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七十五节 巴巴拉的提议 【第二更】

第五百七十五节 巴巴拉的提议 【第二更】

唐天累得像滩烂泥,躺在地上。

他出神地看着天空,喘着粗气,任凭汗水在自己脸上肆意横流。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生气,但他就是生气。

一顿发泄之后,他的心情也平静下来。

或许是因为自己其实和石森一样,已经开始承载着别人的理想和希望吧。

现在的他,已经不能像以前那么肆意妄为,他已经不能再只为了自己,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这些人的首领,未必是他的本意,但是如今事实已经是这样。

就好像,以前他可以想着自己往前冲就行了,可是现在,他却要带着大家一起往前冲。

他没有吭声,这没什么好说的,大家对你的信任,那你就更努力就是了。直到今天,当他看到石森那般颓废那般心灰若死,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爆发。

这些天,他背负的压力也在不断的增加。

他看着天空,天空蔚蓝蔚蓝,圣域的天空,和天路也没什么区别。

但是圣域,确实和天路完全不一样。

井豪、鹤和凌旭三人联手,竟然没有拦下一个五十多人的小队,这在天路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唐天想过,圣域会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却没有想到,圣域和天路的差异会如此巨大。王淮先说繁星洲拥有大大小小三十六个兵团,而在南域,繁星洲还并非最强。这个数字令唐天差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让他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哪怕在天路,再差的兵团也是兵团。

更何况这里是圣域,兵团体系有着悠久的历史。听完王淮先的描述,唐天才明白,他们面临的是何等强大的挑战。

如果说天路个人武技体系发展到巅峰,那么圣域的兵团体系,同样也发展到极致。圣域的少年一出身,进入學校,便会接受最基础的团体训练。他们需要懂得最基础的配合,最基础的战术。这样的學生,一毕业,便可以在各种形式的兵团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比如乡团、佣兵团、封地精锐营等等。

这里任何一个工作,都非常讲究团队协作。

商洲是个穷地方,这里只有一所學校,而且水平相当低,远远低于圣域的平均水平。

在天路,唐天的大熊座之所以能够抗衡其他势力,就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兵团。可是唐天再自信,也绝对不会认为,他们折腾了几年的兵团,能够和圣域发展了数万年的兵团体系比肩。

自己的最强项,竟然成为弱项,唐天感觉他们落入全面的下风。

这种感觉糟糕至极。

不,一定有办法!

唐天怔怔地看着天空,自己一定会找到办法。

繁星洲,一位富态的胖子,目光扫过手中的奏报,头也不抬问:“光海浮桥的进度怎么样?”

在桌子前面前,一位约三十岁的男子低着头,小心翼翼道:“进展不是很大,民夫的缺口太大。”

“五个月能不能完成?”胖子随口问。

杨子清冷汗涔涔,硬着头皮道:“不能。”

砰!

桌上的茶杯,直接砸在他脸上,他低着头,一动不敢动。额头鲜血横流,蜿蜒而下,看上去十分可怖。

胖子扬起脸,若无其事,脸上看不出喜怒:“你知道光海浮桥一天不通,给我的损失是多少?”

杨子清知道大人已经怒极,不敢吭声,也不敢擦拭脸上的血。

“你知道你们一天我要花多少钱?养你们容易么?”胖子轻叹:“现在物价这么贵,钱就像水一样。我们繁星洲,靠的是什么?就是生意,光海浮桥断了一天,我就要损失一天,心里急啊。子清啊,你跟我多少年了?”

“回大人,十二年。”杨子清道。

“十二年了。”胖子唏嘘:“你是老人了,没有你们,也没有今天的繁星洲。我知道,很多人对现状已经很满足,今天的繁星洲,比起十二年前的繁星洲,不知要强多少。大家也都有家有业了,觉得到了享受的时候了。可是,子清你看看。”

胖子走到面前群星仪面前,巨大的群星仪,投射着圣域每个星球的位置。

“我们繁星洲,地处冲要,这成就了我们,放眼整个南域,繁星洲如今那也是排名可进前十的商业重洲。”胖子的语气带着几分傲然:“可是,这也意味着,我们处于百战之地。我们就像一块肥肉,不知有多少人想扑上来咬一口。”

“我知道下面很多人对我有意见。他们觉得我们繁星洲兵团太多,可是,他们就不想想,如果没有这么多兵团,我们怎么能够存活得下去?我们怎么能守得住繁星洲的宝地?”

“大人英明!”杨子清道。

“英明?”胖子的声音陡然变得尖亢:“谁会说我英明?他们只会抱怨我,为什么不把钱分给他们,他们劳苦功高,该享受了!呵呵!”

胖子的脸上充满嘲讽,但他很快平静下来:“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想,我不在意。”

他的语气轻松无比,似乎还带着轻笑。

杨子清背脊发寒,他知道,大人酝酿已久的清洗,要开始了。

似乎看出来杨子清心的想法,胖子笑道:“人啊,太久没有运动,体内总会有些垃圾啊毒素啊,清清肠胃,排排毒,就又有精神了。你做事,我很放心。三个月,浮桥要修好,放手去做吧。”

胖子拍拍杨子清的肩膀。

杨子清走出大人的房间,精神还有些恍惚。他定了定神,决定不去想那么多,先把浮桥的事情做好。

大人说放手去做,这既是支持也是警告,如果放手去做,还没有做好,那就是自己实力的问题了。杨子清很了解自家的大人,大人只看结果。

杨子清露出苦笑,看来自己也要给下面施加些压力。

蓝世界。

巴巴拉回来没有惊动任何人,比起一般的蓝侏儒,他要聪明得多。他来到阿比迪拉山,阿比迪拉山是虚空中一块巨大的石块,它的体积惊人,长度超过两百四十里,而最宽处,也超过一百七十里,它的形状,像个铁砧。

蓝侏儒在上面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城市,阿比迪亚市。

阿比迪亚市被淡淡的蓝色蓝雾笼罩,这是蓝侏儒一族所特有的迷蓝之雾,在每个蓝侏儒的聚集地都会出现。这是蓝藤分泌的一种雾气,可以保护蓝侏儒抵御虚空的侵蚀。

反而在城市内,却没有迷蓝之雾。

巴巴拉这是第一次来阿比迪亚市,但是他还是很快找到目的地,这是一处凹进去的山谷,位置很偏,可见他的老朋友,过得并不是很如意。

在蓝侏儒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会有一根母藤,越靠近母藤的地方,越值钱。

这处山谷,可真够偏的。

很快,巴巴拉找到老朋友的房子,其实就是一个极小的山洞。

他敲了敲门。

“谁啊?”一个不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是我,巴巴拉。”巴巴拉回了句。

小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蓝侏儒出现,满脸惊喜:“巴巴拉,你怎么来了?”

“迪迪松,好久不见!”巴巴拉张开双臂。

“真是好久不见!”迪迪松张开双臂,和巴巴拉热情地拥抱了一下:“快点进来吧。”

迪迪松比巴巴拉高半个头,体形也更加孔武有力,鹰钩鼻,深蓝色的眼睛,看人的目光总是充满审视的味道,令人不舒服。

“看来你过得似乎并不怎么样。”巴巴拉扫了一眼房间,非常简陋。

“准确地说,是非常糟糕。”迪迪松倒了一杯水,递给巴巴拉:“我这里只有水,好在你也不是什么讲究的人。”

“上次收到你的信,我很吃惊。”巴巴拉喝了一口,便放下杯子:“我觉得你的才华,完全可以在赤令兵团呆下去。”

“我不愿向蓝海效忠。”迪迪松没有回避,他看了一眼巴巴拉:“我们是同一种人,巴巴拉,我们已经觉醒了。虽然你伪装得很好,但我早就发现。”

巴巴拉没有反驳,只是挑了挑眉:“为什么不?只要你向蓝海效忠,我相信以你的才华,在赤令兵团,一定会扶摇直上。”

“虽然蓝海孕育了我们,但是我不想做傀儡。我已经觉醒,有我自己的意识,过几十年我就死了,反正死了总是重归蓝海。但是在这之前,我只想过我自己的人生。”迪迪松摊手:“巴巴拉,难道你今天是想来找我谈人生的吗?”

“当然不是。”巴巴拉郑重道:“如果现在有个机会,让你带一支兵团呢?”

“别做梦了。”迪迪松摇头:“蓝海是绝不会让一名觉醒却不向它效忠的蓝侏儒来统率任何一支兵团,这是铁律!”

“如果我们自己组建一个兵团呢?”巴巴拉反问。

“士兵从哪里来?我和你?”迪迪松挖苦道:“最好的士兵永远只在蓝海才出产。”

“我们可以找觉醒的蓝侏儒,像我们一样。”巴巴拉指着自己。

“这可不是好主意。”迪迪松摇头:“蓝侏儒一旦觉醒,便会有自己的想法,便会散漫。他们会去研究机关,研究各种奇怪的东西,但他们绝对不是一名合格的士兵,比如你。”

巴巴拉讪讪,他确实不是一名好士兵,但他不打算放弃:“也许你说得没错,但是迪迪松,你是有學问的人,为什么人类都有自己的意识,他们的兵团却依然如此厉害?”

迪迪松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