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八十二节 白银之境

第五百八十二节 白银之境

娘炮……

刷,无论是敌人,还是唐天这一方,所有人的目光本能地望向孙杰,空气近乎凝固,气氛压抑得惊人。

孙杰的脸,红了又青,青了又黑,黑了又白。

鹤满脸无奈地低声嘀咕:“喂,我们的计划是要去宝光城……”

他心里却在默默地幸灾乐祸,神经唐实在太伤人了……不过……他瞥了一眼孙杰,心里默默地点了个赞。

井豪有些同情:“士可杀不可辱……”

“辱了吗?”凌旭幸灾乐祸,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也穿白衣服,脸色微变,连忙一本正经地撇清自己:“和穿什么衣服没关系,我觉得那个家伙确实蛮娘炮!”

孙正也傻眼了,娘炮……

他虽然是个酒囊饭袋,但是对自己这位表哥,却是远比一般人要了解得多。自己这位表哥,平日里看上去温文尔雅,无论对谁,都是谦和有礼。但是孙正却知道,这层伪装之下,却是一颗何等冷酷残暴的心。

九岁便亲手把后母派来监视自己的丫环手刃,然后伪造现场。

后母连续派出六名丫环,没有一个在他身边活过三个月,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表哥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整个家族都被表哥震慑,连表哥的后母,也感到不寒而栗,主动收手。而她也在表哥成为兵团长的第三天后,乘坐的机关船失事,而不慎身亡。

这样强悍的表哥,竟然被说成娘炮……

身边的表哥,已经平静下来,而孙正的小腿肚子微微哆嗦。小的时候,他曾见过表哥解决一名丫环后,那一脸的平静,令当时的他当场尿了裤子。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表哥那张平静得可怕的脸,就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表哥生气了。

第八兵团上下,个个露出恐惧的神情,整支队伍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喘。大人的脾气如何,

“擅自撤退,斩。”

孙杰一脸平静,冷冷道。

他身边的副官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轰然应诺:“当斩!”

战阵中,四只巴掌大的光燕,如同闪电般掠出,瞬间四名残余士兵的胸膛,四人的身形僵在原地。

轰!

四团火焰在空中绽放,把四个身影吞噬。

“娘炮?”孙杰眯起眼睛,微笑:“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对我说这话。”

“为什么不敢?难道你很厉害吗?”唐天一脸好奇:“可是,这和厉害不厉害没关系啊,这是……唔,气质!对!没错,就是气质!”

气质……好伤人……

鹤捂脸,凌旭捂脸,小二捂脸,芽芽捂脸,连素来稳重的井豪,也有捂脸的冲动。

虽然大家是敌人,但……还是好同情啊……

小心翼翼的孙正注意到表哥耳朵后的青筋跳了一下,他默不作声往一旁挪了挪。

孙杰强自忍住自己胸中的怒火,用最大的克制力,缓缓吐出一口长气,强自平静道:“你们的目标是宝光城?难道你们是商洲人?你们……”

唐天不耐烦地打断:“喂,不要废话了!打不打?白娘炮!”

白……白娘炮……

孙杰强忍的怒火,终于彻底爆发,他暴跳如雷:“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大人……”副官一看不妙,连忙劝道。

“闭嘴!”孙杰转过脸,怒声咆哮,他愤然越众而出,今天不把这个混蛋挫骨扬灰,自己誓不罢休。

唐天身后,凌旭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伸出大拇指,压低声音道:“神经唐真聪明,激怒对方老大,然后一枪扎死,擒贼先擒王!”

“你想多了。”几人异口同声反驳,没人相信神经唐有这么聪明。

不过,这却是个好机会啊……

鹤低声道:“趁着这些人被唐天吸引,我们先去宝光城,把其他人解救出来。”

井豪点头:“好。”

凌旭有些犹豫,这么一场大战错过了多可惜,他嘴上道:“要不然你们去,我留下来帮神经唐?”

鹤瞥了凌旭一眼:“哦,懂了,你穿白衣服……”

凌旭连忙打了个哈哈,拍拍胸脯,义正辞严:“没有我,你们岂不是很危险?神经唐是打不死的小强,不用管他。”

凌旭忽然朝唐天扬了扬手臂,大声喊:“喂,猛︶男,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去宝光城了!”

其他人差点一头从半空中栽下来,意图就这么暴露了……这个白痴!

唐天头也不回地挥舞手臂,斗志昂扬:“去吧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鹤咬牙切齿,心中十分后悔自己竟然把战斗意图告诉凌旭,好吧,自己才是蠢死。

凌旭浑然未觉,十分兴奋一挥手中银枪,率先化作一道银光:“宝光城冲冲冲!”

其他人一脸色无奈地跟上,只有小二和芽芽留了下来。

“大人,我们要不要派人去宝光城?”手下凑过来问孙正。

孙正看着表哥如同魔神般的背影,连连摇头:“这肯定是对方故意迷惑我们的手段,谁会蠢到把自己的意图大声说出来?他们肯定是想让我们分兵,阴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手下一想很有道理,连忙道:“大人英明!”

孙正得意洋洋,但是紧接着,他的目光被表哥气势骇人的背影震住。

当孙杰飞出战阵,停在唐天面前十丈远的地方,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是一名出色的武将,自己竟然被一个人,只凭几句话,便放弃了自己的优势,他立即醒悟过来,不由悚然而惊。

好深沉的心机!

满脸的无辜和和故作的天真,伪装得毫无破绽,配合语言相激,连自己都上当,可见其手段之高超。再用自己的同伴故作不小心暴露“意图”,一个连环的阴谋,在孙杰的脑海里迅速勾勒成形。

最近自己还是太顺风顺水,有些麻痹大意了,要好好反省。

孙杰心中愈发警惕。

“喂,我动手了!”唐天嚷道,几乎话音未落,他便率先动手。

一个闪身,他出现在孙杰的身侧,一拳朝孙杰轰去。

孙杰轻轻一闪,这样的攻击,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身为繁星三星之一的孙杰,个人实力相当出色,不到三十岁,便达到白银阶的实力,在繁星洲那么多武将之中,是独一份。

圣域人一出来就是圣者,天生便会调动能量,这也让他们在修炼方面,得天独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是高手。

普通人出生之后,并无品阶。而经过系统的修炼,个人实力的提升,对能量有着初步的理解,通过专业的考核,便可以得到青铜圣者的认证。

青铜圣者便意味着,和普通人区分开来,他们亦是精锐兵团士兵的选拔标准,而他们的优秀者,则担任兵团内小队长类似的低阶士官。

青铜之上,便是白银。白银圣者的晋升,极为困难。如果说,青铜圣者是圣者需要对能量有着初步的理解,他们的长处,是对体内能量精准而出色的控制。

而白银阶,却是另外一个天地,它最核心的区别,就在于能变!

通过破坏能量的微观结构,从而获得十倍、甚至数十倍的全新能量,这就叫能变。能够领悟能变,是成为白银圣者的标志。

起码十倍能量的悬殊差距,让青铜圣者和白银圣者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这就是孙杰最自信之处,虽然对方心机深沉,来历莫测,但是毫无疑问,对方没有领悟能变。无论对方有什么花招,只要没有领悟能变,那就绝对不可能战胜自己。

不过,对方的心机既然如此深沉,那就绝对不会送死,一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杀招。

孙杰决定先看看再说。

唐天连续几拳落空,毫不气馁,反而更加兴奋,嗷嗷直叫,化拳为爪,蓦地朝孙杰抓去。

耀眼的火花,在空中掠过。

孙杰微微眯起眼睛,有点意思,这种招式他没有见过,对能量的运用,颇为精妙。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可击败不了我。

孙杰嘴角浮起一抹冷笑。

小二心中凛然,孙杰是唐天第一个遇到的个人对手。对于兵团制霸的圣域,小二本以为他们的个人实力会非常糟糕,然而小二此时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孙杰的身法非常灵动精妙,浑然天成,天路的那些飞行魂术相较之下,多了许多斧凿的痕迹。转念一想,小二便明白过来,圣域人一出生就懂得飞行,对他们来说,飞行就像本能。

如此日日夜夜锤炼出来的飞行术,是天路绝对无法比拟的。

战斗经验丰富的小二很清楚,在战斗中,一门出色的飞行术有多么重要。空中两道身影交错追逐,快若闪电,但是印证了小二心中的判断,唐天未能摸到对方一片衣角。

唐天长啸一声,爪法一变。

鬼王火流萤!

燃烧的能量,宛如漫天的流萤,纷纷扬扬,漫无边际。

孙杰瞳孔一凝,这些宛如流萤的光团,是能量在燃烧,他嗅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

能变!

虽然只是很低阶、也不完全的能变,但是这也意味着,对方已经摸到了白银的边缘。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够踏入白银之境!

这就是你的底牌么?

真可惜……

孙杰的目光骤然一冷,手中多了一把形如雨燕的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