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五百七十四节 懦夫!骗子! 【第一更】

第五百七十四节 懦夫!骗子! 【第一更】

石森抬起头,打量着这位打败自己的少年。

他的第一感觉是年轻,实在太年轻!除此之外,他没有看到任何优点,没有那种世家弟子的自信,没有一切尽在把握的从容,也没有那挥洒自如的大气。

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小屁孩打败了?

石森心中苦涩无经,更加黯然,看来自己真的是老了,真的废了,自己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自己了。

唐天也在打量他,石森眼眶深陷,胡子拉碴,意态消沉,年纪看上去四十上下,他脸庞削瘦,棱角分明。他的鬓角,一夜之间,竟然有些花白,老态毕露。

“你为什么攻打我们?”唐天好奇地问。

听着这有些天真的问话,石森懒得理会。

“你最好的老实回答。”兵忽然插口道:“你的手下,全都在我们手上。”

石森心中一惊,但很快恢复平静,没想到大家都被俘虏了,对方话里的威胁之意流露无疑,石森不想大家受虐待,淡淡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什么了不起?栽在你们手上,也算个结局,给个痛快吧。”

“驻守在宝光城的兵团,听不听你的指挥?”兵继续问,他丢给石森一支烟。

石森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他接过烟,点着火,狠狠吸一口,方自顾自道:“孙正是我的副手,他是孙家的人,到我这只是镀一层金。这么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才是明主。像我这样的老家伙,谁会理会?”

兵皱起眉头,他听得出来石森没有说假话,但这也意味着,他们想通过石森而控制兵团的计划落空,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你们这次任务的期限是什么地时候?”兵继续问。

“两个月,20万民夫。”

兵:“孙正不着急?”

“着急?为什么要着急?反正没完成任务,问罪的也是我。”石森露出几分讥讽之色。

唐天忽然道:“你的战术,威力不仅限于此吧。”

石森浑身一震,没有吭声。

兵有些讶异地看了一眼唐天,以他的眼力,能看出石森的战术,非常高阶,显然受了许多限制,没有发挥出全部水平。但是兵没有想到,唐天竟然也能够看出来。

神经唐的战术素养……他有过那东西吗?

是战斗本能吗?这家伙的战斗本能已经强悍到这地步吗?

兵的心中暗自惊讶,一直以来,唐天都有着相当出色的战斗本能,犹如野兽般的直觉。但是,现在看来,这家伙的战斗本能,似乎在继续进步。

“大叔,这种战术要怎么才能挥全部威力?”唐天问兵。

兵看了一眼石森,道:“这种战术确实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种战术在创造的时候,其针对的队伍,应该在人数五百左右。”

石森手一抖,他没有吭声,只是沉默地吸着烟。是啊,五百人啊,当年他们成立的时候,就是五百人啊,都是一等一的好儿郎……

烟雾缭绕,记忆中那一张张脸庞,在他眼前走马灯似的掠过。我对不起你们……

他的背不自主佝偻起来,颓废灰败的气息,笼罩着他的身形。

“人数再多,或者人数再少,这种战术的威力都会大打折扣。四十多人,撑不起这种战术。其次,这种战术,对装备有要求,最好是统一的装备,这可以让他们的能量振荡,更加同步。而诸多的装备之中,要求最严苛的,是他的长刀,需要承受极强的负荷。”

兵侃侃而谈,石森心中更加苦涩,对方是行家,水平非常高,一个照面便把自己的战术摸个透,这样的实力,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败在这样的人手下,也不算辱没吧。

“为什么你不给他们配备合适的装备?”唐天有些纳闷地问。

石森已经懒得说话。

“喂喂喂,你这样不回答很不礼貌啊!”唐天嚷道:“你不是有个兵团吗?配置这么点人的装备,为什么不去做?难道你不知道战前的准备工作很重要吗……”

好吵……

石森额头青筋直跳,拳头不自握紧。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难过?真是幼稚,以这样的言语刺激,就可以起作用吗?可是……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过?

是为自己无能而难过吗?

是啊,连自己手下的兵器,都配不齐,还有比自己更无能的人吗?

可是……

“配不起吧。”兵不冷不热道。

石森终于爆发,他面目狰狞扭曲:“你以为谁都像你们?坐在家里,什么都有?你们懂个屁!我只会杀人,懂吗?我只会杀人!我不懂巴结,不懂讨好,我只会上战场,干掉敌人!你想说军功吗?你以为你立了军功,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别他妈的天真了!你们享受过你们的友军在后面给你们一刀?你立的军功,变成别人的?你连修补兵器,不给他们送钱,他们都不搭理你!我们越打越少,我们走了,我们食不裹腹,我们去当盗匪,走到一半,我们放弃了,我们不想当盗匪,我们不想那么偷偷摸摸活下去,我们宁愿死在战场。我那个时候真是白痴!”

“为什么进攻你们?为了钱!”

石森冷笑充满了讥讽:“我要钱,我要很多的钱,我看透了,有钱的就是大爷!我当年太白痴,早知道干几票大的,什么都有了!反正都是杀人,杀什么人不是人?什么理想,都是狗屁!”

唐天完全没有被吓到,他一脸好奇兮兮地凑过来:“你要钱干嘛?”

石森一滞,但旋即更加暴怒:“你是白痴吗?要钱干嘛?不是,你这种公子哥,有的是钱,你什么都不懂!我要钱,我要买一块大大的封地,我要让大家一起退休,给他们盖最好的房子,给他们每个人发几个老婆,可以盖一个很大很大的祠堂,很可笑吧,白痴!”

咆哮完的石森就像抽空力气一般,倒在地上,看着天空,他思绪飘得很远:“动手就快点,也别虐待他们,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喂,我给你一块封地。”

头顶的声音传来,石森嘴角抽动了一下,分不清是哭是笑:“想招揽我们?这话有三个人对我说过,我像个白痴一样,相信了。一个高升走了,我连他人都找不到。一个陷害我们,死了很多兄弟。一个等我们人少了,把我们像老狗一样扫地出门。我老了,我们都老了,挥不动刀了。我什么都不求,只求一个痛快。”

“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唐天看着地上躺着像滩烂泥一样的石森,一股邪火蹭地冒出来,他勃然大怒,一只手抓住石森的领子,把他从地上提起来,破口大骂:“怕被骗吗?还是怕自己很努力,却又是一场空?努力不是你应该做的吗?他们跟着你,相信你,把命交给你,人越来越少,他们都没有离开你!因为你在战斗,和他们一起战斗,因为他们知道你很努力,虽然你很蠢!白痴!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怕被骗?这是理由吗?失败了就失败了,你还没死,你他妈的就应该说,哪怕就是死,你也绝不放弃!”

“提不起刀了吗?老了吗?别骗自己了,别骗他们了。他们一定对现在的你失望无比!我敢和你打赌!他们宁愿死在战场,也不愿意看你像可怜虫一样磕头求饶,还是求死!简直气死我了!你承载着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希望,连他们都没有放弃,你有什么资格放弃?”

“别说你们还剩下四十六人,就算只剩下你一个人,你也绝不应该放弃战斗!别说你现在头发才白,你就算头发掉光了,牙齿掉光,走路摔倒,你爬着也应该战斗到底!”

“懦夫!骗子!”

石森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他的身体被重重掼在地上,唐天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背上传来的剧痛,石森浑然无觉,他呆呆地看着天空,满脑子都是刚才唐天的话。

“……努力不是你应该做的吗……”

“……因为他们知道你很努力,虽然你很蠢……”

“……你承载着他们的理想他们的希望,连他们都没放弃,你有什么资格放弃……”

“懦夫!骗子!”

不知为何,眼泪夺眶而出,布满风霜的老脸,泪水肆意横流。

“虽然我很想安慰你,但是我觉得,神经唐的话,并没有说错。”兵凝视着地上蜷缩成一团号啕大哭的石森,道:“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兵也离开了。

怒气冲冲的唐天,找到凌旭:“小旭旭,来打架!”

“别烦我!”凌旭对前两天的失利一直耿耿于怀,一开口就充满暴躁。

砰!

两人直接开打。

唐天一边打一边破口大骂:“气死我了,这个白痴,混蛋!简直不可饶恕,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懦弱的混蛋……”

凌旭满脸杀气,枪出如雨,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枪扎死!一枪扎死!下次我一定要把他们统统一枪扎死……”

两人乒乒乓乓打得如火如荼,各骂各的,完全不理会对方内容。

兵出现在鹤和井豪身边,指着唐天和凌旭,一脸调侃道:“神经病和神经病之间的碰撞,总是这么有激情……”

鹤转过脸,对井豪道:“我们也来打一场吧!”

井豪沉声道:“正和我意。”

两人拉开阵仗,也开始打起来。

兵的扑克脸凝固,呐呐:“大家这是……”