停在孙杰的肩膀。银燕活灵活现,小眼睛就灵动无比,它在孙杰的肩膀上跳动,不时用鸟嘴啄孙杰的肩膀,亲昵无比。

小巧的银雨燕,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息!

唐天死死盯着银燕,眼中浮现不能置信之色。唐天身后的小二,也露出骇然之色。

雨燕如纯银般的身体,是能量经过极致的压缩,从而凝结而成的银色晶体。从本质上说,这种银色晶体的结构和星辰石没有太大的区别,双方唯一的区别,就是密度上。

银色晶体的能量密度,是最高阶星辰石能量密度的四十六倍!

如果银燕体内的能量充分爆炸,可以把整个红草星炸掉三十分之一。这才是孙杰最大的信心,他轻笑一声,带着深深的骄傲。

白银之境的强大,对于青铜圣者来说,是不可想像的。

银雨燕的看着漫天飞舞宛如流萤的光团,小眼睛中流露出不屑之色,它蓦地张开小巧的鸟嘴,引吭高鸣!

轰!

汹涌的能量风暴,如同飓风,骤然从这小巧的银色鸟嘴中喷涌而出。

啪啪啪!

燃烧的能量团,如同爆竹般,纷纷爆裂,数以万计的流萤,齐齐爆裂的场面,壮观至极。

银雨燕喷出的能量风暴,范围极广,他根本来不及闪躲,弓起身体,双臂护在面前。一股大力传来,唐天感觉自己像被一头狂奔的巨兽迎面撞上,他第一时间明白绝对不能硬抗,顺着那股汹涌的力量,他就像一根弹簧,借着这股力量,朝后激射。

饶是如此,他的双臂几欲折断,他忍不住再次闷哼一声。

嗖!

唐天被惊人的气浪弹飞,如同离弦之箭,没入厚厚的云层之中。

银雨燕表现出来的超强战力,让整个战阵,欢声雷动。每个人都只觉得热血贲张,这才是战无不胜,被誉为未来有可能成就天下名将的大人!

银雨燕忽然展翅,化作一道银光,如同一道银箭,朝云层激射而去。

小二暗呼不妙,他知道情况危急,身形前冲,垂在身旁的右掌虚握,借着冲势,于虚空中抽出狱海剑!

虚空为鞘,暗炎为身,意念为柄。

圣剑狱海!

小二从未如此认真,因为他从来没有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这只小巧的银雨燕,超过他所遇到的任何一名敌人。

与那个二货不同,身为双子座的暗面,从一出生,他就失去对这具身体的支配权,他生活在另一个地方。

唐天有南十字基地,而他有双子宫殿。唐天对未来懵懂无知,他却被赋予沉重的使命。

空旷寂廖的宫殿布满灰尘,蜘蛛孜孜不倦地在每个能看得着墙砖的缝隙,杂草丛生,颓败的矮墙,随处可见。

曾经的双子座,辉煌早就逝去。

双子座封闭的二十年,这座宫殿同样封闭二十年。

宫殿外的子民,还在怀念他们曾经的王者,每年来宫殿外朝拜的子民络绎不绝。小二听着那些虔诚的脚步,听着从风中传来的呢喃祈祷,二十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曾经骄傲的人们失去信仰。希望也许渺茫,但在死去之前,谁也无法抹去。

偶尔小二会想出去。

但是他出不去,宫殿大门无法打开。父亲应该早就在安排后手,宫殿被改造成一个适合灵魂生活的地方,宫殿的出口,留在他的身体上。宫殿内拥有海量的典籍,都父亲处心积虑收集,他早就在安排一切。

除此之外,还有他的老师,六名剑圣魂将。有狱海剑圣巫王海、琵琶剑圣尚晚婷等等。这让他不是那么寂寞,虽然老师们的要求很严格,修炼很枯燥痛苦,不过他性情骄傲,自我要求高,任何修炼都能极其出色地完成,所有的老师对他都赞不绝口。

他的聪慧、坚忍、成熟、冷静,甚至连他的沉默,都让这些魂将老师们觉得完美无缺。

他也有开心的时候,比如远远注视着那个二货干下的蠢事。

但更多的时候,他就像这座布满灰尘却巍峨矗立的宫殿,承载着子民的希望,承载着父亲的希望。他可以沉默,却必须挺立,他可以寂寞,却必须前行。

好吧,总不能被那个二货比下去。

五年的基础修炼,这份坚持,令人为之侧目。哪怕远远注视,他都能感受到二货散发的光和热,真是个不自觉灼伤人眼睛的家伙啊!

忽然,小二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那张稚嫩可爱的脸庞,却是锐利如剑,散发着凛然的气势。十六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在他心头掠过。

你的勇敢无畏,你的光和热,总是温暖和激励着身旁的同伴。

可是。

我在这座宫殿方寸之间,十六年困兽蛰伏未曾蹉跎。

我在这座宫殿阴影之下,十六年冷夜孤寂仰望希望。

可不是为了失败!

左手握着夺舍珠,夺舍珠内的法则之海,一条有如水草般的金色符纹锁链,飞了出来,悄然缠上他的狱海剑,没入噬魂焰之中。

小二体内的能量,瞬间被金色符纹抽空。他没有惊慌,以他的实力,面对白银圣者,不可能有取胜的机会。

二货不清楚白银和青铜之间的鸿沟,他却很了解。

他的剑圣老师们,向他详细讲解了何谓白银。

他毫不犹豫用出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借助夺舍珠的力量!

狱海剑立即发生变化,噬魂焰虽然也缠绕在剑身,但虚空暗炎和噬魂焰之间,并未融合。而这次,有金色符纹的加入,两者彻底地融合在一起。

噬魂焰的彩色彻底消失,变成透明,而漆黑如墨的虚空暗炎,亦变淡了许多,宛如投入下的阴影。

小二毫不犹豫一剑挥出。

一道透明和阴影组成的剑光,出现在银雨燕面前。

银雨燕意识到危险,尖叫一声,它浑身银色的翎羽根根竖起,呼,鸟翎如同一蓬银箭,朝剑光扑去。

噗噗噗!

银色碎羽乱飞,剑光不减。

孙杰的脸色变了,如此古怪的剑光,他从未见过,强烈的危险笼罩他心头。

怎么可能……银色的碎羽,在空中消散,没有爆炸!怎么可能……任何一片再细小的碎羽,都足以引起一场爆炸。

等等!

那是魂偶!

孙杰睁大眼睛,心头狂跳,魂偶的形成条件极其苛刻,能够玩得起魂偶的,一定不是普通人。而且,如此强大的魂偶,他闻所未闻,对方的来历,只怕非同寻常。

他心中对这一战有些后悔。

商洲对他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价值。征调民夫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没有商洲可以去夏洲。哪怕是最后孙正没有完成,凭借自己和孙家的面子,去向子清大人求情,子清大人也不会太过于为难。

为了这点小事,树立一位有背景有来历的敌人,一点都不明智。

但这个时候已经晚了,眼下的局势,根本不容他后退。

银雨燕光芒暴涨,化作一道银光,扑向剑光。

两道光芒,毫无花巧地撞上。

轰!

强烈的爆炸,绽放刺目的光芒,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轰然剧响震得每个人的耳朵嗡嗡。

当光芒散尽,刚才灵动高贵的银雨燕,整个右翅连根被削断,伤口看上去极其可怖。小二的状况更差,他手中的狱海剑,寸寸断裂,嘭,化作一蓬碎芒,消散在空中。

小二的脸色苍白至极,身形摇摇欲坠。

夺舍珠内的法则之海,浩瀚无边,若是在夺舍珠内战斗,他游刃有余。但是把法则之海的力量,从珠内导引到剑上,难度增加的难度剧增数十倍。

若非这段时间,小二几乎把所有的心血,全都扑到夺舍珠内,对夺舍珠的了解也日趋深刻,加上他本身在剑上的造诣相当出色,众人之中仅次于井豪,才勉强做到。

但这一剑,已经耗尽他所有的能量,体内的能量涓滴不剩。

“咿咿呀呀!”芽芽的尖叫不绝于耳,它在飞快地下坠,它不会飞行,全凭小二帮助浮空,此时小二的能量消耗殆尽,它顿时像个秤砣,往下坠落。

“小二!小二!”

唐天在狂叫连连,他遭遇和芽芽同样的命运。更悲惨的是,他刚才被弹飞得更高,本来以为小二会接住自己,哪知道下坠势头没有半点减弱,风在耳边呼啸,地面离他越来越近,唐天顾不得其他,哇哇大叫。

反正你们俩也摔不死……

小二露出无奈地扯了扯嘴角,眼前的世界在天旋地转,意识在一点点模糊,要死了么……

唐天第一时间察觉到小二的异样,顿时心急如焚。地面在视野内急剧放大,眼看就要撞上去,唐天一咬牙,蓦地做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